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羽灵》羽灵职业外号 第十六章  下落 羽灵仙侠小说

发表时间:2021-01-09 16:19:11    编辑:老玄    来源:互联网
羽灵

有很多网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羽灵》的新篇,是作者玄羽灬创作的仙侠网络创作,新书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可以一阅,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作品。凌灵与张羽走了不知多久,沿途凌灵灵机应变,多施妙极,避过追兵,终是寻着一处人家,暂且歇了下来。张羽看着那昏倒在地的一男一女,正是这间简陋屋子的主人,不由微皱眉,“他们好心收留我们,你又何必弄昏他们?”

作者:玄羽灬 状态:已完结 类型:仙侠
立即阅读

《羽灵》 免费试读

凌灵与张羽走了不知多久,沿途凌灵灵机应变,多施妙极,避过追兵,终是寻着一处人家,暂且歇了下来。

张羽看着那昏倒在地的一男一女,正是这间简陋屋子的主人,不由微皱眉,“他们好心收留我们,你又何必弄昏他们?”

凌灵白了他一眼,冷哼道:“你懂得什么。他们现下收留我们,只因那些士卒还没找到这来。那些士卒要是一问有没有见过我们两,你说他们会怎么回答?”

张羽没有说话。她看了他一眼,道:“老好人多半活不长,你就是人太好,才落得这般田地。”

张羽无言以对。

她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换件干净衣服,明日便去京都。”

次日,张羽与凌灵光明正大的站在京都城下,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凌灵此时换了身布衣,却是难掩绝丽容颜。

张羽站在一旁,亦是布衣青衫,他微一犹豫,道:“我们便这么进去?”

凌灵笑道:“昨天极乐宫行刺一事传了出来,朝廷对外肯定宣称你已经被他们就地诛杀了。”

张羽道:“你这么肯定?”

凌灵耸肩,“要是他们让百姓知道他们在郊外折腾了一宿,几千人还找不到一个人,他们不是很没面子?”

张羽闻言,心中虽不确定,但已经来了这里,他总是要进去的。

他忽而似是想起什么,微一犹豫,从怀中掏出一条鹅黄衣带,那衣带上还残留着一丝血迹,却是之前凌灵用来为张羽擦拭血迹包扎伤口之用的。

只是这衣带已然干净许多,似是被人洗过,张羽将它递给凌灵,避开她疑惑的眼神,言辞闪烁,“这…还给你。”

凌灵看着那衣带,俏脸微红,只听她撇嘴道:“我才不要呢。”

张羽一怔,又听她冷哼一声,道:“脏成这样了,我还要来作甚?你便丢了吧。”

张羽犹豫了一下,看着手中衣带,并没依言丢掉,反而是收了起来。

凌灵装作很不在意,余光其实一直在瞥着他,待看到他将衣带收了回去,心中喜悦,面上却是一副淡然神色。

张羽看着她,道:“我欠姑娘两条命。”

凌灵疑道:“你说什么?”张羽道:“墓室一次,今次一次,姑娘两次救命之恩,我记下了。”

凌灵蹙眉,微觉不耐,道:“记下便记下吧!反正你也报答不了!”

她说罢,不理会张羽,径直往城中走去。

张羽不知她话中深意,只得默默也跟着进城了。

如凌灵所料,张羽几乎毫无阻碍的进了城。

便是连早先在石镇通缉他的通缉令也不见了。

殊不知只因那皇帝已经对他不感兴趣了。

城中仍是一派平和,仿若昨日之事与他们毫无干系。

只有一个偏僻巷子中,那留下的碎砖残瓦以及地上斑驳血迹,还能说明昨日这里发生过极为激烈的战斗。

张羽心中挂念林巧儿,心急如焚,进了城便直奔客栈而去。

凌灵却是不慌不忙,悠闲好似散步,待看到自己被他甩了好一段距离,才不由撇了撇嘴,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张羽冲进客栈,推开房门,却见屋内空无一人,摆设整齐,似是很久没有客人住在此处了。

张羽怔在原地,只听凌灵淡淡道:“你伤还没好,这么跑,不怕伤势恶化,一命呜呼了?”

她进得房来,却只见张羽一人,也微觉错愕。

张羽思索片刻,眼中寒芒闪烁,道:“炼魂教?!”

在他想来,林巧儿突然不见,应与炼魂教有关。

凌灵见他转身欲走,展颜笑道:“莫急莫急,她既住在这,不见了,该问掌柜才是。”

那掌柜的想了想,道:“哦!你说那位姑娘啊。她退房了啊,昨日刚离开。”

凌灵笑道:“那她走时,是一个人咯?”

掌柜颔首道:“是啊。”

凌灵想了想,又道:“她走时什么神情?”

