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飞雪落寒门》飞雪落寒门免费阅读 第2章 一切都场笑话 飞雪落寒门耽美狼

发表时间:2020-08-01 17:46:57    编辑:酷明    来源:互联网
飞雪落寒门

辣文《飞雪落寒门》是明珠所编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网文,本故事的主角连翘,青秀,精彩内容试看:楚连翘醒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挪到冷宫里面,她试着动动身体,擦觉到身体的血已经止住。抬头,青秀忙碌的身影便映入眼帘。青秀转过身,瞧见已经起来的楚连翘,眼眶一热:“小姐……”见青秀来扶自己,楚连翘忙问道:“我

作者:明珠 状态:已完结 类型:短篇
立即阅读

《飞雪落寒门》 免费试读

楚连翘醒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挪到冷宫里面,她试着动动身体,擦觉到身体的血已经止住。

抬头,青秀忙碌的身影便映入眼帘。

青秀转过身,瞧见已经起来的楚连翘,眼眶一热:“小姐……”

见青秀来扶自己,楚连翘忙问道:“我爹爹,他……?”

青秀摇摇头,楚连翘却连忙爬起身,挣扎道:“我要去找皇上,求求皇上饶了我爹爹。”

走到宫门,却被一排的侍卫拦下。

“放肆,如今皇上还没废后,你们胆敢阻拦本宫的去处?”楚连翘厉声说道,可这些侍卫却是纹丝不动。

青秀再度摇摇头,小声说道:“小姐,这是陛下的羽林卫,只听从皇上的吩咐。”

这么说,冷璟璘已经血洗了皇宫,解决了爹爹所有的人?

楚连翘仿佛晴天霹雳,眼底带着希冀的询问青秀:“那皇上有没有说过,关我多久?”

要是一直关到爹爹上路,那她岂不是都见不到爹爹最后一面?

楚连翘顿时心上一慌,猛地推开青秀,她挣扎着想要往外面跑,谁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自从那一日之后,楚连翘像是个失去灵魂的玩偶,每日躺在床榻上不吃不喝。

青秀泪水直流,不停的劝慰道:“小姐,您才小产,要多吃点东西养好身子。”

可不管青秀怎么说,楚连翘就是不吃不喝。

“怎么,想以死来逼迫朕?”颀长的身影折射过来,青秀慌张退到一旁。

冷璟璘上前一步,看着楚连翘越发单薄的身子,像是一阵风吹来就要散掉似的,他心上一慌,上前禁锢住楚连翘的身子迫使她看着自己。

“要是你死了,朕现在就杀了你爹,杀了你婢女,杀你全家来给你陪葬!”

这么说,爹爹还没死?

楚连翘眼底渐渐有了些光彩,可随即冷璟璘又说道:“你爹犯下的罪行百死不足以饶恕其一,朕是不会饶恕他的。”

冷冰的话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楚连翘像是想到什么,眼底满是恨意。

“可是这跟我的孩子有什么?冷璟璘,我恨你。”

听到她说恨,冷璟璘的表情一下子阴鸷了起来,脸上净是怒意。

“既然恨,那就恨得彻底!”他的眼神极为深沉,嗓音也冰冷刺骨。

“撕拉”的一声,她身上的衣服顺便被残暴的撕开。

“冷璟璘!”她愤怒的大叫:“放开我!”

想要使力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但腹中的剧痛不仅让她脸色苍白,更是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放开你?休想!”冷璟璘勾唇冷笑。

白嫩的肌肤全数落到了男人的眼中,每一寸肌肤都像凝脂一般,灼灼其华。

“不要……”她一时之间如同是掉入了无底的深渊,怎么爬都爬不出来,又像是掉入了湖中,呼吸不得,像要窒息一样,没有任何人来救她。

成亲两年,他们之间的欢爱屈指可数,每次的欢爱,几乎都是她爹施压,所以每次都如同是狂风暴雨,以前,她爱他,所以她每回都隐忍,强颜欢笑。

温热的泪水,冰凉了的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彻底的绝望了。

一个男人若是不爱你,就不会在意你的死活,一个男人若是不爱你,做得再多,在他的眼里永远都是笑话。

楚连翘放弃了挣扎,眼神如同是一滩死水一样,无波无澜,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就像是随时都回晕厥过去一样。

冷璟璘眼中有欲色,也有恨意,似乎想要将这个女人狠狠的吃掉。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也不在意过了多久,只想快点结束,腹部越来越痛痛,她紧紧的咬住了嘴唇,直至嘴唇咬破,血色染红了她惨白的嘴唇,也不肯叫出声来。

冷璟璘未曾把衣服脱下,只是把颇为凌乱的衣服整理好,凉薄的瞥了一眼被自己折磨得如同破布娃娃,躺在地上的楚连翘。

“今日你所承受的,两年前云儿她也承受过,你不是喜欢用父亲来压着朕,让朕要你么,那朕这一次就算是垂怜你,哼!”话落,冷璟璘冷峻绝情的挥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冷宫。

精彩点评

九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飞雪落寒门》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短篇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明珠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飞雪落寒门》飞雪落寒门免费阅读 GL 飞雪落寒门精彩阅读
飞雪落寒门
明珠/著| 短篇| 已完结
《飞雪落寒门》作者:明珠,短篇类型网络创作,传奇人物:连翘,孙夕云,本佳作精彩内容:寒冬。冷风萧瑟,雪凝成冰。“皇上,臣妾求求您,放过我爹爹,饶他一命。”楚连翘的额头磕在冰冷的青石板上,迸出褐色的血液。爹爹把持朝政许久,她心知皇上早就对爹爹心生不满,而这次兵败不过是个拿爹爹下刀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