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步步杀机之嫡女风华》嫡女 YAOI 步步杀机之嫡女风华同志
《步步杀机之嫡女风华》嫡女 YAOI 步步杀机之嫡女风华同志

步步杀机之嫡女风华 司徒千千 著

洛涯,唐英 互联网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03 20:28:43
《步步杀机之嫡女风华》由网络作家司徒千千所著,终于迎来了曲折绵长的大结局,洛涯,唐英这两位传奇人物会有怎样的伏笔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空前绝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沁雪见是如此传情之作,脸上微热。自己令他心动了?听了琴观了舞,不过是以色侍人。即使贵为天子难得如此用心,自己要的他终究是给不了。念头已定,然后对着唐英,道:“唐公公稍等片刻,待我回信与皇上。”“琼小主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沁雪见是如此传情之作,脸上微热。

自己令他心动了?听了琴观了舞,不过是以色侍人。即使贵为天子难得如此用心,自己要的他终究是给不了。

念头已定,然后对着唐英,道:“唐公公稍等片刻,待我回信与皇上。”

“琼小主请便,奴才等候便是。”

沁雪进了书房,取了春末淘制的蓝色鸢尾信笺,略微沉吟,便附上两行娟娟小楷。写罢叠好出来,又瞧见那海棠雪色的花朵儿,取下发上抿子,选了一枚火焰般的红叶别在信上,交给唐英,“有劳公公交给皇上。”

唐英从未见过如此精美的纸张,那红叶于上,更是前所未闻。不禁说道:“奴才这大半辈子还是第一回见着这么雅致的信笺,皇上和小主难得有此雅兴,也让奴才们开了眼了。”

沁雪知道众人误会了,脸上飞红,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紫上见此,赶紧递过赏银接过话来,“这天寒地冻,劳烦唐公公老远来一趟,这是我家小主拿给公公喝酒的。”

“谢小主,皇上还急等着奴才回话呢。奴才就此告退了。”

“送公公!”

果然,待唐英回到弘徳殿,远远的就瞧见皇上在门口张望,真是千年难遇的事儿。

“雪儿怎么说?”还没等唐英跨进殿门,洛涯就急急的问道。声音急促,唤的更是亲昵。唐英暗自一乐。

“禀皇帝,奴才瞧着琼小主对那白海棠甚是喜爱……”

“我就知道她会喜欢,还有呢?”不等唐英汇报完,洛涯就追问。

唐英赶紧把那红叶笺交给皇上。

洛涯小心的接过来,淡淡的蓝色信笺上着了那娇艳的红枫,散发着幽幽的香草气息,“古有鱼玄机的桃花笺,竟比不得雪儿这函札十分之一。”

“听清华宫的紫上姑姑说,这是琼小主春末从城墙的漫坡上费心采来的鸢尾花,亲自淘制的这蓝色信笺,就是那交趾国进贡的上好宣纸也没这个好啊,琼小主对皇上真是情深意切。”唐英看皇上终于眉开眼笑,赶紧跟着逢迎。

“雪儿怎么能与凡俗女子相比。”洛涯听得这话甚是心中妥帖,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

这时,唐英见皇上的笑意停在脸上慢慢散去,剑眉竟蹙了起来。

“枫醉已到清醒时,情淡人间叹无缘。”

她难道一点也没看出我的深情吗?你情淡于我,无缘于我。为何却在我的深宫之中,令我牵肠挂肚。

“皇上?”唐英悄悄的唤道。

“朕是不是很令人讨厌?”洛涯茫然的问道。

“皇上!”唐英赶紧跪下,道:“皇上乃九五之尊,身系江山社稷。这天下百姓都是皇上的子民,怎会轻贱皇上。皇上息怒,是奴才把事情办砸了……”

九五之尊,为何她却一再拒绝于我,难道她就不怕治罪吗?还是本来就知道我舍不得降罪于她。

“你下去吧,朕要一个人待会儿。”洛涯挥挥说让众人退去。

随后几日,唐英见皇上落落寡欢,既不召见群臣也不让人侍寝,自己关在弘德殿里不出来。皇上不悦,这合宫上下就惴惴不安。

唐英赶紧命人把英郡王请来出谋划策。

响午过后,唐英见洛涯盯着奏折发呆,趁机回道:“皇上,英郡王在城外畅春园备了好马美酒,邀皇上饮酒骑马踏春。”

“这数九刚过半,踏什么春啊?”洛涯在九龙争辉的软榻上懒懒的伸了个腰,说道。

唐英暗暗佩服英郡王对皇上的了解,赶紧说道:“英王爷怕皇上不赏脸,特嘱咐奴才带句话给皇上。”

“什么话?”和洛敏在一起可是难得的轻松,可是今天他没心思去,依然慵懒的问道。

“英王爷说——”唐英瞧了瞧洛涯还没有兴趣,便慢慢的吐出字来:“红叶经霜久,哪敢恋春潮……”

洛涯一听,略一沉思,不等左右伺候便跳下龙榻,“唐英,赶紧备马,畅春园!”