掌柜的面上隐有不悦,这少女问的问题未免太多了。

凌灵微笑,将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那掌柜立刻笑道:“她走时蹙着眉,眼中好像…”

凌灵道:“像是在担心什么?”

掌柜颔首笑道:“姑娘聪明!”

此时,张羽亦从楼上下来,凌灵笑道:“多谢掌柜了,她可有说要去哪?”

掌柜摇头道:“这就不知了。”

凌灵一笑,拉着张羽出了客栈,淡然道:“你那位巧儿姑娘,该是去寻你了。”

张羽皱眉道:“你如何知道的?”

凌灵道:“掌柜告诉我的。”

张羽闻言,欲要去寻她,只听凌灵道:“你知道她在哪?”

张羽摇头。

凌灵道:“那便是了。你们前后一共分开不过一天一夜。她若寻不到你,想来还是会回来这里,我劝你还是在这里乖乖等着。”

张羽闻言,微微点头,道:“只是担心炼魂教…”

凌灵撇嘴道:“她又没有追魂印,只要她不太背,该是不会遇见的。”

无边无际的黑暗,遍地的尸首,血如雨注。

“对不起…”

一个温婉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张羽悚然一惊,从梦中醒转。

张羽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缓步走出屋外,他捂着脑袋,终是想不起张雅为何要向他道歉。

整个村子都覆灭了,李旬又是如何全身而退的?

自己又是如何逃出生天,被师尊所救,这一切他都想不起来了。

就好像记忆从中被剪断了一般,那中间缺少的一段,不知去哪里找回。

他沿着长廊走着,忽见月光下,凌灵俏立在前,一双美眸出神的盯着空中散发着暗淡光辉的半月。

她似是感觉有人走来,回眸望去,便瞥见了张羽。

她站在原地,夜色下,她的眼眸水盈盈的,仿佛蒙上一层水雾,好看极了。

“你不睡觉,来这作甚?”

她缓缓开口,似是很漫不经心的询问。

张羽看着她,道:“那你呢。”

凌灵耸肩道:“你先回答我。”

张羽摇头道:“只是睡不着而已。”

凌灵撇嘴,刚想说你是不是担心你那巧儿姑娘,却自觉无趣,

索性偏过头去,继续盯着那空中半月。

“你说,这月亮,是圆的好看,还是缺的好看。”

半晌,她忽道。

张羽看了眼空中半月,想了想,道:“该是圆的吧。”

凌灵却摇了摇头,轻笑道:“我倒觉得缺的好看。”

她笑道:“这缺的一半,岂不正像人活着的时候种种遗憾?若是补全了,未免太圆满了些。”

张羽只觉她这话莫名其妙,人活着,自是希望一帆风顺,团圆美满,又哪有人希望有遗憾的呢?

凌灵似是猜出他的心思,道:“但有遗憾,并无后悔,才能算是真正的人生吧?”

张羽喃喃道:“但有遗憾,并无后悔…”

他缓缓闭上眼眸,这八个字,说来容易,又有几人能做到呢?

凌灵看着他,含笑道:“你呢,你救下那林巧儿得罪了炼魂教,你后不后悔?”

张羽摇头。

“杀李旬未果,险些送命,后不后悔?”

他依然摇头。

凌灵眼眸中闪烁着异样光彩,“这么说,你并无后悔的事情了?”

张羽再摇头,缓缓道:“有的。”

凌灵讶道:“哦?”

张羽想到那个为了救自己而送命的赵匡,彭城之外那牺牲的五百将士,心道,或许,我若那日将他带回龙隐村,便不会有事了吧?

他摇了摇头,道:“你呢,你可有后悔的事情?”

凌灵笑道:“自是有的。”

张羽看着她,她嫣然一笑,笑容绝丽,不可逼视。

“便是救了你。”

张羽心中苦笑一声。

“喂。”

“恩?”

凌灵盯着张羽,眼含笑意,“我的喜酒,你喝不喝?”

张羽一怔,道:“喜酒?”

凌灵见他神情,撇了撇嘴,“算啦,跟你开玩笑的。”

张羽摇头,这少女太过古灵精怪,有时真的猜不到她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次日一早,果如凌灵所说,林巧儿竟真的回到了这里。

她一见张羽,眼眶便倏地红了。

张羽亦是怔立原地,看着她疲惫的容颜,千言万语哽在心中。

一旁,凌灵兀自吃着手中的白面馒头,只当这二人不存在。

林巧儿低声道:“公子你没事便好了…”

张羽摇头道:“我没事。”

林巧儿闻言,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径直穿过张羽身边,坐了下来。

张羽见她神情,知她是怪自己之前打晕了她,心中愧疚,也不知该说什么。

三人就这么沉默着坐在一张桌子上,终是凌灵忍不住,道:“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张羽想了想,又听凌灵道:“你不会还要去找李旬吧?”

