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当时明月在 作者是岁月常歌的小说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作者是岁月常歌的小说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当时明月在 作者是岁月常歌的小说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作者是岁月常歌的小说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 岁月常歌 著

紫玉箫,山清水秀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0-11 17:17:39
《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是岁月常歌所编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创作,设定百看不厌,文笔行云流水,非常不错。“你的头发……”我冷冷瞟了堃钺一眼,他连忙闭上嘴巴坐在桌旁安静的喝着茶水。我坐在梳妆镜前将一头长发用发冠束好才转过身面对着他,“兄台,请问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去?”“没有为什么。”“理由。”“没有理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你的头发……”我冷冷瞟了堃钺一眼,他连忙闭上嘴巴坐在桌旁安静的喝着茶水。我坐在梳妆镜前将一头长发用发冠束好才转过身面对着他,“兄台,请问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去?”

“没有为什么。”“理由。”“没有理由。”“你随便编个借口也不可以么?”“我需要你。”

堃钺这个借口让我一时语塞说不出话,这话听的极是肉麻但我却觉得心口的疤痕像是被一双冰凉的手拂过令我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啧啧啧,真是肉麻。我心里默默地讥讽着堃钺着老套的肉麻情话面子上却是笑了笑没有接他的话。

“还劳烦您前面带路,我不认识路。”堃钺笑了笑走在我的前面领路,我跟在他身后距离他有两三步之远。堃钺转过身一步跨到我的面前握住了我的手腕。“你是觉得走在我身边很丢脸么?”

“您这是说笑了。”堃钺拽着我的手腕一路走着,这两边路过的仙娥都低着头不敢看我们,某个胆子小的哄着一张小脸手里捧着的宫灯也掉在了地上,吓得她跪在地上不敢大声喘气。

“看来堃钺殿下在神界的仙缘就不如苍和。”堃钺放慢脚步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左眉跳动了一下。“何以见得?”我向后看了一眼跪了一路的仙娥笑着道:“若是换成苍和一定会怜香惜玉的让她们起来,那些仙娥也绝对不会因为看到苍和而吓得跪在地上不敢动弹分毫。看来四殿下这战神之名在神界也是个肃穆庄严的招牌。”

我这个魔活了这么多年,什么都算是还可以,唯独喜欢听墙角这个事情真的是最大的爱好。尤其是对神界这种肃穆庄严又容不得半分情爱的地方更为好奇。自打我认识堃钺开始,我就对他颇为好奇。

虽然心里总是有个声音告诉我不要太过靠近他,但我终究还是忍不住的一次又一次的去探究他的内心,了解他的过去和过往。“我听说你一直问巨门星君我以前的事情?”他这是来找我兴师问罪的么?我不解的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听说你还用合虚果贿赂驳兽了是么?”这他都知道了?我之前想知道堃钺以往的事情,巨门那张嘴极严半个字都不肯泄露,倒是驳兽贪吃我便将之前苍和给我的几枚合虚果给了驳兽,大大小小的知道了一些。

“啊?你说什么?我怎么不记得有这档子事了?肯定是驳兽贪吃怕你说他才会说是我给的合虚果。”说话间我想跑却忘了他一直握着我的手腕刚跑两步就被他一把拽进了怀里。

眼看着要撞到鼻子我反应极快的抬起头准备用下巴来迎接这惨痛的撞击,却不曾想我还未撞到他的胸口他已然收了力道低下头用嘴堵住了我的嘴巴。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这这这……这厮不按套路出牌。怎么可以这样!

堃钺的唇温热带着小心翼翼,我伸出手抵在他的胸口想要推开他,恼羞之下用力的咬住他的下唇,两个人的嘴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也不知怎么的我的心跳竟然跳的愈发强烈,耳朵里如同敲击战鼓一般咚咚作响。

我手上的力气减弱慢慢垂到身侧,彻底的放弃了反抗,或者,我从心里就不想反抗,之前的动作不过就是在……欲迎还拒?真是打从心底里看不起这样的自己。

欲盖弥彰,说的就是我这样的心虚。

一路上我刻意和堃钺保持着距离,他几次停在我面前回过头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的时候我多觉得自己的脸上像是被火炭烤过一般滚烫,下意识的伸出手摸了摸滚烫的脸颊。脸上的温度吓得我立刻缩回了手低着头看着脚尖,即便如此我也能感受到堃钺的目光一直落在我的身上。

