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外省教师》外省教师资格证可以在本省使用吗 同人志 外省教师罗御
《外省教师》外省教师资格证可以在本省使用吗 同人志 外省教师罗御

外省教师 荆萧默 著

赵弋戈,赵弋星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8-04 20:02:05
这次给书迷们呈上荆萧默执笔的现实创作《外省教师》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赵弋戈,赵弋星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摩擦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经过昨天的“交锋”,今天早上起来,夏天阳觉得氛围有了明显的变化。她爸不再总沉着脸,神色自然多了,她妈呢,称呼夏天阳的时候,语调中多了一些无法言语的内容,使他有了些亲切的感觉。这样就默许了夏天阳真实身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经过昨天的“交锋”,今天早上起来,夏天阳觉得氛围有了明显的变化。

她爸不再总沉着脸,神色自然多了,她妈呢,称呼夏天阳的时候,语调中多了一些无法言语的内容,使他有了些亲切的感觉。

这样就默许了夏天阳真实身份的存在。

可能赵弋星是家中唯一的男丁,又是小儿子,他爸妈好像从来不管他,唯一管的就是尽量满足他的合理要求,“领导”的任务就落在了大姐赵弋戈和四姐赵如玉的肩上,二姐赵玉洁和三姐赵冰清仅负责监督。

“我们家的格局你看清了吧?简单一点说就是老虎、棒子、鸡。”赵弋星提醒夏天阳,他的看法和赵弋戈之前说的不一样。

“你管你爸妈?”夏天阳笑了起来,觉得这家人有点意思。

“我管不着,只能告状,不能让她们太嚣张。”赵弋星只能在他姐和父母之间玩平衡。

“你人小鬼大呢。”夏天阳拍了他一下。

“没办法,都是她们给逼的。”赵弋星有些无奈。

“你分的清你二姐和三姐吗?”夏天阳心里一直有个疑问。

“分不清楚,懒得费那个脑筋。她们俩爱找乐,你如果玩得起和她们斗斗,也有点意思,不想玩的话,她们要玩起来,就是折磨。”赵弋星摸摸自己的头,使夏天阳脑中闪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几个字。

夏天阳看了看姐妹俩。

赵玉洁和赵冰清两人拥在一起,拿着一个曲谱在哼唱着一首新歌,眼睛不时扫视一下周边的情况。

地板砖已被夏天阳和赵弋星悉数搬上了二楼。

“家里多了个男丁就是不一样。”赵如玉很满意地对赵弋戈说。

“那是当然。”赵弋戈露齿一笑。

“看你这样子,还挺享受的。”赵如玉扶在大姐的肩膀上看着她。

“不享受,你去搬试试。”赵弋戈撇了一下嘴。

“哈哈,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看来你对这个如意郎君还是想当满意的。”赵如玉在她大姐脸上呱了一下。

“你可别乱说啊,爸妈还惊魂未定呢。”赵弋戈叮嘱说。

听赵弋戈说,建这栋楼房所需的石头和沙,都是她们一家人在外边捡了抬回来的。

夏天阳很是佩服,那么多孩子读书,学费和生活费所需也不少,还能建楼房。一个个又是花拳绣腿的,怎么能运回这么多石头和沙,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

不知是赵玉洁还是赵冰清对夏天阳说:“我姐让你去河边担沙呢。”

夏天阳听赵弋戈说过,这几天自己动手把二楼的地板砖铺好。

夏天阳二话没说,不敢怠慢,寻得锄头和筐,一担一担挑了回来。

沙子重得很,夏天阳好久没干农活了,肩上的担子压的他直咧嘴。想起这栋楼房有自己一滴汗水,心里就开心,干起活来,特别卖力。

赵弋戈的爸看着夏天阳干活的样子,咧嘴笑了一下,这使他备受鼓舞,挑起担子如飞一般。

赵弋戈的妈见状,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忙又大叫:“你们人呢?夏老师都开始了,你们怎么坐着不动啊?”

四千金这才像燕子般飞了过来,虽说动作如鸡吃米样,但全部人马出动,劳动场面不能不说“壮观”。

夏天阳再次受到“最高领导”的表扬。

“你还真够醒目的,提前动手了。”赵弋戈对驸马爷的这个举动也给予了高度评价。

“不是你让我做的么?”夏天阳有点不解。

赵弋戈马上明白了,知道是那两个憨妮子所为,不过,这是好事,令父母对他有点刮目相看。

她没有再说下去,对两个妹妹赞许地笑了笑。

赵玉洁和赵冰清觉得夏天阳诚实,今天所为他完全可以居功自伟,没必要说是别人指使,没人会问,一点小事可以看出为人。

上午干累了,中午吃完饭后,大家都午睡了,蓄好力气下午继续。

不知是赵玉洁还是赵冰清,急匆匆跑过来说:“夏老师,我妈忘记一事,等会家里动工,要烧香的,你去买一些吧。”

