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帝女途》帝女香魂 YAOI 帝女途蕾丝
《帝女途》帝女香魂 YAOI 帝女途蕾丝

帝女途 彼岸花主 著

祁渊,曼罗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01 14:13:14
新书《帝女途》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彼岸花主,主线角色祁渊,曼罗,是一本宫斗类型的创作,精彩章节节选:听到这个消息,曼罗霍然起身,盯着一脸忧色的安顺看了好一会儿似是在确定这个消息的真伪。反观祁渊,倒依旧是一派镇定从容的模样,这样子倒像是他已经猜到了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一般。方倾涵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笑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听到这个消息,曼罗霍然起身,盯着一脸忧色的安顺看了好一会儿似是在确定这个消息的真伪。反观祁渊,倒依旧是一派镇定从容的模样,这样子倒像是他已经猜到了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一般。

方倾涵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笑开了花,她心里恨恨道:祁渊,曼罗,此番你们想要竭尽全力帮沧州度过难关,我和云池也会竭尽全力从中破坏你们的阴谋诡计,在这场斗法中,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看谁能笑到最后!

祁渊看了一眼曼罗,又看了一眼眸底得意的方倾涵,伸手招来站在门口的听风听雨,吩咐道:“大小姐的胳膊依旧在疼,你们扶着大小姐上楼休息。”

听风听雨齐齐转头看向曼罗,见曼罗点头才走上前去搀扶方倾涵,对此祁渊不以为意,毕竟她们是曼罗的贴身婢子。

此番方倾涵因着心中得意倒也配合,不等听风听雨过来搀扶就自己上楼去了。听风听雨见此就站在了方倾涵方才站过的地方看着曼罗,方倾涵几次三番想要主子的命,她们本就不喜欢她,现在不用伺候她心里也是欢喜的。

曼罗见此便知她们心中多想,浅笑着吩咐道:“五师兄自己带了充足的食物,还带了厨子来,你们若是饿了就去求五师兄赏你们些饭菜,填饱肚子之后就去药房取几个药罐,小火煎熬上两个时辰,晚上我回来后要用。”

听风听雨闻言望了一眼祁渊,见五公子依旧是尊贵优雅的模样,心中不由叹道,这五公子不管何时何地都不变这一身的惬意潇洒。听风转过视线看向曼罗,问道:“主子还要出去么?”

“嗯。”曼罗点头,“我随五师兄一起去刺史府看看。”

祁渊率先走出祥瑞堂,曼罗跟在她身上,走出几丈远了也不见他回头,曼罗心中微叹一声,这人难道是生气了不成?

“师兄是生七儿的气了?”

“岂敢。”声音沉静、温和,带着点淡淡的笑意或者说疏离。

若是放到真的十六七岁的曼罗定然会心生委屈,毕竟那些猜疑的话都是他自己说的,她只是在他说出口的时候选择了沉默,可是,现在的曼罗虽依旧是十六岁,可前世她已经活到了三十岁,三十岁的女人,心底已经沉淀,经历了国破家亡、经历了战场厮杀、经历了后宫争斗、前朝诡谲暗涌,她已经变得沉稳,过了耍闹的年纪,每一步都要算计好了再走,她不愿重蹈前世的覆辙,一步错,步步错!

饶是如此,有的时候女子该有的柔软她也要学着运用,这样做可以省去很多麻烦,比如眼下就需要她说一句话软话,她服软便能让祁渊心里不再有结儿,当然在他这样聪慧睿智的男子面前,软话要说的恰到好处,不然就会适得其反,引起更深层次的猜测。

曼罗快走几步追上祁渊,伸手拉住他的袖子,祁渊感觉到她的动作当即停住步子,半回身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向来微翘的嘴角依旧微翘着,就连那双熠熠有神的眸子里也没有半点不快。

他总是将心思藏得太深,深不见底!

“我心中确实有猜疑没错,我知道那些决定都是对的,只是有时候对的决定也很残忍,我需要时间接受嘛……”

祁渊突然朗笑几声,然后紧盯着曼罗,说出了一句让曼罗的心肝颤了几颤的话,“曼罗,你绝非良善之辈!”

你绝非良善之辈!这句话像咒语一般在曼罗耳边回荡,像是击中了她内心深处某块最薄弱的地方,她脸上先是一红,再是一白,随即扯会拉住他衣袖的手,略显尴尬地笑了几声,“师兄,难怪师父总说你眼睛最毒,什么都瞒不过你!”

也许前世她还想着做一个善良的人,因为曾经有人跟她说,即便入主后宫,凤临天下,也不要做一个狠心的女人。

她想,人之初,Xing本善,没有人想做坏人,是以她对人对事总抱着温和宽容的态度,可就是她太过善良,她的夫君被人夺去,她的孩子被人杀害!所以,重生的那一刻她感念上苍,同时在心底发誓,此生再也不做一个善良可欺之人!

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必十倍奉还!

