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皇夫同堂》皇夫同堂txt百度tun 健全 皇夫同堂小攻
《皇夫同堂》皇夫同堂txt百度tun 健全 皇夫同堂小攻

皇夫同堂 水墨烟雨 著

言清,苏锦世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8 16:01:14
独家创作《皇夫同堂》由水墨烟雨原创的古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小说,主线中的光环人物是言清,苏锦世,剧情空前绝后,可以看一下。主要章节节选:小姑,你眼神不好,公孙言清几时有过那一丢丢的温柔眼神。心中虽是这样想,可是嘴上却不好说破,苏锦世吃着饭,笑了笑,不置可否。“小丫头,吃完饭陪我四处走走……”公孙欣也没在继续说下去。两人就这样安静的吃完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小姑,你眼神不好,公孙言清几时有过那一丢丢的温柔眼神。心中虽是这样想,可是嘴上却不好说破,苏锦世吃着饭,笑了笑,不置可否。

“小丫头,吃完饭陪我四处走走……”公孙欣也没在继续说下去。

两人就这样安静的吃完饭,苏锦世在公孙欣的带领下从另一边上山,好不容易到山顶,苏锦世畅快的呼吸了一口,这里景色真好,将山下的景色一览无遗,周围倒是没有居住的房屋,只有一座孤坟。

公孙欣站在坟前目光悲伤,苏锦世跟过去一看,公孙世家第五十八代掌事公孙朗月之墓。

“这是?”

“这是言清的娘的坟冢,你给她磕个头让她看看你这个媳妇儿。”

苏锦世依言上前磕头,起身看着公孙欣,小姑好像很伤心,并且昨晚听公孙谨那么说,小姑和公孙言清的娘亲似乎感情很好。

“朗月是我最敬爱的人……”公孙欣缓缓开口。

“我与公孙谨还有言清的小叔,都是从公孙家各个表亲家选出来的,自幼送到公孙山庄来以便长大辅佐庄主处理事务。你也看到了公孙山庄里头那幅死气沉沉的样子,以前就是这样的。那时我还小,丝毫不将这事当作荣誉,只以为是家里人不要我了,整夜哭闹,那时庄子里的人都不喜欢我,除了朗月……”公孙欣目光悠悠,似乎又回到了那些年。

“那时被选进庄子里的人都是不能随意离开的,若是被发现逃走,便按家法处置,废除武功,剔出宗谱,我那时不信邪找了个法子逃走,不到半路就被抓了回来。是朗月救了我,从那时起她便事事照顾我,就当亲妹子一样。”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便下定决心,要一辈子听朗月的话,誓死效忠。呵,言清那小子老是只记得他小叔帮过他,他也不想想,为什么他小叔每次都那么及时的去救他,还不是因为我通风报信……”

那时朗月还未被血煞逼得癫狂,一切看着还很美好,她多希望这么过一辈子……

苏锦世皱眉:“救他?难道公孙言清小时候出过什么事?”现在看来她对公孙言清一无所知,蓦然,又想起公孙言清的话,苏锦世,我一直就是这么过来的,所以我不相信任何人。公孙言清,你背负的到底是怎样的过往?

苏锦世步伐沉重的回到山庄,公孙欣先行离开去与公孙言清商讨事宜了,她一人心事重重的朝山顶走去,耳边公孙欣的话语挥之不去……

“言清小时候聪明伶俐长得乖巧,我们都很喜欢他,那时朗月神智也还清醒,言清身份尊贵自然是天之骄子,可他从不恃宠而骄,那时的他可不是现在这不可爱的样子。”

“那公孙言清为何变了?”

公孙欣一丝苦笑:“不是言清变了,是朗月变了。她那时血煞发作频繁,眼见身体一日日衰败,她饱受血煞之苦,只愿言清能好好活着,摆脱血煞。只是血煞为上古秘术所下,需得找到下煞之人才能解开,那时朗月自知自己时日不多,病急乱投医,听从各种方士谣言,用在言清身上。”

“言清那时那么小,自然不明白为何一向疼爱他的娘亲要折磨他,那时我虽然知道朗月是错的,可是却并没有阻止她,眼见言清慢慢变得麻木,慢慢开始封闭,他小叔再也看不下去了,将言清救了出来,此后再不许朗月接近他。我也尽力看护着朗月,不让她去找言清……”

“可是,还是疏忽了,朗月大限将至,想要见见言清。我一时心软将言清带来见她最后一面,可是谁知,朗月掏出藏好的匕首,刺向言清的胸口,言清为此险些丧命。我将朗月拉开,朗月死在我怀里,最后一句话却是要言清好好活着,之后便咽了气。我一直不明白,既然想要言清活着,为何要杀他……”

只是苏锦世不明白的是,到底血煞是什么?为何会叫一个母亲冲自己的孩子下杀手,不解问公孙欣,她也不是很明白。只说是公孙世家直系血脉生的一种怪病,无药可医,无人可解。每月发作一次,发作时痛不欲生,她也说不清这病从何而来,只知道历任公孙世家掌家都因此病而亡。

所以,才会从这些旁系宗亲里选出备选继承人,以备不测,中了血煞的人皆是活不过二十五岁,公孙欣的话犹自在耳边游荡,她意思含蓄,公孙言清今年已经二十二了,若是寻不到解除血煞之法,那就趁早生一个继承人,苏锦世满脸黑线,原来兜了这么大一圈,小姑只是旁敲侧击的要她早些替公孙言清生个孩子罢了!

