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风月锦囊》风月锦囊小说 免费试读 风月锦囊㚻
《风月锦囊》风月锦囊小说 免费试读 风月锦囊㚻

风月锦囊 水合 著

齐梦麟,罗疏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08 09:38:27
《风月锦囊》为水合笔下,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试看:河边洗衣服的寡妇猛听见身后有人高喊“不好”,登时吓了一跳,抬起头就发现河中有艘小船已经靠近了自己。她慌忙抱起木盆往后退,这时就见船舱中嗖嗖窜出两个男人,竟从甲板上一步跨到岸边,伸手去拽那个妇人。罗疏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河边洗衣服的寡妇猛听见身后有人高喊“不好”,登时吓了一跳,抬起头就发现河中有艘小船已经靠近了自己。她慌忙抱起木盆往后退,这时就见船舱中嗖嗖窜出两个男人,竟从甲板上一步跨到岸边,伸手去拽那个妇人。

罗疏立刻快步冲进那三人之间,用身子挡住那两个男人,使力将寡妇往岸上推,边推边喊道:“快去报官!”

她光顾着救人,不料穿着套靴的脚这时冷不防踩着了湿滑的青苔,她顿时脚下一崴跌在台阶上,整个人差点栽进河里。下一刻就听那船上有人喊道:“这人也是个女的,就抓她!快点抓人上船,再迟官差就来了!”

罗疏心中一惊,目光下意识地望向自己刺痛的脚踝,这才发现脚上的套靴已经在摔倒时脱落,露出了靴中青色的弓鞋。

原本要抓那寡妇的两个男人被突然出现的罗疏搅了局,眼见猎物已经跌跌撞撞哭喊着跑上了岸,当下也只得退而求其次,抓了罗疏狠命地往船上拖。

此刻罗疏已经确定这帮人是专抢妇人的恶棍,一边挣扎一边呼救,无奈双拳难敌四手,最终还是被那两个男人拖进了船舱。

“快走!”当罗疏跌进黑暗的船舱里时,便听见耳旁有人催促艄公,“往湖上去,这女人难搞,去湖上再弄她!”

罗疏这时被迫仰卧在船舱底部,被人踩着心口动弹不得,再要呼救时,脖子上便也落了一只脚,于是她的双手只能用力掰着那只越踩越狠的硬底鞋,藉此勉强地呼吸。一时之间,她的脑中闪过无数求生的念头,却在面对眼前这帮作恶多端的谋财恶棍时,找不到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

他们不会要她的命,因为他们将会把她带到某个地方,塞给一个光棍做妻子;他们也不会接受她的收买,因为这一行里自有行规,放了她就等于砸了一辈子的饭碗。

船头哗哗的破水声一直在她耳边响个不停,可知船在水上行得飞快。

再想不出办法逃生,就真的来不及了……

思绪纷乱中也不知过了多久,艄公开始减缓了船速。黑暗中的恶棍们像是松了口气似的,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笑来。罗疏依旧被人踩得动弹不得,这时突然感觉到有人开始动手脱她的鞋子,甚至捏了捏她的脚调笑道:“这么好的一双脚,至少应该再问那邵光棍多要两钱银子……”

“你们说这女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打扮?穿得跟官差似的?”

“管她什么来头,反正是个女人,咱们收了邵光棍的银子,今天就得弄个女人去跟他拜堂。”

罗疏顿时警觉起来,再一次拼命挣扎,哪怕窒息也要从这几个恶棍的手里挣脱。过去在鸣珂坊的时候,她很早就听说过这帮流氓的手段——这些人开始脱她的鞋,就是为了使她无法逃跑,为了逼迫被害的妇人就范,他们通常都会把妇人的衣服剥光,用被子裹着将人送去拜堂。

与其如此,还不如死了!

这一念在罗疏脑海中一闪而过,瞬间使她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气,竟奇迹般地挣脱了正在剥她衣服的几个男人。就是这片刻的间隙让她抓住了机会,脚步踉跄却又飞快地跑上船头,毫不犹豫地往水中一跳。

她不会游泳,扎进水中就像一枚秤砣似的往下沉,然而既然是求死,这样的结果她求之不得……

此刻湖边另一头的画舫上,眼力极好的齐梦麟像只猫头鹰一样歪着脑袋,纳闷地看着身上仅着中衣的罗疏跳进水里,却是疑惑地喃喃自语道:“这女人在搞什么?推演案情吗?”

齐小衙内怎么会出现在湖上,这也得从一个时辰前离开清虚观说起。

当其时齐梦麟春兴萌动,忽然意识到自己自从来到临汾后,竟然还没有逛过青楼喝过花酒,顿时大为遗憾,于是飞快地找人打听到烟花之地的所在,便直奔临汾最有名的青楼——鸣珂坊而去。

他一进鸣珂坊,便以挥金如土的姿态赢得了老鸨的青睐,更兼皮相俊秀,引得鸣珂坊的花魁“牡丹”青眼相看,于是出了扬州来到临汾的齐小衙内,照旧在温柔乡里平步青云,直接登上了牡丹的画舫,一路逍遥地游到湖上。

他在牡丹魅惑邀宠的眼神中春风得意,懒懒斜靠在画舫凭栏上,手中拈着小酒杯,耳边荡漾着丝弹肉唱的小艳曲,深深感到这***才叫人生!

什么破案,还不带他玩儿,就让那帮穷酸自己操心去吧!

