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羽灵》羽翎 第四章  邪煞 羽灵大叔受

发表时间:2021-01-09 16:15:41    编辑:小玄    来源:互联网
羽灵

玄羽灬辣文《羽灵》由玄羽灬最新力作的仙侠风格的网络小说,主线角色张羽,青冥,设定精妙绝伦,非常比较不错。书中主要讲述:紫凝很是头痛。张羽被送往静思堂,这一次,师门对他那凶煞之气似乎很是在意。偏偏师尊此刻闭关,她若贸然闯关告诉师尊此事,恐有不妥。“紫凝,我知道你来所为何事。只是你师兄一事是掌门师兄亲自下的命令,便是我,

作者:玄羽灬 状态:已完结 类型:仙侠
立即阅读

《羽灵》 免费试读

紫凝很是头痛。

张羽被送往静思堂,这一次,师门对他那凶煞之气似乎很是在意。

偏偏师尊此刻闭关,她若贸然闯关告诉师尊此事,恐有不妥。

“紫凝,我知道你来所为何事。只是你师兄一事是掌门师兄亲自下的命令,便是我,也不好劝的。”

亭台小榭之中,紫凝对面坐着一温婉妇人。

紫凝低声道:“师叔,萧师姐毕竟是你流水峰的弟子,你若不追究的话,掌门也不会怎么样的吧。”

原来,紫凝竟是来流水峰找清韵求情来了。

清韵神色微微冷了下来,淡淡道:“若非我们四个在,月言岂非就丧命他手?”

紫凝微微一怔,她本就不擅言辞,现下又心中担心张羽,所谓关心则乱,更加不知如何开口了。

清韵看着她低垂的眼帘,心中轻叹一声,神色稍缓,“你放心吧。他毕竟是御剑长老的弟子,掌门师兄既已罚他去静思堂,断然不会再为难他。只是…”

紫凝抬眼看向清韵,道:“只是什么?”

紫凝一时语塞,张羽虽是她的师兄,她实际上对张羽了解的少之又少,就是师尊也对他的事情少有提及,但是这煞气,她还是听师尊说过的。

清韵蹙眉道:“无论如何,待御剑长老出关后定要弄清这其中关节。”

紫凝犹豫了下,道:“萧师姐她…怎么样了?”

清韵道:“无妨。只是疲惫过度,需要调养些许时日。”

紫凝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只盼师尊快些出关才是。

静思堂,凡是琼霞有犯错的弟子,都会送来此处,或是做杂务,或是面壁,或是抄写经文。

张羽跪坐在案前,将书中经文一遍遍抄写在纸上,这是清水让他做的,意在静心。

然而,有人的地方,便不可能真正的做到静心。

你不去找麻烦,麻烦总会找上你。

这日,张羽刚抄完整整三百页的经文,轻揉了下眉心,脑海中又浮现那日擂台之上的情景。

他自觉心中愧疚,若非四位执事及时出手,自己怕是真要令同门血溅当场若是师尊得知,必当不会轻饶自己的吧。

心中微微苦笑,忽听一个又尖又细,带着几分嘲弄和挑衅的声音响起,“这不就是御剑长老最宠爱的弟子么。”

张羽循声看去,迎面走来一白衣紫衫的男子,年龄不过二十。张羽见其神态傲慢,神色不变,淡淡道:“这位师兄认得在下?”

那男子眉头一挑,讥笑道:“认得,怎的不认得。当年御剑长老选拔弟子的时候,我们还见过一面呢。”

张羽怔了怔,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此人。

又听那男子冷笑道:“若不是你,今日拜在御剑长老座下的,该是我!”

张羽缓缓摇头,自觉与此人无话可说,转过身去,继续抄写经文。

不料那男子忽的一步向前,一把抄起案上的纸张,撕了个粉碎。

“你既然这么爱抄经文,不妨再抄一遍吧!”

男子脸上尽显小人得志之色。

“你!!”

张羽一下起身,淡漠的眼眸中涌现一股怒气。

“哟,怎么?莫非你要动手?!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比我强在何处!”

张羽看着眼前男子挑衅的面庞,微微阖眼,缓缓吐了口气,“滚。”

“啪!”

一个掌印,清晰的印在张羽脸颊,“你是什么东西?不是你图个御剑长老弟子之名,我早废了你!”