说完,穿上鞋就要往外冲。

只见弘德殿数十个宫人拿着皇帝的便服、抹额,披风等等物件追着龙飞阔步的洛涯伺候着。大家都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议论纷纷。

畅春园。

暖阳,浅浅春草,一匹枣红骏马,马上翩翩少年。

正是英郡王洛敏。

听到身后急促纷杂的马蹄声,洛敏嘴角微微抽动,美目含笑。

拉缰回马,对着已经疾驰到自己眼前的洛涯打趣道:“臣弟邀皇兄是骑马踏春,又不是狩猎骑射,皇兄未免骑得过急了些吧。”

只见洛涯紧紧拉住了马停了下来,初春的风还是有些寒意,没想洛涯的额头却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儿,喘着气说道:“洛敏相邀,皇兄怎会不来。”

“皇兄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洛敏继续取笑他。

“哈哈——”

“哈哈——”

两人心有灵犀,不觉开怀大笑。

洛敏恐皇兄染上风寒,两人遂悠悠的骑马前行,唐英等人远远的跟着。

“皇兄自幼聪慧过人,朝廷诸事烦如乱麻,皇兄英明神武,自能处理得当。怎么现在满脸的愁容?”

“这似乎确实比天下大事难办啊。敏弟是兄弟中最通风月之事,还须你指点一二。”一向果敢的洛涯此刻竟有些吞吐。

“后宫三千佳丽都只为帝王而生,只要皇兄一句话,凭她是谁,岂不感恩涕零,投怀送抱。”

这厢,洛涯本就不谙男女情愫,洛敏偏偏又不往沁雪身上引,真真是隔靴搔痒,急的不行,不禁微怒:“可见敏弟今日不是为皇兄解忧来了,却是取笑于朕。”

洛敏见他又急又怒比平日里威严冷峻的皇上可爱许多,赶紧赔笑着说道:“臣弟怎敢取笑于皇兄,只是真不解皇兄要宠幸个平常妃嫔犯什么愁。”

洛涯脸颊微红,轻声道:“雪儿自然和平常女子不同。”

“哦——”洛敏装作恍然大悟,“原来是那清华宫的琼宝林啊。”

洛涯有些不自然的点点头。

“怎么个不同法?”洛敏追问道。

“这……”洛涯一时语塞,他确实不知道怎么说。

“是不是想着她,夜不能寐,昼难自安,佳肴尝之无味,美酒饮之停杯,恨不得天下众鸟百灵都替你倾诉衷肠,世间春花秋月都为你陪衬佳人。可是皇兄自己却手不得动、嘴不能言、心中百感交集,却只能听凭她流水无情,怨其不知、不懂、不理、不爱……”

“敏弟怎么知道的如此真切,确如你所说,朕也不知这是怎么了,从未对一女子如此行状过。”洛涯此刻对洛敏可是佩服之至,不知道怎会比他更了解自己。

“不是臣弟有洞察之功,而是百年之前的曹子建就把皇兄的这种行状描述的入木三分了。”洛敏现在是稳操胜券,心中暗乐,看着皇兄一脸疑惑,竟“噗嗤”笑出声来,道:“皇兄可是犯了相思病了!”

洛敏一语中的,洛涯一时脸热,只剩下嘿嘿傻乐。

两人沉默片刻,洛涯又长吁短叹起来,道:“可惜雪儿对朕却不像朕对她这般情深啊。”

“怎么说?”

洛涯便把海棠红叶传书告于了洛敏。

听罢,洛敏朗声而笑,拱手道:“恭喜皇兄得一绝世佳人,皇兄和琼宝林此径真是千古雅事啊。我看琼宝林不是对皇上无情,却是情意切切呢。”

洛涯眼前一亮,已顾不得什么君臣之礼,遂问道:“还请敏弟赐教。”

洛敏点头将笑容抿于双唇间,娓娓道来:“依臣弟看,琼宝林却与其他女子不同,诗文歌舞无不精通,志趣高雅,气质卓然,必有平素女子难有的想法和性情。爱一个人,幸运女子,可以日夜相伴,巴山夜雨,举案齐眉,但更有不幸者,爱思难诉,劳燕相隔,相思成灰。琼宝林初入宫闱,便遭嫔妃嫉妒,惨遭排挤,迁居冷宫,若是平素女子可能由怨到恨,抑郁而终,而对于她而言,纵是对皇兄情意再深,面对皇兄众多妃嫔,腥风血雨,如臣弟所寄‘红叶经霜久,哪敢惹春潮’,必会效法汉成帝的班婕妤‘愿归骨于山足兮,依松柏之余休’。把对皇上的爱恋给予秋风明月,不想沾染俗世红尘,这方是琼宝林之心思,”

