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蝶衣飞》少年蝶衣是谁扮演 穿越小说 蝶衣飞同志
《蝶衣飞》少年蝶衣是谁扮演 穿越小说 蝶衣飞同志

蝶衣飞 浴雪沐风 著

小翠,陆延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18 12:26:44
今天给小说迷们赏析浴雪沐风最新力作的穿越网络创作《蝶衣飞》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小翠,陆延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转折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今天的这顿晚饭吃得跟往常很不一样,纵然我努力调节气氛,却也总是有心无力,连话最多的周丫头也只是偶尔说一句,小翠取代了陆延帮我吃饭的工作,一时间我还有点儿不习惯。“福伯,你去请一下朱掌柜,我要问问他关于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今天的这顿晚饭吃得跟往常很不一样,纵然我努力调节气氛,却也总是有心无力,连话最多的周丫头也只是偶尔说一句,小翠取代了陆延帮我吃饭的工作,一时间我还有点儿不习惯。

“福伯,你去请一下朱掌柜,我要问问他关于请财神的事情,还有,你们记得我是岳公子,这里没有岳姑娘。”不说话就只有做正事了。

“陆延,你有什么打算?”说完我才想起问客人什么时候走是严重不礼貌的,既然已经问了就只有撑起了。

“如果姑娘不嫌弃,在下就暂时在你这里住下,保护你也是我的职责。”他还是那么平静的声音。

我怎么忘了?我是准大弟子,也好,有他在安全系数高得多啊!

我又花了很多口舌跟朱掌柜解释我的伤,我的眼睛。也花了很多时间来咨询关于赢财神的细节问题,很多我也不明白,也没有时间彩排了,既然陆延留下来了,不管是不是大材小用,反正这些先有他记着,明天的活动就是我的助理。

小翠帮我换衣服,帮我洗脸,帮我换药,帮我铺床,帮我睡觉,我现在成了一个半残的人了。当然,我还是睡我的主卧。

好累,终于可以休息了,我期待着一个美妙的觉。

好吵,什么人?

又是兵器的交接声,老天,你这是要我死吗?

“小翠——”没有灯,我什么都看不清。

“小姐,你别出去,是陆公子和刺客在打斗,他嘱咐我叫你别出去。”小翠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了。

“黑衣人?”不是吧?

“小翠你能看出黑衣人的长相吗?”

“不能,动作太快,看不清!”

“不行,你扶我出去!”

“小姐——”

“快!”

“可是——”

“快点!这个孩子,听话!”

等我跌跌撞撞的来到门外,隐约看到有两个飞快的身影在移动,伴着有节奏的兵器声。看来这俩人是棋逢对手了,不过我真的不想有人在我睡觉的时候来一场精彩的对决。

“住手!”

我的声音不大,却让整个院子安静下来。我突然觉得还有点儿冷,早知道该披个被子出来的。

“岳姑娘——”“蝶儿——”是他。

“小姐——”真是可人儿啊,小翠给我穿上一件披风。

“别打了,都是熟人,进屋说,冷。”此时此刻我才真正意识到我是一家之主,可这个主人真不好当,连睡眠都要牺牲。

小翠扶我在椅子上做好,还给我盖了毯子,暖暖的。这丫头还真是伶俐,回头涨工资。“小翠,你也坐。”我朝她的方向笑笑。

“大家都坐吧,我有些话要给大家说。”屋子里安静异常,似乎所有人都在憋着一口气。

“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张家表哥,我们也是几日前才上。”这话是对屋子里的众人说的,我现在才发现我除了知道这个表哥姓张,与过去的我有一段缠绵悱恻的感情外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可千万别穿帮啊!我不知道众人有什么反应,只是觉得空气里有说不出的压抑和紧张。

“表哥,福伯、福婶、周亭琬周姑娘、小翠姑娘,还有陆延陆公子。”我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一切,我知道他们肯定有很多疑问,我不用假装,我就是看不到。

“原来是亲戚,可为何张公子不走大门却从窗口而入,且是半夜三更?”好重的火药味儿,敢情陆延这小子没打够?平时话挺多的,现在倒是话多了。

“蝶——岳儿,我有话想给你单独说,我们进去好吗?”是表哥的声音。

“不行——”

我正想着怎么回答呢?有人就先截断了。

“你凭什么说不行,这是我和岳儿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我说不行就不行!”

“住嘴!”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的怒气,真是烦人,“你们好了没有?我是病人,你们能不能体谅我?”

“岳儿,对不起!”表哥果然是疼他表妹的,那个借住我家的陆延却没吭声,人在屋檐下还是不低头吗?

