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羽灵》羽灵神转龙太子武器 大叔受 羽灵娘受
《羽灵》羽灵神转龙太子武器 大叔受 羽灵娘受

羽灵 玄羽灬 著

张羽,赵匡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09 17:01:22
传奇人物是张羽,赵匡的网络创作《羽灵》此文是玄羽灬创作的仙侠文,文笔出神入化主线新颖,绝对是不容错过的畅销作品,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军中生活多约束,张羽除了每日的训练之外,却也无事可做。这虽是起义军,但练兵的方法却是极为苛刻。但好在他本就有修为在身,这相对常人几近严酷的训练对他来说,不过是活动活动筋骨。宸渊知林巧儿是女儿身,只派给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军中生活多约束,张羽除了每日的训练之外,却也无事可做。

这虽是起义军,但练兵的方法却是极为苛刻。但好在他本就有修为在身,这相对常人几近严酷的训练对他来说,不过是活动活动筋骨。

宸渊知林巧儿是女儿身,只派给她一些轻松地活,如为军士煮煮饭,洗洗衣服。

赵匡与燕行却是好运的分在了一个十人队,这二人表面上彼此不和,实则暗地里都把对方当做竞争对手,训练起来更加卖力,无形间,二人亦起了相惜之意。

这日,校场上传来震天的吆喝声,却是各队的兵士互相较量,切磋武艺,要选出一个百夫长出来。

这新颖的挑选方法自然是宸渊想出来的,张羽夹在人群中,看着场间二人刀枪拳脚,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张大哥,你怎么不去试试!”

他身旁,赵匡忽而开口。他随张羽学过些本事,心中想来张羽的实力自然不会比这些兵士弱。

张羽沉吟一声,心道我若上去了,未免太过欺负人,况且我对这百夫长的位置也并不觊觎,还是算了吧,当下摇头道:“我便看看好了。”

赵匡见他不愿上前,心中暗想:“若是张大哥上去了,那百夫长定然是非他莫属。只是如今他不愿,我不若上去试试。”

心中已有了计较,只待场上一人败下阵来,他便立刻替上。

他们这一共有十个十人队,恰好一百人,以武艺推选百夫长,倒也能令大家心服口服。

过得半晌,那比武场擂台上的二人斗的是越来越激烈,只见当中一壮汉,手中长枪挥舞,但见寒芒点点,那持剑男子以剑相抵,哪晓得枪头碰在剑刃上,竟将这剑刃分为两段,持剑男子一个踉跄,立时跌倒在地。

壮汉将手中枪一横,拱手道:“多谢!”

他这一下将手中劲力运于枪尖,将对方断剑打为两半,对方虽然也甚是钦佩,当下亦是一拱手,下得台去。

赵匡见状,正要从人群中蹿出,却是有一人抢他一步上得擂台来,他定睛看去,却是一与他差不多大小的少年,只是眉目间比他多了几分凶狠之气,“燕行!”赵匡识得那人,却是与他同处一个十人队的燕行。

张羽见他抢上台去,不由眉头微皱,那壮汉的身手不简单,他是怕燕行吃亏。

燕行从擂台边的架上随意挑了一副弓箭,躬身道:“请。”

壮汉却是一怔,道:“小兄弟,你还是换个别的武器吧…”他这却是好意,须知擂台比武不比战场厮杀,场地就这么大,弓箭这种远距离武器实是难以发挥,若真打起来,那壮汉三两步近得他身,他便输定了。

哪知燕行却是微微摇首,再一拱手,道:“请!”

壮汉见他执意如此,再劝反倒是看不起他,当下一提手中长枪,喝道:“小兄弟,小心了!”

他大步流星,三步并作两步,转眼间便欺近燕行,手中长枪枪尖一点,直往他肩头挑去。

他这一手露得极其漂亮,一刺一挑之间看似平平,其实是毕身功力体现,众人眼尖的只道这一下便要叫那少年服输。

谁知只见燕行身子往后退了半尺,身子微屈,竟是避开了这一下,他脚步不停,一连退了三步,壮汉手中长枪亦是跟着连刺三下,不给他拉开距离的机会。

但见燕行忽的伸出手来,一下压住刺来的枪头,将枪身都压弯了。壮汉脸涨得通红,料不得他一个小孩子竟有如此劲力,当下大喝一声,手上运劲,枪身一弹之下,直带得燕行身子往空中抛去。

这一下众人均是一惊,生怕这孩子摔倒哪里。但他们还未出手相救,便见燕行身子在半空中张弓搭箭,正对那壮汉,只听“咻”的一声,一支箭犹如流星赶月一般,直逼壮汉。

壮汉哪敢怠慢?急忙挥舞长枪,挡下这急速的一箭,但下一箭又一至,他再挥枪已是不及,急忙向后退去,这一下退的甚是匆忙,身形尚未站稳,第三箭又至。

壮汉一纵身,在地上翻了个滚,这一箭再次落空。但他尚未松口气,便觉身子一轻,继而一下跌倒在地,原来他连连后退间,竟是跌下了擂台…

燕行身子从空中落下时,脚尖在地上一点,将这下坠之力悉数化去。众人见他在空中连发三箭,而后又这般轻松地落下来,人群中不由传来热烈的喝彩声。

“承让!”他对那壮汉一抱拳,壮汉倒也洒脱,一拱手,兀自退回人群中。

方才燕行那一手功夫让周遭的人无不从心底里佩服,如今竟是突然间没人再想上台。

张羽见状,也是心中暗暗叫了声好,他虽不知这少年一身功夫跟谁学的,但确实是值得称道。

正欣赏方才燕行露得一手武艺时,却见身旁人影一闪,他未来及阻拦,赵匡已然一步踏上了擂台。

“燕行,我来会会你!”赵匡上得台来,指着他的鼻尖,高声道。

想他以往与燕行打架,都是自己胜,如今见他学了这一身本事,心里哪里肯服?非要与他分个高下来不可。

燕行见得来人是他,也是眼中精光闪烁,他道:“你随便挑一样兵器吧!”

