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再生勇士第三卷:游吟之旅》再生勇士2 章节在线试读 再生勇士第三卷:游吟之旅主角是友谊,黑镜城的小说
《再生勇士第三卷:游吟之旅》再生勇士2 章节在线试读 再生勇士第三卷:游吟之旅主角是友谊,黑镜城的小说

再生勇士第三卷:游吟之旅 施鸥 著

友谊,黑镜城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2-31 10:00:26
这次给书友们推荐施鸥撰写的游戏竞技网络故事《再生勇士第三卷:游吟之旅》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友谊,黑镜城两位光环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摩擦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我惊讶地道:“巫神国这么可怕,一个城就有这么多人被诅咒?”这时一个声音叹道:“也不是,我们来自各个地方,有些人还是其他国家的。”我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十几个玩家簇拥着一个蓝袍青年法师从外面走来,玩家们齐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我惊讶地道:“巫神国这么可怕,一个城就有这么多人被诅咒?”

这时一个声音叹道:“也不是,我们来自各个地方,有些人还是其他国家的。”

我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十几个玩家簇拥着一个蓝袍青年法师从外面走来,玩家们齐叫一声:“老大!”

法师点点头,继续道:“我们都是因为听说这里的赎罪之水能帮我们解咒,所以到这儿来,可惜现在等级不够,每个人都被下面的大BOSS那个恐怖魔法杀了几次了。所以只有一边练级一边等着,看有哪位变态……不对,有哪位英雄的玩家能取到赎罪之水。要不,谁愿意呆在这个不好练级的地方呢?我们还结成了一个同盟,有一百零八个兄弟,名字是‘光棍联盟’,盟主就是本人:‘冰月正天’。”

我“哦”了一声:“那好吧,我给你们解咒,就算帮我兄弟向大家赔礼吧。还有你们记着,是我‘与天争锋’帮你们解咒的,帮我宣传一下,如果有谁中了诅咒的,都到西极国的友谊城去要赎罪之水。”

众人喜极而泣,张大嘴巴,我给他们一人一滴赎罪之水。

这时刚才那个法师冰月正天“啊”了一声:“天,原来你就是那个友谊城的城主啊,哈哈,想不到我们这么有幸,能见到游戏中的名人!我们今后就跟你混了吧,我们兄弟都到你的友谊城去入户!还有,我们解除了诅咒,重获新生,从今天起,将我们联盟的名字改为‘再生勇士联盟’!”

我大喜,有这一群人加入友谊城,真是意外收获。

我自己装了一小瓶赎罪之水,然后将剩下的一缸水交给法师:“非常欢迎,那么,这剩下的水就交给你了。帮你其他兄弟解咒之后,剩下的就麻烦你替我带回友谊城吧,交给代城主天地赐富。”

法师惊讶地看着我:“与天城主,你这么信任我?你可知道这一缸水的价值?”

我笑了笑:“你们这里每一个人都是一身正气,我随便交给哪个都很放心。”

于是,一群玩家都显出激动的神情来了,士为知己者死嘛。

在这些玩家的簇拥下,我们回到祈祷城。

拒绝了他们跟我一起走的要求,我带着阿吉来到佣兵公会。

C级佣兵任务,经验奖励一般。不过交完任务后,这个佣兵任务就消失了,阿吉说,系统通知他,要到另一个地方去继续迷路。不过阿吉很有信心地对我说,知道如何让自己智能进化后,他总有一天能进化为大探险家,发现旷世之谜的。

看来,系统还是很厉害的啊,发现我利用阿吉取赎罪之水这个可以称得上BUG的法子,马上就修改了。

这时紫风铃好奇地问我怎么打赢100级BOSS的,我把经过一说,两个人都晕倒。

跳跳舞杀杀人盯着我,半天才道:“我一直认为自己很聪明,今天才知道天外有天!”

我“哦”了一声:“你聪明?哦,对了,你刚才杀人那些技能,是哪里学到的?我对侠客职业还是很了解的,却没有见到过。能够单挑杀死比自己高十几二十级的对手,也太变态了!”