“好了,有什么问题就问,问完了我好回去睡觉,明天我还要去店里处理事情。”我也意识到刚才的态度有些蛮横了。

“我听岳儿的,岳儿,你告诉我,你这些天去了哪里?你的眼睛怎么了?”表哥温柔的声音让我有些不自在,我都能感到他对他表妹的深情厚意,这屋子里有眼睛的人怎么会看不呢?

我只能再次简单重复我的受伤经过,同样隐藏了劫持我的人的身份,我不想表哥牵涉其中,不能让他身陷险境。

“岳儿,你受苦了,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会在你身边保护你。”说着我就感到有双温暖的手握着我有些凉的手。不是吧?表哥你也太高调了,我赶紧把手扯出来。

“不用了,表哥,你也看见陆延的功夫了,他暂时是我们家的长随,他会保护我的。”对不起了,陆大侠,既然你吃我的住我的,没准儿还要我给你找媳妇儿,你就委屈一下吧!

“岳儿,我不放心他,他肯定不怀好意,有如此功夫的人怎会甘心做你的长随,一定有目的。”我这个表哥是不是有点呆呀,当着比人的面说人坏话?你这不是——我都听到什么呀?又来抓我的手?我扯!

“表哥,没事的,我已经好多了,我的眼睛也会慢慢好的。是陆公子救了我,他是好人。”

“可是——”

“表哥——”我这撒娇的声音我自己心里都发毛,“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话吧?”这个表哥真不让我省心啊,真担心他给我捅娄子,以前的那个我怎么会喜欢他,还非君不嫁呢?

费尽口舌,终于把这一干人等打发了,我的那个天,类死我了。

终于可以躺下了。

口渴,水——半夜居然被渴醒了,纵使万般不愿,也得睁眼找水呀!“啊——”

“啊——”

“姑娘别怕,是我。”

“陆延?你在我房里干嘛?”

“我担心姑娘,所以——”我怎么觉得他言语里有愧疚之意,难道是我睡眠不好引起幻觉?

“好了好了,你不知道深夜在一个姑娘房间里更不好吗?既然来了,就帮我倒杯水吧!”长此下去,我非要发疯不可,还要我睡觉吗?

喝完水,赶走陆延,我继续睡觉。明天非要定个家规了,真是放肆。

昨天晚上吵得太厉害了,小翠叫了我几次,我才不情愿的起来了。小翠帮我穿好衣服,这是一件专为重要场合打造的衣服。也不知道穿上了是不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我是看不见的。为了方便照顾我,我让小翠着男装随我出门。

迎神仪式在城东的映台寺举行,映台寺,好一个文雅的名字,却不知怎么住着一个道家的赵公瑾?

老远就闻到禅院特有的香火味儿,小翠给我描述着一路上的景致,我才知道这是一个古朴却又庄重的所在。映台寺修建于八百余年前,历来是侍佛之人的必修之地,传说高祖皇帝幼时曾在此寺住过一段时间,夜梦财神手持玉玺通报,故此举义旗,天下归心。看来这个皇帝和朱元璋还属于相同背景,不过故事也编的太假了,居然还有人相信?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儿也是财神管的?荒唐!

“小——少爷,朱掌柜他们来了。”

“朱大哥,你来了。”我赶紧抱拳。

“岳兄弟,你好点了吗?”

“我好多了,可以开始了吗?”

于是,净身、祭拜、诵经,然后才是请神、迎神……礼节繁多且冗长,我是三步一叩,五步一跪,身上的伤加上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我是真有点撑不住了。入乡随俗,我也不敢大意,再加上这样一场浓重的请神仪式本来也是位铺子打广告的,只能在小翠和陆延的搀扶下勉强支撑。有蒲团可以坐了,我赶紧坐上去,一个东西把我定在了半空,陆延?

“公子,不能坐,要跪着。”

“我——”要是我生在日本和韩国的话我就不用担心这个跪了?不能坐,那我跪坐吧!我虽然学过英语,也听过韩语日语,但是我真的不懂这个大和尚嘴里念念有词的到底是哪国语,头也有些晕,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丫头,你来了——”

睁开眼,我居然看到一个清晰的世界,我的眼睛好了?是赵公明!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得清了。”太好了。

“丫头,你辛苦了!”我从来没有从这个老顽童脸上看到过这样担忧的神情。

“是啊,都是你害的,一身伤,眼睛还看不清了。在21世纪我都是属于重级残疾人可以进福利院了。”太好了,眼睛能看到了。

“你要坚持,这是对你的考验,你放心吧,就算你不来请,我也会到你的铺子去的。”

“你?这不是赵公瑾吗?我又没请你!我还想永远没讲过你多好,现在好了,都是托你财神爷的福啊!”我可不认为遇见财神爷是件美妙的事。

“你也觉得赵公瑾这个名字更洋气是吧?这是我的艺名,叫别名网名也行。”他又是那副为老不尊的模样。

四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蝶衣飞》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穿越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浴雪沐风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