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龙帝》龙帝是谁 同志 龙帝GV
《龙帝》龙帝是谁 同志 龙帝GV

龙帝 無心可殇 著

易承空,归真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01 20:18:15
热销小说《龙帝》是無心可殇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故事,本故事的主人公易承空,归真,主要讲的是:“查人还查到我沧海宗头上来了!吴莱山果然是越来越有胆色了。”红衫男子朗声说道。话语中,含有浓浓的责备之意。这就是强大与弱小的对话。“不要以为吴莱山上一任山主曾与我沧海宗宗主交手上百回合而败,就以为你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查人还查到我沧海宗头上来了!吴莱山果然是越来越有胆色了。”红衫男子朗声说道。话语中,含有浓浓的责备之意。这就是强大与弱小的对话。

“不要以为吴莱山上一任山主曾与我沧海宗宗主交手上百回合而败,就以为你吴莱山成长起来了,与我等的距离还很远呢。”红衫男子接续呵斥道。

“是是是,我小小吴莱山岂敢冒犯贵宗。火使大人多心了。”山主心中虽然都要气炸了,但还是忍下来,面带微笑的说。而其他四个太上长老虽然没有发火,却也不再说什么,对红衫男子的话装作没听到。

水蓝长衫男子呵呵一笑,不无安慰之意的说道:“山主莫惊,我这位师弟脾气向来就不好,说的有点过了。”而后又问道:“不知山主是在查什么人,居然牵扯到我沧海宗。”

事已至此,利与弊的衡量下,山主便不再隐瞒,只好把易承空说是皇道尊者准弟子的事告诉了水火二使。

“居然有人敢冒充皇道师叔的准弟子四处行骗,真是好胆!”火使冷冷的说。

然而水使却没有丝毫怒色,只是对山主客气的说:“可否劳烦山主把此人叫来,让我二人见上一见。”

“我这就命人把此人带来。”山主恭敬开口,而后余光一瞥身边的一位太上长老,老人会意,微微点头,身影渐渐虚淡。

山主在前,恭敬的把水火二使请到了大殿中。上茶,送礼。。。接见大派的程序一一进行。

太上长老来到易承空的修炼之地,声音冷淡了很多,开口说道:“易承空!随老夫去大殿面见山主!”

立在易承空修炼地的门前,太上长老传音道。正在冥想的易承空从入定中醒来,暗自思量他们或许已经查处了自己的身份,虽然易承空明白这一天来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劳烦太上长老亲自来请我,真是消受不起啊。”易承空走出房间,含笑面对。

太上长老这个时候根本就不买他的账,冷冷的说道:“少废话!现在跟我去面见山主。”说话间,信手一挥,对易承空施展出囚禁术。易承空感觉到全身寒气汹涌,把全身的血脉都冻结,想要动一下都难比登天。

易承空面色不变,笑问道:“何劳太上长老如此费心囚禁于我?放心,我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是不会跑的。”太上长老根本理都不再理一句,挟易承空飞向大殿。

来到大殿中,易承空刚刚迈入大殿,一道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着威压是特意针对他的,强大的威压要迫使易承空跪下去。对方想不到的是,易承空曾在天劫中粉身碎骨,元神都只剩下一道残念而已,可他就凭借磨灭不去的傲气借助白灵的滋养最终重生,凝聚肉身。

可以说,这傲气与求生的意念就是易承空修道的道基,如果在这威压下屈服跪下,易承空的道基就会被强行粉碎,以后无望再在悟道上有所进展。

“呀!”易承空在威压下怒吼,肉身与元神因为威压而带来的痛苦让他喷出一口鲜血。抬起头,与自己对视的正是高坐在大殿正中的山主,这威压正是由他传来的。

“想要破去我的道心粉碎我的道基吗?不可能!”易承空抹去嘴角的血渍,在内心中呐喊。虽然易承空在这威压下身体剧颤,甚至有骨骼碎裂的“咔咔”声传来,却没有倒下。

这完全出乎了山主的意料,毕竟易承空的道境只在修道最初级的筑基阶段的第三阶而已,却能在自己的威压下站在自己面前,没有倒下。筑基阶段,共分九阶,九阶修满,才是悟道的第二步—真级。正是道中所说的九九归真,只有真正步入真级的修士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修士,甚至是凌云布雨也可以做到了。仅仅是在初级阶段第三阶的易承空却能在高出对方数百倍的道境威压下站立不倒,这完全背离了山主要给易承空一个下马威的意愿。

“想不到他居然能在高出自己六个多境界的威压下站立不倒,甚至能与传说中的几个怪胎比肩了。”水火二使都不由的心头巨震,暗暗赞叹。

虽然易承空的道基汇聚了雄厚的的龙气,称得上是坚不可摧,战力在同一阶级的人中绝对难有对手,但他现在面对的是在道境上高出自己太多的前辈,任何人都不可能在筑基的第三阶就能与真级的修士对抗,九九归真,真级的道境与筑基第九阶的道境之间就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更何况是筑基的第三阶。也只有到了真级,才能用出真正意义上的法术,这是筑基与真级的修士最本质的区别。