赵匡想了想,张大哥教他最多的便是掌法,于剑法倒也传了一些,他若赤手空拳,定然难以应付他的弓箭,当下再架上挑了一柄软剑,剑锋锐利,一指燕行,“来!”

燕行也不再废话,抱守心神,只待他攻来。

赵匡手中剑锋一吐,径直朝燕行刺去。

这一剑来得极快,燕行也不由微觉惊讶,当下侧身向后退去,剑不比枪,剑更多的是讲究灵动,迅捷,若他速度不够快,便会输给赵匡的剑法。

只见场间一人攻,一人闪,赵匡的剑法受教于张羽,而张羽的剑术受教于琼霞派的御剑长老,即便是他手握凡铁,武功平平,如今使得剑来,也是有模有样,莫说燕行这么一个孩子,便是一般习武之人,也会败在他手上。

只见他剑锋一晃,骗得燕行身子向左闪去,自己手中剑招倏地一变,剑锋忽而偏从左方攻来。

燕行见状,神色一沉,蓦地矮下半截身子,赵匡这一剑却是刺了个空。燕行弯下身子来,正一拳打在赵匡小腹之上。原来赵匡将全副心神用在自己手中这柄剑上,以致其他地方空门大开,燕行抓住这个破绽,一击便中。

但也就是他于这套剑法没有熟练,若是张羽使来,对方哪能觑空得手?

赵匡身子连连退去,捂着肚子,只觉疼痛非常。但他性子极为执拗,心道这点疼痛算什么,你打我一拳,我非打回来不可!

当下一挥剑又朝燕行攻去,只见燕行却是抓住他方才一愣神的功夫,已然张弓搭箭,箭矢“咻”的一下朝赵匡面门射去。

赵匡举剑相抵,听得“叮”的一声,第一支箭被挡了开去,但第二箭果然又至,他的本事本就不比那壮汉,情急间如何还挡得下这第二箭?

况且对方箭矢前后来的又快又急,他一时手中动作竟是跟不上,眼看这箭就要穿过赵匡的胸膛,燕行也是暗暗一急,想不到他一时失手,竟要铸成大错。

就在千军一发之际,空中一阵劲风吹来,一个黑衣身影拦在赵匡身前,食指与中指身处,一下夹住箭头,手指之上玄火劲气暗运,那箭头立时被一团火焰烧的化开。

“张大哥!”赵匡见得张羽救了自己,心中又是欣喜又是不甘。

欣喜的是张羽救下自己,说明他对自己极好。不甘的是自己却是输给了燕行。

燕行似也认得张羽,见得他上台来,摇首道:“我不比啦!”

张羽一怔,又听他道:“我打不过你,还比什么?”

张羽本想说自己上来救人,并无心比试,只是按照规矩,上了这擂台便是来比试的,若他不遵守,未免坏了军中规矩。

如今燕行自行认输,走下台来,对大伙儿道:“大家看,刚才这位张大哥的身手怎么样!”

众人见他单手接箭,更是手掌之上能放出古怪火焰,均是心神震骇,如今听得燕行这么一问,均是齐声道:“百夫长就张兄弟做啦!”

张羽面露犹豫之色,尚要推辞,又听赵匡在身边道:“张大哥,你若是推辞了,恐怕寒了大家的心。”

张羽想了想,心道大家盛情相劝,自己总不能拂了众人的意,况且做了这百夫长,能更为好的照顾赵匡,当下拱手道:“如此,张某恭敬不如从命了!”

是时人们对于昆仑山琼霞派的神通并不了解,而派中弟子均是严禁插手管凡间之事,似张羽这般的,倒是百年来第一个。

“公子,听说你做了什么百夫长。”营长中,林巧儿掀开帘幕,走的近来,面上满是温婉笑意。

张羽见得她进来,摇首轻叹道:“若非匡儿与燕行动手太过,也不会有这档子事…”

林巧儿却是微笑道:“我却觉得这样也不错。”

她看着张羽,道:“这样一来,你要照顾匡儿不是更为方便了?”

张羽颔首,但随即又犹豫道:“只是我不通兵法,对于行军打仗一窍不通,只盼别连累了手下的这帮人才是…”

林巧儿掩唇笑道:“公子你怎的诸多担心?那行军打仗的事情也不是你这么一个小小的百夫长操心的。”

张羽想她说的也在理,最多上面有什么指示,他照着做便是。

他们正说话间,赵匡一步闯进营帐中,却见得林巧儿一身湛蓝衣裳,俏立在张羽身旁,不由讪讪笑道:“林姐姐你也在啊…那我等会儿再来,等会儿再来…”

林巧儿见他古怪神色,知他多半是想多了,当下脸色微羞涩,走上前去,在他额头一点,“人小鬼大!”