张羽只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眼眸中闪烁着猩红光芒,体内仿佛涌动着什么,随时都会爆发出来。

男子似也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但他正在得意之时,哪会多想,当下更讥讽道:“怎么?想还手?来啊,有种的,就还手啊!”

张羽的指甲深陷在肉里,沁出滴滴鲜血,指节应用力过度而现青白之色。

但他终究没有动手,他看上去很艰难的,转过了身子,一步一步,走远了。

他没有把握,若是以他现下盛怒之心境,动起手来,煞气发作,那人断无生路。

但他生为师尊弟子,屠戮同门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然而那男子看着张羽离去的背影,面上的得意之色更浓了。

次日凌晨,张羽缓缓醒来,缓步走出屋外,却觉静思堂中格外的热闹。只是这热闹中,带着明显的压抑。

张羽眉头微微皱起,随着他越靠近大厅,越能问到一股刺鼻的血腥气。

当他终于来到大厅,他惊愕了。

众多弟子,正围着一具血泊中的尸体,小声议论着。

此刻,随着他的到来,众人的目光都移向他,张羽从那么多的目光中,找到了一个共同点,猜疑,敌意。

张羽眉头皱的更深了,目光扫向那血泊中的尸体,惊愕之色更浓。

竟是昨日挑衅他的男子,他的咽喉被利刃划过,应是当场毙命。

张羽看出那伤口,应是一用剑高手。

“掌门!”

大厅外,走来一白发老者,身后清韵,清水,苍梧缓步跟随。

清微的目光扫视了场间,后又看了那尸体一眼,最终落在张羽身上。

张羽直视他那猜疑的眼神,他坦坦荡荡,并无所惧。

“掌门!昨日我看见苍守师兄与他发生过争执!”

人群中,忽又一人高声指着张羽,好似指着杀人凶手。

张羽微一错愕,他不明白,为何人们把矛头都指向他。

苍梧冷冷道:“静思堂弟子一向禁止随身携带兵刃。此间,唯有你一人,有那凶煞邪剑。”

苍梧的话让张羽的疑惑瞬间消散,不外乎清微一进门,目光最后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苍守死于利剑,而他,是静思堂中,唯一一个拥有利剑的人。

但他并没有杀人,所以他一拱手,“掌门明见,弟子并未杀人。”

苍梧冷喝道:“还敢狡辩!”

他一声喝,气势十足,场间一时安静了下来,寂的让人不敢呼吸。

清水看向张羽,见他不卑不亢,眼神坚定,不由淡淡道:“凶手,也许并非静思堂中人也说不定。”

清韵也道:“掌门师兄,此事不可草率定论。”

清微轻轻颔首,却听苍梧冷声道:“这个好办。让静思堂值班弟子查一下,昨日有谁来过静思堂,不就知道了。”

清水道:“这苍守是苍梧师兄你座下弟子。修为本不弱,但见他周身只有一处伤痕,必是对方一剑毙命。能够让他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任何挣扎死去的人,料来要进入这静思堂,值班弟子必定是看不到的。”

苍梧冷哼道:“无论怎么说。现下他的嫌疑最大。”

张羽道:“弟子已说过,弟子并未杀人。”

苍梧冷冷一笑,“哪有凶手自承杀人之理!”

清微摇了摇头,“总之,在真相未明前,你须先得与我等回天雷峰。”

张羽默然,他自己也想不明白,在琼霞之地,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琼霞问仙殿,自长明真人创派以来,已历千年,殿宇之恢宏,难以用言语形容。

此刻,张羽屹立在大殿之上,他的正前方,坐着的,正是当今琼霞掌门,清微。

清微两侧,分别坐着三人,除却清水,苍梧,清韵之外,另有三人。

张羽认得其中一人,须发皆白,眉眼间有着深深地皱纹,神态严厉,那正是琼霞的律法长老,清阳。

还有一年轻女子,年纪不过二十,长发垂腰,容颜清丽,坐在那,淡雅从容。最末一人是位中年男子,相貌平平,书生气十足,眉宇间依稀与他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青冥有几分相似。

张羽打量场中,这里坐着的,是琼霞派最有地位的几位长老,执事。站着的,是琼霞最为重视的弟子。

例如,清微一侧静静站立的林剑英。

清韵身后的萧月颜。

中年男子身后的青冥。最后,便是与他并肩而立的紫凝。他在打量场间,场中人亦在打量他。

清微淡淡道:“张羽。”

张羽躬身道:“弟子在。”

清微看了他一眼,眼神平静,说出的话却是让人心中一寒,“聆音长老仔细检查过苍守的伤口,与你身后背负的长剑正好吻合。”

张羽一怔,他身旁的紫凝急道:“掌门…”

清微一摆手,微微叹口气,看向那淡雅女子,道:“仙绫,是你检查的伤口,还是你来说吧。”

紫凝看向仙绫,脸上神情充斥着不可置信,“仙绫师姐…?”

