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追妻之101次求婚》全球追妻:男神的101次求婚 清水文 追妻之101次求婚H
《追妻之101次求婚》全球追妻:男神的101次求婚 清水文 追妻之101次求婚H

追妻之101次求婚 紫小耕 著

伍海彦,以身相许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2 08:14:36
紫小耕经典创作《追妻之101次求婚》由紫小耕最新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新篇,主线人物伍海彦,以身相许,主线韵味无穷,非常极力推荐。书中主要讲述:“那你怎么赔偿啊?”“我怎么赔偿?”他忽地转忧为喜,哈哈一笑,“最多我以身相许了,如何?”我就知道他满脑子都是这些小玩意儿,因而顺着他说,“以身相许?……嗯,虽是单薄了些,勉强可以,OK ,我收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那你怎么赔偿啊?”

“我怎么赔偿?”他忽地转忧为喜,哈哈一笑,“最多我以身相许了,如何?”

我就知道他满脑子都是这些小玩意儿,因而顺着他说,“以身相许?……嗯,虽是单薄了些,勉强可以,OK ,我收了。”

这回,轮到他瞪大了铜铃般的眼眸了——

他骇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维曼,你、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我笃定地点头,严肃地看他。

他喜得直乐呵呵,看着我不知如何是好般,只搓着手笑。

半晌,他眉开眼笑地对着我说,“曼曼,你过来。”

“过去?”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他。

“嗯。过来。”

我走了过去。

”坐这儿。“他指了指身旁。

我坐了。他无限近地靠近了来,眼眸对着我的眼眸。

”唉,你闭眼啊!“他有些急躁。

”闭眼?“

他使劲点头。

我闭眼。只觉得一股炙热直逼我的脸。我心里一惊,蓦然睁眼。

我看见伍海彦闭着眼睛,嘴直对着我的嘴——我伸手挡住他的嘴。

“喂,以身相许啊!你又怎么啦。”他睁开眼,微微i一笑,淡定地看我,“我知道你没啥经验,我来教你。”

“教我?”我噗哧一笑,“怎么教?”

“从亲嘴开始。”他像老道的战士,“来来,过来。”

“去去去。”我大笑,“你还是做个柳下惠比较好。”

“哎呀,你不是要我以身相许么?”

“以身相许是你要听从我的话啦,因为你这身体儿从今往后属于我的了,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他觑了我一眼,“唉,这不是以身相许吧,怎么听起来像卖身了一样呢。”

“随便你怎么理解,反正就这么定了。”

从画梅开始,我一直站在他对面,看着他画完画,现在,我正捧了画,认真地瞧。

乡村的夜寂静,因而屋顶的雨打瓦片的声音非常地清晰,清晰到瓦片间雨水流动都听得见。

“真霸道。”他沉哦了片刻说,“那不行,我这身躯,是留着吸引美女的,怎可卖了去。”然而,他话锋一转,“既然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卖身也行,但却有时限的。”

我早被他逗得笑得前俯后仰,于是边笑边喘着气说,“好好,我不挡路,你爱怎么吸引美女就怎么吸引去吧,但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须得听了我的话。”

自己的这句话倒让我想起金庸笔下的一个人物来,张无忌就曾经这样答应过赵郡主的,后来因为这句话惹来了多少祸端。

伍海彦也来了兴致,“行啊!”他说,“这东西得有个保质期,为期一年,过了一年,你就没了这个权利了。”

我们击掌为证。

而后各自回房睡觉。

躺在榻榻米上,一时睡不着,辗转之间,老是想起今天这些事儿,斗狗、生气;然后秦岭上风,伍海彦像几岁的孩子一样在我面前嚎啕大哭;然后……

一幕幕,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里闪过——伍海彦还真多才多艺,那么会做饭——哦,原来他是大厨师的儿子,难怪那么会找吃的;IT高材生,总经理,会绘画……

这些字眼在脑海里翻腾了一番,沉沉地。

雨仿似小了些,没有了噼噼啪啪的撞击声。

伴着雨点轻敲屋顶的沙沙声,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被手机的短信提醒音吵醒。

努力撑开沉沉的眼睑,伸手将手机抓在手里瞧——昨天的信息还没及得回,新的提醒又来了,我的供楼还款日又到了。

6:20,起身。

推开小窗户,雨已经停了,门前的水泥路还是湿答答的。

雨后新霁,碧空澄明。

远处的山一片黛色,农田里有一垄垄开得金灿灿的油菜花。

我爬出窗外,盘腿而坐。

门前渠里的水,激流澎湃,汹涌腾黄。

听昨夜伍海彦的介绍,这渠里的水,从山上而来,应该清澈见底的。

那出手机,拍了这副田园美景给安卡。

不一会,伍海彦敲门。

经得我的同意,他进来了。

“洗刷了哦。”他见我端坐在窗外,也不意外,“待会儿要迟到了。”

几乎抱着我一般,他将我扶下小窗,“我小时候,也像你这般,一起床就坐这儿看外面的景致。”

“难怪我们聊得来,原来臭味相投。”我笑嘻嘻。

“快了哦。”他收拾昨夜画的梅,关书房的推门,跟我下楼。

十分钟后,我们离开伍海彦的老家,回广州去。

一路上,我叽叽喳喳个不停,从这刻,哦,切确地说,应该从昨天开始,我对伍海彦有了不同的理解。

“嗨,想不到你老家在八十年代就装修得那么现代。我还以为会是阴阴仄仄的呢。”说这话,我想起尹时腾的80年代的宿舍,想起我爸的80年代的船厂,在广州那样的大都市,都没有那样的精致。

“呵呵。”他笑,“我爸爸在我几岁的时候,就跟着他的老板转展澳门和香港,那个老板在香港和澳门都有生意,而且他很信任我爸爸——我爸爸经常替他掌管一切,从原材料到出品,他都信赖我爸。”伍海彦眼观四面,手抓方向盘,嘴里和我对话。

“于是我爸经常出入澳门和香港。记得小时候我的玩具,我的学习用具,都是与众不同的,那都是我爸从香港带回来的。”

“包括你睡的榻榻米,书桌,书架,日式推门等等的装修风格,也是爸爸从香港学来的,这村里面,在那时是绝无仅有的。”

伍海彦一路介绍他的童年,他的家乡和他的父母,里面都是自豪的,有爱的。

然而我,我联想到我的爸爸,我的娘亲——我对爸爸的感情是复杂的,有时觉得他伟岸,最是可亲的,但如果波及了我的母亲,他就是最可恶的——他推搡我的娘亲,对她的痛苦熟视无睹。

我的母亲,在哪里——至今都无从考籍。

仿佛看穿我的心思般,伍海彦问,“维曼,你不是说准备你娘亲的资料给我的?准备得怎么样了?”

“唉,我真真有些害怕,如若找到她了,那又怎么样呢?她愿意吗?想当初,是她自己离家出走的……”

“曼曼,我觉得你想多了。我们找到她,如若她真如你所说的那样,那我们就远远看看,不去打搅她,聊以安慰自己对她的思念,你说呢?”

“我还是跟爸爸再商量商量吧。”我犹豫地说。

伍海彦长叹了一声,“看见你思念她,梦里呼唤她,我真的很难过。我不能理解你爸爸妈妈是怎么想的。”

听伍海彦这样说,我缄口无语。

算是现代言情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伍海彦,以身相许)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紫小耕)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