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王的悍妃:女人别嚣张》王的悍妃女人别嚣张百度云 straight(直人) 王的悍妃:女人别嚣张作者是七秀的小说
《王的悍妃:女人别嚣张》王的悍妃女人别嚣张百度云 straight(直人) 王的悍妃:女人别嚣张作者是七秀的小说

王的悍妃:女人别嚣张 七秀 著

紫璇,小老婆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9-09 08:13:06
《王的悍妃:女人别嚣张》是七秀笔下的一本穿越创作,主线芬芳复杂,文笔拍案叫绝,值得加入书单。这情景委实让人忍俊不禁,就连东陵无绝也不由得微微侧过身去,手空握成拳,掩饰着嘴边的笑意。沐兰被自己给囧住了,下意识的张口吸气,却只呛进一口洗澡水,立刻咳了起来。还是东陵无绝反应快,伸手往桶中一捞,将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这情景委实让人忍俊不禁,就连东陵无绝也不由得微微侧过身去,手空握成拳,掩饰着嘴边的笑意。

沐兰被自己给囧住了,下意识的张口吸气,却只呛进一口洗澡水,立刻咳了起来。还是东陵无绝反应快,伸手往桶中一捞,将她捞了起来。

趴在浴桶边连连咳了好一会,才感觉呼吸不那么痛了,沐兰抬头看了一眼东陵无绝,他一只衣袖全湿透了,胸前也濡湿了一片,却全不在意,正好笑的欣赏着她的狼狈。

作为女人,作为一个一向自诩为有魅力有内涵的女人,沐兰觉得她刚才真是丢脸极了。正想着怎样挽回点面子,却听得外面吴庸的声音犹豫着传来,“君上,皇后娘娘求见。”

屋子里的暖意瞬间消弥散尽,沐兰下意识的看了眼东陵无绝,却见他也正朝她看来,只淡淡的一眼,随即敛了笑意,起身朝外间走去。

不得不说这皇后来得还真是时候,正好解了她的尴尬。不然还真不知道再这样下去,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沐兰暗自松了一口气,待心跳稍稍平复,这才注意到,这里是平时东陵无绝沐浴的地方,从这出去,便是他的寝殿。

看他刚才那眼神里似乎也没有让她刻意回避的意思,不过,若让人家正牌的老婆看到她在这里洗澡,终归不是件好事吧?

想到这里,沐兰扫了一眼四周,终于在身后的软榻上看到了一套宫女服,趁着这会内室里没有旁人,忙出了浴桶,手忙脚乱的把衣服穿上。

等收拾妥当,寝殿那边已隐约传来皇后请安的声音。

入宫这么久,这皇后还是第一次来找东陵无绝,这不禁让沐兰的八卦之心开始熊熊燃烧。她是一个,但凡的好奇心总是比一般人要来得强烈些,所以,上帝也会原谅她偶尔听一下墙角的,对不对?

“君上,今日几位亲王家眷进宫来给太后请安,臣妾便在宁寿宫多待了些时间,出来的时候才听说您罚了婉芸跪佛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臣妾怎么听说她还被一个宫女挟持了?”寒暄了几句后,紫璇便将话题转入正事。

“不会是婉芸又缠着你来为她求情吧?”东陵无绝的声音听起来颇为轻快,“她也不小了,不能总这么惯着了。”

“婉芸性子不过是活泼了些,可行事也算有度,这次您这么罚她,她一向要强,这次可是真伤了心了。”紫璇声音依旧是温柔绵缓,却隐隐含着一丝埋怨,道:“臣妾听当时在场的宫女们说,那个宫女险些刺伤了婉芸,您还答应不追究她的过错,婉芸若非委屈了,也不会对她出手。”

说到这里,似在斟酌着,停了一会才又道:“其实,臣妾也听说过这个宫女,今日您要破例饶了她,臣妾自是无话可说。只是,婉芸到底也是公主,您因为一个宫女而惩罚她,这叫她以后还如何在奴才们面前立威?”

沐兰受伤后便晕过去了,倒不知道那个婉芸公主竟然还受了罚。不过,也不由得佩服这皇后是个能说会道的,一番话说下来,倒是字字占理。正好奇东陵无绝会如何回答,便听他的声音传了过来。

“朕知道你心疼婉芸,这几年里,你将她当亲妹妹一般疼爱教养,真是辛苦你了。”说到这里,东陵无绝话峰一转,“只是,如今她这年纪正是尚未定性的时候,难免被身边的一些人影响而坏了心性。朕今日之所以罚她,便是因为她确实做错了事,与旁人无关。”

“君上,是臣妾德行太浅,未能言传身教,有负君上所托,臣妾实在惭愧。”紫璇声音略有些惶恐,却并不慌乱。

“朕不过是在说事,又不是在怪你。”东陵无绝语气里有些安慰之意,“朕既将她托予你,自是放心。不过,她心性太直,被人利用都犹未知,若不让她吃些苦头,她怎能记得住这个教训?”

“您是说,这事是有人利用婉芸……?”紫璇微微惊讶,末了,又幽幽道:“说到底,都是臣妾的失职,未能管理好这后宫,才会出了今天这种事,这事臣妾一定会查个清楚。”

“这天底下,最难防的就是人心,怨不得你。倒是这几个月,你又要照顾母后,又要管理宫务,让你受累了。”东陵无绝这话里倒是透出几分真意来。

“这都是臣妾份内之事。”紫璇话里也终于多了丝欣喜,静了静,道:“说起来,这个宫女,君上准备怎么安排?”