仙绫微微摇了摇头,眼眸盯着紫凝,“我希望是我判断失误。但…那么细小的剑伤,唯张师弟背后这把长剑才有可能造成。”

她顿了顿,又缓缓道:“我派弟子所用佩剑,剑刃多半宽厚,所造成的伤口要大于寻常兵器,也因此受伤处血流会较多。但是…苍守的伤口细小,鲜血于伤口处凝而不流,定是被一柄锋利细剑以极快的速度划破了咽喉。”

她一番话说完,看着紫凝不可置信的眼神,心中微微一涩。

清微道:“可否借张师弟佩剑一看?”

他语气虽是询问,苍梧早已起身,从呆立的张羽身后取下了长剑。

众人只见得那暗红长剑剑身细小,从长剑之上散发着锋利无匹的剑意。

清水一双眼眸盯着那长剑,道:“好剑!”

苍梧将长剑交给清微,清微只觉入手冰凉,剑身之上隐隐有股冰凉的气息从手心流入体内。

清微眉头微皱,“你还有何解释?”

张羽缓缓抬起头,直视清微严厉的眼神,“弟子已说过弟子并未杀人。”

苍梧一拍桌案,“还敢狡辩?!”

紫凝朗声道:“凭一处伤口妄下定论,未免太过草率?”

青冥也亦道:“兴许派中细小剑刃也未必就此一把。况且聆音长老的判断也未必准确。”

仙绫听他此话,不由薄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习医这么多年,莫非还会认错?”

青冥看着他清雅的容颜,微微摇了摇头,道:“我的意思是,有些事,不能只看到表面。依我看,张师弟性情坦荡,必不会行此下作手段。”

仙绫蹙了蹙眉,也觉他说的在理,但又恼怒他公然质疑自己,是故索性将头偏过去,不去看他。

青冥身前坐着的中年男子轻咳一声,淡淡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青冥赶忙将头低下去,眼角余光却是看着张羽,给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紫凝见有人替张羽说话,原本焦急的心情得到缓和,她深吸口气,跪了下去,“弟子敢用性命担保,师兄定是无辜的。”

张羽心中一惊,只是冰冷已久的心里终于涌出一股久违的温暖,“师妹…”

清韵身后,萧月颜静静打量着张羽,似乎要用这一双冷漠的眼神,将这个男子看通透。

清水看着场间情形,略一沉吟,道:“师兄,此事,你看如何是好?”

清微道:“物证在此,多说无益。”

他一句话,让张羽与紫凝原本燃起的一丝希望再度泯灭。

清微看了清阳一眼,自始自终,这个律法长老,都未说话,“律法长老,依你看,杀害同门,按门规,该如何处置?”

清阳道:“以命抵命。”

他语气平平,好似在说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

苍梧冷冷笑道:“不错。以命抵命!物证在此,纵然御剑长老在此也保不了你!”

紫凝脸色苍白,对方若真抓准伤口一事不放,便真是师尊在此,也得按门规来办,何况师尊现下还在闭关。

清微面上神情让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就当他要做决定时,忽听清韵缓缓道:“纵然罪证已定。但他毕竟是御剑长老弟子,若是在御剑长老闭关时将他正法,恐于御剑长老不好交代。”

清微眉头微皱,似乎觉得清韵所说在理。

苍梧冷声道:“御剑长老闭关,短则数月,长则半年,莫非要待到那时?!”

清水淡淡道:“苍梧师兄几百年都过来了,现下怎么如此着急于几个月之间?”

苍梧道:“我只是怕有人趁此机会,私逃下山,届时为祸人间,岂非酿成大祸?”

紫凝蓦地抬起头,直视苍梧,语气柔弱,却掩不住其中的寒意,“师兄并非你所说的那种人!”

苍梧冷冷一笑,还待再言,忽听清微淡淡道:“够了。”

他一发话,众人又安静了下去,清微道:“律法长老,你执掌一派刑律,依你看,此事该如何办?”

