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秋雨剑侠传》秋雨剑侠传 第一章藏剑救孤 straight(直人) 秋雨剑侠传LOLI
《秋雨剑侠传》秋雨剑侠传 第一章藏剑救孤 straight(直人) 秋雨剑侠传LOLI

秋雨剑侠传 1片秋叶 著

叶随云,阿幼朵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1 17:04:59
本回本人带给各位书友们1片秋叶原创新书《秋雨剑侠传》,主人公是叶随云,阿幼朵,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情节试读 黄花跳下船,叮嘱道:“老冯,还是江福客栈,你带贾二先去安顿下,我去菜市下单。”叶随云奇道:“怎么只你一个姑娘家独自行动吗?”黄花笑道:“难不成你还担心有人敢欺负我吗?”一旁的老冯接道:“黄花姑娘是老江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黄花跳下船,叮嘱道:“老冯,还是江福客栈,你带贾二先去安顿下,我去菜市下单。”叶随云奇道:“怎么只你一个姑娘家独自行动吗?”黄花笑道:“难不成你还担心有人敢欺负我吗?”

一旁的老冯接道:“黄花姑娘是老江湖了,你小子就安心吧。”边说着已经把船缆系在码头上,拍了拍叶随云的肩头,便当先走了去。贾黄花压低声道:“你随处逛逛吧,可别惹麻烦。”说完一笑,朝另个方向走了。

叶随云快走几步赶上老冯,渐行间看到市集的街道两旁随处可见叫卖的商贩,所售物品琳琅满目,千奇百怪,叶随云直看的目不暇接,叹道:“想不到这里还有如此热闹的地方。”心想若是唐西瑶在这里,定会高兴得很。老冯笑道:“看你小子也老大不小了,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一句话说的叶随云愣了愣,细想起自己的经历,虽也到过繁华的扬州,可那时心中除了惶恐和紧张,还真没好好像现在这样轻松自在的感受一下市集上的热闹氛围。

老冯见他不说话,不再理会,看到有个卖香包的摊子,便上前和摊主攀谈起来,听口气是要买个香包带回去送给相好的,两人讨价还价一番,却始终达不成价格。

叶随云无奈苦笑,看他们争的激烈,也不想去打扰,便独自信步前行。走了一阵,冷不丁被路旁一个手持菜刀之人拦住,叶随云第一个念头难道是劫道的?

那人年纪和叶随云差不多,说道:“瞧小哥你的行头,和身上的味儿,定是个厨子了。”叶随云不明所以,举手嗅了嗅衣服,还真如他所说一股灶台油烟的味道,自己整天泡在厨房,这倒也不可避免。只听那人继续道:“好厨子自然要有一把好菜刀才行喽,你瞧我手中这把如何,那真说得上是吹毛短发,切金断玉的利器。不瞒小哥你说,我家祖传的制刀本领,那是其他铁匠比不了的,尤其这菜刀更是一绝,以精铁锻造,淬火七七四十九次,说的上天下独一无二的好菜刀。五钱银子一把,绝不占你便宜,怎么样?”他口沫横飞的一通乱侃,叶随云这才明白,原来此人是卖菜刀,心里好笑,还道是个抢劫的,他笑道:“我不是厨子,只是跑堂的。”

那年轻人道:“跑堂的更要买一把,送给你家大厨,他还不对你另眼相看吗,这是多好的礼物,定然拿得出手,小哥你说是不?”

叶随云细看他手中菜刀,阳光下倒是锃光熠熠,铁色中不掺杂质,确实不错,可自己并不需要这物件,加之身上没钱,便要拒绝,犹未说话,却听身后有人道:“快刀鞑子,又在胡说八道啦,今日可卖出了一把没?”说话之人年纪稍长,一身麻布短袖,看来与那被称做快刀鞑子的年轻人相识。快刀鞑子扁嘴道:“你来作甚?”面有不悦,显然是怪他打断了自己即将成交的生意。

那麻衣汉子摇头道:“你道我想看你吗?方才我刚搬完货,便想要买些吃食,还没进到那老饭馆子,你猜我看到了什么?”说到这里,面有惊恐,语气中似有惧意。

快刀鞑子也被他这幅神情吓到了,小心问道:“什么?”麻衣汉子道:“整个老饭馆空空荡荡的,只有门前的一桌上有人。”快刀鞑子奇道:“怪哉,只有一桌?平日此刻可正是客多的时分。”麻衣汉子道:“对呀,不过今儿也并非没客人,只不过都在外面,不敢进去。”快刀鞑子问道:“这是为何?”叶随云听他二人说话,忍不住插口道:“难道是那门前的一桌客人有问题?”