跳舞想了想:“这个是我的专利,不能说。”

我理解地点点头:“明白,明白,像你这样的公子哥儿,一定有什么门路找游戏公司买BUG和特殊技能……”

跳舞跳了起来:“我不是什么公子哥儿!我是舞者!这个方法是我专注于舞蹈,才能发现的!”

我“哦”了一声:“嗯,忽悠,继续忽悠,世上专注的人多了,别人怎么没发现?”

跳舞涨红了脸:“所以我说自己聪明啊!”

我摇摇头:“世上聪明的人也多了,他们怎么没发现?”

跳舞叫道:“哪有那么容易发现?你想想,有谁会在开始战斗之前,把舞蹈技能放入辅助栏的?”

我“啊”了一声:“不可能吧,我试过N次了,也曾经把生活技能放到辅助栏然后战斗,可是,系统都提示我生活技能与战斗技能是不能同时使用的啊!”

跳舞得意地道:“所以说你不懂了,还要加上生活职业的方法书啊!而且,你看看我身上的装备,除了刀之外,全部都是舞者的服装!如果我换侠客服装就不行!”

我心头狂跳,竟然可以这样!发了!

我不由得摸了摸跳舞身上的衣服:“舞者的服装?那不是没有战斗力吗?”

跳舞道:“哪里啊,这套服装除了舞蹈属性之外,比侠客装备的战斗属性还强些。”

看着跳舞打开的装备属性栏,我惊呼一声:“舞神套装!”

真的想不到,在这个等级如此普通的小子身上,居然会有神级套装。虽然《无限世界》的神和魔神什么的至少有几万个,不过现在套装排行榜上,神级套装可是仅有十几套啊。

不过随后我看到了一个注释:“套装尚未苏醒,能力封印中。”跳舞告诉我,他这次出来巡演,除了升技能之外,另一个任务就是找到解除舞神套装封印的线索。

可惜,我虽然有牧神套装,却至今没找到过放牧方面的方法书,不能试试这个新BUG。

不过也不能算BUG吧,因为看《无限世界》的帮助,好像有这样一条,就是当战斗技能和生活技能练到很高程度时,就可以形成合技。跳跳舞杀杀人的舞神套装,只是帮助他提前领会这一能力而已。

继续前行,这一次并不是表演,而是紫风铃“吟诵术”升级的任务:收集一套名为《生命女神》的史诗。

按照紫风铃所接职业任务的提示,要到巫神国“枫叶之村”的酒馆中打听线索。

来到酒馆,很容易地找到一个落魄的游吟诗人,他告诉紫风铃,他小时候听他老师讲过这个史诗的传说,他老师现在在“牛角之村”。

麻烦,这些无聊的任务,纯粹就是骗人路费和时间的。

村子外面,是无边无尽的枫树,火红的一片,连天空似乎也给映红了。许多人正在村外欣赏着枫树,几个孩子正在林中捉迷藏,旁边不时传来一群老人爽朗的笑声。

看来,枫叶之村因其风景优美,吸引了许多老年玩家啊。

紫风铃呆呆地看着枫树林,许久才喃喃地道:“好美的画面啊。”

跳跳舞杀杀人也狠狠地点头,两个人似乎已经醉了。

我也被这景色迷了好一会儿,不过,还有很多事要做,没工夫在这儿享受美景了,我赶紧招呼他们走。

紫风铃望着我:“与天哥哥,我想在这儿表演,我好有感觉哦。”

我叹了一声:“好吧,给你十分钟。”

我正要摸出大篷车,跳舞拉住我:“这么美的景色,怎么还能呆在帐篷里呢?我们是要到枫树林中去表演,对吗,风铃小姐?”

紫风铃连连点头,眼睛闪着光看着跳舞。

晕,受不了,不过,想一想在无边的红色中舞蹈歌唱,确实还是挺有意境的。

陪着他们走到一片空地中,我刚吆喝一声,就被两人狠狠的眼神瞪了回去。

紫风铃道:“与天哥哥,你演奏吧,我们就这样表演,有没有人看都没关系,快嘛,选一首好点的曲子!”