清阳微一思索,道:“可将其押往天刑台,受落雷之刑,生死听凭天意。若他不死,待御剑长老出关,再行定论。如若他死了,对御剑长老,也好交代。”

紫凝听罢,心中瞬间凉了下去。张羽亦是心中冰凉天刑台,自古派中弟子上此邢台的,便没有走下来的。

青冥冷笑一声,“如此,与直接判他死刑有什么区别?”

清阳看了他一眼,“天欲夺其命,亦不在我们掌控范围内。”

青冥讥笑道:“好个天欲夺其命。敢问这天是谁?莫非是在座的律法长老你?”

“放肆!”

他身前中年男子一声低喝,“自滚去静思堂!”

青冥冷冷一笑,一拂袖,走出了问仙殿。

“小犬口无遮拦,还望掌门师兄与律法长老莫要怪罪。”

待青冥走后,中年男子缓缓开口。

清微摇了摇头,道:“如此,明日,将其押往天刑台。”

他说完,又看了看手中的暗红古剑,皱眉道:“此剑既与你生命休戚相关,还是归还于你。待得上了天刑台,生死由天,与我等再无关联。”

张羽神情木然,脸上一如既往的淡漠,只是任谁都看得出,他脸色很苍白。

问仙殿外,林剑英与萧月颜并肩而行。“萧师妹伤势可痊愈了?”

萧月颜微微颔首,淡淡道:“无恙。多谢林师兄挂怀。”

林剑英微微笑道:“何须客气。”

二人静静走着,忽的,萧月颜道:“林师兄,今日问仙殿上的事,你怎么看?”

林剑英微微一怔,“怎么看?”

二人路过白玉石桥,萧月颜缓缓驻足,看着九天坠落的瀑布,道:“你相信是他杀的人吗?”

林剑英沉吟道:“也许是,也许不是。”

萧月颜没有说话。

林剑英微微摇头,叹道:“现在纠结这个也没有意义了。”

他看着萧月颜的侧脸,微风拂过她的耳畔,吹起几缕青丝,他竟是痴了。

萧月颜没有注意到他神色的变化,只是注视着激荡的水流,用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道:“我不信。”

所谓天刑,是上天降下刑罚,惩戒无知凡人。

而最能象征上天神威的,便是那九天之上的电闪雷鸣。

在琼霞创派以来,没有一个人能从天刑台走下来,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与雷电之力抗衡。

张羽走了下来,一步,一步,一步。

空气中只能听到他的脚步声,隐约还掺杂着哭泣声。

但是他听不见,也看不到。当紫凝看着从天刑台走下来的张羽,她几乎晕厥,那似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满身血迹,皮肤焦烂,双眼一片死灰色。

就是这样,他还是站着,走了下来,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他断无生还的可能的时候,他走了下来,虽然身躯已有些摇晃,腰背已有些弯曲,但他总归是站着的。

众人无不动容,紫凝不知该是庆幸还是悲愤,只是豆大的泪珠不停坠落。

苍梧从鼻里发出一声冷哼,似乎对此结果颇为不满。

清微没有说话,一拂袖,当先离去。

清水没有来,在问仙殿之上,为张羽一再说话的青冥,亦没有来。

萧月颜远远伫立,神情复杂,复杂,这种表情,竟是第一次在她冷漠的面上出现。

张羽缓缓醒来,屋外一缕阳光洒在他的眼帘上,他极为痛苦的闭上眼,似是长久习惯了黑暗的眼眸,被这阳光刺得生痛。

“我还活着。”他心里第一个念头。

他没有兴奋的手舞足蹈,也没有暗暗庆幸,甚至连一丝欣喜都没有。

他就那么静静躺着,本就苍白的面色,更加苍白了。

他突地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双手,一阵惊慌失措。

惊慌失措,这种表情,不知多久没有在他面上出现过。

上一次出现这种神情,他失去了至亲的人,失去了所有的族人。

这一次,他失去的是什么?

“师兄…”房门被轻轻推开,紫凝几乎端不住手里的药汤。

她太激动了,太兴奋了。

她的眼眶红了,眼泪又经不住落了下来。

张羽稍稍平定了下惊慌的心绪,道:“我睡了多久?”

他看着紫凝,想到之前在问仙殿上的一切,心里微微泛起暖意,语气也柔和了下来。

紫凝擦拭着泪水,笑道:“有半个月了。”

张羽暗暗吃惊,看着紫凝手中的药汤,“你…一直在照顾我?”