麻衣汉子一拍手道:“这位兄弟说的一点不错,这桌坐的共是一大一小两个女子,大的二十多岁,小的十岁左右。”快刀鞑子插口道:“哪有什么骇人的?”满不以为然。

“你听我说完就知道了,插什么口。”麻衣汉子怒道,他又道:“这两个女娃娃倒是不可怕,但她们面前的桌面上有一只紫蓝色的大蝎子,足有我鞋底那么大。我还以为是个假的,天底下哪有这般巨型的怪虫,等到见那怪物正缓缓爬动,才知是个活物,哪还敢往里面走。”

听完麻衣汉子一番描述,叶随云觉得有趣,便问道:“这饭馆在哪儿?”麻衣汉子道:“就在前面不远的街口,到了便知。”叶随云转身就走,快刀鞑子在后喊道:“哎,这位小哥,先买了这菜刀再去吧。”叶随云早已走的远了。

快走了几十步,果见前面一家小馆,外面围着不少人。到了近前,见门前一张食桌上坐着两个皮肤白皙的女子,叫叶随云有些意外的是,这二人看穿着并非汉人,年长女子高鬓围白巾,布带束腰,小女孩银冠彩衣,乃是南方苗疆一带的服饰。

等到看清桌面上的东西,叶随云也不禁心下发毛,一只海碗大小的紫青色大蝎子正微微抖动,通体生毛,蝎尾上一道寸长的红色印记很是显眼。更为诡异的是那小女孩正脸对脸趴在桌上,用筷子沾了酒水喂那蝎子。

周围的众食客站在几步之外,对这桌指指点点,显然也都没见过这等景象,虽不敢走近,却也不肯离去。一个伙计打扮的人站的稍近些,应当是饭馆的小二,此刻正愁眉苦脸,哀告道:“两位姑娘高抬贵手,你们带着这吓人的东西,都没人敢进来光顾小店了,咱这可是小本经营,行行好,请二位快些吃了便离开吧。”他嘴上说着,可也不敢靠近过去。

那小女孩儿横了一眼,道:“急什么,我们又不是没钱,吃饱了自然会走。我们又没拦着谁,旁人不来关我们甚事。”说话带着浓浓的口音,但轻轻腻腻,又是稚气十足,听着倒很是悦耳。她说完又转回头专心致志的喂食着那大蝎子。

店小二心想:“你们是没拦着,可这么个怪物在这儿,谁还肯进来。”但嘴上不敢反驳。那一直不做声的年长女子开口道:“阿幼朵,罢了,已经吃过了饭,咱们走吧。”

小女孩儿阿幼朵却道:“不嘛,凤瑶姐姐,等小红喝够了再说。”说罢转头对店小二道:“我这个朋友脾气暴的狠,若是每日里喝不够酒,可要咬人的,你不信过来试试。”看来那大紫蝎子名叫小红。店小二听这话直吓得又退三步,离得远远的,哪还敢上去,一众围观的人也不自禁退了退。

见了众人的反应,阿幼朵满意的笑了笑,转回头却冷不防见到自己这桌又多坐了一个人,正笑嘻嘻的看着这边,这人何时来到身边自己竟毫无只觉,不由吓了一跳。只听那人道:“小妹妹,这蝎子是你养的吗?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般奇特的宠物,了不起。”原来是叶随云,他见方才那店小二哀声可怜,加上等着吃饭的人渐多,爱管闲事的毛病就又犯了。虽起初有些心下发毛,可毕竟也不惧,他知道这两女定不是普通人,心下倒也真好奇她们的来历。

阿幼朵听他夸赞,不禁得意,一副那是当然的表情。叶随云又道:“既然是你养的,那它可听你的号令?”阿幼朵道:“自然听我的话。”叶随云一副不以为然,摇着头道:“我瞧可不一定,它再聪明,毕竟不是人,我瞧它就未必听你的。”阿幼朵小脸涨红,显然生了气,道:“那你敢不敢试试,坐着别动,看看我能不能让小红爬到你脖子上?”这话将周围的人听的全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光是想想那情景就双腿发软。

一旁的凤瑶阻止道:“阿幼朵,不可生事,你忘了咱们还有事情要办呢。”她毕竟不是阿幼朵般的孩子,暗思这个人竟毫不畏惧小红,敢与自己二人同坐,说的话又明显是在激阿幼朵,因此凤瑶隐隐觉得不对劲,这才出声劝阻。