她继续道:“本来你是死是活,与我是没关系的。但若因你自不量力,把这位林姑娘的性命也搭进去,就不好了。况且你受的内伤,虽然有还阳丹的帮助,但没有两三月,是好不了的。”

张羽听罢,摇头道:“我并未打算还留在这里。”

凌灵笑道:“这便对了。我们该想个好去处,好好玩玩才是。”

林巧儿看向她,疑道:“你说…我们?”

凌灵见她神色,撇嘴道:“你有什么意见吗?”

林巧儿疑惑的看着张羽,张羽沉吟道:“凌姑娘与我们二人在一起,只怕我们会多有拖累,毕竟炼魂教…”

他尚未说完,只听凌灵打断道:“废话!”

她接着轻笑道:“你就放一万个心吧,那炼魂教,有段时间是没空理会你们的。”

炼魂教教主贺罗生被她爹凌霄所伤,更是折了两个护法,元气大伤,他此番逃走后,定是隐忍不发,积蓄力量,报复凌霄。

哪有功夫还理会张羽。

她虽担心贺罗生的报复一击,但她现在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婚事。

按照凌霄所说,京都事了,她就该和她师兄成婚,她现下是万万不能回去的,只盼能多拖得一时是一时,这也是她为何要跟着张羽的缘故。

张羽微一犹豫,却听林巧儿笑道:“公子,三人结伴而行也算有趣。”

张羽没想到林巧儿竟会答应,他本是无所谓的,当下也颔首道:“只是早先我答应了赤玄大哥,京都事了,便与他相聚。”

他顿了顿,“眼下…京都经此变动,守备更为严密,李旬,我是暂时杀不得了。”

林巧儿笑道:“公子,我们不如先去找白盈姐姐他们。”

张羽颔首,他早先听闻赤玄说要往琼霞走一遭,是见自己师尊,也想问一问师尊的近况。

若是师尊知道自己下山后,做的事情,只怕会亲手废了自己吧…

他心中拿定主意,李旬神通远在他之上,身份又是朝廷重臣,他若急于一时,死的只会是自己。

他两次刺杀李旬,都险死还生,若非眼前这个少女,自己便是有十条命,都不够用。

想到这,他看向凌灵,心中对着少女更加感激。

凌灵道:“这么说,你们是要往南去了?”

林巧儿笑道:“是啊。”

凌灵喜道:“好,只要不往西走,去哪都成。上次去江南,我还没玩够呢!”

林巧儿莞尔。

张羽三人离了京都,一路南下,期间凌灵出手阔绰,住行皆是舒适之极。

张羽本无所谓的,但能让林巧儿过的舒服一点,他也只好看着这位大小姐大手大脚的撒银子。

当张羽再次回到这靠北的小镇,石镇时,这里却格外的“热闹”。

镇上老幼妇孺们奔走相送,年轻的男子结成一组浩荡队伍,随着领头的官兵,往镇外走去。

林巧儿看着此情景,掩唇道:“这里竟在征兵?”凌

灵捏着耳鬓的秀发,道:“这也没什么。江南几座重城都落入叛军手中,叛军势必大举征兵,以更加壮大,来对抗朝廷。”

张羽看她对江南叛乱一事似是了如指掌,不由瞥了她一眼。

凌灵感受到他的目光,耸肩道:“张中郎将,你看我作甚?”

中郎将是张羽在宸渊麾下时受封的官职,今日被她叫起,张羽不由一怔,不知她是如何知道的。

林巧儿知他对于早先从军一事不愿多提,更不喜他人提及,当下笑道:“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说话吧。也好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凌灵颔首,率先入了城。

林巧儿看了一眼张羽,略带担忧道:“公子…”

张羽摇头道:“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看三位样子,不是本镇人吧?”

一破旧客栈中,老掌柜面上皱纹如刀刻一般,佝偻着身子,一看就知道与这客栈一般,历经了很长的岁月。

凌灵却是没嫌弃这客栈的破旧,兀自坐下,吹了下桌上的灰层。

老掌柜带着歉意笑道:“这儿很久没有人来啦,委屈三位了。”

凌灵惑道:“掌柜的,这镇虽小,但临近彭城,周遭来往旅商应也不少的,怎的会很久没人来呢?”

老掌柜摇头叹道:“姑娘有所不知啊。自从彭城叛乱一起,这来往客商就少多啦,本地人也只够养活自己,更是不会住宿客栈的。”

凌灵道:“我听闻那叛军领头的宸渊,很是体恤百姓,江南一带的人民都很信服他的,怎么会没客商来?”

张羽闻言,眉头微皱,却没说话。

老掌柜道:“许是朝廷下了严令吧。哎,这些事,我一个老头子,哪能知道呢。”

凌灵耸肩,兀自倒了一杯茶,缓缓吹着热气。

林巧儿笑道:“老人家,我们适才进镇的时候,好似是在征兵?”