紫凝颔首道:“这药是仙绫师姐亲自配的,我就知道有用!”

张羽看着她消瘦的容颜,不由动容道:“谢谢…”这是第三次,他对她说谢谢。

紫凝笑着摇头道:“师兄你说什么啊。你没事就好。”

张羽微微一笑,只是将碗中药汤一饮而尽。

紫凝看着他的容颜,他竟笑了,她确实没有看错,虽然只是嘴角浮起一丝弧度,但他确实笑了。

他笑起来很好看,原本淡漠,僵硬的眼神也变得充满了活力。仿佛一束阳光,照亮人的心房。

有这样眼神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行杀害同门之事?

“我就说,你没那么容易死么!”

人未至,声却是从老远就传来。

紫凝看向屋外,笑道:“青冥师兄!”

青冥一袭青衫,与往日的白衣紫衫大为不同,书生之气更浓。

青冥面上挂着微笑,手里提着两青木酒壶,壶里酒香四溢。

他看着张羽,笑道:“什么都别说,今日非得一醉方休才痛快!”

张羽没说什么,倒是紫凝抢过他手中酒壶,“你又说什么疯话?师兄他伤势刚有起色,哪能饮酒。”

青冥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的酒可比那些劳什子药汤好的多。比得上任何一种灵丹妙药。”

紫凝心想,若是仙绫师姐听到你这话,又该骂你了。

她摇头,正色道:“你就别闹了。”

张羽看了青冥一眼,见他神色间略有失望,不由觉得此人虽性子散漫了些,却是至情至性,想到他在问仙殿上也一力为自己说话,不由道:“师妹,青冥师兄好意前来,我们不好拂了他的意,便听他的吧。”

紫凝犹豫道:“可是…”

她还没说完,只觉手上的酒壶已被抢了去。

青冥笑道:“你师兄都发话了,你还可是个什么。你要不要来点…?”

紫凝看着他,颇为无奈,眼光飘向张羽,语气仍充斥着担忧,“师兄…你若有不适…”

“好了好了,你的师兄们要喝酒,你这个小丫头,快回避,快回避。”

她又没说完,青冥已颇为不耐的挥了挥手,似是在赶她走。

紫凝只好退出屋外,轻轻将门关上,夜空中,明月高挂,星光点点。

“我就说了,女人就是麻烦。她们恨不能连你什么时候拉屎都要管到才放心。”

酒过三巡,青冥儒雅的面庞微红,似有了几份醉意。

但张羽看着他那散发着智慧光芒的眼眸,便知他根本没醉。

张羽微一沉吟,对他说的话不置可否,“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

青冥看着他,道:“哦?什么事?”

张羽斟酌了下,缓缓道:“那日试剑比武。师兄虽说是落败,可是我却见师兄你步履沉稳,气息悠长,神态自若,不似与人有过拼斗…”

青冥摆了摆手,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就这个?”

张羽微怔,又听青冥道:“我说我根本没比,你信不信?”

他语气很是随意,很难让人觉得他不是在说谎。

然而张羽却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青冥拍手笑道:“我就说你这人有趣。”

张羽道:“只是师兄既然无意比试,又何必去参加?”

青冥举起酒壶,长饮半晌,大大吐了口气,言语中似是颇为无奈,“有些事,大违你性情,你不愿去做,但又推脱不掉,只得佯装应承,届时随意糊弄过去。”

张羽一时默然,此人当真散漫的紧。

青冥看着他,道:“你觉得如此太过轻浮?”

张羽被他一问,微微摇头道:“只是觉得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违背性情之事,时常会有,又哪能件件都糊弄过去。”

青冥微微一笑,“所以才有人想要得道成仙,躲在这远远的昆仑之上,远离尘世,也远离了那么多的不情愿之事。”

张羽微微一惊,听出他话中讥讽,知他意在讽刺昆仑山七十二峰的修仙门派,其中自是包括琼霞派。

张羽道:“飞升成仙,人向往之。若真能得道,便可造福更多苍生,何尝不是功德一件。”

青冥听罢,哈哈一笑,头却是摇个不停。

“就是有太多人妄图成仙,可是修仙一途需要花费太久的岁月,久的人,连自己都忘了自己是个人。真以为自己是天,是天道,可代天行事,执掌别人生死。如此凌驾于众生之上,能指望他们造福苍生吗?”

他顿了顿,又道:“便说你。你给我一句话,你究竟有没有杀人?”