赵匡吐了吐舌头,只听张羽道:“匡儿,有什么事吗?”

赵匡听他发问,忙道:“张大哥,你再教我些武功吧!”

林巧儿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张大哥教你的还少吗,小孩子贪多不烂懂不懂!”

赵匡面上一红,其实张羽自进了军营后,为担心他有什么闪失,确实传了他不少武功,只是一来张羽说的晦涩难懂,二来他没有根基在身,学来十分不易。

他叫道:“我要学今日那个手上喷火的功夫!”

张羽心中一动,知他说的是玄火劲,当下摇首道:“那个,恐怕你一时半会儿学不会…”

也并非他不愿教,只是玄火劲学起来十分艰辛,非是一时半会儿能学会的。而且赵匡最基础的聚气之法都不会,丹田内无一点真气,便是懂得玄火劲心法,也是无用。

林巧儿却不懂这么多,他只道张羽碍于门派之见,不便传与他,当下含笑道:“张大哥那个本事不能随便传的。”

赵匡失望的“哦”了一声后,只听张羽道:“我可以传你一些其他的本事。”

“是什么?”赵匡见他答应要教自己,不由又期待起来。他孩子心性,心道就算学不会那放火的本事,能学得一些飞天遁地的本事,也是值了。

“剑术。”张羽的话又让他失望起来,他颓丧道:“我用剑连燕行都打不过,学来有什么用?”

张羽见他似乎对剑术颇为瞧不起,心中却也不恼,只是摇首道:“你没能赢过他,只因你的剑术还没练到火候。”

张羽缓缓道:“剑为百兵之首,你说说,关于它的武学,能差吗?”

赵匡听他这么一说,随即道:“那张大哥你耍一套剑法来我瞧瞧!”

张羽本欲拒绝,但想来若是自己将剑法耍出来,或可更令他信服,当下颔首道:“好,你跟我来!”

他带着赵匡走出帐外,林巧儿一语不发,只含笑默默相随。

他手中持着柄软剑,站在空旷的校场上,眼眸微闭,心道若真要他信服,自己的玄火劲断然不能运在这剑刃之上,需得凭单纯的剑术才行。

当下眼眸微睁,手中长剑一抖,寒芒闪烁之间,已然舞起剑来。

他初时一招一式,一刺一收尚能让赵匡看的清楚,到得后来,只见他人随剑动,再不凝滞于身形,眼前只有无数寒芒划过天际,却不见得他手中剑何在了。

林巧儿在旁静静看着,却见漆黑夜空下,黑衣玄衫的少年手持三尺长剑,剑疾如风,剑寒如冰,轻轻一剑,便仿若可掀起万千波澜…

她心念微动,瞥见张羽冷漠僵硬的侧面,想到他在金陵救下自己的情景,芳心忽而轻轻的跳了一下,这一下极快,连她自己都没怎么察觉到。

张羽舞到后来越来越急,赵匡已然渐渐看不清了,但见他未有停下的意思,不由叫道:“张大哥,我都看不清啦!”

张羽闻言,暗叹一声,收剑立足,走上前来,道:“怎么样,你学不学?”

赵匡心道若是能学得你这般本事,自己也不亏了,当下颔首道:“学!当然学!”

张羽微微颔首,他如此费心要传赵匡剑术也是想他在战场上多一份生存能力,如此也算对他爹有个交代…

就在彭城起义不久,京都皇宫御书房中,当今整个大云帝国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位居九五的男人,千靖皇帝,相貌不过三十上下,浓眉大眼,眉宇间颇具一股威严。

他此刻正双目轻合,似乎是在养神。

“皇上,江南送来急报。”

寂静的御书房中,随着一个尖锐的声音到来,千靖皇帝睁开眼来,缓缓道:“念。”

他的声音很沉,就仿若一幢厚厚的钟,却徒具一股威严。

走来的是一名小太监,他跪在地上,垂着首,“奴才不敢念…”

千靖皇帝看了他一眼,“呈上来。”

这小太监急忙将奏章呈上,待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千靖皇帝打开奏章,只寥寥看了几眼,继而缓缓道:“彭城…”他瞥了眼那垂首的小太监,“去将诸葛炎叫来!”

小太监应了声,退了下去。

过得好一会儿,御书房外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陛下,臣诸葛炎求见。”

“进来吧。”

御书房的门被缓缓推开,进来的却是一身穿金袍,年貌不过十八的俊朗少年。若是张羽在此,定能认出他便是曾经在西南村外撞上的那少年。

想不到他竟是当今让各地义军闻风丧胆,百姓们敬佩非常的诸葛炎,诸葛丞相。

以弱冠之年位极人臣,实在是难以想象。

千靖皇帝看了他一眼,“江南又有叛乱了,这次却是在彭城。”

诸葛炎闻言,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感到疑惑,以往叛乱多在西南,东北那一块,只因那里的百姓生活多为辛苦,朝廷苛捐杂税也多。可江南一向富庶太平,怎的会突生叛乱?