这时牡丹见自己的恩客有些走神,便从酒桌中央的大攒盒里取出一张薄如白绢的面饼,用筷子将攒盒中细切成丝的各类肉菜各拈少许,纤纤十指细细地一卷,塞进齐梦麟口中,故意撒着娇道:“想来咱们鸣珂坊里的姑娘,齐公子您是看不上的,您从扬州来,什么样的花没见过?又哪会稀罕我这朵牡丹?”

“哎,谁说的?”齐梦麟笑嘻嘻地搂过牡丹,放肆地亲了一口她的脸颊,一本正经地恭维道,“牡丹姑娘这样的美貌,就是搁到扬州也是数一数二的!老实说,我还挺烦扬州的那些粉头,但凡稍微出点名的,必定要住在深巷里,你自个儿去找准得迷路,还得花钱让人领着去,纯粹是为了沽名钓誉。等到进了她的门吧,可好,还得坐上一两个时辰等她上妆,好似她还没起床似的,真是千般矫饰、万般做作。最后姑娘终于打扮好出来了,结果睁大眼一看,哎唷,原来那长相,还比不上咱们牡丹姑娘的一个脚趾头呢,嘿嘿嘿……”

牡丹听了齐梦麟这一番不着调的打趣,忍不住噗嗤一笑,心里着实喜欢这个淘气的郎君,便难得地令小婢取来自己的琵琶,对他笑道:“承蒙齐公子这般厚爱,可儿便也献丑弹上一曲琵琶,公子您听了不要见笑才好。”

齐梦麟听了她的话,却是好奇地问道:“咦,原来你不叫牡丹?”

“牡丹只是个诨号,哪有真取这个做名字的?人家小名叫可儿,姓元。”牡丹笑得半张脸藏在琵琶后面,又娇声道,“咱们鸣珂坊里原有六样宝,人称牡丹、金莲、白玉杯;锦囊、扇坠、小棉袄。可儿我不才,占了这第一的虚位。”

齐梦麟一听这“六宝”之名,顿时色迷迷地眯起眼来,哪儿还有心听琵琶,忙追着牡丹问道:“你因为是花魁,所以得了‘牡丹’这个诨名,那么其他五样宝又是什么由来?你快给我说说。”

牡丹便笑道:“那‘金莲’姓潘名巧,得了这个诨号自然是因为脚小,何况她还姓潘。‘白玉杯’名叫林媚兰,人长得肤白体丰,又能千杯不醉。扇坠你见过,就是刚刚在鸣珂坊时给你递茶的刘君怜,因为个子小巧才得名。小棉袄叫做田冬冬,其他倒没什么,就是人贴心,像个爱说话的菩萨,极讨客人喜欢。”

这一番话听得齐梦麟心神往之,一边听她说,一边掰着手指数,心想这下可得好好花上几天,一个个见了才好,正在盘算间,却忽然发现牡丹不再往下说,不由问道:“你是不是漏了一个?不是还有一个锦囊么?怎么不说了?”

“哦,那一个啊,说了也是白说。”牡丹撇撇嘴笑道,见齐梦麟疑惑,便向他解释,“锦囊名叫罗疏香,如今已经从了良,不在鸣珂坊里了。”

“哦,”齐梦麟顿时觉得有些遗憾,忍不住追问道,“那她为什么叫锦囊呢?”

“因为人聪明呗。关起门来和客人们说话,没多久客人都对她死心塌地的,据说是因为善解人意,无论何人忧闷哀怒,她都能以温言感发人心,洗涤尘臆,”牡丹说罢却又蹙眉道,“不过姑娘们都不喜欢她,觉得她性子古怪,没几个和她玩得好的。”

“哎,真是可惜啊,来迟一步,错过一位佳人……”齐梦麟斜靠在画舫凭栏上,托着腮感慨着。这时他无所事事地望着湖面,便看见远远的一艘小船上,穿着白色中衣的罗疏像只白鹭一般,眨眼间闪现在甲板上,又飞快地往湖中一跳。他乍见此景,不由纳闷地自语道:“这女人在搞什么?推演案情吗?”

直到船舱中追出几个魁梧的男人,艄公又拿着竹梢往水里戳时,他才被这几个凶神恶煞的人吓得心惊肉跳起来。

“喂,你快过来看看,那边船上是怎么回事?”齐梦麟此刻尚有些迟疑,便扬声招呼牡丹来看。

牡丹只是随意地瞥了一眼,便笑道:“亏齐公子您还是从南边水乡过来的,连这事都不知道?那是抢亲船,专门抢妇人买卖的,一抢到手就会先剥衣凌辱,名曰‘灭耻’,被辱的妇人难免心灰意冷,从此任人摆布,等被卖到夫家生米做成熟饭,哪怕你是良家出身,也由不得你回头了。这帮人敲骨吸髓、无缝不栖,因此也有个诨号,叫做‘白蚂蚁’。”

她一说“白蚂蚁”三个字,齐梦麟顿时就明白了——他常年在花街柳巷里厮混,当然也在酒桌上听说过“白蚂蚁”的恶行,只是从没亲眼见过这类流氓,今天第一次撞见,哪里能辨认得出?

“大事不好!”瞬间齐梦麟脸色遽变,指着画舫上的船公迭声叫道,“快去救人!”

这本《风月锦囊》有看点,但主角(齐梦麟,罗疏)起步过快,文笔太干,几个女主本来是亮点但可能是怕被起点和谐大神关照,写的比较简略。另外部分章节转换视角太快,不知道是不是作者(水合)的个人习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