祁渊盯着她看了良久,忽然慢条斯理一笑,那个笑容展开的很慢,就像是在展开的同时还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展开。他这一笑,看的曼罗有些心惊肉跳,生怕那笑笑到一半戛然而止。他白衣胜雪,尊贵优雅,风华如同日月。这片土地上的茫茫白雪早已成了他的映衬,他站在那里,如玉池堆雪,干净纯粹的像是生长在天山顶上的雪莲花,这一笑极容易让人沉陷。

也许是心中有了期待,才会有所担忧,甚至患得患失。

“七儿,不是我的眼睛毒,是你隐藏的不够好。”祁渊望了一眼白茫茫的大地,敛起那刚展开的笑容,“从你落水之后,你就变得凌厉了,原本你的单纯善良和现在的对比太过于鲜明,任何人见了都会发现你的不同。此时也许你的心中注入了对方倾涵的恨,可我依然觉得方倾涵不过是小角色,她不值得你去恨,她现在不过是作茧自缚,茧作的厚了自然就消停了。”

曼罗垂眸,原本她变化的这么明显么?“多谢师兄提醒。”

“你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祁渊状似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是我做什么也都有我的打算,我们应相互帮助,而不是相互猜疑,即便日后你我各为其主,或者各自为主,我也不希望与你为敌。”

“看来你已洞悉世事。”曼罗当先一步走到前面,似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

依旧停站在原地的祁渊看着她挺得笔直的背影,眸子里渐渐覆上一层深意,看来她知道的远比他想象的多。所谓洞悉世事,难道是说他们终有一天,会各自为主,他们之间会有一战?

云池回了云国,以云池的能力夺得云国皇位绰绰有余,而他,在不久的将来也要回璟皇宫,成为新的璟皇只是时间问题。而她,曼国的公主,一个女子,回到曼皇宫后难道也要谋夺皇位,成为女主?

若真有那么一日,他们之间,该如何自处?

她,真的有那么大野心?还是,她所说的世事只是他和云池之间迟早会为敌?

事实上,现在他和云池已经站在了对立面,沧州这边的祸事是云池借了天灾造出的人祸,一百多个村子共两万五千千六百二十三人,再加上这城中的百姓,虽没有完全计算下来,却也不少于一万人了,这些人死于天灾的极少,绝大多数都死于阴谋。他沧州百姓,死于云国皇子云池的阴谋!

只是现在,尚未到撕破脸皮的时候,而他,也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祁渊追上去,就听到曼罗问她,“你是什么时候向付鹏飞表明身份的?”

“昨天。”

“你觉得他可疑?”

“正在调查。”

“午间你不是曾问我是否认识擅长蛊术的人么?”

祁渊侧头看向曼罗,淡淡道:“你识得此人?”

“我在付鹏飞身上闻到了胡蔓草的味道。”

“嗯,先前我就已经发现了。”

曼罗惊诧,她从来都不认为他不懂医术,可她没想到他懂的远比她想象的要多,竟然能辨识出植物的气味来。怪不得当她着人告诉他瘟疫可能是蛊毒时她从他脸上没有看出丝毫的异色,原来这里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曼罗无奈的笑了笑,“也许,这边的事情师兄一人便可应对了。”

“你来,让我的行事更名正言顺一些。”祁渊看了一眼前方的雪,将曼罗往自己这边拉了拉,“就像刚才那堆雪,看上去比其他地方要高,可实际上它的下面是个小沟,你一脚踩上就会跌进沟里。你来这里,就像是方才我提醒了你一样,在我快行到沟里的时候拉我一把,所以,七儿,你是来帮我的,来帮着沧州幸存的百姓的。”

曼罗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就像你说的,我们应相互帮助,相互扶持。”

等他们到了刺史府门前时便有几个衙役模样的人出来迎接他们,其中一位就是昨日曼罗见过的张奇,是他命人将纵火的红袖、青珂两名婢子带去官府的,只可惜那两名婢子被方倾涵灭了口。

为首的张奇见祁渊一身白衣,面如冠玉嘴角含笑,负手而立尽显封神俊逸姿态潇洒,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是一双明澈深不见底的黑眸,透着煌煌不可逼视的尊贵大气,这人一身的贵气定然不是常人。而那披着红貂裘的女子昨夜他已见过,在这沧州城他还不曾见过如此绝色,两簇远山眉下也是一双黝黑的眸子,同样的深不见底,不可触及,微挺的鼻梁下如樱红唇微抿着,瘦削的下巴微抬着,身上散发着柔和平静之气,让人一见便生出呵护之心,可昨夜她身上明明有一股凌厉肃杀之气,也断不是可轻视之人。

张奇行到距两人三步处停下,躬身垂首道:“听刺史大人吩咐,已在此恭候多时,两位里面请!”

祁渊臻首,淡声道:“有劳前方带路。”随即他覆在曼罗耳畔低声道:“这刺史府内被人设了阵法,稍后进去,你跟紧我别走散了。”

一本有趣的书,祁渊,曼罗得到一个黑科技神挂之后跑去种田的故事,虽说是神挂但是到后面完全沦为一个打酱油的工具,难免有点可惜。我想这本小说《帝女途》到目前为止有两个亮点,一是看主角(祁渊,曼罗)如何包养调教四个情妇的故事,其顺序是律所的女实习生兼下属(法学硕士),一对毛妹双胞胎(材料学硕士和医学博士),还有个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留学生。嗯,作者(彼岸花主)的口味比较独特,找的四个情妇好像身高都比主角(祁渊,曼罗)要高。其二就是专业性,我曾经有朋友在英国做事务律师,多少也有点耳濡目染,本书对英国的法律程序以及律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