她还未成年好吗?当然是指这个身体。听了小姑这么说,她倒是有些同情公孙言清了,被自己最相信也是最爱的伤害,他一定经历了一个最难过的阶段。也就理解他为何说不相信任何人的话。

苏锦世走到公孙言清的娘以前住的院子,顿住脚步推开院门走了进去,院子里已经干净了许多,昨夜的血迹早已清理干净,因着久未居住,院子里闻起来一股灰败的气味,苏锦世环视四周。

似乎就看到了曾经天真可爱的公孙言清,一脸洋溢的笑,可是那抹天真被无情的扼杀,明媚的笑容被掩盖在灰暗的记忆下,从此不见天日,颓废的腐烂……

苏锦世撑着手坐在台阶上,她就是个心软的人,此时早就把公孙言清没告诉她真相的事忘光光了。她决定了,要和公孙言清做朋友,一个人孤独久了,心理会变态的,那么她就试着重新把公孙言清拉进阳光里,让那些阴影无处遁形……

好不容易将公公孙谨的事商议好,将他的一干同党悉数处决,长老们亦是同意他的意思,公孙谨的家眷不予追究,此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公孙世家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待众人都离开后,公孙欣一人留下来,她有些话要与公孙言清说。

“言清,你该知道自己的身体,最好做最坏的打算,你是时候替公孙山庄留下一个继承人了,我看苏锦世挺不错的,你不要错过了那小丫头,要不然到时候后悔就晚了……”

“言清的事自有分寸,小姑到时候碰到小叔,要他回来看看吧!”兴许什么时候就见不到了,公孙言清一脸淡然……

忙完一切天色已经擦黑,听说苏锦世在院子里,公孙言清嘱咐人将饭菜送到院子去,自己也回来了,却发现娘以前的院落被人打开,他走进去看见苏锦世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呆呆的撑着手坐在台阶上,模样乖巧。

“怎么坐这里?还在生气?”公孙言清站在院门口看着她,似乎不怎么想进去。

苏锦世回神,笑了笑,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过去坐,却想起来公孙言清有洁癖,怎么可能会坐在脏兮兮的地上,她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一步步走到公孙言清身前。

“公孙言清,我会开始试着了解你,也请你不要封闭自己的内心,给其他人一个了解你的机会。就像走路一样,你不需要走过来,只要在原地等着,不要再推开别人就是了。”

月光下少女一脸坚毅,神色从容一如当初信誓旦旦的说,会将他救出戈壁一样,让人相信她,一定会做到……

“公孙言清,我都知道了!有的事你不用自己背负得那么累,至少有个可以倾诉的人,一直都会在你身边,你的那些伤痛可以让其他人帮你背负一点,一切都会过去的······”

有留下伤痕的人,就必定会有治疗伤痕的人出现,人生就是这样,先是百般折磨,然后在不经意的一个拐角,带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告诉你,你以前的苦痛都是为了等待更好的出现······

公孙言清闻言怔了怔,对上她真挚的眼眸,看着这悠悠的月色,缓缓开口。

“苏锦世,你有没有试过被最亲近的人伤害?那时不管娘如何折磨我,我都可以不在意身上的伤痛算什么。我可以自己骗自己,娘是为了我好。听说她病重,我不管不顾小叔的劝导非要去看她,娘在床上冲我笑了笑,说想要抱抱我。”

“我很开心便把她以前对我的伤害,顷刻间都忘掉,我没有一丝迟疑的投奔进娘的怀里,本该是温暖的怀里,却被冰冷的剑刃击碎。苏锦世,那一刻我是真的希望自己死掉。至少可以成全娘的心意,可是小姑将娘拉开的时候,娘说的却是希望我活下去。你说,这是不是天大的笑话,分明是她要我的命,却又希望我活下去······”

公孙言清眼里满是落寞,这些年他一个人将这些埋在心里,从不曾与人说起,可是不代表他忘记过去,每每午夜梦回,被噩梦惊醒。似乎又回到了冰冷的暗室,娘一遍一遍的在他身上落下伤痕,鼻端挥之不去的只有恶心的血腥味。

《皇夫同堂》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古代言情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古代言情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水墨烟雨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