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我门我派我江湖》我门我派我江湖txt 腹黑攻 我门我派我江湖武侠风格小说
《我门我派我江湖》我门我派我江湖txt 腹黑攻 我门我派我江湖武侠风格小说

我门我派我江湖 关外大状 著

关畅,李叔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0-21 19:10:19
《我门我派我江湖》为关外大状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试读:七天后。关畅带着五个师弟,以及李家的李飞虎和李彪进入了银岭。雇佣的匠人们家当较多,加之关畅教他们一些新式工具需要打造,所以只能跟在后面晚两天出发。关畅一路上不停地与李斯文的族叔李飞虎攀谈。李飞虎三十有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七天后。

关畅带着五个师弟,以及李家的李飞虎和李彪进入了银岭。雇佣的匠人们家当较多,加之关畅教他们一些新式工具需要打造,所以只能跟在后面晚两天出发。

关畅一路上不停地与李斯文的族叔李飞虎攀谈。李飞虎三十有七,是银岭最老道的猎户。用他自己话说,比他有经验的都已经打不动猎了,比他年富力强的都没他这么多经验。

“我以后就叫你李叔了。”关畅对这个自愿来打虎的李飞虎十分尊敬,他本意是出钱雇他们父子的。可人家一听是报仇哪肯收钱,二话不说拿上装备就来了!

“关掌门太客气了,你能为斯文侄子报仇,叔心里感激啊,这娃命苦哎!这就是俺们这些猎户的命啊。”

“李叔啊,不知这银岭之上可有几座猎人造的屋舍?”

“什么屋舍?打猎难道还盖房子不成?”李飞虎一听,心说这孩子咋这么业余呢?

“那你们进山打猎,夜晚在哪歇息?走远了又要去哪补给一些粮食草药?”关畅对此非常好奇,因为他的狩猎计划都是围绕着固定据点的平推战术!他带着这么多人如果只打一只虎就太亏了,他要做的是长线规划。

“都是苦哈哈,哪有讲究。大粗树杈子能对付一宿;树洞石洞里都能好好歇息;如果什么都没有那就挖个坑,一样能凑合。咱靠山吃饭,心里清楚自己在哪能找到吃喝!”李飞虎说得非常自豪。

关畅点了点头,这和自己想得差不多。然后他问道:“李叔,如果在这山里,有十间木屋,每两个木屋之间有半日或者一日的脚程。屋内有可供猎户休憩的床铺,还有一些粮食和药材?你觉得咋样?”

李飞虎听得非常美,半晌才回过神来。“嗯?咋样?就像我刚才那样,做梦呗。”

“啊?”关畅没想到李飞虎还有点儿幽默……

“嘿嘿,照关掌门的意思,那是打猎还是享福啊?”李飞虎有些感慨地说道。

关畅没想到这个时代的山里人这么憨厚,又问道:“假如有人已经把这些木屋在上山造好了,你们打猎的时候就随便使用呢?当然,用完之后得留下些补给方便别人……”

“谁在山上造一堆屋子?”李飞虎摊手答道,“这不没事儿闲得吗?”

这“天”是被要聊死了,关畅总不能为了做“用户调研”,承认自己就是那个没事儿闲得满山造房子的人吧?

傍晚十分,李飞虎将众人带到一处溪流附近驻扎。如果是他一个人是不敢在这样的地势休息的,可这次人多,野兽不敢靠近。

关畅随李飞虎、王七合以及宋熊在周围四处观察。几个人一会儿去上游搬搬石头,一会儿去下游采采花草,一会儿又把附近林子里的百十树摸了个遍。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都整装待发的时候,关畅告诉大家,暂时不前进了。

原地砍树,准备造屋!

李飞虎大惊,指着关掌门说道:“你真的要在这山上造屋子?”

关畅点了点头。

李飞虎并没有变得兴奋,神色反而有些黯淡。他想说话,但终没说出来。

边上的李彪却是口无遮拦,直接诘问道:“怎么砍树了,咱不给三爷爷家报仇了。那老虎藏得可深了,赶路要紧……”李彪是李飞虎的儿子,李斯文的爷爷是李彪爷爷的弟弟,也就是李彪的三爷爷。

关畅这才明白,李飞虎和李彪是误会了。李飞虎本来就对这些人入山打虎持怀疑态度。毕竟这种免费报仇,甚至还主动倒贴钱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现在他自然而然地以为关掌门只是利用了他们带路,其目的本就是为了造一些木屋享福?或者只是年轻人的荒唐胡闹罢了。

李彪只比李斯文大两岁,心直口快就直接把疑问说出来了。

“叔叔,堂哥。你们误会掌门师兄了!”关畅还没想好怎么解释,边上的李斯文就愤怒地怼回去了。

“掌门师兄一言十鼎!君子报仇,多等几天几个月有什么干系。”李斯文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得成语一言几鼎的,自己认识最大的数字就是十,那就一言十鼎吧,这样显得掌门厉害!

“小师弟,童言无忌。”宋熊扇着扇子走过来,用扇子在师弟头上敲了一敲。“记住了,一言九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十年?”李斯文都惊呆了,这句话竟然是这么说的吗?掌门师兄要在山上砍十年的树吗?

