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羽灵》羽灵神转龙太子武器 第十四章  风起(2) 羽灵冰山攻

发表时间:2021-01-09 16:07:35    编辑:大玄    来源:互联网
羽灵

《羽灵》由网络作家玄羽灬所著,终于迎来了百看不厌的大结局,李旬,张羽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精彩纷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京都城中一偏僻小巷,宸渊负手而立,缓缓闭眸,像是在等候什么人。过了好一会儿,他的眼眸缓缓睁开,面上浮起一丝微笑,看着那金甲黄袍的人,他要等的人来了。诸葛炎领着三百多秀女站在宸渊面前。这些秀女都低垂着头

作者:玄羽灬 状态:已完结 类型:仙侠
立即阅读

《羽灵》 免费试读

京都城中一偏僻小巷,宸渊负手而立,缓缓闭眸,像是在等候什么人。

过了好一会儿,他的眼眸缓缓睁开,面上浮起一丝微笑,看着那金甲黄袍的人,他要等的人来了。

诸葛炎领着三百多秀女站在宸渊面前。

这些秀女都低垂着头,面上有些惊恐,她们想不明白,本该在极乐宫高台上等待皇帝挑选的她们,怎的突然被带回了城里。

宸渊眼睛飘过众多秀女,随后在最末侧,找到了那个他心头牵挂的人。

他面不改色,微微笑道:“诸葛丞相办事效率就是高。”

诸葛炎道:“你很聪明。”

宸渊笑道:“哦?此话怎么说?”

诸葛炎看着他,道:“全城主要兵力都集中在极乐宫附近,你却选择了守备较为薄弱的城中见面,不得不说,你很聪明。”

宸渊笑道:“得丞相盛赞,心中惶恐。只是现下似乎不是谈天的时候。”

诸葛炎皱眉道:“那些权贵呢,在哪?”

宸渊微微一笑,“丞相总不会以为我亦将他们带在身边?”

诸葛炎摇头道:“见不到那些权贵,这些秀女你亦不能带走。”

宸渊道:“丞相何须如此小心?我的目的达到,杀与不杀那些权贵,于我已无关痛痒。”

诸葛炎淡然道:“你该清楚你手中握着的权贵足以令朝野动荡。”

宸渊耸肩道:“那么丞相你更没的选择。你只有相信我了。”

诸葛炎缓缓闭眸,自始自终,这个男子一直在他面前占据绝对主动,这是他很久没有碰到过的好对手了。

他一挥手,那些秀女缓步走向宸渊。

就在第一排秀女离宸渊不到两步时,宸渊动了,他看也不看面前大批的秀女,身子飘过人群,直落在最末一侧,一把抓住那人的纤手。

抬起头的是一个容颜绝丽的妙龄女子。

女子原本有些惊慌的神色待看到他后,变得柔和了下来,微微带着一丝惊讶。

宸渊捂住她要说话的樱唇,低声道:“别说话。”

女子乖巧的点了点头,宸渊抱着她一纵身,身子直往城外飘去。

诸葛炎一步赶上,于空中与男子对了一掌,二人劲气相撞,身子各自落在地上。

宸渊放下怀中女子,轻声道:“萱儿,避在我身后,千万不要离开我。”

这女子便是宁萱,便是能让他倾尽天下也要夺回的宁萱。

宁萱乖巧的点了点头,她没有问他为何要来,也没有表现的多么感动,她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她不能让他分心。

诸葛炎一挥手,空中数十道身影划过,无数的黑衣人凭空出现,将宸渊围了起来。

宸渊笑道:“怎么,丞相不怕杀了我,那些权贵要没命么?”

诸葛炎淡淡道:“杀了你,即使那些权贵没命,对朝中大臣却是好交代了。”

宸渊道:“哦?听丞相此话,你是志在留下我了?”

诸葛炎道:“莫非你以为你走的出去?”

他一挥手,无数黑影向宸渊扑去。

当此关头,宸渊依旧面带微笑,他轻轻握着宁萱的手,周身散发出浑厚的乳白色劲气,将他与宁萱的身子包裹在内。

另一边,高台之上,一披盔戴甲的士兵疾步跑到李旬身边。

李旬见这士兵低着头,莽撞的很,不由喝道:“站住!”