易承空用坚石凝聚成的肉身在强大威压下,出现一道道恐怖的裂痕,随着时间的推移,裂痕越来越多,越来越深。此时面对着威压,甚至能感觉到元神将要被磨灭的剧痛。

“要我屈服吗?不可能。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会把今日的痛苦加倍还给你!”易承空在内心深处怒吼,他想挣扎,想要扑上去,杀了对方,甚至不惜同归于尽。就在易承空的肉身将要承受不住彻底粉碎的时候,水使出手了,只是轻轻一挥手,威压便烟消云散,易承空几乎虚脱,然而,他仍是强忍着没有倒下。

“山主何须如此对待一个晚辈呢。小家伙,你就是那个冒充我沧海宗皇道尊者的准弟子的易承空吗?”水使嘴角挂着浅笑,他很欣赏眼前这个在强大威压下仍能坚守道念的年轻人,多少年了,他都没有见到几个这么出色的后辈。甚至是因为对易承空的欣赏,不忍出手处置这个冒充沧海宗弟子的人了。

这一刻,易承空深切体会到强大与弱小之间,不会存在同等相待的可能的,众生平等,那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而已。

“正是,阁下是谁?”易承空微微调息动荡的元气,淡淡的回问道。

不待水使说话,坐于大殿的山主早已抢先开口训斥道:“住口!这位是沧海宗的水使大人,你一个小小的散修岂能这样跟尊使大人说话!”

“我在跟你所谓的尊使大人说话,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插嘴!”易承空对这个山主厌恶到了骨子里,既然对方不把自己当回事,甚至要依仗自己的强大修为强行粉碎自己的道基,凌辱自己,真的没必要在顾忌什么了。发怒的易承空,出口毫不留情。

被易承空如此辱骂,贵为吴莱山山主的他纵然易承空真的是沧海宗的弟子也让他咽不下这口气。

“放肆!”一声叱喝,山主勃然暴起,长袖一甩,一道足以能粉碎铜墙铁壁的劲风向易承空迎面打去,就要对易承空下重手。

这一次,火使却挺身而出,档在易承空面前,一声怒吼,声波震荡,好似一股火海涌起的浪潮,迎上凌厉的劲风。没有想象中那样因二者不容而炸开,劲风与声浪融合,归于平静。

“这个小贼徒冒充贵宗弟子在我吴莱山骗吃骗喝,还请尊使不要拦我,让我一掌毙了他,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山主咬牙怒喝道。

火使站在那丝毫未动,回头看向易承空说道:“此子冒充我沧海宗的弟子四处行骗,理应由我等带回沧海宗交予宗主和众长老发落。”

山主岂肯轻易就让易承空离开吴莱山,虽然听出火使有袒护易承空的意思,态度仍很坚决的说:“就算尊使要把这个小孽种带回去发落,也要先接受我吴莱山的山规处置。国有国法,山有山规。还请火使莫要阻拦。”

坐在一旁的水使这时站起身来,脸上带着微笑,摸着下巴说道:“不知山主所说的山规是什么?”

山主望向四大太上长老其中的一位,这个太上长老立时就明白了山主的意思,脱口说道:“山规第十八条,入我山门行骗者,剔骨割肉,血祭山神!”

“哈哈哈哈,好山规!好!”易承空当先拍手笑道。他更是瞥向山主,透露出很不屑的神情。

这更激怒了山主,但易承空现在明显有水火二使袒护,也不好直接动手,强压下怒火,狠狠地瞪着易承空,开口说道:“为了不为难二位尊使的使命,能给沧海宗一个交代,只要这小孽种能承受我一拳而不死,可任凭二位尊使带走。”

火使哈哈大笑,扫一眼山主,大有不屑之意的开口说道:“山主还真是精明之人!这小子只是筑基第三阶的晚辈而已,纵然他有逆天的天赋,又怎能抵得住一个真级修士全力下的一击?!”山主虽然看不惯火使对自己的傲慢态度,但考虑到他背后的势力,也不得不忍受,而默默不言的水使虽然没有反对自己亲自对易承空出手,但时不时投来的眼神暗含深意,让他不得不有所顾忌。在人之下,他不得不低头。

“好!老子接你一拳又如何!就你,老子还真没当回事!”山主正要开口让步,不料,火使身后的易承空冷冷开口说道。

《龙帝》算是近期现代言情文中水平可以的,行文流畅,主要讲的是主角(易承空,归真)和她的后宫组队升级打怪的故事,主角(易承空,归真)不装逼智商在线,偶尔开开车也让人会心一笑。缺点就是剧情略显平淡,更新不太稳定。。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