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老大的幸福》老大的幸福剧情分集介绍 清水文 老大的幸福T吧
《老大的幸福》老大的幸福剧情分集介绍 清水文 老大的幸福T吧

老大的幸福 高岩 著

老二,老三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13 18:51:06
火爆热文《老大的幸福》是高岩新出的一本其他风格的创作,主线人物老二,老三,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老二傅吉安一身休闲打扮,神态懒散地靠在大班椅的靠背上,一边把玩着手里的一块玉石,一边揉着自己刚刚因打喷嚏而还有点刺痒的鼻子。在他身边,行政总监辛雯仍旧继续着每天早上必须的程序。“最近大环境不好,刚刚盖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老二傅吉安一身休闲打扮,神态懒散地靠在大班椅的靠背上,一边把玩着手里的一块玉石,一边揉着自己刚刚因打喷嚏而还有点刺痒的鼻子。在他身边,行政总监辛雯仍旧继续着每天早上必须的程序。

“最近大环境不好,刚刚盖好的产业园销售情况不像先前预期的那么顺利。如果是这样一定会影响到公司运营情况。”辛雯一边翻看着手中的报告,一边总结性地报告着。

听到辛雯的报告,老二一直把玩玉石的手忽然停了下来,眯缝的双眼也不由地张开。

“山川有,却灵无主;尸骨有,却主无灵。”老二盯着一身职业装打扮的辛雯看了好半天,似在朗诵,又似在默念。

“傅总,您……”辛雯疑惑地看了老二一眼,迟疑着没有说下去。

“这两句的意思是,若把有主无灵的尸骨,葬到相当好的有灵无主的山川上去,则可使无灵的尸骨有了灵气,无主的山川有了主人。这在‘风水’学上叫‘理气’。理气好对后人会有极大的福荫,财、丁、贵、寿均可于此而出啊。”老二微笑了一下,开口向对方解释起来。

“对不起,傅总,我没太懂您的意思。”辛雯对于老二的理论甚是生疏,与她所学更是相差甚远。

“上天容易……下地难,人一旦坐上了高位,就得把前世今生的来龙去脉都理顺了,路才能走得更通畅。取消我这周的所有安排,告诉大家,我要回去祭祖。”老二没有再做解释,直接开口命令道。

“哦,对了,把我弟弟妹妹们都喊上。”目送着辛雯离开,老二再次补充。

辛雯不明白自己这个伺候多年的上司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个奇怪的念头,不过却并不妨碍她执行命令,在回到办公室后,她立刻着手安排联络傅家其他人的工作。

虽然名义上傅总的弟弟妹妹们都在北京,但是辛雯却知道,这些弟妹见到自己哥哥的时间却连自己的十分之一都赶不上。在通讯录上寻找良久,辛雯才在屏幕最下面找到了几人的方式。

傅老大自然不知道,自己的一段评书竟然会把弟弟妹妹们都勾搭了回来,此刻的他,全身心都投入到自己新的生活之中。

乐乐这个孩子似乎与他特别投缘,按照梅好的说法,乐乐从出生到现在,唯一喊的一声“爸爸”就是对老大说的,一想到这,老大就越发觉得自己不一般,对于孩子也近乎一见钟情的喜爱起来。

“师傅,吃饭了!”梅好的一声呼唤,打断了老大的思绪,当看到已经摆在面前的晚餐,老大原本热乎的心里更觉温暖。

“哎呀,都现成的啊!没想到你的手艺不次于我啊。”老大伸手抓起一块肉放进嘴里,立刻称赞起来。

“师傅,谢谢您的救命之恩。”梅好羞涩一笑,匆忙拿过烫好的白酒倒进老大的杯里,忽然跪了下来。

“哎,你这是干啥,要跪你也要等我把话说完!……我呢,有三层意思要表达,第一层,这酒你不该敬我,是老天让我和乐乐结缘,大地没让咱俩同归于尽,所以我们要敬天敬地。”老大说着,将梅好手中的酒郑重地泼洒到地上。

“第二层意思呢,你不要感谢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冲孩子,跟你没关系,所以有关于咱俩的风言风语,你不要往心里去。我保证会跟你保持一种纯洁的同居关系……呃,不是,就是干干净净地同居一室的关系。”老大说到这里,心虚地看了梅好一眼,后者尴尬地点了点头。