但那士兵非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抽身拔出腰间佩剑,那柄暗红古剑持握在手,李旬心中一惊,下一刻,古剑已划向他的咽喉。

李旬当此剑芒,躲闪不及,只得随手抓过一侍从,那侍从受这剑芒,身子应声分为两段。

然而这一剑也是宣告失败。李旬一步踏前,一掌挥向这刺客,只见这人连退数步,身上盔甲尽皆散落,露出一身黑衣玄衫。“是你!”李旬一惊。

而高台之上,已然炸开了锅,文臣们四下奔走,大呼有刺客,围在高台的侍卫们以迅雷之势将这场间黑衣少年围在当中。

更有无数侍卫为那高台之上的皇帝立起了一道人墙。

情况发生的极快,原本热闹,欢愉的宴会,一时之间冷清了下来,只有沉重的呼吸声。

那些重臣亦躲在无数衣甲的后面,叫嚣着杀了他。

高台上的情势,几乎就在张羽动手的一刹那,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贺罗生身边涌出无数黑衣人,将凌霄他们团团围在场中。

贺罗生放下手中酒杯,淡然道:“影侍。高副统领,这是什么意思?”

从黑衣人中走出一人,这人蒙着面,让人看不清样貌,他冷声道:“魔教妖孽,陛下圣旨,杀!”

贺罗生眉头微挑,一伸掌,隔空吸来一黑衣人,一手捏碎了他的喉咙。

他阴笑一声,阴沉的眼中迸射出阴冷杀意,“凌老弟,如何?先打发了这些杂碎,再喝酒!”

凌霄微微笑道:“正有此意。”

他身后的红衣少年一步挡在凌灵身前。

同样,怜月与重梧也护住了贺罗生,与这些影侍厮杀了起来。

青冥拍案而起,看着那被千军万马包围的少年,几乎惊呼出声来。

林剑英亦是面上一惊,道:“张师弟!”

萧月颜冰冷的容颜微动。

张羽身形一动,双眼赤红犹如修罗,一剑将当先一士卒劈为两段,随后如虎入羊群,一剑杀一人。

仙绫遥遥感受着他散发的暴戾煞气,摇头道:“不好!”

青冥脚下一动,就要上前帮忙,却被仙绫拦住了。

“你做什么?”青冥微觉恼火。

仙绫叹道:“你看不出来么?他此行是刺杀李旬的,若是被朝廷得知他是琼霞弟子,我们反而会受牵连。我知你重情义,但事关师门,你须三思。”

青冥一怔,脚步停了下来。

林剑英道:“须得尽快通知御剑长老。”

他说罢,只听青冥摇头道:“便是御剑长老在此,也再难有办法。”

诚如他所说,场间已然炸开了锅,任是谁来,也无法改变了。

青冥微一沉吟,倒是萧月颜冷声道:“先看看再说吧。”

四人微微颔首。

不消片刻,张羽已斩百人。

他仗着一身神通,寻常士卒断难与他抗衡,仅他一人,势头竟是盖过场间数千兵马。

李旬见状,寒声道:“余孽叛党还不束手就擒!”

他一步踏至张羽身前掌势沉如泰山。

张羽体内煞气四溢,暗红光芒包裹住身体,竟是与他对了一掌。二人激荡的劲气将周遭士卒震退数步。

李旬面上微惊,一段时间不见,这小子的修为比之前增长不少。

殊不知张羽自服下阳眼,体内煞气与真气合二为一后,再无可以抑制这炎煞的东西,他此次前来,抱着必死的决心,有意让煞气吞噬自己心神。

加上羲炎在手,煞气较之往常更盛百倍这股霸道煞气与张羽修为无关,它来自羲炎,羲炎据说是以太阳之炎锻造而出。

饶是李旬再厉害,他能抵挡这太阳的炎气吗?

李旬身子微退,在刚才交手中竟是微落下风。

张羽手中羲炎带着滔天赤炎刺向李旬。

李旬额头见汗,他虽不惧张羽,但这羲炎古剑所蕴藏的力量他却是断不能抗衡的。

他已经开始后悔,当初为何没能将羲炎夺走。

他强运体内真气,手掌平伸,借助劲气保护住自己,意欲强行接下张羽这一剑。

剑掌相交,李旬面色大变,他只觉铺天盖地的热浪袭来,自己体内五脏六腑俱如火烧般疼痛。

“裂山!”他大喝一声,硬顶着羲炎的剑芒,一拳重重打在张羽胸口,将其身子打的倒飞而出。

林剑英看着场间,眼中颇有几分诧异,“那就是李旬的裂山拳法?”