我无奈地摸出笛子,一首首地吹着。

我不知道自己吹得怎么样,反正紫风铃已经动情地唱了起来,而跳跳舞杀杀人则在枫树林里到处乱蹦,无数的落叶飞起,在空中飘扬。

一首首曲子演奏完,耗费了不少精力,我收起了笛子,发现紫风铃和跳舞还沉浸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呢。

我正琢磨是不是挖两棵枫树回友谊城种一种,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已经围了几十个老年人。

这些老头老太太,一个个眯着眼睛竖着耳朵,在欣赏表演呢。

看到这一幕,没来由地想起父母。当别的老年人都在儿女的奉养下安享晚年,而我的父母,唉……

眼睛湿润了,我取出笛子,继续演奏,为这些老人演奏。笛音一响,我的眼睛就模糊了,不知自己究竟吹的是哪一首曲子,我只知道,这一次,我也似乎完全融入了音乐的意境中。

不知过了多久,传来紫风铃的声音:“啊,真痛快啊,今天唱得太舒服了!呜呜,我不想走了啊。”

跳舞也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是啊,好久没有跳得如此过瘾,我感觉真的跳进去了!”

我贼笑道:“那是因为,你们都是属牛的,一看到红色就兴奋。”

跳舞跟紫风铃正要对我翻脸,只听周围传来一片掌声。

看着老人们赞许的目光和慈祥的微笑,紫风铃和跳舞也呆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我喉咙似乎有一种哽咽的感觉,我忽然道:“风铃,唱那个吧。”

紫风铃“啊”了一声,随即用力对着我点点头,随后,在我换上六弦琴后,优美的《岁月神曲》开始回荡在枫树林中。

天空,洒下七彩的光装点在歌唱中的紫风铃身上,风,拂出轻柔的双手为我拨弄琴弦,林间传来“沙沙”的轻响,似乎也在为我们相和。

世界,似乎在我的眼前消失了,不,我只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体内的各种程序,在温婉的旋律中,仿佛一点点地融化着,法神不再是冷的,赌神不再是暗的,从前那个“我”,似乎正在慢慢地消散……

“叮”的一声,琴弦断了,眼前的一切全部变为原来的样子。

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什么才是我的追求,现在我似乎找到了,那就是,不论身在何时何地,让我的心灵得到净化与充实。还有什么能比得上这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觉呢?

祥和、心无挂碍、无所恐惧……

在枫林中央站着的紫风铃和跳舞久久地沉默着,似乎仍不愿从刚才的意境中离去,而周围的老人们眼里全都出现了泪水,摸出手帕擦拭。

我们终于还是离开了,是在老人们依依不舍中离开的,不知有多少双充满皱纹的手跟我们颤抖着相握。不过,我们还是离开了,不是为了匆匆上路去继续我们的任务,而是有点无法承受心灵的震颤。

紫风铃一边走一边擦着眼泪,呜呜地道:“完了,我以后再也不敢唱《岁月神曲》了,要不然眼睛都哭坏了。”

跳舞叹道:“曾经沧海难为水,我今后恐怕再不想听其他歌了。”

我没有说话,因为没有语言可以描述我现在的感受。

我们心不在焉地来到下一个表演的村子,紫风铃这一次居然没有请我去找听众,而是直接就开始演唱,而跳舞也默默地跳了起来。

紫风铃的歌唱技能没变,但听在我的耳朵里,却明显多了一份很深的情,那是从前不属于她的那份温婉与柔情。

跳舞的脚步,也变得稳健,却又让人感到飘忽灵动,一切都是那么的协调。

音乐,真的是一种力量。我缓缓退出游戏。

站在黑色空间里,我一点点地寻找着刚才歌唱的那份感觉,然后开始唱出《岁月》。

无形的音波,在这个空间里似乎并不能传播,但黑色空间却发出了悲鸣相应答,从这悲鸣中,我听到了它的恐慌。

一曲唱罢,我感到有些心力交瘁,用心歌唱,竟然是那么消耗精神力的一件事。

黑色空间没有受到损害,但我却能明显感到,它的气势已经弱了。

那种被黑色空间压迫、囚禁的感觉,已经淡去。从这一刻起,我知道自己再不是一个被迫挣扎的角色,而是与它平等的对手!

