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之娇后非庶出》重生嫁给庶出女主什么棠 大叔受 重生之娇后非庶出妖孽受
《重生之娇后非庶出》重生嫁给庶出女主什么棠 大叔受 重生之娇后非庶出妖孽受

重生之娇后非庶出 秀秀 著

祁倾寒,沈易 互联网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06 08:48:31
《重生之娇后非庶出》作者:秀秀,穿越类型新篇,主角:祁倾寒,沈易,本新书小说剧情回顾:最近这几日她一直在府中美名其曰的养伤,倒是也不曾出去过,既然南宫钰都说了这件事情他会处理,那祁倾寒自然也就是乐的不去管。“小姐,安王殿下来了。”挽琴上前轻声开口。祁倾寒缓缓的睁开了双眸,不经意的回眸,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最近这几日她一直在府中美名其曰的养伤,倒是也不曾出去过,既然南宫钰都说了这件事情他会处理,那祁倾寒自然也就是乐的不去管。

“小姐,安王殿下来了。”挽琴上前轻声开口。

祁倾寒缓缓的睁开了双眸,不经意的回眸,就看见了那人抬步迈进自己的房中,看上去也很是悠闲。

“今日怎么有空儿?”她轻笑,却也并未起身,就这样懒洋洋的问道。

南宫钰也不计较,挥挥手让挽琴下去,自己丝毫不见外的坐下为自己斟了杯茶。

“楚修文之前留下的那几句话,可是让南宫晟起了不少的心思。”他笑着开口,眉眼也没有了最初的那种张扬,却是温和了些。

“哦?”祁倾寒闻言倒是来了兴趣,“发生了何事?”

“明日你就知晓了。”南宫钰故作高深莫测。

祁倾寒失笑,却是暗自留了个心思,明日就是侯府老夫人的生辰,想来齐王是想要在这样的场合上面动动手脚。

她固然是恨南宫信,想要亲手搬到他,只是有人此时自愿替她动手,她自然也是愿意坐山观虎斗,做那个背后的渔翁的。

“今日天气不错,要不要出去走走?”南宫信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她的心思,也不点破,只是轻声的开口。

“去哪里?”祁倾寒兴致缺缺。

“点香楼。”南宫钰的语气有些神秘。

点香楼?且不说那是青楼,他才不会平白无故的让自己去那种地方,更不会用这样的语气。

那想来就是从暗街的角度去看了。

祁倾寒皱眉,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倒是也不曾想出来个所以然,她本是对暗街算不得熟悉,不过是前世看着南宫信从中周旋做了些交易,便是了解些。

“与其思考,倒是不如晚上随我出去,一看便知。”南宫钰勾出,挑眉看向她。

“好。”祁倾寒应下。

“一会儿我还有些事,你若是觉得闷,不妨出门逛逛。”南宫钰告知了她消息,也就不多停留了。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祁倾寒挑挑眉,最近的南宫钰异常的忙碌,比起初遇见他的时候,可是相差甚远。

也不知这究竟是好是坏。

不过这在家中呆的久了,也确实是有些闷。

祁倾寒心中琢磨了一会儿,知会挽琴一声,自己收拾了下出门。

街上一如既往的热络,听着这轩轩嚷嚷的叫卖声,她倒是兴致颇高,一边想着总是南宫钰送自己物件儿,她还不曾有过什么回礼,倒是令她动了些心思。

可他堂堂一个王爷,又是备受宠爱,怎样的物件儿不曾见过?金银珠宝人家早就见惯了,他的喜好她亦是不清楚,总是不能上花水巷挑选几个模样好看的姑娘送过去吧?

她皱眉思索片刻,仔细琢磨。

南宫钰身上的物品向来简单,玉佩等物件儿想来他也不会觉得别致,倒是总是有一柄折扇不离身。

折扇?

祁倾寒心中一动,双眸闪亮,有了目的。

要说这帝京到底是天子脚下,中心那边叫卖的小贩不计其数,祁倾寒仔细寻找,还真就寻到了一个书生的小摊,上面有些空白的扇面,亦是有些已经勾勒上了山水画的样式,倒是也看的过去。

“这柄怎么卖?”祁倾寒垂眸看了半晌,选中了一张极其空白的扇面。

这上面多数是些就不值钱的,倒是少数的几个用着上好的绸布做成,看上去不像是寻常的物件儿,倒是雅致的很。

其实依他们太傅府的势力,寻个上好的扇面自是简单,但是那样的礼物祁倾寒约莫南宫钰也收到过不少,不如自己去亲手画一副。

却不料这刚出声问道,就听见耳边有一个声音同时响起,一双手竟是与她一同抓上了那扇面。

“……”

两人同时抬眸,眼中亦是同时闪过诧异。

“原来是祁姑娘。”沈易率先反映过来,轻声开口,收回了自己的手。

这倒是巧,随便出来逛逛也能遇见个王爷,祁倾寒心中暗道,一面冲着他点头,“臣女见过易王殿下。”

“姑娘免礼。”沈易开口。

那书生看上去到也是个精明人,见两人穿着华贵不凡,早就欣喜的开口。

“两位好眼光,这可是上好的苑绸,用来做扇面是最好不过的了,就是在京中都罕见呢。”

祁倾寒随意点点头,看了沈易一眼,“既然是殿下先看中的,那殿下拿去就是了。”

“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姑娘若是喜欢,我换一面就是。”沈易摇摇头,转眼看向了别的。

祁倾寒见状也并未推辞,付了钱想要离开,却撇到依旧在精心挑选的沈易,几日不见,他似乎更加的瘦了些,这一身衣衫都显得空荡荡的。

可看他面上也不像是重病的模样,只是脸色苍白。

蓦地又听见他时不时的轻咳几声,似是身子极其的不舒服,心中有些奇怪,这位易王传言中可不是这般弱不禁风,怎的就偏生这样的一副模样?