“第三层意思呢,就是我刚才一直口口声声说乐乐是我的干儿子,咱们能不能正式走个程序?”老大爱昵地摸了摸一直站在身边的乐乐,开口要求道。

老大的话让梅好愣了好半天,才回过味来。她一脸感激地拉过乐乐:“乐乐,来,给干爸跪下磕头。”

“不跪!孩子,男儿膝下有黄金,直溜儿地站着就行!”老大连忙一把手拉住要跪下的乐乐,爱怜地拉进自己的怀中。

“乐乐,叫干爸!”看着儿子仍然一副木然的表情,梅好连忙在一旁催促着。

“爸爸!”感受着怀抱中的温暖,乐乐抬头看了一眼老大,忽然开口道。

“唉——妥了,就冲这声爸,啥都值了!”一声呼唤,让老大不声唏嘘,他抓起酒杯一饮而尽。

“亲爱的,我现在在东北,对不起了啊,婚纱照等我回来再去拍吧。董事长突然决定要回去祭祖……没办法,老板要我做的,就是我的工作。乖,别生气啊。”辛雯坐在车内,顺着摇下的车窗向外张望着,嘴里不断地在道歉。

前面,车子拐了个弯,忽然因为摩托车的阻拦而停了下来,被打断了通话的辛雯放下手机向外张望,却忽略了另外一边,一个男子将手伸进车窗,抓起手机飞快地隐遁而去。

前面,摩托车见自己的同伙得手,立刻慌忙发动车子离开现场,目睹着这一切,辛雯只是奇怪地摇了摇头,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易手他人。

车子很快将她拉到顺城宾馆,在利落地为老二兄妹几人订好房间后,一身疲惫的辛雯一头倒在床上,再也不愿意起来了。

门外,被经理安排准备做足疗的老大,在轻轻地敲了两下门后,走进房间,当看到躺在床上的辛雯,他立刻熟练地脱掉对方的鞋子,麻利地按摩起来。

迷糊中,一阵阵舒适从脚下传来,辛雯不由地沉沉睡去。看着熟睡的辛雯,老大满意地笑了笑,对于自己地手艺,老大一向充满了自信,收拾好东西,老大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

虽然上了飞机,但是老三傅吉兆仍然对二哥的安排颇有微词,现在正赶上是自己竞争处长职位的关键时刻,二哥却忽然提出要回家扫墓,这让老三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虽然最终说服老婆让自己回去,但是老三的心却仍然留在即将空缺的处长位置上。

“三哥,想啥呢?”相比老三,老四傅吉星此刻却显得轻松很多,被二哥从片场揪回来,让他露了老大一脸,尤其见到导演听到自己大哥名号,原本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表情,一下子顺溜过来的时候,傅吉星因一直窝在他手下当配角而憋的那口气,顿时舒畅了起来。

“哦,老五呢,她怎么没来啊?”老三没理会老四的询问,转而把话头挑向一边。

“听说和大哥一起来,估计也快了吧?”看着在周围来回奔走的空中小姐,老四不放心地趴在舷窗上向外看了一眼。

“二哥这次安排,有点欠妥啊。”老三随着老四的目光向外张望了一眼,最终抱怨了一声。

老二没听到老三的抱怨,即便听到了他也完全不在乎,一直以来,虽然他在家中排行老二,但因为大哥生性平和,成天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让他实际上早已成为家里的实权人物。

“吉平啊,不耽误你上课吧?”看了坐在车子旁边的老妹,老二不无担心地问道。

“还行,没几个学生,大部分都安排妥了,不过有个学生的家长听说我回去,非要张罗着去机场接我们。”老五傅吉平微笑着摇了摇头。

“哦,这不用了,我让辛雯安排了,咱们就别给大哥添麻烦了。”老二点了点头,拿出电话,找了半天,才拨通了大哥的号码。

“大哥吗?我是吉安!我们哥几个现在在机场,马上要回顺城给咱爸咱妈上坟去。另外大伙儿都想大哥了,准备一起回去看看你。”电话里,老二的声音听着稍显陌生,不过老大仍然一下子就辨认出来。

“哎,我说,你那边要忙啊就不用着急赶回来,我这年年清明节都去。什么,都到机场啦?那妥了!回头咱们细唠啊!”机场几个字,被老大拉高了几个调门,顿时引来周围同事们的注意。

合上手机,老大激动地撒腿就跑,却一下子和身后的经理撞在了一起,见撞了经理,老大立刻高兴地咧开嘴巴:“经理,我想请假!”