张羽见他睿智的眼神蓦地变得锐利起来,好似要看穿他的心底,但他并无所愧,直视他,“我早说过,我并未杀人。”

青冥锐利的眼神复又平和。

“可是有人不信。他们不但不信,反而在真相未明之前便草率做出结论。天刑!天刑!天刑…嘿!若你真的那般死了,怕是他们又得说,这是天意,是上天代为惩戒你这逆徒。你说说,仙人可是这么当的?”

张羽语塞,天刑台一事,他不是心中没有怨气。

但师尊于他有救命之恩,琼霞于他有收留之情。

他又如何能发泄这一腔怨气呢?

今日青冥反倒是说出了他的不平。

青冥不屑道:“如此修仙,令人不齿。”

青冥还待再言,忽听门外一个轻柔的声音带着些许薄怒,“你又发什么酒疯!”

张羽朝门外看去,却是仙绫,俏脸带着嗔怒,盯着青冥。

青冥看着她,不由笑道:“今日什么风。怎么把聆音长老吹到这儿来了。”

仙绫一步走来,蹙眉道:“张师弟有伤在身,你不要再胡闹了。”

青冥看着她,眼神让人捉摸不透,“聆音长老方才听到我的话,该将我交由清阳那老头,然后废去一身修为,逐出门派才是。”

张羽一惊,万不料他会出此言,刚欲替他辩解,只见仙绫缓缓转过身去,“我才来,什么都没听见。”

青冥道:“哦?那可奇怪了,聆音长老一向耳力聪慧,百里之外的声音也可轻易听见,怎的今日…

”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从侧面隐约看到她黯然的眼神。

场间一时寂静无比。“说完了么?说完了就走吧。”

仙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

青冥轻叹一声,拍了拍张羽的肩膀,“罢了。老弟,你此番大难为死,更应懂得生命珍贵,不可再轻易将生死交由他人。”

仙绫听出他话中含义,身躯微颤,但她只当什么都没听见,当先步出屋外。

“是紫凝那丫头叫你来的?”漆黑夜空下,一男一女并肩而行,青冥神态悠闲,眼眸深邃,一扫之前醉态。

仙绫瞥了他一眼,“我若再不来,还不知你会说出什么来。”

青冥微微笑道:“憋的久了,会憋出病来。需要正当的排解。”

仙绫忽的转过身去,看着他,月光洒在淡雅容颜上。

“就算你觉得他是冤屈的,为他不平。但你如何那么笃定?我检查苍守伤口时候,确是他身后那柄剑造成的伤口无疑。我并未冤枉他,你又何必将气撒在我身上。”

青冥盯着她清丽眼眸,道:“首先。我并未生你气。其二,我知道你的鉴定准确无误。其三,有种人,你看他的眼睛,就会知道很多事情。”

仙绫悠悠道:“你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什么?”

青冥缓缓摇头,“早先我询问他的时候,他的眼里没有流露一丝的慌张,没有一丝的回避。以他的性子,便果真杀了人亦不会如此遮遮掩掩。”

仙绫看着他严肃的神态,微觉好笑,“你便从人的眼睛,就能看出对方是什么人?”

青冥微微一笑,“便如你现在看着我,我知道你是个口硬心软,外冷内热的女人。”

仙绫避开他灼热的目光,淡淡道:“你果然喝多了。”

青冥不置可否一笑,“不然,莫非是别人因为紫凝丫头的哀求,日夜采药,炼药?”

“我只是不想紫凝伤心。”

她话虽说的很随意,只是语气已经轻柔了下来。

精彩点评

这本《羽灵》有看点,但主角(张羽,青冥)起步过快,文笔太干,几个女主本来是亮点但可能是怕被起点和谐大神关照,写的比较简略。另外部分章节转换视角太快,不知道是不是作者(玄羽灬)的个人习惯。。。。
《羽灵》羽灵神转龙太子武器 大叔受 羽灵娘受
羽灵
玄羽灬/著| 仙侠| 已完结
传奇人物是张羽,赵匡的网络创作《羽灵》此文是玄羽灬创作的仙侠文,文笔出神入化主线新颖,绝对是不容错过的畅销作品,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军中生活多约束,张羽除了每日的训练之外,却也无事可做。这虽是起义军,但练兵的方法却是极为苛刻。但好在他本就有修为在身,这相对常人几近严酷的训练对他来说,不过是活动活动筋骨。宸渊知林巧儿是女儿身,只派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