老掌柜听罢,摇头叹道:“是啊。听说叛军大举征兵,年轻的壮丁,都被怔去啦。”

凌灵“扑哧”一笑,将手中茶杯放下,道:“叛军征兵,竟也真有人去。这是株连九族的事情,若是让朝廷知道,这些男子的家属,也会一并斩首,他们不知道么?”

老掌柜轻叹一声气,腰似乎更弯了,“知道又怎么样呢?这些年来,朝廷赋税越来越重,连年灾荒,收成惨淡。看姑娘打扮,必是衣食无忧,却不知穷人们的疾苦。”

凌灵闻言,蹙眉道:“这里的人很苦么?”

老掌柜摇着头,道:“前年闹饥荒,镇中人们自己都吃不饱,却还要将自家的一点粮食拿出来供奉给地主。若非而后诸葛丞相亲至赈灾,姑娘今日见到这个镇子,恐怕人还会更少的。”

林巧儿神色黯然道:“这里的人连饭都吃不饱。可金陵,江都那里却是一片歌舞升平。”

老掌柜道:“是啊。若是人人吃饱穿暖,谁愿意去打仗呢?他们的亲人们,都知道,这一去,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了。这里面最小的,可才只有十四岁啊…”

他说罢,又叹息一声,驼着身子,缓缓转身,又走到了柜台前,看着发黄的账本,不知在想什么。

张羽想着这老人家的话,不由想到赵匡的身影,他看着客栈外还在奔走送别,泣不成声的人们,心中一阵怅惘。

战也罢,不战也罢,苦的总是这些百姓们。

林巧儿瞥见他惆怅神色,知他想起旧事,轻轻握住他的手,柔声道:“公子…”

凌灵望着他们二人,不由淡淡道:“怎么,张中郎将开始可怜起这些人了?”

林巧儿听出她话语中讥讽之意,不由微微薄怒,却听张羽道:“我不是什么中郎将。”

凌灵看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不知为何,就是气头不打一处来,就是想找一找张羽的茬,就是要刺一刺他,当下道:“破苏州,下江都。中郎将的名声可是大得很呢,谁人不知!”

张羽无言。

凌灵又道:“我老远就听闻了江南的消息。那宸渊能有今日成就,中郎将大人可是功不可没,你既掀起这战事,又何必现在来装作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够了!”

一声清喝,林巧儿娥眉紧蹙,打断了她。

凌灵撇嘴,却见张羽淡淡道:“你说的没错。我却是助宸渊起事,但要说掀起这场战事,我并没有。”

说罢,缓缓迈步走出了客栈。

林巧儿盯着凌灵,一双曼妙眸子隐含怒意,“凌姑娘。”

凌灵回望着她,清澈水灵的眸子中映着她的身影。

“凌姑娘正值妙龄,家境富裕,想必从小过的便一帆风顺吧?”

凌灵轻笑一声,笑声中颇有不屑,“你是在教育我?”

林巧儿摇头,“只是觉得你对公子过去一无所知,又有什么资格说他是在悲天悯人?”

凌灵撇了撇嘴,捏着衣角,竟是找不到话来还击。

林巧儿也不再多说,迈步出了客栈。

凌灵本只想找一些话刺一刺张羽,解一解心中的怒气,却没想竟会如此。

她却是连她哪里做错了都不知道。

精彩点评

相比作者(玄羽灬)更为知名的小说,我却喜欢这本《羽灵》:前半部极有味道的校园生活叙述,各种铺垫和高潮对主角(张羽,凌灵)性格的全景展示都让本书迥异与其他仙侠类小说。同时,本书的角色性格突出而不脸谱化,外貌绝美内心却无比自卑的白桦,痴缠的宅女袁倩妍,现实而虚荣的艾雪,还有红儿和黑驴打破宿命后又无法挣脱宿命的离世,都让人唏嘘不已。延续到后半部,主角(张羽,凌灵)在步入官场后的一些情节却不知为何安排那么的刻意,销量逐渐下滑后,在计划篇幅还不到四分之一的情况下就被起点强制腰斩。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玄羽灬)为本书的
《羽灵》羽灵神转龙太子武器 大叔受 羽灵娘受
羽灵
玄羽灬/著| 仙侠| 已完结
传奇人物是张羽,赵匡的网络创作《羽灵》此文是玄羽灬创作的仙侠文,文笔出神入化主线新颖,绝对是不容错过的畅销作品,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军中生活多约束,张羽除了每日的训练之外,却也无事可做。这虽是起义军,但练兵的方法却是极为苛刻。但好在他本就有修为在身,这相对常人几近严酷的训练对他来说,不过是活动活动筋骨。宸渊知林巧儿是女儿身,只派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