看着他有些专注的挑选的模样,她的眼中犹豫一下,到底还是开口。

“殿下可是伤未好?臣女略懂些医术,若是殿下……”她本是出于好意,却是见到沈易尚未等到她的话说完就摆手,随后似是觉得自己有些着急了,连忙随意遮掩了下。

“不过是些旧伤发作,不碍事,姑娘好意,本王心领了。”

祁倾寒皱眉,越看他越是觉得不对劲儿,这伤哪里有越来越重的道理?他这副模样着实是说不上好。

不过她到底不是多事的人,方才也不过是念着他让给自己扇子,随口一提,既然人拒绝了,她也不好在多此一举纠缠着,只是点点头,“那就好,臣女告退。”

拿着这扇面在街上逛了一圈,也不曾见到什么有趣的玩意儿,倒是有些累了,寻了个茶楼坐下,想着歇息一会儿还可以去映月楼,要上盘莲花酥回来。

娘亲最是喜欢哪里的口味儿,倒是那家的主人前段时间除夕回老家,到了如今才归来重新开张。

想着想着,蓦地听闻了身后传来隐约的哭声。

“这位爷,行行好把我家的翠儿放了吧,她还只是个孩子啊!”祁倾寒细听之下,竟是一妇人的声音,有些凄惨。

“去去,一边儿去,爷能看上她是你家的福气,识相的拿着钱赶紧滚蛋!”有人骂骂咧咧的开口,语气不善。

放下手中的茶壶,祁倾寒回眸,就见一边的一桌人正在哪里围观,一位妇人正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一身布衣倒是干净,只是上面有着几个补丁,大抵是些贫苦人家。

至于那一桌人看上去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衣着倒是光鲜亮丽,不过看那料子,不像是谁家的公子,说话之中的匪气,倒是像个不讲理的强盗。

“小二,这是怎么回事?”她皱了皱眉,看向一边前来添茶的小二。

那小二眉眼有些纠结,叹息了一声。

“姑娘有所不知,那大娘的闺女在我这茶楼做盘账,前几日被这几位爷看中了强抢回去做了妾,这位大娘只有这一个闺女,可不就一直求吗,只可惜……唉。”

小二似是有些无奈,望向那夫人的眼中有些怜惜,却到底还是摇了摇头转身去忙自己的了。

不是他不想帮忙,他们不过是些个平民百姓,哪里管的了这种事情。

看着那些人张扬跋扈的模样,祁倾寒觉得甚是碍眼,抬手将自己手中的茶杯向后扔去,准确的落在了那正要伸手去打那妇人的手上。

那人被滚烫的茶水一浇,蓦地惨叫一声,起身怒骂,“谁扔的,站出来!”

祁倾寒不动声色,取过一只新的杯子继续品茶。

“那个敢做不敢当的烫老子,站出来饶你不死!”那人还在骂骂咧咧,一边的人亦是不断的将自己桌子上面的杯子摔碎,颇有气势的瞪着这周围的各位。

周围的人见了这架势纷纷不敢出声,生怕惹祸上身,偏生的此时门前进来一人,一身浅色的素衣,身形消瘦,看上去白白净净的就像个文弱书生。

“小二,来壶茶。”沈易也不曾注意这究竟是发生了何事,只是自顾自的寻了张空桌子坐下。

见到有人这般无视自己,那几人心中恼怒,也不管此事本就与他无关,大声的开口。

“刚刚那个书生,说你呢,过来!”他有些不耐烦的开口。

沈易不动声色,似是不曾听见。

那小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时间不知自己该不该上茶。

祁倾寒钩唇,到底还是个王爷,看上去也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正逢她无聊,也是乐的看戏。

无奈那些人着实是太吵,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让人一点的好心情都没了,心烦的紧。

见那人骂骂咧咧的要过来,祁倾寒又是一杯热茶扔了过去,这次却不是在手上,而是那人的脸上。

“哎呦!”那人捂着脸大叫,弯着腰似是很不好受的模样,周围的人见状赶快上前,“大哥,您没事吧?”

“哪来的多管闲事的?”他叽叽喳喳的冲着祁倾寒叫道。

沈易的座位就在祁倾寒的旁边,众人都在注意沈易,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的动作。

“小娘们,说你呢,转过来。”那人一边捂着眼睛一边大声开口,作势要身手去抓,却不料尚未近身,就又是一壶茶直接浇在了他的手上,烫的他哇哇叫。

周围一边不敢吱声的众人也觉的好笑,一边憋笑一边不让他们注意到自己。

“吵。”祁倾寒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一边的沈易抬抬眼皮,似是有些诧异。

祁倾寒抬眼,却见是沈易动了。

不过是两三招功夫,那群人就被人他给揍趴下了,沈易却还是平静的做回自己的座位,冲着祁倾寒点头示意,随后继续唤小二上茶。

秀秀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穿越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秀秀自传意味的《重生之娇后非庶出》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