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大明有闲王》主角叫王闲的明朝小说 调教 大明有闲王801
《大明有闲王》主角叫王闲的明朝小说 调教 大明有闲王801

大明有闲王 桃木下 著

朱由检,天启帝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05 09:07:50
传奇人物叫朱由检,天启帝的新篇是《大明有闲王》,它是作者桃木下新写的一本历史故事,小说剧情回顾:大明施行两京制,有应天和北京两个都城。这个两京制并不是与生俱来,而是明成祖朱棣靖难成功后遗留的问题。在大明都城北京的王府街,有一群建筑物密布的府邸,这里被时下的人们称作十王府,也有人叫信王府。十王府本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大明施行两京制,有应天和北京两个都城。这个两京制并不是与生俱来,而是明成祖朱棣靖难成功后遗留的问题。

在大明都城北京的王府街,有一群建筑物密布的府邸,这里被时下的人们称作十王府,也有人叫信王府。十王府本来是还未成年的王爷的集体宿舍,但是现在这片规模庞大的王府群中只住一个王爷,就是将来那位会刚猛殉国的崇祯帝朱由检。

崇祯是年号,朱由检现在还不是皇帝,而是信王。他现在在朝野上还只是一个小透明,只是一个唇红齿白,颇为清秀的少年,一个未及弱冠还十分低调的小王爷。

在信王府的书房中,这个现年只有十七岁的少年王爷正在作画。同朱由崧相比,他的书房规格虽然大气,但是却略显寒酸。书房中没有什么名人字画,只有几句自己写的警世格言。

这少年作画用的笔也是十分奇特,并不是常人用的毛笔,而是一支炭笔。现在正值昼长夜短的季节,虽是午后,但是离天黑还有着一段时间,可是书案上此刻却点着一只蜡烛。书案上平铺的宣纸上画的不是梅兰菊竹,也不是什么清丽典雅的仕女图,而是一幅大明简化版的疆域图。

信王朱由检紧紧盯着桌上那幅地图,似乎想要瞅出一朵花来。审视良久,他叹了一口气,从桌上木匣中摸出一根手指长的纸筒,在蜡烛上引燃后美美地吸了一口,烟雾从肺中转了一圈后从口中吐出来,朱由检身边顿时烟雾缭绕。

朱由检半眯着眼,透过烟雾双目紧紧盯着桌上的那副画,右手拿过炭笔在地图上添了几笔,现在再看那地图,形状就像是一只引颈高歌的雄鸡。若是朱由崧在此处的话,说不定会惊讶地叫出声来,然后双手拉住朱由检的手激动地宣称找到了组织……

不因为别的,如果朱由崧在这儿,他就会发现宣纸上那幅地图会跟自己的前世看了一万遍的中国疆域图如出一辙。

朱由检舔了舔嘴唇,又在空白处添了几条虚线,此时又审视一番桌上的地图,才心满意足地放下了炭笔。

朱由检把身子靠在了椅子上脑子转的飞快,此时悬挂在门口的铜铃响了一声,朱由检闭目说道:“进来。”

一个侍卫走了进来,对朱由崧施了一礼说道:“王爷,宫里来消息了。”

朱由检藏在袖中的双手忽地紧握成拳,屏住一口气道:“说!”

“陛下传令王爷入宫,此时传令的宦官正在路上。”

“这一天,终于来了!”朱由检紧闭的双眼豁然睁开面无波澜道:“知道了,下去吧。”

那侍卫躬身就要退出去,朱由检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把他叫住,脸上有些无奈的问道:““那人怎么样了,还是那般倔强?”

侍卫躬身回道:“回王爷,那位大人整日窝在咱们城外的小院子里闭门不出,每日陷在书堆里,这都已经整整两年了。咱们现在虽然不像两年前需要整日派人盯着怕他,但是现在这个‘三要老人’除了要吃要喝要书之外,顶多抓个看守他的侍卫拖去跟他下棋。”

朱由检好奇道:“找你们下棋?”

那侍卫委屈道:“是啊,我们这些大老粗哪里下得过那位大人,每次那位大人都是边下边骂,我们也不敢对他无礼,有时候真的恨不得给他两个大耳刮子。”

这情景要是让外人看见,估计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一个侍卫敢跟王爷如此口无遮拦的说话,真是成何体统!

朱由检却对此不以为意,叹了口气说道:“倔得就跟一头驴似的,我现在都不知道当初救他这个决定到底是对是错了。”

“这两年来不说咱们好吃好喝的供养他的花费,就是买那些书都花了不少银子了,这种吃干饭的,咱们不是早就不养了么?”那侍卫忽地面色一正,把手往脖子上一比划,低声道:“王爷,要不我派人把他给恩——”

“滚滚滚!敢跟你王爷开玩笑了!”

那侍卫哈哈一笑,就退了出去。王爷的钱可不是那么好花的,三年前他就知道了,而且他同样知道,王爷的钱不会白花的,因为王爷的钱从来就没有白花过!