“臣愿亲自走一遭。”诸葛炎躬身请命。

千靖皇帝却是微微摇首,“不必了,此次朕心中已然有了人选。”

诸葛炎神色不变,并不说话。

“大将军李旬近来总是向朕推荐一人,如今正好试试那人究竟有没有本事。”

诸葛炎道:“想来李将军的眼光,不会看错人的。”

千靖皇帝颔首道:“此次找你来,是另有他事。”

诸葛炎垂首道:“陛下请明示。”

千靖皇帝缓缓道:“李将军与冥绝宗宗主已然达成了协议,共同对付炼魂教。”

诸葛炎一怔,随即道:“陛下,恕臣直言。”

“你说吧。”

诸葛炎道:“与冥绝宗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炼魂教纵然势大,但倘若我们与冥绝宗联手灭了炼魂教,难保冥绝宗不会成长为第二个炼魂教。”

千靖皇帝缓缓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但这些年来炼魂教已然是越来越猖狂,朕再不有所行动,只怕贺罗生真当朕怕了他。”

诸葛炎心中轻叹一声,心道既然你心中执意如此,又与自己说这些做什么?总归自己的意见你都不会听。

千靖皇帝道:“朕将这些告诉你,是希望丞相你与李将军齐心同力,共同对付外敌,勿要相互猜忌。”

诸葛炎心中一惊,随即沉声道:“臣对陛下,对大云朝忠心耿耿,绝不敢起内讧。”

千靖皇帝“嗯”了一声,“我自然知道丞相忠勇,不早了,朕有些乏了,丞相退下吧。”

诸葛炎辞了去,出得御书房内,仰首望着满天星辰,心中轻叹,想自己为这大云朝尽心尽力,到头来还是要被人猜忌…

这日,彭城之上一片兵甲林立。

张羽屹立城头,看着城下无数攒动的人头,心中绷紧了弦。

彭城叛乱消息传将出去,一夜间,从邻近的城市以及京都派来的兵马,足足三万人,将彭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彭城太守,也就是王朗,三十来岁的男子,此时披盔戴甲,神色凝重的盯着城下兵马。

他身旁,站着一白衣长袍的男子,正是宸渊。

王朗沉声道:“这统军的叫李明。是大将军李旬的嫡系。”

宸渊看着城下为首一人,微微笑道:“年纪轻轻便能率一方兵马,看来这李旬认为我们不堪一击,令他亲戚立功来了。”

王朗道:“历来剿灭叛乱,都是诸葛炎亲自出马。此次不知为何会交由李旬。”

宸渊道:“那有什么奇怪。朝廷中尔虞我诈,诸葛炎就算神通了得,却也难免功高震主。”

王朗道:“依你看,如何打发这三万军马。”

宸渊笑道:“斩了那李明首级,挂在城楼之下,这三万人顷刻瓦解。”

王朗摇了摇头,“这如何能办到?”

这时,城下忽一人高声道:“城中叛贼听着!本将奉旨讨贼,劝尔等速速开城投降!否则我大军入城,寸草不留!”

宸渊摇头笑道:“这李明没什么本事,嗓子倒是大。”

他又道:“便依他所言,出城吧。”

王朗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道:“我们只有八千兵马,若死守,倒也…”

宸渊摇头道:“彭城四面受敌,粮草难以为继。出城迎敌吧。这李明军阵一片散乱,八千人足以打发了。”

王朗闻言,冷声道:“出城,迎敌!”

擂鼓震响,须臾之间,还在对峙的两军,立时刀刃相向,震天的呐喊声与击鼓声随之响起,两拨人马可谓都是卯足了劲,义军想借此站立威,朝廷军队想借此战立功,真是各怀心思,一见面,便是生死相见。

张羽随手一掌击毙迎面一人,他身法如风,在敌军中进退自如,只是眼前的人影宛若潮水一般,实在太多,他若一个一个杀,不知要杀到何年。

而况他率领的这个百人队毕竟是新兵,没有临战经验,一上来,便有数名兄弟挂了彩。

他一来要奋力杀敌,二来还要抽出身来时而保护赵匡与底下的兄弟,倒是好不繁忙。

城楼之上,宸渊看着在千军万马中游刃有余的张羽,微觉诧异,他虽料到张羽有些本事,却没想他竟是修道之人…

但并非人人都如他一般有神通在身,敌军必定数量极多,纵使义军个个骁勇,从装备到武艺上却是均不如朝廷正规军。更何况其中还有许多如赵匡这般的新兵,没有经过战场厮杀,第一次难免会手足无措。

又去了一炷香时间,义军渐显败势。

张羽亦感到力不从心,敌人如潮水般涌来,他心中微凛,双掌之上玄火劲气外放,一掌便逼开迎面攻来的三四人。

他正待回身查看赵匡,却是不见了赵匡身影。

原来随着义军渐渐显出败势,原先他们的阵势已然溃散开来,敌方的铁骑再进行两轮突进,阵势早已四散开来,城下的战场已然被分割为一块一块,他心神放在迎敌之上,不经意间竟是与赵匡他们走散了…

他想呼喊赵匡,只是身处刀枪箭雨之中,只听得震耳的喊杀声。

空中传来破空之声,乱箭射下,张羽一咬牙,体内玄火劲散发而出。

大手一挥,肆虐的火舌将空中无数箭枝烧为灰烬。

敌军见他挥手间,便有骇人火焰喷出,心神震骇,他周围的义军却是大受鼓舞,一时之间他这边的场间局势稍有缓和。

却见另一边王朗一刀劈翻一人,看着被人群拱卫在中心的李明,当下脚踏流星,大步朝他而去。

他也是看出如今再纠缠下去,己方必败无疑,若想转败为胜,只有擒贼先擒王!

