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蝉》仙蝉不更新了 NP 仙蝉GAY吧
《仙蝉》仙蝉不更新了 NP 仙蝉GAY吧

仙蝉 卧冰求鲤鱼 著

和尚,余休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0-17 17:10:50
本次小编安利给各位书友们卧冰求鲤鱼原创小说《仙蝉》,光环人物是和尚,余休,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老铁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隐藏在众多僧人中的和尚,正是南仁寺的二当家,善弓箭制敌的白脸和尚。余休紧盯着此人,没有立即出手,他环视场中,并没有发现络腮和尚的身影。“两个和尚果真分路逃窜了。”余休心中暗道。他捏着手中长剑,浑身紧绷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隐藏在众多僧人中的和尚,正是南仁寺的二当家,善弓箭制敌的白脸和尚。

余休紧盯着此人,没有立即出手,他环视场中,并没有发现络腮和尚的身影。

“两个和尚果真分路逃窜了。”余休心中暗道。

他捏着手中长剑,浑身紧绷,凝聚着体内的劲力,打定主意要趁白脸和尚不备,直接砍杀对方。

“跪下!”

白脸和尚虽然缩头缩脑的,竭力掩藏着身形,可场中的捕快也不是好相与的,还是盯上了他。

两个持刀的捕快闪出,当即往白脸和尚靠拢过去。

余休看见这一幕,眉头微皱,不过他也不焦急。

既然白脸和尚已经暴露并警觉起来,正好让其他人先上场,消耗一下和尚的气力,等差不多了,再由他出手,一举斩杀对方。

而且余休还要一个优势在手,那便是白脸和尚压根就不认识他。

他深呼吸几口,将身体放松,同时把手中的长剑低垂,整个人站在县令的身侧,年岁青葱的,颇有种文绉绉的感觉,就像是县令的侄子辈。

两个捕快见白脸和尚依旧低头乱窜,面上大怒,口中喝到:“贼秃驴,老子的话你没听见啊!”

他们持着手中的腰刀,直接往白脸和尚捅过去,看样子是想将白脸和尚直接结果在此地。

可一声冷哼响起,只见白脸和尚身形一闪,突地避开了长刀,五指像是鹰爪一样抓起,落在一个捕快持刀的臂膀上,狠狠的一撕!

“啊!”当场有惨叫声响起,白脸和尚直接撕下一条血淋淋的肉,捕快的臂膀当场便废掉,抓不稳腰刀,直接掉下。

“杀贼!”另外一个捕快看见,肝胆尽寒,但口中依旧爆发出惊叫,提着长刀狠狠往白脸和尚劈去。

“废物!”

白脸和尚面上冷笑闪过,他躬身一靠,贴在捕快的身前,臂膀肩部猛地一抖,直接将捕快撞出一丈远,落在了木桩上。

捕快的胸腹瞬间被尖锐的木头刺穿,肠子血液全都一起涌出来。

眨眼间的功夫,白脸和尚便徒手撕杀了两人,让人见之骇然。

可这时,其他人也已经反应过来了,留守在县令身旁的弓手、捕快当即调转目光,紧盯向白脸和尚。

“射!”有人扬刀厉喝。

眨眼间,五六只箭矢便往白脸和尚刺过去,但是被他一一躲过。十几个兵丁和捕快紧接着又踏步上前,要将白脸和尚围杀掉。

白脸和尚看见眼前这幕,目光驱巡一番,面上毫无惧意。他厉喝一声,竟然并未躲避,直接撞入捕快兵丁的阵型中。

此人速度迅猛至极,捕快一方的阵型直接被撞乱。

和尚好似下上的猛虎一般,一掌便是一条性命,手指撕扯间,能将人喉头中的血管直接抓出来。

“啊啊!”现场一时惨叫连连,诸多捕快兵丁受创。

余休紧盯着场中一幕,目光微凝,“十多个捕快一起上,都奈何不了此人!”

“武道搏杀之技,果真有大用!”他看着白脸和尚手上的功夫,目光一时火热。

白脸和尚虽然猖狂,但是现场并非只有十几人,而是足有百人!

“诛杀此獠者,赏万钱!”

县令看着场中颇为血腥的一幕,竟然不惧,反而兴奋的站了出来,冲在场的兵丁大喝。

余休被他的话惊住,诧异的抬头看了此人一眼,然后默默退后几步,落在他的身后。

“杀!”“杀贼拿钱!!”

得到县令的允诺,在场的乡勇们纷纷眼睛冒火,几乎全部都往白脸和尚扑杀过去。这让其他下山的僧人压力大为减轻,竟然逃出了几个。

此时白脸和尚大开大合之间,已经结果掉八九人的性命,他一身灰白的僧衣,早就被染得血红。

当看见近百人一起往他围杀过来时,此人脸上丝毫没有惧色,反而露出狞笑:“一群废物!连个武士都没有,还敢阻拦我!”