夏天阳知道本地的风俗,但他不知道买什么。

“快点!等会急用呢。”她催促着。

夏天阳口袋里没钱,又不知买什么。

“我不知道买什么?问问吧。”夏天阳征询着她。

“自己想办法,知道的都睡觉了。”她的语气不容商量。

没办法,他踩着单车火速奔往学校,找周小强借了钱,回到镇上,把自己要买的东西的用途给说了一下。店老板就交给他早已分拣好的东西递给他。

想到大家干活没时间做菜,买了一些烤鸭、叉烧、烤乳猪等熟食,这里人有饭后果的习惯,顺便买了一些水果,然后大包小袋挂在单车上,风驰电掣般回到了赵府。

夏天阳把买回来的东西交给她妈。

“阿姨,您看,买的对不对?”夏天阳等待着答案。

赵弋戈的妈妈不知道夏天阳买的什么东西,一袋一袋打开,细细看了一遍,脸上如花绽放。

“你怎么知道买这些东西呢?我差点忘了。”她妈妈说:“正好,晚上不知道做什么菜,你想得可真周到。”

夏天阳一听,事情没办错就好,看了看旁边站着的双胞姐妹俩,不由松了口气。

“谁让你买的?哪儿来的钱?”赵弋戈不知道他无端端去买这些东西。

“别问了,我是奉的旨。”夏天阳听她这么问,知道着了双胞姐妹的道了。

“奉谁的旨?是不是又是那两个小妮子?”赵弋戈说着要去找她们。

“你干嘛呢?又不是什么坏事?她们是让我表现立功呢。”夏天阳拉住她,“再说,你去找她们,她们肯定会说我打小报告,这样,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这样子的状态最好。”

“你以后多注意点,留点心。”赵弋戈想想也是。

“我留什么心啊?那是你家人,难道她们想害我啊?”夏天阳现在觉得很满足。

“她们不会害你,但会让你出洋相。”赵弋戈语重心长。

“不用担心,出洋相就出洋相,总比不理我要强。”夏天阳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要被她们看扁了就行。

夏天阳主动承担了最重的活,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男丁,赵弋星年龄小,自己承担起她们之前没人可替代的位置。

自己一无所有,要抱得美人归,争取大家的认同,唯一能做的就是包揽重活、力气活,勤劳苦干,展现自己的决心和毅力。

但夏天阳还是小心又小心,尤其是在她爸面前,生怕自己做错事说错话,有点如履薄冰的感觉,双胞姐妹看着夏天阳这样子不禁捂嘴偷笑。

没办法,谁让他捏着自己的一生的幸福呢?

“包括我妈,都希望我爸戒烟,你要是让他心甘情愿地把烟给你,怎么样?有没有这个勇气?”双胞姐妹中一个说。

存心刁难!这无异于虎口拔牙,夏天阳不知所措。

“我说呢?你输了,给我一个红包。”想必两姐妹在打赌,其中一个输了,就要给另外一个红包。

“哼!”要给红包的姐妹看了他一眼,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压的赌注竟然是自己,这分明是小看自己,这样一想,勇从胆边生,看见赵弋星在门口不知在干什么,就一把把他拽过来。

赵弋星不知何事。

夏天阳走到她爸面前,冲他做了一个打着火机的动作,又指了指赵弋星,让他明白是赵弋星需要打火机。

夏天阳之前注意到,她爸喜欢把火机塞进烟盒里。

果然她爸掏出来了烟盒,正想把烟盒里火机拿出来时,夏天阳顺势把烟盒一起拿了过来。

“抽烟对身体不好,以后少抽点。”夏天阳正色微笑地说。

赵弋星怕他爸听不懂,用本地话翻译了一遍。

她爸没恼,反而笑了一下。

夏天阳爸烟盒放在刚才打赌索要红包的姐妹手上。

那姐妹一脸黑线,跺了一下脚,把烟盒还给她爸就离开了,剩下另外一个笑意盎然地追着去了。

两人猫手猫脚找到赵弋戈,说:“姐,考察完毕,胆大、心细、有担当。”

赵弋戈一脸惘然,说:“考察什么?”

“我姐夫啊。”两姐妹其中一人说。

“你们这两个,吃饱了没事干啊,谁是你姐夫?谁要你考察啊?尽瞎胡闹!”赵弋戈又好气又好笑。

“你别狗咬吕洞宾,万一你被蒙骗了呢?”一个姐妹有点委屈。

“你这点小儿科,还能考察人。”赵弋戈戳着她俩的脑袋。

“窥一斑见全貌。”一个姐妹振振有词。

“滚,滚!”赵弋戈不耐烦地轰轰着她们。

两人嘟着嘴离开,其中一个对另外一个姐妹说:“我的红包,快给!”

夏天阳和着沙浆,来来回回担来担去,铺着地面,赵如玉自告奋勇来铺砖,忙活到天黑,二楼的大厅才铺完。

可第二天,夏天阳起床一看,坏了,只顾铺砖了,每块砖的花纹没对上,显得乱七八糟的,意味着昨天的活白干了。

她妈很生气,说怎么犯这种低级错误。

“你们做事成心不让我省心,你们要是有夏老师想得一半周到都行。”她妈妈把她们骂得个个低下了头。

没办法,只有返工,小心翼翼敲开地板,重新铺上砂浆,她妈专门指定夏天阳铺砖,于是,夏天阳小心比对,打着水平,自己虽然没干过这活,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过,夏天阳出色完成了任务。

“你们看看,这才是干活的料,你们好好学学人家夏老师。”她妈现身说法,指着女儿们教导着。

有了她妈妈这一串训斥,夏天阳在赵家的地位迅速得以提升。夏天阳忘形之时,也会对她们大呼小叫,没人不高兴,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现实类小说,前面百来章几个女主(赵弋戈,赵弋星)人物刻画的挺丰满,特别是钢管舞公主(赵弋戈,赵弋星),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好景不长,后面金手指狂开后情节越来越弱智化。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