他一刀砍翻一人,气势如虹,但奈何人潮如蚂蚁一般,他就是砍钝十把刀,也不可能来到李明面前。

马上,李明见这男子神勇非常,脸上却是冷笑一声,腾身而起,一踩马背,凭空飘向王朗。

他有意露一手轻功,心中正得意,却见刀光闪烁,王朗一刀劈来,他轻蔑一笑,竟是抬手凭一只肉手架住那刀锋。

王朗正惊愕之际,李明一脚正中他胸膛,王朗连退数步,这一脚的劲力却是非比寻常,他胸前铠甲尽碎裂,胸口剧痛难当。

李明趁胜追击,拔出腰间佩剑,一剑直刺王朗咽喉。

当此生死关头,李明忽见眼前两股火舌朝自己袭涌而来,他躲避不及,横剑护在身前,那火舌被他体外的一层淡白色光芒挡住。

李明惊怒之际,却见一人飞身而来,他双脚凌空,浑身沐浴着暗红色光芒,宛如天神。

这人正是张羽。他原本也有意去杀了中军主帅,只是奈何对方站在阵势之中,自己轻易接近不得。而如今这李明见义军已显败势,心中已然有几分松懈。

他又见这王朗身手不凡,不要命的朝自己这边冲来,料来他该是个义军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心道自己擒了他岂不是大功一件?

更何况他因李旬的关系担任这一军主帅,可手底下的人并不服他,他有意露一手功夫,好叫那些兵士服了他才是。

他却不知,他自以为是的脱离护卫自己的兵士,冲入战局之中,却是给张羽抓到了机会。

他巴不得这李明送上门来,哪会放过他?

张羽与李明拆了十招左右,这李明却是有修为在身,内劲颇为身后,难怪可以凭借一只手架住王朗的刀锋。

张羽心中亦是诧异非常,这李明颇不简单,他若与他纠缠下去,只怕义军支撑不住。

当下心中下定决心一记焚天印打向李明。

巨大的火手印喷吐着赤焰与李明身前一道白芒撞在一起。

张羽期身上前,体内暗红光芒大盛,眼中隐有红芒闪烁,“休门,开!”

就在李明与那火手印对峙时,张羽身子宛如一道流星,一掌带着雷霆之势,重重击在李明小腹之上。

李明受此重创,白芒瞬间消散,火手印化为漫天火焰席卷李明全身。

他此刻已看出义军阵中此人不简单,心中有了退意,周遭的士兵见自己主将受伤,也是纷纷上前来,一时之间十数柄长枪同时刺向张羽,将他的身子逼了开去。

但只听李明惨嚎一声,身子蓦地窜起滔天烈焰,他手舞足蹈,漫无目的的在千军万马中奔跑,挣扎。最终化为一团黑灰。

张羽重重喘了口气,他开启休门,配合焚天印以雷霆之势击毙李明。

敌军见自己主将这般被人诛杀了,立时军心打乱,不知该如何是好。更有的兵士,见此立时丢下兵刃,兀自逃命去了

张羽眉头微皱,深吸口气,开启休门之后的他,已是虚弱至极,此时随意一个寻常士兵都可要了他的命。

但他依旧咬着牙,一纵身,踩在李明的马背之上,那骏马立刻狂躁起来,但张羽脚劲深沉,任那骏马如何躁动,他自岿立不动。

“你们主将已死,还不降?!”

他一声长喝,响彻苍穹。

敌军见李明身死本就心神大震,现在被他如此一喝,军心立刻溃散。

宸渊看着城下局势由败转胜,不由摇头笑道:“若是留他尸首,不是更能震慑对方?”

张羽被王朗扶着入城。

胜利的欢呼声至今响彻整个彭城,仍未停歇。

“这次,我欠你一条命!”

王朗看着面色苍白的张羽,隐隐激动道。

张羽摇头道:“王太守不必客气。”

王朗哈哈一笑,道:“好兄弟!”

张羽道:“王太守可曾见到一十四来岁的少年?”

他刚问完,便见有两少年朝他跑来。

“张大哥!”其中一人正是赵匡。

他此时脸上沾满鲜血,看上去却是没怎么受伤。

他身旁一人,正是燕行。

燕行比他就差多了,他面色苍白如纸,肩膀处有一箭伤。

张羽点头道:“你们没事吧?”

赵匡笑道:“没事!”

说罢,他又看向燕行,道:“多亏他帮我挡了一箭!”

燕行偏过头去,冷冷道:“我可不需你谢我。”

王朗见二人,笑骂道:“还在这屁什么话!再不带他去止血,他就该死了!”

赵匡闻言一惊,向二人告辞,急忙与燕行去寻医了。

张羽看着二人远去背影,只听王朗笑道:“张兄弟你放心。这二人,宸渊他特意吩咐过,要多加照顾。便是我死了,也不许他们死。兄弟们拼杀时都顾着他们的,你放一万个心!”

张羽闻言,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战场上生死顷刻间,说是照顾,谁又能保证谁一定能活下去呢?

张羽一战击毙李明,声名大噪。只是林巧儿看着被王朗抬回来的张羽的时候,倒是吃了一惊,面上隐隐现出担忧之色。

“张兄弟,身体如何了?”