青冥道:“力量着实可怕。”

李旬一拳击飞张羽,兀自喘着粗气,却见不远处忽的凭空飞来无数赤炎剑影,浩浩荡荡。

青冥惊道:“那是御剑长老的上清残光剑!”

仙绫看着那浩荡赤炎剑影,道:“竟然将火劲附加在剑气之上…”

萧月颜美眸闪动,这位昔日的张师弟,较之先前五峰试剑上修为又见增长。

五峰试剑上,她与张羽的比试被掌门打断,但她亦清楚,那日,该是她输了。

之后她日夜苦修,便是为了能胜过他。

所以,她的身子动了。

李旬当着这漫天赤炎剑影,冷哼一声,双手屈握成拳,周身劲气迸发而出。

却见空中一道白芒闪过,一月华白袍女子,凭空而立,手持月白长剑,长发随着剑气带来的狂风肆意舞动。

李旬见得那女子手中长剑,微皱眉,言语中颇为惊讶,“月魄?”

萧月颜持剑向天,身子与剑化为一道巨大白色剑芒,无视那飞袭而来的漫天剑影,直冲张羽。

她这一招乃是琼霞剑术绝学,少清破虚剑,以人剑合一心法驾驭灵剑,威力无匹。

这一切发生极快,无论是李旬还是青冥等人,都未反应过来。

只有张羽身当其剑锋,他此刻心神就快被煞气淹没,尚还保存一丝神识,他一挥袖,那空中无数剑影忽而收拢在一起,凝聚成一道巨大的赤炎剑影,与那白色剑芒一碰触,冷厉的剑气激荡开来。

二人中心,掀起一阵狂风,周遭林立的侍卫尽皆站立不稳。

那皇帝更是被人护着急速退下高台。

李旬皱着眉,他一眼找到了那红白相交的光芒中张羽的身影,身子化为一道疾电,在空中闪躲腾挪,躲过二人劲气相交迸射而出的剑气,一拳带着裂山之势,重重砸在张羽后背心上。

张羽仅有的一点心神全部放在与萧月颜的争斗之上,即便本能察觉到背后有危险,但他受萧月颜剑芒所牵制,轻易动不得。

李旬这一下完全打破了二人相较不下的局势,张羽鲜血从口中喷出,劲气泄出,那道白色剑芒瞬间从自己胸口贯穿,呼啸一声,冲向天际。

萧月颜站在他的面前,娇颜苍白,神色冰冷,手中月魄一如它的主人一般,散发着冷冷寒芒。

张羽又呕出一口血来,半跪在地,胸前与背后尽是鲜血。

青冥一步踏至他身边,盯着萧月颜,眼眸中隐含着一股火,就要喷射出来。

林剑英见状,也踏上前来,急忙道:“青冥师兄!”

青冥看了他一眼,尚未开口,只听仙绫缓步从身后走来,道:“李将军,无恙吧?”

李旬摇着头,笑道:“多亏这位姑娘出手。”

仙绫微一沉吟,道:“说来,不知李将军要如何处置他。”

她指着半跪在地,已然失去抵抗力的张羽。

李旬道:“自是就地诛杀。”

闻言,在场四人均是一阵默然。

又听李旬道:“诸位有所不知,此人在江南助逆贼起事,令江南生灵涂炭,在江都更是屠戮战俘,罪大恶极。今日还敢来刺杀圣上,此等恶徒,如何留得?”

四人听他这么说,均是一惊。

青冥看着张羽,缓缓俯下身去,叹道:“你这是为何?”

张羽身受重创,神智却是渐渐清醒过来,他没有去回答青冥。

李旬所说,并非信口开河,至少,那江都的两千俘虏,确是他所杀。

仙绫蹙眉道:“张羽,李将军所说,可是属实?”

张羽淡然道:“我做了,便不会否认。”

李旬闻言,冷笑道:“死到临头还嘴硬!”

说罢,正要上前,忽见数道人影闪来。

当先一人,目光阴沉,嘴角挂着血迹,脸色苍白,似是受了极重的伤。

他身后还站着二人,一魁梧大汉,一妖媚女子。

他打量了一下场间,兀自阴笑道:“凌霄,你敢暗算老子?!”

“贺兄神通盖世,若不暗算,小弟如何能伤的了贺兄?”

高台阶梯上,缓步走来三人,为首正是凌霄。

他亦环顾四周,随即对李旬笑道:“李将军,你们这里似乎也不太平。”

李旬笑道:“无妨,逆贼已被拿下。”

他正说着,只听青冥道:“冥绝宗,炼魂教。魔教同门怎的自己斗了起来?”

