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宫门娇》宫门娇郦光最新章节 小说完结版 宫门娇腹黑攻
《宫门娇》宫门娇郦光最新章节 小说完结版 宫门娇腹黑攻

宫门娇 菠萝鸡翅 著

张氏,马佳氏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04 19:05:53
今天本编辑推送给各位小说迷们菠萝鸡翅原创新书《宫门娇》,主要角色是张氏,马佳氏,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到底儿女以后都是大事。马佳氏吃一堑长一智,特意去买了四包点心会娘家,回忆起来还一脸的心有余悸:“天底下竟有这样狠心的人,枉我平日瞎了眼睛,差点就害了有容。”马佳老太太叹气,也不知自己怎么就生出这么个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到底儿女以后都是大事。

马佳氏吃一堑长一智,特意去买了四包点心会娘家,回忆起来还一脸的心有余悸:“天底下竟有这样狠心的人,枉我平日瞎了眼睛,差点就害了有容。”

马佳老太太叹气,也不知自己怎么就生出这么个闺女来:“干啥要拦着女婿,就应该让他们爷俩去那张家打砸一顿,也好让她知道知道咱们满人的血性。”

人善被人欺!

老太太很怀疑丫头是抱养来的,念叨几百遍都有,就是不往心里去。

她就知道,这么个暴脾气。

马佳氏深悔又重复起这糟心事来,惹气生,只催促老太太‘打今儿起一定张罗着,穆隆额可不小了,要是有合适的有容也能相看相看’。

一看就没听到心里去!

咱们不惹事,可人家招惹到了头上都不知道还手,那不等着别人欺负呢?

还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谁成想的没出两三天,李管事家竟然大张旗鼓的抬着聘礼往西城提亲来了。

张氏鬓边一朵大红花,脸上仰着笑,实际心里也直打鼓。

不是她下作,可家里病人等着拿钱抓药,张氏急瞪眼也没别的好法子,只能扯了赫舍里家大格格的旗子去李家换一份谢媒礼。

恭敬称呼打头进来为李太太。

身量高挑,浓长眉毛圆月脸,穿着酱紫色的杭绸褙子,发髻上还插着了两根金簪。一身富贵人家太太的打扮,眼神冷凝的打量着赫舍里家的小院,嘴角抿成一条线。

没个爷们在,马佳氏被唬的脸都白了,扯了张氏的袖子颤声问:“那天不都说明白这门亲事做不得,张嫂子你这是唱的哪一出戏?”

张氏哪里敢当着李家的人分辨,慌不择路扯了人往厢房劝:“我的太太,您怕是还不知道。李家的大姑娘已经是王爷的枕边人,且那李管事可是四福晋身边的大管事,哪里还愁以后的日子不风光?那家的小子不过有些愚钝,您家大格格嫁过去就啥都往手里一抓,再提携提携娘家也就一句话的事。”

枕边人?

看来之前说李管事家在府里当差的姑娘,已将成了通房,但那傻子可是打死过人的!

亲事必定是不能做的,可平白得罪这么大的人物,简直是祸从天降了!

马佳氏一口气堵在心口,差点没厥过去。

张氏打量着马佳氏没说话,还以为她是心动了。心头微喜,正想着再接再厉把这事做实喽,不意外叫里屋出来的有容听个正着。

这婆娘忒是恶毒,有容想起一辈子的苦楚就是在她身上开的头,恨的生吃了她的心都有,抄起门杈就冲了出去:“让你个满嘴喷粪的来骗人,这样好的亲事怎么不留在你自己家?”

张氏‘嗷’的一声惨叫,只觉得半个肩膀都被打的没了知觉。再顾不上拉着马佳氏游说,跳着高的往外跑,还不忘来嚷嚷:“打死人了,大格格怕是冲撞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凡我们家要是有姑娘,这亲事就不跟你们说了。”

事到如今还嘴硬。

有容牢牢的握着门杈追了出去:“呸,你是上辈子不积德才生了个痨病鬼儿子。我冲撞啥,家里明明白白拒了亲事,你个脏心烂肺的还领了人来。甭在这儿拿着什么王爷太子的吓唬人,我们旗下人家老一辈谁家不是从龙过来的?想抢亲,咱们只管往衙门理论去。”

年纪轻轻的姑娘,瞪着眼珠子要吃人。张氏大吃一惊,不住的往人群里躲闪。

李管事派来的人,脸上可就不好看了。说是位温柔娴静的姑娘做的一手好绣活,还识文断字,眼下这跟个夜叉似的,真进了门谁打谁还指不定呢!

早有相熟的人家去找赫舍里老爷,跟着门口看热闹的街坊,赶紧上来拦有容:“有话好好说,打伤了人可了不得。”

好好说了一辈子,最后还不是落了个不得好死?

怒火烧到了脑瓜门,有容扯着嗓子喊:“这恶妇欺负我们一家和软,头一回骗亲不成,这次竟直接把人带来。平白毁了我的名声,还搬出什么王爷威胁我们。按照她说的,左右亲事不答应,以后我们一家都没好日子过。我今儿就打死了她,再自己抹脖子去。”

街坊一看都要拼命了,更不敢放了她过去。

李家来人觉得四周落在身上的视线跟火烤着似的,何其冤枉,他们好好抬着聘礼,怎么到这儿竟成了抢亲的?

缩在边上的张氏,悔的肠子都青了。生恨自己让那五十两的谢媒礼迷了眼,更恨往日没看出来有容是个泼辣货,才吃了这么大亏。

一系列变故来的太快,马佳氏踉跄着追出来,瞧着满下都是人,脑袋都气的‘嗡……嗡……’响。上前一把抱住有容的手,哭着求:“快放下,你要闹出人命来,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有容见好就收,也就是气昏了头打人两下,压根也没想真玩了命的闹腾。不过话还是要说的,手里大棍子指着张氏:“她想毁了我的名声,骗了亲事去李家要钱。上一回就应该打死她,也省了今天的麻烦。”

张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知道钱是拿不到手了,可更不能开罪了李家,只好耍赖:“上回我来问的时候马佳太太就说‘过两天再提’,也没直说不行,我那是一时听差了。”

“听错了,你这话蒙谁呢?”有容大声冷笑。

街坊却像一下找打了安慰的点,都跟着和稀泥:“误会、都是误会,说开了就行。也没走三媒六聘的,解释清楚了就好,对不对?”

张氏明显被打怕了,眼见着有人劝住有容,慌不迭的躲开了想跟李太太解释。

李家是什么样的人家,说句不好听的,要不是儿子情况特殊,她怕是一辈子都不会跟这儿走动。

李太太连眼角的余光都懒得分给张氏,十分庆幸走了这一遭,方才知道张氏口中贤良的好姑娘是个什么模样。

泼妇一般,端的是好人才。

“仔细你的手!”李太太扯回被张氏牵住的衣角,瞟了一眼拼命三娘样的有容。

冷斥一声,心想说这姑娘好性子?

怕也是个眼瞎的。

书客难得没有宅臭味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要描述了一个废材人渣(张氏,马佳氏)和几个绿茶婊相爱相杀的故事。作者文笔不错,虽是系统文,但主角(张氏,马佳氏)并没有很依赖系统,而是渐渐有了自己的角度和主见。小说开头给我感觉有点《宫门娇》的味道,但是后面文风变化挺快的,几个绿茶婊刻画地也很有意思,期待后续。。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