“不行,我过来就是想和你说这事呢,这两天北京来的要客下榻我们宾馆,请大家辛苦点,就是下班回家呢也把手机开着。尤其是老大,点你的人多,你总不接手机不说,现在还要请假。”经理把脸一虎,立刻摇头拒绝。

“手机进水了,坏了,经理你不说给配一个也就罢了,现在怎么连请假都不许啊。再说,你说我这人啥时候请过假,这弟弟妹妹有这个孝心,一起回来给我爸妈上坟。他们那可都是国家各方面的人才,要是要客谁也没他们重要……另外,我一忙完我就回来,好不好?”老大半商量半央求地说了两句后,也不管对方的反应,索性径自跑出房间。

“老大,老大……那你可得早点回来……”身后,经理的声音追着老大传出好远。无奈,此刻老大的心早就不在这里,在胡乱答应了一声后,冲出门口的他一屁股跨上自行车,飞快地朝家的方向冲去。

老大没直接回家,半路拐到了菜市场,想起家里一会要回来的弟弟妹妹,老大一头扎进市场里,罕见的大方起来。

很快,当老大两手拎着青菜、水果、鱼、肉,抓着活鸡,狼狈不堪地再次走出市场时,迎面一个操着南方口音的小个子忽然窜到眼前一把将他拦下来。

“先生,跟你商量个事,我家是安徽的,钱包让人偷了,回不去家了,我可不可以拿我的手机跟您换一点回家的钱啊?”小个子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向老大哀求道。

“安徽?”老大没来由地想起了梅好,迟疑着停下脚步。

“恩,是啊,我老家那边还有点生意,要是不赶紧回去,就亏死了。这手机原价四千多,我回老家,火车票要五百多,再加上路上吃点东西,你给我六百块钱就好!”小个子胡乱点了点头,拿着手机硬往老大手里塞。

“那你不太亏了嘛?”老大摩挲着手中的手机,犹豫了一下,将电话还了个对方。

“要不这样吧,大哥,你是好人,这手机里的卡我给你留下,你把钱借我,等我到家了,把钱给你,你再把手机寄还给我。”小个子眼睛一转,转而建议道。

“卡里有钱吗?”老大看了看再次被塞进手里的手机,流露出一丝犹豫。

“有,当然有。”小个子连忙点头。

“那行,我给你多加一百,省得你说我占你便宜。”老大点了点头,掏出钱递给对方。

接到钱,小个子风也似的刮走了。真是困了就有人给送枕头,自己的手机刚坏,就有人便宜卖给自己一个。目送着对方离开,老大摩挲着手中的手机,嘿嘿笑着朝家的方向走去。

“每人一份,东西我都买齐了!”老大刚走到家门口,梅好立刻迎着走过来,匆忙接过老大手中的东西。

“好,到时候我把钱给你。”老大乐滋滋地点了点头。

“师傅,你弟弟妹妹们要回来了,要不……要不到时我跟乐乐就在洗浴中心待两天吧。”身后,梅好犹豫了一下,开口建议道。

“也行!不过,乐乐就别去了,他在这好解释!”老大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道。

在梅好的帮助下,两人利落地准备好饭菜,很快,在院外,听到老大招呼的徒弟小宝,已经开着面包车等候在外面。

在小宝的催促下,老大很快一身正装走了出来,看到老大西装革履的样子,小宝立刻调侃道:“师傅,咋整得这么正式啊,是不是我也该回家换身行头。”

“滚犊子,别起腻!快上车吧,别起大早,赶晚集!”老大笑着打了小宝一下,一头钻进车内。

当两人驱车来到机场门口时,这里已经聚集了比平日多得多的人,几个学生家长站在出口,高举写着“接傅吉平老师”的牌子,四下晃动着。一群打扮入时的年轻人,则在一个领头的指挥调度下,排着欢迎的队形,高举着写着“傅吉星粉丝团”卡通纸牌不断上下摇晃着,并不时引来几名记者频频按下相机快门。

而在最靠近出口处,数名黑衣大汉则将这里把得死死的,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将所有人拒之在外,就连拼命挤进去的老大,都被对方一把推开。