帐外,王朗抢先走入,面上挂着豪爽笑意。

他身后,宸渊缓步跟着。

林巧儿见得来人,又看了看张羽,只见张羽起身道:“王太守,宸渊公子。”

宸渊笑道:“不需多礼。”

王朗看着张羽,笑道:“张兄弟,咱自家兄弟不与你说没用的。此次来,是有一事要征求你意见。”

张羽道:“但说无妨。”

王朗刚要开口,忽又看向宸渊,笑了笑,“还是你来吧!你也知我嘴笨!”

宸渊莞尔,“其实此来是想拜公子为将的。”

张羽惊道:“什么?”

宸渊笑道:“张公子身手不凡,军中正缺你这种人才。”

张羽摇头道:“非在下推辞。只是临阵杀敌尚还行,这行军布阵,我却是一窍不通。”

宸渊微笑道:“这有何妨。谁人生来便什么都会。现下正是用人之际,还望公子切勿推辞。”

张羽听他语气诚恳,推脱不过,只得道:“如此,张某愧领了。”

待二人走后,林巧儿眉眼间带着如水笑意,“恭喜张将军了。”

张羽摇了摇头,面上却无喜色,他本意只是想照看赵匡,但现下只觉身上凭空背负了许多包袱。

京都皇宫,正德大殿中,千靖皇帝看着呈上的败报,一拍龙案,喝道:“岂有此理!三万人,竟然全军覆没?!”

如今殿中立着至少有百名官员,均是垂着首,龙颜大怒,谁也不想成为出气筒。

千靖皇帝一眼便见着了台下的李旬,他站在左手第一,诸葛炎立在右手第一,是以十分显眼。

“李旬,这就是你说的治军有方,可堪大器?!”

千靖皇帝将奏折一下掷在李旬面前,声音中已多了几分寒意。

李旬急忙走上前,一下跪倒在地,“陛下息怒,据臣所知,此次义军中有个颇为棘手的人。”

“谁?”千靖皇帝收敛怒意,淡淡道。

“那人名叫张羽,是曾经西南边村的余孽,此人不知何故习得一身了不得的本事,相较于常人,倒是难以对付一些。”

千靖皇帝听到西南边村四字,心中微动,他并不想在这里提及那件事,当下缓缓道:“依你所言,非得诸葛丞相亲自出马不可了?”

李旬道:“那也不必,臣听闻前些日子这张羽在金陵得罪了炼魂教,被印上了追魂印,若是我们可以利用炼魂教…”

千靖皇帝看了眼右手边的诸葛炎,“丞相,你看此事该怎么办?”

诸葛炎走上前来,躬身道:“陛下,李将军的方法或可一试,炼魂教势力极大,叫他们对付那张羽,想来是手到擒来的。”

千靖皇帝闻言,淡淡“嗯”了一声,随即道:“此事你看谁去合适?”

诸葛炎想了想,道:“周无延周将军或可担此大任。”

千靖皇帝再没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又过一月,张羽奉命率着略五百人的队伍往枣庄前去。

枣庄,是彭城往北的要镇。

自从上次击退朝廷来犯,俘获兵马无数。

这一月来,宸渊与王朗厉兵秣马,先后夺取了彭城附近的宿州与枣庄。

这枣庄,扼彭城咽喉,更是储粮之所,张羽此番便是奉命从枣庄押运粮草。

他这一月来,宸渊时常与他交谈,期间谈到兵法谋略,宸渊见识非凡,张羽亦是从中学到不少。

但毕竟时间甚短,他尚不能运用到临敌之上,是故宸渊便派他前来运粮。

林巧儿骑马在他身边,张羽本意是不愿她来的,但她说什么也要跟着,他拗不过她,只好随着她了。

她看着身后队伍,笑道:“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宸渊竟然连下两城。其中枣庄还是兵不血刃。”

张羽亦对他的手段敬佩非常,“赵村长所说不错。这宸渊确实胸有韬略。”

林巧儿轻笑道:“依我看啊。他是借了势而已。”

张羽道:“此话怎么说?”

林巧儿笑着望着他,道:“一月前,彭城一战大败朝廷三万的兵马的消息,传遍整个江南。这消息传得如此之快,宸渊可没少花心思。他这么做,便是要彭城附近的官吏忐忑不安,要彭城附近城市有志起义的人看到希望。”

张羽道:“原来如此。”

林巧儿轻笑道:“这次皇帝兴建什么极乐宫,民怨较之往日更重,宸渊此时挫败朝廷大军,更是鼓舞了人们反抗朝廷之心。”

张羽默然。

林巧儿说的极对,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亦发现,林巧儿见识非凡,许多他看不透的地方,她一语中的。

但她除了告知自己真名之外,对别人一律称作胭脂,这点他却是想不通透。

他正这般想着,队伍行至一山谷,这山谷名为幽谷,过了这山谷,彭城也就不远了。

张羽四下看了看,听一人道:“张大哥,是否在此歇息?”