朱由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把桌上的地图在蜡烛上点燃后放到了火盆里,屋中顿时变得浓烟滚滚。

打开窗户放烟,朱由检长舒一口气双眼通红地望向皇宫的方向自言自语道:“这一天终于到了……”

果然,朱由崧刚刚收拾好,宫里传旨的太监就到了信王府。

……

等到朱由检进宫见到自己的哥哥朱由校时,此时这个杰出的建筑家、伟大的木匠、优秀的手工艺人天启帝,已经在兵部尚书霍维华和宦官头子文盲魏忠贤,联手供奉的仙药下成功的病入膏肓,卧床不起了。

天启帝此时躺在床上咳嗽个不停,朱由检按照记忆中演练了无数次的情景走了过去,好让天启帝能够抓住他的手,说出留名史册那句话:“来,吾弟当为尧舜。”

可惜的是,天启帝并没有抓住他的手,他看到十七岁的朱由检这个弟弟竟然落下泪来:“德约(朱由检的字),你可是来看我最后一面的。”

朱由检不由愣了,自己这个病入膏肓的哥哥竟然没有按剧本走!

身为一国之君的朱由校,今年也只有二十二岁。此时他身体浮肿,脸色苍白,已经多日没有进食了,大明万里江山压在了这个年轻的肩膀上面,现在又要让他直面自己的死亡……

终究血浓于水,朱由检想到眼前这个人不久后就要魂归天际,心中也不免有些酸楚,一把拉住了天启帝的手动情道:“陛下,我来看你了,陛下天命加身,洪福齐天,一定能好过来的。”

天启帝听到朱由检的话,心中燃起一丝希望直勾勾地盯着朱由检问道:“五弟,你可是找到了仙药吗?”

朱由检摇了摇头闭口不言。

天启帝看了片刻闭上眼喃喃道:“朕坐拥这万里江山,却找不到一个能人异士能够治好朕的病,真是可悲可叹……”

天启帝半月在西苑游湖时不慎被狂风吹落入水,虽然后来被人救了上来,但是受惊不小,身子也落下了病根。朱由检没学过医,但是猜测天启帝可能是落水受了风寒,染上了肺炎或者肺水肿。这时节的西方医学发展还在起步阶段,这时候的西医在临床治疗技术上还比不上中医,天启帝虽然贵为天子,但是医疗保障还不如后世的一个普通人。

朱由检努力地把脑中杂念去除:“什么中医西医,今后只有兼收并蓄的大明医术!”

有些时候事情一旦脱离正轨,想要再拐回来就有些难了。朱由检也没有想到天启帝竟然不按照套路出牌,见他现在陷入了深深地伤感之中,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把他给扳回来,好说出那句托国之咐。

这时候大殿里的屏风后面忽然走出来一人,正是当今皇后张氏,她走到天启帝的跟前,摸着天启帝的头发说道:“陛下,莫要伤怀了,当务之急是这大明江山呐。”

天启帝还了魂,盯着朱由检把手伸了出去……

朱由检连忙一把握住,天启帝说道:“来,吾弟当为尧舜。”

朱由检激动地差点就哭了出来,哪里会说什么“臣死罪。”的话语,天启帝见他眼中含着热泪,心中欣慰之余也不免有些伤感,又把另一只手伸了出去握住朱由检道:“吾弟莫要推辞,朕是真的不行了。”说着蓄了一口气正色道:“这朱家江山、大明社稷你一定要担起来!”

朱由检虽然在脑海中演练了无数回,但是真个遇到这种事情,也是进退两难。要是一口答应下来,会不会太唐突了些?若是推辞了,谁知道没按剧本走的天启帝会不会变卦?所以此刻朱由检虽然热泪盈眶,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根本没有表明自己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其实朱由检还是有想法的,这时候不说话就是代表默认了,可是显然这时候的人们还没有后世的那种默契。张皇后还以为朱由检想要推辞,哽咽道:“陛下病入膏肓,信王若是不答应,若是陛下真个龙归于天,天下没了共主,各地藩王相争,到时候道统何存?怕是天下百姓又要陷入战火,这大明江山到时候就又会是一番生灵涂炭……”

天启帝此时也是点了点头说道:“皇后说得有理,吾弟莫要推辞了。”

朱由检闻言不再犹豫,郑重地跪在地上一字一句地说道:“臣,定当护我大明江山万世永存!”

天启帝和张皇后得到了满意的答复,本想跟朱由检多叙一会儿,只是天启帝这时候身子实在是太虚弱了,还没有聊片刻,便又神色萎靡不振,他已经好多天没有正儿八经的吃过什么东西了,身子虚弱至极。

张皇后担忧得看了他一眼对朱由检说道:“信王,陛下累了。”

这就是委婉的逐客令了,朱由检叹了口气不再耽搁,恭恭敬敬地朝二人施了一礼后,便告辞出了皇宫……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历史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朱由检,天启帝)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桃木下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大明有闲王》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桃木下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变,选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