和尚厉啸一声,身形闪动,不像是被围杀的贼人,反倒是像捕食的凶兽,猛地冲入人群之中。

余休见此场景,目光闪烁。

《武书》上说,九品武者拥有三狼之力,最多可与持械十人同归于尽。

这后半句话,其实说的不是九品武者竭尽全力才能杀掉十个拿着器械的人。

而是说,十个持械的壮汉,抱着拼死之意,死战不退,才能姑且斩杀掉一个九品武者。

往往这种壮汉,都是死士老卒一流,即便无甲无马,也是能横行某地的恶汉,并非寻常的捕快和乡勇能够媲美。

眼前这场景便是证明。

近百持着长枪快刀的兵丁乡勇,一起上前,竟然反被白脸和尚寻到破绽,打得凄惨无比。

十来息的功夫,和尚的面部头部便满是鲜血,血被身上的热量蒸发,变成一股股白气冒出。

“杀!”和尚厉喝,杀意盈然。

没见过世面的近百兵丁为之所摄,竟然全都心生胆寒,一时怔住。

“后退不前者,斩!”北郭县县令看见,脸上惊怒。

“杀!”受县令刺激,近百人再次涌上前,枪头紧攒,不留给和尚一点缝隙。

这时白脸和尚突地仰头,目光紧盯在一人身上,嘴角狞笑。

“狗官!佛爷来取你狗命!”他厉喝着,便往县令跳动过来。

本来颇为愤怒的县令听见此话,脸色猛变。

“保护县令!”“保护大人!”

一个个捕快扬刀,想要阻挡住和尚,可是已经来不及,白脸和尚虎奔一般,瞬间便来到县令所在巨石之前,昂头向上,猛地冲向手无寸铁的县令。

“贼子!”县令脸色乍白,不由的往后退数步。

虎啸声响起,他仿佛看见一头口中血淋淋的大虎往自己扑咬而来。

“死来!”

县令身后的余休静静旁观着这一幕,眼睛微眯。络腮和尚还未死在他的手中,县令尚不能死。

余休窜步上前,直接一脚,将县令踢了下去。

“啊!”县令摔下,口中痛呼,四周的捕快兵丁连忙涌上前,将他牢牢护住。

白脸和尚奔上巨石,突地发现县令不见了,面上一怔。不过他也借此冲出了包围,能保住性命,眼中也露出喜色。

正当他要扬长而去时,却发现身前挡着一个黑发少年。

少年右手持剑,左手背在身后,一副文弱的样子。

此时形势颇急,白脸和尚来不及再多观察,心中只是猜想:“许是那狗官的心腹,甚至是儿子!”他的脸上露出狞笑,猛地冲过来。

“小子!求饶吧!哈哈哈!求饶也没有用。”

和尚心中杀意一片,甚至想将余休掳走,好好折辱一番后再杀掉。

余休睁眼看着此人,目中平静,如同怔住一般。

“死来!”和尚厉吼。

余休嘴角轻笑。

砰!只见他袖手轻轻一弹,一丸石子裹着某物,突地往白脸和尚打去。

白脸和尚看见石子,眼中闪过不屑,他身形一颤,便要躲开。

可石子临空便炸开,一缕缕灰黑气息窜出,疯狂的往白脸和尚涌过去。

“道士……”白脸和尚瞳孔骤缩,身子突然刹那间僵硬。

铮!一道平平无奇的剑光划过来。

剑光划后,一片寂静。

余休双手横着剑,站在白脸和尚的身后,静立不动。山风将他的衣摆、发梢吹打得飞舞。

啪!一颗光秃秃的脑袋掉下。

脑袋打落在巨石上面,滚出一道刺目的血迹,又骨碌碌的继续往巨石下面滚去。

石下的捕快和兵丁们仰着头,怔怔的看着站在巨石之上的余休。

因为视角和高度的原因,余休使用符箓痹敌时,动作完全被白脸和尚的身子挡住了。巨石下的众人只是看见余休横起手中的长剑,脚步上前一跨,与和尚擦身而过。

然后和尚的就僵在原地,静静的不动,随即一颗光秃秃、血淋淋的脑袋首先掉下来。

县令被人搀扶着,脸上惊惶,他灰头土脸的直起身,看着一直滚到自己脚下的人头,眼中又惊怒又后怕。

“和、和尚死啦!”突地有人大叫起来。

“死了!真死了!!”