贺罗生阴笑道:“琼霞的小子,要死我现在可以成全你!”

他虽被凌霄暗算,但他身为炼魂教教主,生平最厌恶这些正道中人,即便他们内斗,也不容一个琼霞小辈来说。

凌霄笑道:“我与贺兄尚有事要解决,莫非琼霞诸位亦想来凑一凑热闹?”

林剑英权衡场中局势,摇头低声道:“那想必就是冥绝宗宗主,以我们本事,恐怕占不得便宜…”

萧月颜一指张羽,冷冷道:“他怎么办?”

随着她的话,场中人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张羽身上。

“啊!”凌霄身后一鹅黄衣衫少女轻掩朱唇,抢先叫出声来。

她看着奄奄一息的张羽,心中惊骇难以形容,她虽暗地里恨不得咒死他,但待真见到他这副模样时,她又不忍了。

贺罗生亦打量张羽半晌,阴笑道:“黑衣玄衫,暗红长剑,嘿嘿,不错…不错…”

他这番话莫名其妙,众人一时不解其意。他身后的妖媚女子,怜月轻笑道:“错不了。便是这人,连杀我教两位堂主。”

贺罗生眼中杀意陡现,作势就要取张羽性命,却被李旬拦住。

贺罗生冷笑道:“想死么,滚开!”

他一声冷喝,一道阴冷劲气直逼李旬。

李旬身子不由倒退数步,他倒不恼怒,只笑道:“老毒蛇,这个小子的命,你若取了,我恐怕与诸葛丞相不好交代。”

贺罗生道:“无妨。我杀了你,你便不用交代了。”

他说动手便动手,一掌拂向李旬,那阴冷劲气再度出现,李旬怒喝一声,裂山拳法施展开来。

不料拳掌一触碰,只听“嘭”的一声,李旬被他一掌便打翻在地,七窍中迸出鲜血来。

贺罗生一招击败李旬,在场众人无不看的心惊,这李旬怎么说修为也算不浅,在贺罗生面前竟是毫无还手之力。

贺罗生却似乎很失望,摇头道:“若不是遭小人暗算,刚一掌,便可要了你的命。”

李旬又惊又怒,他本以为贺罗生受凌霄重创,不过是虚有其表。

却不曾想竟会如此,当下怒道:“凌宗主,这是怎么回事!”

凌霄微笑道:“百足大虫,死而不僵。李将军太大意了。”

李旬一愣,道:“那一百影侍呢!高副统领呢!”

贺罗生闻言,阴笑道:“原来如此。老子道那些影侍为何只攻我们,把你们当做空气,原来你与朝廷勾结好了的!”

凌霄摇头笑道:“贺兄过于看低在下了。”

贺罗生道:“哦?”

凌霄道:“一百影侍加上一个副统领,就能收拾掉贺兄,我是死也不信的。”

贺罗生冷笑道:“你说的不错。你虽趁机伤了我,却依然奈何我不得!”

凌霄不置可否,他负手而立,面上挂着胸有成足的微笑,这种笑容,让贺罗生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琼霞四人也没有动,他们面前都是魔教的枭雄巨擘,现下场中局势犹如一根紧绷的弦,任何一点压力都会令其崩断。

李旬以手意示意周遭侍卫尽数退去,他亦明白,面对这些人,寻常侍卫根本不能起到作用,可惜他手下的一百影侍与副统领,尽是无一人生还。

想到这里,他更觉着贺罗生的可怕,影侍乃是皇家最为隐秘的力量,里面每一个人都是以一当百的精英,就是这些人,也都成了贺罗生的掌下亡魂。

而此刻,崩断场中这根弦的,是张羽。

精彩点评

《羽灵》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仙侠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仙侠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羽灵》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七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羽灵》羽灵神转龙太子武器 大叔受 羽灵娘受
羽灵
玄羽灬/著| 仙侠| 已完结
传奇人物是张羽,赵匡的网络创作《羽灵》此文是玄羽灬创作的仙侠文,文笔出神入化主线新颖,绝对是不容错过的畅销作品,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军中生活多约束,张羽除了每日的训练之外,却也无事可做。这虽是起义军,但练兵的方法却是极为苛刻。但好在他本就有修为在身,这相对常人几近严酷的训练对他来说,不过是活动活动筋骨。宸渊知林巧儿是女儿身,只派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