关畅看着李斯文纠缠着宋熊问这次报仇能不能不君子,不要等十年。他笑了笑,对李飞虎一抱拳。

“李叔。昨天的话,我是认真的。”关畅望着一脸尴尬的李飞虎说道。

“你——图啥啊?我感觉你们也不算富裕,怎么就不懂持家呢。”李飞虎都跟这不省心的后生着急了。

“李叔,你想想。每一年,在这山里因猛兽死伤的人有多少。又有多家像小师弟家一样因猛兽家破人亡。”

“每年有那么十几户人家里会有人被虎豹袭击,也有被野猪拱的。但是像斯文这么惨的——这几十年里也就这么一户了,苦命啊。”李飞虎非常认真地回忆着。

关畅干咳了一声,心说自己就不该用这种设问的语气。指望眼前这个朴实大叔学会感同身受和举一反三实在有些难度。

“我的意思是,李斯文的仇是他一家的仇。这个仇我身为师兄,必须帮他报!”关畅斩钉截铁地说,“可是,以后还是会有村民猎户被猛兽袭击。他们的仇就算有人报,那又有什么用呢。死去的人能活过来吗?”

李飞虎点了点头,然后猛地看向关畅,目光灼热的说:“关掌门能让死去的人活过来?这是武功还是仙术!”

“李叔,咱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关畅差点被李飞虎的话噎死,自己这个掌门太憋屈!

“咳咳,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在山林间搭建这些小屋,让猎户入山时有个地方遮风挡雨,躲避野兽。屋里有药材,如果受伤也可进来休息疗伤;屋外有陷阱,如果被野兽盯上也有个逃命的方向。如此一来,你们上山是不是就多了一层安全保障。”

李飞虎愣在原地,思考着关畅所说一切的可行性。

“关掌门,这样也许真的可以!”李飞虎非常激动,上前就要跪拜,“俺带这山里的猎户门谢过关掌门大恩大德。”

关畅连忙把他扶住,说道:“一家人,不用如此。这些天可有李叔忙的了,我也要先谢过李叔了。”

“关掌门大才,这么简单的事情,俺怎么就没想到呢。”李飞虎敲着自己的脑袋,试试能不能敲聪明一点儿……

山里的猎户早就习惯了与天挣命,与山共存。他们与自然的关系目前只是适应和利用。

祖辈留下的狩猎习惯已经传承千百年。如果不是有外界的介入,他们是不会想到去驯服和改造自然的。哪怕是他们已经有了这种能力,也未必会想到。

关畅解释完,也不再和李飞虎多说。他实在是被李飞虎东拉西扯的聊天技能给吓到了,再聊下去非要吐血三升不可。

而另一边的师弟们也很不让关畅省心,竟然没有开工砍树!反而都盯着他这边,一脸的茫然。

几位师弟心里也打鼓,真的是要砍树啊?说好的上山打老虎呢?这是要砍树打松鼠吗?

“王七合,你带着师弟们把我昨天做记号的树都砍断,就沿着我划的道来砍。李斯文,你还太小砍树这种活计不适合你,你负责把他们砍下来的树锯开。”

“今天李叔和彪子帮忙探查这附近十里之内的山势地形河流走向鸟兽分布,宋熊跟着做好标记,最好能画出像样的图纸来。”

关畅话音落定,几个师弟面面相觑,可最终还是挪动了步子。

关畅自然是看出他们神情中的怀疑,索性也不买关子,又把他们都叫了回来。

“我们一脉武功其实最讲究基本功扎实。如今你们以难从小练起,就更需要提升自身的基础素质和一些应激反应。”

李彪咕哝了一句,什么叫应激反应。李飞虎赶紧用手指在他嘴上画了一下示意他息声,而自己仿佛对脚下的树叶十分感兴趣低着头也不看关畅,其实好不自在。

关畅笑了笑,看向李飞虎和李彪,说道:“李叔不必在意,一家人别拘束了。我今天说的这些并非什么秘密。你和彪子大可听一下。”

关畅十分通俗地讲了几句,直到最木讷的姜棠也懂了之后才继续。

“你们的第一项修行便是伐木。伐木的时候需按照我指点你们的呼吸之法调息;手臂动作和腰部舒展;手腕收到震动时注意卸力,但下盘更要稳重。开始之前我还要先传授你们活动关节之法,每次伐木修行之前,必须依照我的口令活动关节。”

说罢,他指挥大家在站成一排道:“现在你们跟着我做。我喊一个数,你们做一个动作。身体一定要对上拍子,呃,就是对上我喊的数!我喊一下,你们动一下。准备,开始!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对,没错。四、二、三、四,再、来、一、次。”

他教授的呼吸之法都是《锻体活络经》里的内容,是本门武功的必修课。

陆家拳法练起来对臂力和腰力的要求极大,以斧头伐木刚好可以将这两部分都锻炼到。顺带着还能练到下盘功夫。

至于所谓的活动关节之法就是体育课上老师教的热身运动。体育课上,老师会根据课业内容不同让学生做不同的动作来活动关节和拉伸韧带。

关畅决定把这一套用到了武学,纯粹是为了给自己穿越者的设定找存在感。奇葩是奇葩了点儿,但应该很有效——吧?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武侠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我门我派我江湖》,会想起关畅,李叔,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