体内所有灵魂,也似乎被驯服了,我第一次明确感觉到“我”这个字充满了力量。

我回到游戏,紫风铃和跳舞的表演已经结束,正在静静地等着我。

我惊讶地看着他们:“你们?成功了?”

紫风铃微笑点头:“这一次不用麻烦与天哥哥了。”

跳舞感叹道:“以前我认为自己是跳舞天才,只是别人不懂欣赏而已。但是,今天我才领会到,只有能用心打动别人的舞者,才是真正的舞者。大哥,这一次,我们没做任何广告,但村民们都被我们吸引过来了,这种感觉,真的是……”

我“哦”了一声,点点头:“祝贺你们,看来,你们后面的任务已经没有问题了,我想,我们就此分手吧。”

紫风铃睁大眼睛看着我,有些惊讶,也有些失落与不舍,不过,她这次居然没有开口撒娇。

过了很久,紫风铃咬着嘴唇点点头:“与天哥哥,谢谢你这一路上照顾我,我现在自己能照顾自己了,又有跳舞哥哥陪我,你就做你的事去吧。”

我欣慰地松了一口气,拍拍跳跳舞杀杀人的肩头:“那风铃就交给你了,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发信息给我。”

跳舞坚定地点点头。

我又道:“不要乱杀人哦,为了紫风铃的安全。”

跳舞微笑一下:“杀人,并不快乐。”

我“啊”了一声,看看他,再看看紫风铃。

这两个小孩,真的长大了啊?

是《岁月神曲》的力量吗?不是。

是他们从那些老人的泪水中,第一次深深体会到了让别人快乐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一个孩子与成人的区别,大概就在于他是否能体谅别人的心、理解他人的情感吧。

郁闷,非常郁闷,为什么我在他们这么大的时候,还是那么任性,只知道照顾自己的感受呢?

如果我那时玩的,不是那些一天到晚只有练级、抢宝、打怪、攻城的游戏,我的人生一定会是另一个样子……

终于离开了紫风铃,终于可以回到我自由自在的生活了。不过,跟一个人相处久了,突然她不在身边,还真有些不习惯呢。

人生就是如此,有愉快的事,也有郁闷的事,少了其中的一种,人生还是完整的吗?

不要想了,还是换换脑筋,看看论坛吧。

打开论坛,翻过一页页灌水的帖子,突然一个没有人点击的帖子将我的目光吸引住了。

“寻友,40岁以下的玩家勿入。”

我打开帖子,呆呆地看着那个熟悉的名字。

“有人还记得我吗?‘风之雾影’。有20年前玩游戏的老骨灰(骨灰代指资深玩家)吗?咱们组一个帮派,让那些后辈小子瞧瞧我们的厉害!

“怎么还没人回帖啊?各位路过的小朋友,麻烦你们回家通知你们的老爹一声好吗?哎……

“晕,难道就没有一个老家伙能练上50级的!”

我颤抖着双手,在虚拟屏幕上发出回帖:“还记得‘天煞孤星’否?”

发帖子的风之雾影不在巫神国,传音台消息送不出去,我强压激动的心情,在帖子后面留下我下一站的目标:巫神国的都城“黑镜城”。

黑镜城,发达程度还在天柱城之上,不过城市建筑以冷暗色调为主,反而给人一种冷清萧条之感。

在城市的中央广场上,成45度角仰放着一面巨大的黑色镜子。镜子为什么会是黑色的,没人知道。反正这面镜子不会反光,人在里面也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据论坛上说,有人曾经违反城市的禁令,召唤出飞行宠到镜子正面看个究竟,结果在他看到镜子正面的那一瞬间,就昏了过去。醒来后掉了5级,然后告诉大家,什么都没有。

