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秣马梁山》秣马梁山起点 主角是王浩,柴进的小说 秣马梁山年上攻
《秣马梁山》秣马梁山起点 主角是王浩,柴进的小说 秣马梁山年上攻

秣马梁山 七彩石 著

王浩,柴进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2-20 11:07:02
《秣马梁山》是七彩石最新力作的一本历史小说,设定扣人心弦,文笔惟妙惟肖,感觉不错。六日之后,湖边酒店,阮氏三雄如约而至。王浩事先将九坛美酒摆于柜台之前,并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阮小二见状说道:“我兄弟三人无才无德,怎能值得王公子如此厚待?”王浩微微一笑,说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六日之后,湖边酒店,阮氏三雄如约而至。王浩事先将九坛美酒摆于柜台之前,并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阮小二见状说道:“我兄弟三人无才无德,怎能值得王公子如此厚待?”王浩微微一笑,说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阮二哥可是嫌弃在下年少,不屑同桌共饮?”阮小二连忙说道:“公子哪里话,是我们兄弟贫寒无才,当不得公子顿顿酒肉相待!”王浩立刻打住,说道:“阮二哥这话在下就不能苟同了,家父当年若非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又岂能放着好好耕读日子不过,来到梁山落草。富贵贫穷,差的不过是一个机遇。三位有勇有谋,当得起一声‘好汉’。”稍作停顿,看向阮小五和阮小七,继续说道:“开春之后,梁山美酒将卖往东京,必将万人瞩目。人怕出名猪怕壮,到时必将被各方耳目惦记。梁山泊虽有喽啰数百,但缺乏以一当十的好汉。在下想请三位入伙,不知意下如何?”阮小五和阮小七几乎同时喊道:“自然是好!”阮小二却眉头微皱,说道:“我们兄弟不过识些水性,有些力气,贸然加入,怕是会妨碍公子的大业!”王浩闻之,说道:“人各有志,阮二哥另有思量,在下定当尊重。”这时阮小七突然嚷道:“二哥,不是我说你!私商勾当咱家兄弟也不是没有干过,如今梁山泊敞开大门,送一场机遇给咱们,你怎能不识好歹?”阮小五也说道:“日日打渔,天天筛网,一年到头,穿的是草鞋,住的是草房。如果不是王公子赏识,就咱们,哪怕把家里那三条破船买了,可能换的上一坛好酒?”

阮小二面露愠色,却无言反驳。王浩不欲阮氏三雄因此而生罅隙,说道:“有了这美酒,杀人越货的勾当,梁山泊暂且应当是不用做了。在下请三位入伙,为的是震慑宵小,保护咱们卖酒赚的钱财。阮二哥另有思量,咱们可稍后再定,抑或道不同不相为谋,但也无需因此伤了彼此情分!”阮小二叹息一声,说道:“我们兄弟三人确实做过私商勾当,可那是因为家中实在贫穷,不得已为之。在下有妻有子,不能不为他们着想,还请公子见谅。”阮小七拍案说道:“二哥,为嫂子和娃娃着想,咱们更得加入梁山。不入梁山,娃娃和嫂子只能跟你一辈子吃苦。吃苦一辈子,怎能比得上快活一天?”王浩又说道:“家父已经准许我自立门户,所以咱们将要干得的确是正经生意,并无不良勾当。”阮小五哈哈而笑,说道:“王公子早如此说,也免得二哥前怕狼后怕虎。”阮小二也明白自己必定拗不过两个兄弟,顺势说道:“还请公子谅解在下难处,若只是帮公子贩酒卖酒,自当毫无推辞。”送别阮氏三雄,王浩返回山寨。

开春之后,王伦写了书信,由王浩并阮氏三雄,带领马得草、张三狗两名亲随,一同前往沧州给柴进送酒。沧州远在大名府以北,众人行了半个多月路程,终于来到柴进庄园。王浩驻足而观,但见宏伟巨门直迎黄土大道,巍峨青山仿佛青龙卧盘。院墙之外万株桃花更胜武陵溪,院墙之内满园春色不弱金谷苑。亲随扣门,庄客迎宾,王浩递了拜帖,报了名号,等待通报。片刻之后,一位三十左右的官人虎虎生风而来。王浩抬目而视,只见那人龙眉凤目,皓齿朱唇,三牙掩口髭须,头戴一顶皂纱转角簇花巾,身穿一领紫绣团胸绣花袍,腰系一条玲珑嵌宝玉绦环,足穿一双金线抹绿皂朝靴。片刻之间,已到近前。王浩连忙上前,弯腰行礼说道:“梁山泊王伦之子王浩,见过柴大官人!”柴进上前,扶起王浩,说道;“贤侄今日前来,有失远迎,我之罪过。”王浩说道:“叔父对王家有救命之恩,小侄今日仓促前来,还请叔父莫嫌突兀!”柴进大笑,说道:“我平生最爱结交天下好汉,不成想喧闹了小半辈子,竟不如你个后身。”王浩先是疑惑,转念一想便知柴进所指,转身指向身后的酒坛,说道:“不瞒期满叔父,小侄自从酿出了这些美酒,家父便时常担忧梁山泊威望不够,不足以守护这人间仙酿。时常寻思尽快将这酿酒之法赠予大官人。”柴进皱眉,说道:“你父亲太过妄自菲薄,梁山泊数百好汉,山高水阔,岂能守不住区区一座酒坊?你先在我庄上小住几日,待返回梁山泊,告诉你父亲,刀是用来砍人,不是用来剥鱼的。还有,你家酒坊,给我作甚,还嫌我庄园不够广大,财货不够充裕?”王浩无言以对,只得说道:“小侄回去定当转告家父。不过小侄酿出的美酒,绝对当的人间仙酿的称号,还请大官人品鉴。”