被人推开,并没有让老大不高兴,相反,当看到自己弟妹的名头被人高高举过头顶的时候,他如同小孩子一样,兴奋地对徒弟炫耀:“小宝,你看,你看,这几个人是来接我老妹儿的!这是接老四的,这家伙……老四现在都有粉丝团咧!小宝,你去你去,把这个整个的欢迎场面给我拍下来,我得存起来。”

小宝被这场面唬得愣眉愣眼的,听到师傅的催促,慌忙拿出电话,四下按动着。

老二第一个从飞机上走下来,可放眼看去,却不见辛雯,只看到生意伙伴杨总带着自己的保镖迎了上来,老大略带不满地点了点头,迎着众人走了过去。

在他身后,老三刚一出现,就被一群地方官员围在一起,急忙上前握手寒喧,两拨人分别交谈着、寒喧着,扎堆的人群团团将两人遮住。

跟随着老三两人出现的是老四和老五,小宝眼尖,看到走出来的老四,立刻拉着老大激动地大喊:“师傅,出来了,有人出来了……你看,那是老四不?”

老大一眼望过去,当看到老四和小五后,立刻激动地挥手大喊,可是,还没等老四和小五看过来,他们就被各自的欢迎团和粉丝一下子包围起来。

身边,小宝一边慌忙用手机抢拍着这这热闹的场景,一边催促老大走过去,可是老大却屹然不动,眼前这个场面,让他不由的陶醉起来,曾几何时,他一直在脑海中幻想着这一切,可现在,这一切却真实的发生在眼前。

人群簇拥着四个人离开候机楼出现,老大和小宝则努力钻营着向前凑去,就在弟妹几人即将钻进车里的时候,老大终于按捺不住大喊起来:“老二,老三,老四,老五……”

人群骤然一静,众人纷纷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老二、老三、老四和小五一下子都看到了大哥,他们原地一怔,同时向老大跑了过来。

“大哥!”几人呼啦一下将老大围住,寂静的人群顿时发出一阵低沉的嗡嗡声。

“行啊,都回来了,好,走,都上车,上车,咱回家去,饭都准备妥了,全是你们最爱吃的,都是你们在北京吃不着的……”抱着弟弟妹妹,老大唏嘘了一阵,忽然高兴地说道。

“大哥,我得先过去了……”

“大哥,顺城来了一位副市长接我,您看……”

“大哥,咋办呢?那些学生家长都在那边等着呢……”

“大哥,我得跟那帮哥们打个招呼啊……”

听到老大的建议,弟妹几人却接连露出迟疑的表情。

老大笑呵呵地点了点头:“没事,去吧,去吧,完事了都回家啊!”

见老大同意,众人歉意地一笑,被簇拥着坐上车离开,转瞬间,原本拥挤不堪的大厅忽然变得空旷起来。

老大美滋滋地看着那些豪华轿车在自己面前鱼贯而过,心里只觉得一下子敞亮起来,没什么比能看到自己寄托了如此多希望的弟弟妹妹出人头地更让老大高兴的了,此刻的他,只觉得以前付出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得到了报偿。

“您就是我们董事长的大哥吧?”就在老大准备离开的时候,辛雯忽然气喘吁吁地走上来招呼道。

“啊,是啊。”对方贸然一问,弄得老大也是一愣。

“我是吉安集团的行政总监,我叫辛雯。本来早想联络您,可是电话不小心丢了,实在抱歉,幸好您自己来了。”辛雯略带歉意地说道。

“谢谢你,总监,我们老傅家这帮儿女的事儿,竟然给您添这么多麻烦。”老大说着主动伸出双手去握辛雯的手。

“您别客气,我的工作就是替董事长操心,甭管公司里头的事还是公司外头的事,事无巨细,我都得管。董事长回来扫墓,只差一件事我管不了,那就是需要您来带路。”辛雯慌忙摆手道。

“那妥了,就我妈我爸那地方,我闭着眼睛都……”老大话还没说完,就被辛雯打断。

“那明天上午咱们就在顺城宾馆大堂集合,大家一起走。”辛雯说完,礼貌地对老大点了点头,转身钻进车内,车子打了个弯,很快便消失不见。

“这个总监,怎么对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呢,睡眠那么不好,让我摁得人事不省的,说忘就忘了……”目送着对方离开,老大自言自语着坐上小宝的面包车,最后离开了机场。

其他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老大的幸福》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高岩)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老大的幸福》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