提到沐兰,东陵无绝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时竟没有回答。紫璇见此,又道:“臣妾冒昧的说一句,虽然臣妾尚未见过这位沐姑娘,不过,既能得君上垂青,想必人品自是不错。君上若是喜欢,倒不如给她个名份,也省得宫里人多嘴杂,再传些什么谣言来。至于她的身份,只要君上您想,臣妾可以替她安排妥当。”

一番话说下来,东陵无绝自是不能再沉默了,淡声道:“这事朕自会处理,你就不必担心了。婉芸那里,你替朕去劝劝吧。”说着,又对吴庸吩咐道:“吴庸,传旨下去,晚膳就定在凤倾宫。”

话说到这里,紫璇也识趣的道:“那臣妾就先告退了。”

见谈话结束,沐兰也忙踮起脚尖退了回去,坐在软榻里欣赏自己包扎好的手臂。果然,不一会,东陵无绝便再度走了进来。

见她已穿得整整齐齐,他脸上竟也没觉得意外,径直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原先那件湿了的龙袍早已换掉,此刻身上着的是一件明黄色的常服。这样金灿灿的颜色穿在他身上,更显得尊贵霸气。

“都听到了?”东陵无绝一开口便语出惊人。

沐兰顿时吓了一跳,顺着他的目光,却发现了前面角落里一滩水渍。她再是小心谨慎,却忘了自己头发还是湿的,这么一会,竟然留下了罪证。

可是,看他的样子并没有生气,沐兰便也索性承认道:“听到了一些。”

东陵无绝看了看她,问道:“听完之后呢?”

这话问得沐兰有些懵,默许她偷听已经很奇怪了,难不成,这是让她再发表一下偷听后的感想?不过,他们这番谈话看似没说个什么,倒也让沐兰看出一些事来。比如,这东陵无绝是真的很疼那个婉芸公主,宠归宠,却不纵,说明是真上心。

其次,这个皇后也很不简单。单是她能如此心平气和的劝东陵无绝给自己一个名份,甚至还主动提出要替她安排个说得过去的身份,就不难看出她是个极有城府的。这样的段数她在写宫斗时也有用过,算不得高明,却绝对好用。

而且,最重要的是,东陵无绝对他这个皇后很信任。瞧,晚上还要一起吃饭呢,接下来大概就是顺便来点饭后运动,培养培养感情什么的了。

沐兰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有些酸溜溜的。但,他到底想让她从这些信息当中悟出些什么来呢?

东陵无绝似乎却并不执着于要她回答,见她想着想着连眉头都皱了起来,便又道:“看来你的人缘还不错,紫璇待婉芸如亲妹妹一般,此番还能为你说话,已是很难得了。”

你又怎知道她不是嘴上客套,顺便探听一下你的口风?沐兰心里有些不以为然的回着。不过他既然这么说了,她自是捧场的应道:“皇后娘娘仁爱大度,果然有母仪天下之风,君上真是独具慧眼,娶了个这么好的贤内助,怪不得西楚国在您的治理下如此昌盛繁荣。”

好话人总是爱听的,哪怕说的人再怎么违心。东陵无绝脸上虽然未露什么神色,却也受了她这番话,道:“紫璇心性善良宽厚,你背井离乡,在西楚也没亲人,以后可以多跟她相处,她自会照顾你的。”

沐兰总算明白了,原来绕了半天,是让她跟他的大老婆搞好关系?这该死的东陵无绝,他难道真的不知道,女人最忌讳的就是男人在自己面前夸赞另一个女人吗?再说,她有答应过要做他小老婆了吗?

“君上,您不会这就不让我再做宫女了吧?”沐兰差点没有咬牙切齿,虽说这份工作实在不怎么样,可也比给他当小老婆强。

“怎么,你很想当宫女吗?”东陵无绝有些不悦了。

“倒也不是这么说。”沐兰挪了挪身子,与他拉开些距离,“我只是觉得,您不应该这么快原谅我。您不是很生我的气吗?那就应该尽情的奴役我,让我在这粗重繁琐的工作中痛思已过,这样才能让我深刻体会到能做您的妃子有多幸福。这个惩罚的过程越久,我才能反醒得越彻底,我……”

说着说着,终于发现东陵无绝的神色有些不对,沐兰忙识相的咽去了后半截话。其实,以她对东陵无绝的了解,她真的觉得自己一点也没说错。

“靳宁公主,你这种思想,是不是就是你常说的……变态?”东陵无绝面无表情的问。

沐兰囧了,难道是她每次用这个词用得太恰当,他竟然懂了?

东陵无绝却似乎并不打算和她开玩笑,眉眼之中毫不掩饰他的不爽,“还是说,你宁愿做宫女,也不愿做朕的妃子?”

从他的眼神里,沐兰读到了,若她此刻答一声“是”,后果绝对很严重。

心思百转间,沐兰也只得硬着头皮道:“我不是不愿做您的妃子,实在是,我觉得,做您的宫女比做妃子要强得多。”

凤眸危险的敛起几许锐色,“怎么说?”

沐兰故意忽略他浑身散发的警告意味,应道:“道理很简单,做宫女可以每天都见到您,也可以让您每天都见到我,做妃子却不行。得宠的,三五日或许能见上一面,还要遭其它后妃心里嫉恨。不得宠的,只怕早就被您遗忘在了深宫的某个角落。”

这本《王的悍妃:女人别嚣张》有看点,但主角(紫璇,小老婆)起步过快,文笔太干,几个女主本来是亮点但可能是怕被起点和谐大神关照,写的比较简略。另外部分章节转换视角太快,不知道是不是作者(七秀)的个人习惯。。。。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