我是没有这种探查的好奇心,到黑镜城来主要是买卖东西和交验出国签证的。

办完手续后开始逛街了,把一些西极国特产材料高价出手,全都赚了一倍多,其他物品利润不是很高,我就留到下个国家去卖。

巫神国皇家图书馆,不允许我这个外来的人进入,只有到书店去采购一番。

不过,书店里巫师的技能书很少,而且都是初级,只能降低对手一两点攻击或防御,作用不大。至于配方,要么是没什么用,要么就是需要的材料很贵,我没有什么收获。

黑镜城的装备店和武器店非常奇特,出售的装备有许多带有诅咒属性,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减少原装备的能力。

也有一件衣服,虽然名字是“被诅咒的法师袍”,可是属性却是加攻击力20。总之,都是些奇怪的装备,可惜用处都不大。

再到药品店买点药,我四下看了看,城里有几家玩家开的药铺,其中一家门前冷落。通常生意不好的店,老板会给一点优惠,我就选它了。

老板正蜷在角落里睡觉,我自己开始选药。

现在的高级魔法药,名字叫“易拉片”,是一家大集团出品的泻药。据说因为玩家们长时间在线,容易便秘,所以泻药厂商争夺冠名权的竞争非常激烈,经过近一个月的投标,这个易拉片最终是以每年40亿世界币的价格夺取了这一项冠名权。

可惜,游戏公司就没考虑我们玩家的感受啊,我每次吃这个魔法药都是胆战心惊的。

高级补血药名字还好点,叫“大补哥”,一听就知道对人非常好,每次吃过之后,都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与自信。

忽然,我眼前一亮,这家药店竟然有一种自己开发的药品——“被诅咒的红药水”,效果是“延时补血”,低级的药水,服下后延时一分钟才发生效力,高级的则有延时十分钟以上的。

果然是古怪,初看是个垃圾药品,不过我马上就明白这是一种非常有用的药水!

因为战斗时吃血药是有一个过程的,你不能一秒钟内同时灌下十几个大红,通常是每秒三个血药。这样的速度很多时候不够用,就需要提前服用这种延时的药水了,如果能掌握好时间,PK中会占据极大的优势。

我赶紧叫醒老板,买下了一大堆这种诅咒药水。再仔细看看老板,这个玩家,脸色有些苍白,形象也清瘦了点,名叫“药罐子”。

我问他:“这是你做出来的?”

药罐子叹了口气:“是啊,这是我昨天刚开发出来的新产品,可惜没什么用,亏了我大半个月的心血,花了好多材料,我都没信心开发下一个产品了,而且也没资金了。”

我微笑道:“我很欣赏你的作品,我叫‘与天争锋’,欢迎你到我的友谊城去开店。我可以送你一间新店铺,并且每月给你1000金币的研究资金,怎么样?”

药罐子惊讶地望着我:“真的吗?1000?其实,我跟你明说了吧,我是被一个NPC巫师诅咒了的,所以我开发的东西都会带诅咒属性,很垃圾。我也很想发财,可是,我不能骗你。”

我哈哈一笑:“游戏里有几个开店的炼药师能遇上这种诅咒的?你可是绝对的人才啊!放心吧,我绝对看好你!”

药罐子“啊”了一声,顿时来了精神:“真的?那好,我马上就把这个店卖了,然后迁到你那里去!我可要说清楚,我真不是冲你这1000金币和新店铺去的,而是你相信我!”

明白明白,不得志的人,最需要的就是这种信任与鼓励啊。

我离开药店,又逛了不少地方,感觉巫神国确实处处与西极国不同,一时间无法尽述。我又买了不少特产,其中有一大堆黑镜子。

据说,这些镜子跟广场那面大黑镜是用同样材料和方法制作的,属性是可以吸收敌人部分攻击。

虽然这效果不是很强,但想想如果用“镶嵌术”把它们装在盔甲上,不就成了一个护心镜吗?凭空多出不少的威力啊。

逛了半天,总算收到一个我盼望已久的信息:“孤星!在哪里?我到了!”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施鸥的评价,说《再生勇士第三卷:游吟之旅》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再生勇士第三卷:游吟之旅》的小说来。作为施鸥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施鸥再也没有写出和《再生勇士第三卷:游吟之旅》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施鸥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