这人正是赵匡,一个月下来,稚嫩的少年随着军旅生活的磨练,也渐渐脱去了脸上的稚气。

他自张羽封为中郎将后,便一直跟着他。只是期间燕行因为被王朗看好,归入了王朗的帐下。

这一点倒没什么,张羽也不在意。

张羽看了看身后的兵士,他们面上都有疲色,想来长腿跋涉,他们也累了,当下点头道:“便歇息一会儿吧。”

他兀自将马牵向一边,倚着一棵树坐了下来。

林巧儿走到他身边,将水壶递给他,笑道:“公子,喝点水吧。”

张羽接过水壶,饮了两口,见林巧儿额头见汗,想她自跟着自己从军来,倒是消瘦了许多,当下道:“这些日子,倒是委屈你了…”

林巧儿笑道:“公子你又胡说什么,我又不用上阵杀敌,哪来什么委屈不委屈。”

张羽只是心道她一个天仙般的人儿,却要平白无故跟着自己受这么多罪,岂不是委屈她了?

只是这话也没说出口,说来若非炼魂教追的紧,她也不必这般跟着自己…

正这般想着,忽觉山谷中传来一股剧烈杀意,这股杀意让他心中一凛然,当下将林巧儿护在身后,沉声提醒众人道:“小心!”

随着他的话,霎时间山谷深处无数箭枝如同雨点般袭来。

众人听了他的话,本已有所反应,但奈何箭雨来得太快,一轮箭雨下来,已死伤数十人。

张羽眉头紧皱,山谷中隐隐现出无数黑影来。

“反贼!留下狗命来!”

黑影中走出一身穿金甲的少年,这少年十六上下,眉目清秀,却掩饰不住浓浓的杀意。

“本将周无延,在此恭候多时了!”

张羽看着漫山的敌军,心中陡沉,他万不料到,这彭城不过百里之处,竟有朝廷军队设伏。

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对方如何得知自己行踪的。

但他很快就明白了,因为他在周无延身边看到一个杏黄长衫的男子。

那男子面上露出得意神色,“周将军,这其他人你随意杀。只是这一男一女,可是说好也交予我们炼魂教的。”

他指了指张羽,又指向林巧儿。

周无延冷声道:“你只需杀了他吧?他的首级与那柄剑我可要带回朝廷的。大将军亲自点名要他的命的。”

那男子笑道:“这是自然。”

周无延点了点头,一挥手,山谷中涌出无数士兵。

张羽沉声道:“迎敌!”

同时,那杏黄长衫男子飘身而来。

张羽将林巧儿护在身后,道:“小心!”

他与杏黄长衫男子对了一掌,只觉体内气血翻涌。

那男子长笑道:“在下炼魂教第八堂堂主,常云天!!”

张羽冷哼一声,二人一言一语之间,手上已过了数十招。而张羽所率队伍,与朝廷军队厮杀在一起。

这原本寂静的山谷,瞬间变成了人间炼狱。刀光剑影,血肉横飞。

张羽被常云天一掌逼退数步,只听常云天道:“你可不要认为我是柳为那废物。炼魂教十六堂,堂主均是按实力来的!

我比那柳为,不知强多少倍。所以,你有什么本事,还是全部拿出来吧!”

张羽神色凝重,这常云天修为非凡,他若有所保留,恐怕会丧命于他手。

但他还是不明白,为何炼魂教身为魔教会与朝廷相互联合。

但从适才周无延的话中,他倒是听到了李旬要拿他。

江都城外山岗刺杀一事,彭城城下一掌击毙李明一事,终于让他开始重视自己了…

休门大开,暗红真气冲体而出,双掌竖于胸前,掌心间缓缓聚起一团暗红火球“玄炎!!”

张羽一只手托着那巨大火球,冲向常云天。

常云天面上显出一丝惊色,他原本看见张羽,自负以他本事,可谓手到擒来。

但不料对方用了什么秘法,真气瞬间暴涨,那手掌之上悬浮的火球若真打中自己,自己怕是得交代半条命。

当下双掌之上青芒大盛,迎向张羽之际,却见一道剑气从自己身边滑过,穿过笼罩着张羽的暗红光芒,继而穿过了张羽的大腿。

只这一下,张羽一个踉跄,身形不稳,常云天看准时机,双掌带着青芒重重击在张羽胸口。

“离魂散魄手!”

张羽面上一阵扭曲,似是承受着极大的痛楚。

他猛地一咬牙,嘴角已然沁出血来,手掌之上的火球还是砸在常云天身上。

常云天不料他受此重创还可有力反击,身子被那火球带着倒飞出去,口中鲜血直喷。

那火球“轰”的一声爆裂开来,耀眼红芒直刺天空。

周无延还剑归鞘,看着一旁杏黄衣衫上尽是鲜血,皮肤焦烂的常云天,冷笑一声,他适才出手偷袭张羽,这常云天却还是身受重伤,当真愚不可及。

常云天喘着粗气,面上惊怒交并,看着半跪在地的张羽,双掌之上青芒再现,飞身打向张羽。

张羽不料对方中了自己的玄炎还有力站起来,但他自己已然油尽灯枯,开休门,施展玄火劲中最为强横的玄炎,已耗尽了他所有的体力。

他心中微微苦涩,不料自己尽是会丧生于此。

就在此时,忽听一个声音道:“张大哥小心!”

赵匡的身影不知何时冲到张羽面前。

张羽面上大惊,一旁的林巧儿亦是掩唇惊道:“不要!”

常云天双掌上狰狞的青芒重重印在赵匡胸口,赵匡口中鲜血如同一支箭射出,面色立刻苍白如纸,鼻孔间气息微弱,很快,那微弱的气息也没了。

张羽兀自怔在原地,看着赵匡闭上的眼眸,只觉周遭的打杀声离自己越来越远,他怔住了,一切发生的太快,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张公子!快跑!”