柴进对身后的庄客喊道:“去把庄里的好汉叫过来,请大家尝尝王公子带来的人间仙酿。”很快三十余名寄宿在柴进庄园的好汉聚集而来,王浩找来一个空水壶,然后盛满酒,又一人发了一个酒碗。水壶装酒,多少有些滑稽,但王浩毕竟只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众好汉皆是三十往上,自是不好计较。王浩拎着水壶,小心翼翼为每人斟酒。柴进说道:“你这是何美酒,竟如此珍贵,一滴也撒不得?”王浩讪讪一笑,答道:“大官人见谅,此酒工序甚是繁琐,故而小侄不得不比倒寻常酒水仔细许多。”柴进心中悱恻:“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一个个婆婆妈妈,均无好汉风度。”然而,当柴进将美酒含入口中之时,却瞬间变了脸色,缓缓下咽之后说道:“此酒果然是仙酿,竟醇烈如斯!”说完,看向剩余的酒坛,喊道:“这些酒皆是王寨主和贤侄的一片心意,不可唐突,全部搬入酒窖,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动用。”王浩万万没有想到,豪爽慷慨如柴进,竟也舍不得与人自己酿出的美酒,上前轻声说道:“此酒酿造虽然繁琐,但梁山泊现有五座酒窖,一月也有三十坛左右的出产。”柴进点头,说道:“如此说来,我一年买它一百坛也不为过。”王浩连忙说道:“大官人需要,梁山泊自当派人送来庄上,何劳大官人费钱购买?”柴进面带不悦,说道:“柴家良田万顷,财货无数,已是愧对天下百姓。若非这些都是祖宗家业,说不准我早已分于贫苦兄弟了。贤侄不忘往日情谊,我已深感欣慰。然些许钱财,还请贤侄莫再纠缠。”

王浩今日终于看到了钱多花不完的人,只得说道:“小侄日后定当挑出上品中的极品,卖与大官人。”柴进大笑,说道:“开窍了!”王浩趁机问道:“小侄有一事想请大官人帮忙参谋!”柴进没有推辞,说道:“何事?”王浩说道:“小侄不确定应该给这个美酒定价几何?”柴进稍作思考,问道:“一坛酒成本几何?”王浩心中寻思:“一坛酒实际成本三百文上下,但柴进太富,暂且多说些,以免折了利润。”答道:“一贯上下,与季节和粮价有关。”柴进说道:“如此,一坛酒一两银正好。”王浩瞠目,说道:“一两银可换两贯钱。”柴进微笑,解释道:“好东西就该配好价钱,价钱太少,容易辱没好东西的品质。”王浩不禁挠了挠头发,自觉怪异却又无从反驳。在柴进庄园住了十余日,王浩准备返程。返程之前,寻柴进告别,说道:“小侄准备三个月后在东京城开一场酒会,不知大官人可否愿意出席?”柴进说道:“你应当知晓,柴家乃后周皇室嫡系子孙,与赵家多少有些嫌隙。所以柴氏一族一直远离京城,住在沧州。”王浩略有失望,心想:“没了柴进这位既是贵族,又深得绿林拥戴的豪杰坐镇,到时自己的阵容多少有些单薄。”不料柴进突然话锋一转,说道:“然而已经过去一百多年,再大的恩怨也早已淡化。而且柴氏族人也习惯了这种金银满仓、自在逍遥的生活。东京城十数年不曾拜访,该去看看了。”王浩心中惊喜,说道:“到时小侄派人知会大官人。”柴进答道:“好!”

王浩又说道:“小侄离家多日,恐父亲挂念,想近日返程。”柴进没有挽留,说道:“路上小心,我赠你一百两银子,作为你扩大酒坊的本钱。莫说一个月仅仅三十坛酒,就是三百坛,也绝对灌不饱东京城这座巨兽。”王浩说道:“银子小侄收下了,多谢叔父!”柴进点头,说道:“你性情极佳,又不乏智慧,凡事只管豪情些,切莫处处算计,输了自家风度。”无论是柴进,还是晁盖、宋江,皆是慷慨之人。王浩自认绝非吝啬,但逢人有难,不问缘由,都慷慨解囊,却绝非自己风格。两日之后,辞了柴进,一行人返回梁山。

算是历史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王浩,柴进)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七彩石)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