鹰般锐利的眼睛,无论我做什么细小的动作他都能看透,我在他的面前像极了一张白纸,干净透光,一眼便能看清楚所有的纹理。可他呢?我抬起头看着堃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堃钺就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表面看着清澈见底但只要有一颗小石子滚进去就会激起层层涟漪,水下的泥沼也会翻涌上水面搅浑一潭清水。我看不透他,或者说我现在看到的只是表面的堃钺。

“你在看什么?”堃钺似乎很喜欢抓着我的手腕,无论是我走在前面还是走在他的身后,他都喜欢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腕不肯松开。有时指尖的力道恨不得抓破我的皮肤。我很好奇堃钺这个习惯是因为什么来的,竟然如此奇特。

“你好像一直没有和我说过该如何收服猰貐,我就这般被你诓来了好像不太值得。”我一边说着话一边一根根的掰开他的手指将自己的手腕从他的掌中挣脱出来,用力的转了两圈手腕缓解酸痛,还未等这两圈转完他作势又要伸手我连忙侧身躲过。

“你这是什么毛病?为什么总握着我的手腕,很酸的好么?”堃钺垂眸露出了一个凄楚笑容,抬眸时却又是一片平静:“你不喜欢被握着手,所以就只好握着你的手腕。我怕我一个转身你又消失不见,那样我会害怕,也会担忧。”

“有什么可怕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怕……你一次次的玩笑最后成了真,你真的会永远离开我。”我看了一眼他有些不解他这话中意思,想要继续追问却因着堃钺太过悲伤的表情心下有些不舒服,只好讪讪一笑不再追问。

“好在,好在你回来了。”堃钺这话当初亖馫也对我说过。隐约记得我病愈刚好的时候亖馫坐在我床边一脸担忧转为惊喜的时候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好在你回来了,好在我还未失去你。”

“麻烦说些我能听得懂的,你总是说一些不明不白的话我真的不太清楚你要表达的是何意图。”每次听到堃钺或者亖馫对我说一些追忆从前的话我总是会忍不住的浑身冷颤,身体就像是被浸泡在寒冬腊月的冰河里,冷到骨髓和心里。

“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我是真的欢喜。这就够了,其他的你不必太过在意放在心上。”我听了这话真是,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眨眼间堃钺又一次的握住我的手腕,我们两个一前一后的说不出的诡异。堃钺似是极为开心,这一路上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下去过。倒是苦了我了这右手腕酸麻恐怕是到了大荒山也握不住我那管紫玉箫了。

大荒山虽名大荒却是一处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只不过这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不过是幻象。大荒山是上古诸神身归混沌之后以最后的精气修为化作的仙山。只不过这大荒山内里仙气笼罩是个洞天福地,但禁制结界之外却是妖魔混杂,鬼怪围绕。

“喂,你说这大荒山外面怎么这么多的妖魔鬼怪。”我拽了拽堃钺的衣袖轻声细语的问他。堃钺只低头看了看这荒草丛生之中的几具骸骨冷声道:“这大荒山是上古诸神精气修为所化,无论是谁只要进去了饮了一口这山中的水,吃上一颗这大荒山的合虚果,便能增强修为,甚至可以飞升为神堕落为魔。”

我看着这越靠近大荒山的结界这路上的妖魔之气越重,堃钺刚开始还算是轻松越走这眉头皱的越紧,额角的青筋突突直跳,左手握着我的手腕右手已经祭出残雪握在手里。

“那个,要不你先把手松开?你这样握着我我也无力自保,你也无法施展。是不是?”堃钺闻言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虽有犹疑但还是松开了我的手腕。我长叹一口气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手腕后跟在他的身后继续上山。

“前面就是大荒山的结界,万事小心。”“你也是。”虽然这一路上魔气甚重鬼妖之气弥漫,但我想着以我和堃钺的实力若是真的动起手来,应该不会输吧。就算是输了打不过也肯定有自保的能力。

想到此处我也微微的放下了心,只不过越走这心跳的愈发厉害。我想着也应该是我许久不同那些家伙动手了所以才会紧张害怕,正常现象不必害怕。我一边和自己说这话一边加快了脚步紧紧地跟在堃钺身后。