林巧儿看着呆立原地的张羽,常云天一掌又至。

但这一掌又没拍下,随赵匡之后,又有一人冲出,死死挡在张羽身前。

“胭脂姑娘,快带张将军走!!”

那人刚说完,已然毙命于常云天掌下。

之后,无数的人,不顾身前的敌人,不要命的扑到张羽身前,竟是立起一道人墙。

他们有的死死挡在张羽身前,有的死死抱住常云天。

常云天又惊又怒,体内真气散发于外,“滚!”将抱住他身子的人震飞老远。

但那些人瞬间爬起来,又上前纠缠住他。

“快带张将军走!”

又有一人叫道,将怔立的林巧儿唤醒。

林巧儿眼眶微红,却是咬着银牙,拖着张羽要走,但这一拖无论如何也拖不动。

一旁,周无延看着场间,冷笑一声,“杀了他们!”

随他令下,无数弓箭对准了张羽众人。

常云天一掌毙一人,眼看众人就要支撑不住。

林巧儿看着呆立原地,动也不动如同死人般的张羽,不由急的哭出声来,“快走!!”

也许是她的哭声起了作用,张羽身子微颤抖。

林巧儿一喜,但随即眼中有抑制不住的惊恐。

那双赤红双眸,是怎样的暴戾和狰狞?

张羽起身,就要冲向常云天。

“不要!”

林巧儿一把环住张羽的腰,泪珠在眼眶中打转。

就算她不通武学,她也看出张羽此刻已是强弩之末,她不知这赤红的双眸的意味什么,但她知道,若放任张羽这般去,他必定活不了。

“你若死了,匡儿和他们不是都白死了!”

她哽咽着说。张羽却似是没听懂她的话,身子仍是不住颤抖,拖着林巧儿一步一步走向常云天。

周无延看着张羽狰狞的面庞,心中一悸,冷声道:“放箭!”

箭如雨下,无数人中箭倒下,张羽肩膀正中一箭,另有一支箭贴着他的脸颊划过,留下一道血痕。

“跑啊!!!”

林巧儿大哭出声,哭声凄厉中带着绝望。

张羽身子一阵颤抖,赤红血眸中闪过一丝浓浓的悲痛。

血眸扫过常云天与周无延的面庞,看的二人均是心中一悸。

终于,他一把抱起林巧儿,隔空纵身一跃上马,那马似是通了人性,无须张羽鞭策,立刻发足狂奔。

常云天正要去追,却对上张羽那一双血眸,那眼眸中散发的杀气竟是让他脚下一滞,待他回过神,他们已走远了。

“将军,是否去追?”

周无延摆了摆手,“罢了。”

他不是不想追,只是他隐隐觉得,若是方才追去,他现在就不可能站在这里了。

彭城外山谷一战,张羽手下五百人全军覆没,他们前赴后继,用自己性命为张羽创造出了逃跑的机会。

张羽悠悠醒转,屋内香气缭绕。

往事浮过心头,张羽心中痛楚难当。

那少年的身影在他眼前渐渐淡去。

“至少,那可以让以后的人不要与我们一般任人欺压!”

少年的话音犹在耳。

他死死咬着牙关,似乎如此才能不让泪水落下。

宸渊看着眼前一袭黑衣玄衫的张羽,以往面上常见的温和笑意这次却是消失不见。

就连他,也神色凝重。“你要走么?”

他缓缓开口。

张羽垂着头,道:“因我缘故,炼魂教与朝廷才会知道我们途经地点。因我,枉送了五百名将士的性命,我再无颜待下去。”

宸渊看着他,道:“你若如此一走了之,便对得起他们了么?”

张羽沉声道:“我再待下去。无非给你们再树一个强敌!炼魂教还会找上我的!”

宸渊一拂袖道:“炼魂教?要来便让他来好了!”

张羽心头一震,又听宸渊道:“你若真顾念那五百个性命,就该振作起来。如此一走了之,当真令人寒心!”

他说罢,再不言语,兀自走了出去。

张羽微微闭眸,复又缓缓睁开,心道:“他说的不错,我张羽顶天立地,匡儿与五百将士因我而死,我怎能一走了之?”

当下追出帐外,看着宸渊,道:“你要打苏州城?”

宸渊点了点头。

张羽道:“你不是一直愁没有破城之法么?”

宸渊看向他,道:“你有?”

张羽点了点头,“我有!”

彭城郊外,张羽看着眼前墓碑,道:“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墓碑上,刻着,赵匡之墓四个字。

“张大哥,你要去打苏州?”

远处走来一人,却是燕行。

他看着墓碑,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悲痛。

张羽点头。

燕行咬牙道:“我要随你去!”

张羽愣了愣,却也没有阻止,只是默然点头。

“反正我说了啊,你去哪我都跟着你的。”

帐内,林巧儿看着张羽,柔声笑道。

自那日后林巧儿细心照料张羽伤势,又陪他度过了一段消沉的日子。

此时二人的关系较之以往,更为浓厚。

张羽摇头道:“这次不行。”

林巧儿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也知道危险万分。但我还是要去,你是不能阻止的。”

张羽拿她无可奈何,只得妥协。

玄羽灬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仙侠文,但他却是仙侠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仙侠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玄羽灬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张羽,赵匡)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