叶随云笑道:“不妨事,这位姑娘请放心,我只是和这个小妹妹打个小赌,不会有事的。”有转头对阿幼朵道:“好,如果你赢了,那这一桌饭还有小红的酒都是我来掏钱。若是我赢了。。”阿幼朵道:“你赢不了。”

叶随云道:“好,万一我赢了的话,那就请小妹妹带小红离开这里,反正也已吃饱了不是?你瞧大伙可都还饿着肚子呢。”听他说完,人群里有人道:“小伙子,别赌了,这太可怕了。大伙最多再饿一阵,要是被这么个家伙蛰了,能不能活命都是问题。”叶随云却笑了笑,并不说话,只是夸张的朝阿幼朵挑着眉毛,只把这小女孩气的小脸通红,怒道:“坐好了。”说着不知从哪儿拿出一片竹叶,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那叶哨之声一出,桌面上刚刚还安稳的大蝎子‘小红’,突然尾巴一动,身子转向叶随云,围观众人都是倒吸了口凉气。面对眼前的怪虫,叶随云不敢怠慢,伸出右手顶在桌板下面,一股内力引出,牢牢罩住小红。

对此一无所知的阿幼朵此时面露得意,继续吹那竹叶,可发现小红却半寸不前移,只是身体不住抖动,两个大螯越举越高,形态骇人,似乎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般,看来很痛苦的样子。阿幼朵也呆了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随即又加紧了叶声。可无论她如何发令催促,奈何小红只是高举双螯,原地不动。

叶随云道:“你瞧,这家伙是不是很不听话,可是我却能让它听我的话你信不信?”此时的阿幼朵惊怒交加,口中的叶声却更加尖急,奈何小红依旧不动。

忽听那讨厌的人喊道:“喂,小红,往后退。”随着他这一喊,阿幼朵也停止了嘴上的动作,那片竹叶轻轻落在了地上。只因看到被自己从小养大的小红正一点一点倒退着爬,这种情景就连自己都从未见过,要知蝎子是不会退爬的。人群中顿时欢呼声迭起,虽不明白这年轻人如何做到,却都是忍不住阵阵赞叹眼前的一幕,当然大多是好事者起哄,谁叫这小女孩拿这么大个虫子出来,搞得大伙都不敢吃东西。叶随云却想的是自己的内功虽深,运力方式却不属控制精细的,因此只能暗暗推动‘小红’后移,若是换了齐御风,别说叫它后退,就是要这大蝎子跳舞都没问题。

凤瑶知道今日遇上了高人,对叶随云施礼道:“是我们冒犯了,请阁下手下留情,莫要伤了小红。”叶随云还未答话,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道:“有趣有趣,你瞧这小子是怎么控制这大蝎子的?竟比那小女孩儿的手段都灵。”

叶随云转头瞧去,说话的人脸上一块青黑印记很是显眼,竟然是先前那个串连多起江湖争斗的幕后黑手杨钊,上一次在无盐岛此人提前逃离,得以躲过一劫,不意今日自己在此竟又遇到了。再一看杨钊询问之人,白肤高鼻,额中一抹火焰,正是不灭烟。

叶随云这一惊非同小可,心头突突乱跳,他强压紧张对阿幼朵道:“小妹妹,说话算数,快带小红走吧。”手心一收力,小红便脱离了他的掌控。只不过此时也无阿幼朵的指令,因此它原地不动,只是尾巴下耷,看来很疲惫的样子。

阿幼朵定定看了看叶随云,伸手将桌上的小红抓起,放到自己腰间的小竹篓中,站起就走。凤瑶也看了叶随云一眼,点头示谢后,离开了饭馆。

叶随云站起道:“大伙快进来点菜吧,哈哈。”他故作轻松的干笑几声,听起来已不甚自然,但大批食客此时终于能安安心心的吃午饭,早已人声渐沸,谁也没注意。

叶随云转身就走,心里庆幸不已,好在姓杨的不识自己,而上次和不灭烟交手是在黑夜,看来这两个家伙都没起疑心,赶紧离开为是,免得露陷,随即也冒出个念头,杨钊出现在此时此地又是为何?

他刚走几步,就听杨钊喊道:“请留步。”叶随云浑身一紧,暗叫糟了,只得停下脚步。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武侠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秋雨剑侠传》,会想起叶随云,阿幼朵,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