听着洛敏的解释,洛涯频频点头,更觉沁雪乃珍奇女子,原是自己辜负于她在前,忽然想起一事遂问道:“敏弟说的甚是有理,但是如此也可解释她对朕无意也不无可能啊。”

洛敏含笑点头,佩服皇上反应极快,继续说道:“如若琼宝林对皇兄无意,便不会守岁之日以珍藏美酒相待,不会一曲《玉堂春》只弹不唱,因为里面满满是相思之语,不会巴巴的用自制的鸢尾信札回应皇帝。因为如若无意,便不会把最好给皇兄,反而会搪塞敷衍,草草应付。依臣弟看,琼宝林如此情不自禁的行为恰是对皇兄情思太深太重,此种感情最是感人,却也是最伤怀的……”

说道此处,洛敏也感慨良多,想到那日宇文沁雪的笑笑移妍,步步生芳,竟也心生眷恋。

见皇兄沉默不语,便索性告之与他:“臣弟与唐英昨儿遇见在彤辉堂当值先前伺候过商美人的宫女菊香,才得知上次商美人不慎流产,她父女步步紧逼之时,恰是琼宝林书信一封给商美人,想来必是细细劝慰才解皇兄燃眉之急。琼宝林与商美人性情并非相投,不过是商美人想借之巩固后宫地位的臂膀,故宝林本不需相劝,况且商美人借此获取更高位份,对琼宝林也不是好事,想来必是与皇兄之所想,忧皇兄忧之所忧之故。”

说罢,洛敏知道皇兄必会有一番翻江倒海的情思涌动,便随皇兄自由神思,不再打扰,两人任由马儿悠然向前,赏玩落日斜阳不在话下。

洛涯回到弘德殿不久,皇后陈德容便来请安。

皇后陈德容,太后的亲侄女。十四岁进宫,与帝同岁,乃皇帝洛涯结发之妻。德言容工无一不是天下女子楷模,素来厚德慎言,庄重肃穆,堪为一国之母。只是侍奉皇帝十载,只育有一公主洛玲珑,让皇族遗憾。

今日陈德容身着一件五彩丝绣的锦服,秀发挽成高髻,配以红宝石镶嵌的凤钗装饰,虽不是貌美,却威严无比,肃静非常。

“臣妾给皇上请安。”声音温柔和蔼,让人如沐春风。

“皇后请起!”洛涯拿起奏折,边看边说,“坐吧!”

陈德容坐下问道:“听闻皇上下午急急出宫,竟连加厚的衣裳也来不及换,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臣妾甚是惶恐。”

洛涯瞧了她一眼,说道:“没什么,只是洛敏邀朕去畅春园骑马踏春。”

“哦——”皇后好像并不满意这个回答,见皇上气定神闲,甚至嘴角还挂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更是狐疑。

两人遂无话,沉默了一会,陈德容见皇上依然在看奏折,只好问一旁伺候的唐英,“皇上今儿翻了哪宫的牌子?”

“这——”唐英瞧着洛涯,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朕政务繁忙,要留在弘德殿批折子,哪宫也不去。”洛涯盯着奏折说道,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政务再忙,皇上也要注意龙体。身边没个贴身的人儿怎么行。”皇后虽是责怪,但是声音却更加的温柔。

“不妨,有唐英呢!”洛涯瞥了她一眼,便对着唐英说道:“传兵部侍郎谭实秋进殿见朕。”

陈德容见皇上要处理政事,便起身,“臣妾让御膳房做了参汤给皇上驱寒暖身,皇上要趁热喝。”

“好!”

“那臣妾跪安了。”

“嗯!”

出了弘德殿,陈德容快走几步,怕宫人看见自己垂泪,从始到终,皇上竟没有正经看自己一眼,没有好好说一句话。夫妻冷淡至此,怎不让她伤心。

后宫之中年年新人尽出,花团锦簇。不知这殚精竭虑的日子什么才是个头啊。

皇后一走,洛涯便放下奏折,吩咐唐英把下午在畅春园折的新鲜柳枝和内务府精心选来的桃花笺取来。

这本《步步杀机之嫡女风华》应该是作者(司徒千千)最为出名的一本小说了,整体来说,文笔细腻,有不少生活的积淀在里面,女主(洛涯,唐英)也刻画的颇为动人,只是后面就写得有点崩了,什么黑社会堵门都出来了,而且写着写着就写成了霸道总裁文,现在再回头看,我想是大抵看不下去了。只是一直对这本小说后记的标题有印象:“青春将逝,下个路口见",青春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人生也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路口,时光荏苒,人心易变,曾经的爱恋,心情很多都已无法再追忆了。那就这样吧,我们也该继续向下一个路口出发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