众人全都反应过来,面上顿时狂喜。他们望着场中十几条同僚的尸首,,心中不住的生出庆幸之感。

大部分人看着站在巨石顶上的余休,眼中都明显的流露出畏惧。

刚刚还无人能敌的白脸和尚,转眼间就被余休摘了头颅,由不得他们不怕。

余休瞥了石头下的众人一眼,脸上毫无表情。此时他迎着山上的大火,面容被火光照耀得通红,如同沐浴着鲜血。

丝毫没有在意众人的表情和动作,余休收好长剑,转身走到白脸和尚的无头尸首便,轻轻踢了几脚,便从包裹中提出一个檀木盒子。

看见这个檀木盒子,余休眼睛微亮。白脸和尚身上就有赤血丹,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余休捡起盒子,直接塞入自己的囊中,丝毫没有要上交的意思。

北郭县县令忍着身上的剧痛,仰望着巨石之上的余休,面色铁青,也不知是因为刚刚经过一险才这样,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大人?”身旁的官吏见他久久不语,小心谨慎的出声。

县令脸色变幻数下,牙齿中挤出:“南仁寺诸僧,杀人枉法,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怨。”

他抬起头,目光阴冷的望着大小官吏,然后冷眼看向乌压压跪在四周的和尚们。

“人头记得留下,带回县中记功……还有、垒成京观。”

此世官吏,行事大多为狠辣冷酷。大小官吏听见县令道出“京观”二字,并无太大的诧异,注意力全都在“记功”两个字。

“是!明府!”一众官吏纷纷应下。

下达好命令,县令呼吸数下,收好自己的情绪。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冲余休招手,想和余休交谈。

“壮……”可是他才说出一个字,余休就已经头也不回的往密林中奔去,压根没在意他。

县令看见此景,微微怔住,脸色又是阴晴变换数下,然后冷哼一声,转而看向那些不住求饶的和尚们。

“不要啊!官爷饶命,我是无辜的!”

“不!不要!”……惊恐的叫声不断响起,被抓住的和尚全都不住的求饶,头上脸上磕的满是血迹。

可是一声声惨叫不断响起,噗呲噗呲的砍杀声大作,现场恍若屠宰场。

人头被留下,东西被搜刮下,和尚们没有价值的尸体,则是被官吏们扔进密林中,等着之后引下山火,一起焚烧掉。

“你你你……带几个人下山索敌,凡是光头,都拷回衙门审问。如有反抗,就地格杀。”

县令在原地站了片刻,才抬起头,望着余休消失的方向,突地想起山的另外一面还有一条道,是有县尉领着兵丁把守。

余休搜刮完白脸和尚的尸体之后,正是焦急赶往山体的另一边,要斩杀络腮和尚,一并抢夺对方身上的东西。

没有骑马,奔行在山林之间,余休的速度却是比一般的马还要快。

百来息的功夫,他便赶到了山丘的西面。

还未到达路口时,余休遥遥望着,突地感觉有些不对劲。等走到现场,他发现场中凄惨一片,诸多捕快和兵丁躺倒在地上,死相极为恐怖。

特别是几个捕快,头颅都压扁了,血液和脑浆子一起挤了出来。

“杀!”“快跑!”

下山的和尚竟然没有被拦下,反而冲击着官府一方,两者有些势均力敌的样子。

余休扫视场中,看见皂衣县尉持着一柄长刀,正站在场外大口喘息。

此人右手掌虎口炸裂,流出了鲜血,血水落在狭窄的刀身之上,混着刀身本来就有的纹路,显得颇为奇异。

县尉手中的长刀虽然有些特殊,但并不能完全吸引余休的注意,他再度环视四周,依旧没有发现络腮和尚的身影和尸首

“南仁寺大当家呢?”余休皱眉走到县尉身边。

县尉身子一绷,等发现是余休之后,肌肉才松弛下来。此人听见声音,脸色颇为难堪,瞥了余休数眼,想起余休也是武者,才硬邦邦的说:“跑了。”

余休听见此话,眯眼看着县尉,目中情绪莫名。

县尉被余休看着,身上的汗毛一阵竖起,他紧紧的攥起手中的以冬刀,心中竟然生出一丝恐惧。等余休移开目光,他心中的恐惧感才消失掉。

县尉仔细观察着余休,突地发现余休额头的太阳穴虽然鼓起,但是不平,也就是说余休连八品武者都不是。

“这小子……”县尉心中惊怒,立刻就想教训余休一番。可是一想到体内的气力依旧耗尽,他不得不按捺住愤怒。

余休将他的动作全都收在眼里,目中闪过讥讽。

————————————

“道子言:无毛者,不杀不足以平民怨……县中垒京观,道子亦大赞。”——《续道论:游学篇》

《仙蝉》这本小说写了五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卧冰求鲤鱼)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卧冰求鲤鱼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