“论打架你可是以一敌百的好身手。难不成你现在连打架都不会了么?”“倒也不是不会,就是长时间不活动筋骨了有些手生不知道这一圈打在哪里能让你疼的半死不活的。”

说话间我抬起胳膊在堃钺眼前用力的挥了挥我的拳头,堃钺微微一笑贴近我的耳边轻声道:“你打我哪里都是可以的。我心甘情愿的受着。”我听了他这话不自觉的浑身抖了一下抑制不住心里的厌恶。

“好了,我不和你说笑就是了。跟紧我。”堃钺的脸色蓦地严肃也着实让我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一脚踩在了一片花上,堃钺蓦地揽住我的腰向他的方向送了一下,我下意识的推开他却不曾想他揽在我腰间的手臂用力将我锁在他胸前。

“别乱动,那花粉有毒,皮肤上沾上一丁半点的就会立刻腐蚀见骨。”我听了堃钺的话见他神色也不像是开玩笑了下意识的攥紧了他的衣襟不敢松手。堃钺垂眸看了一眼我的手又笑了笑看着我,眼里一片暧昧不明。

“对……对不起。”说话间我松开了他的衣襟,他也松了手臂的力道我连忙微微向后退了半步与他刻意保持了一些距离。“走吧,我不会再逗你了。“鼻子里哼了一声抬头看着他努了努嘴让他先走。

因着大荒山外面气息混杂,我这人一向是怕麻烦的,故意将这周身魔气散了出去,果然这一路上安稳了一些,四周的气息也没有涌动的那般厉害。“你看,我就说了这年头还是得靠一些天分。

“天分?你这话说的真是愈发大言不惭了。”堃钺回过头看着我露出了一个嘲弄的笑容,我只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和他说话。也说不上什么原因,越靠近结界心底的不安便愈发强烈。我感觉自己浑身用不上力气,气息也愈发的不稳定。

抬起头看看天空,依旧是晴空万里不见一丝多余的云丝雾绕,天朗气清四个字极为适合今日的天气,可心里却一直是七上八下不见安稳。

我看了一眼堃钺想喊他,看着他的背影却一时间无话可说。我不像再给他增添负累,他需要我的帮助,而不是让我来给他增添负担。紫玉箫握在手里隐隐颤动,这周遭果真是暗流涌动,透着不安。

前面一阵响声我听着像是大型的斗殴现场的声音忍不住好奇的踮起脚尖探出脑袋去看一看热闹。堃钺这厮诚心不让我看热闹我往哪边走他往哪边站和我抢路。我还就不信他能拦得住我看热闹的心。

堃钺太高我就算踮起脚尖也只能勉强看到一些,好像是妖族的和鬼族两方动了手,那鬼族的下手极为狠辣只一招就夺了那妖族的兵器,将他踩在脚下用匕首从他胸口至腹部划开了一道口子。

“这是?”“挖心,妖族的内胆都在心脏之下两指的位置。若是要取内胆就必须剖腹挖心,他们的心也是极好的炼丹原料。”我看着那鬼族的手起刀落好不利索啧啧叹了一声“一看就是经常做这种勾当的,你看看下手就是利落干净没有犹豫……”

“是么?”堃钺转过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微仰着头看着他的脸脑海里又蓦地闪过那个令我难以忘怀的场景,那张脸与我眼前这个人的脸一点点的重合,一点点的清晰。

我连忙闭上眼睛转过脸去不敢再看他只抚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气,堃钺以为我是不适应这血腥的场景转过身挡在我的身前捂住了我的眼睛。“别看。”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我有些无力的笑了笑,勾起的嘴角却连带着心口的疼痛愈发强烈。

“堃钺,你以前,是不是杀过人?”我突然头脑一热问了他这句话,堃钺的背影一顿声音也低了。“自然了,我是战神自是上过战场浴血杀敌过的。你这话问的好没脑子。”“不是,我是说,你是不是在某个地方里……亲手将一个女子剖腹挖心了?”

仙侠奇缘文,细节描写我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作者(岁月常歌)经常人为的降低配角(紫玉箫,山清水秀)的智商,有时候打脸装逼情节的安排又过于刻意,各个女主的性格也有些扁平化。不过总体而言,在悠闲仙侠奇缘类小说里,我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