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塞外红妆冷》塞外红妆冷男女主最后在一起了吗 字母文 塞外红妆冷别扭受
《塞外红妆冷》塞外红妆冷男女主最后在一起了吗 字母文 塞外红妆冷别扭受

塞外红妆冷 东泽长宫主 著

玉琦鸢,玉卿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7-27 19:02:18
《塞外红妆冷》作者:东泽长宫主,穿越类型新书,主要人物:玉琦鸢,玉卿,本创作书中主要讲述:相国是一个精明人,在大小姐出事后立刻到殿前负荆请罪,表明对皇上的忠心,还交出了一部分权力,而君寒懿最需要相国的支持,所以对相国府不会有大动作,母女情深,最是难以割舍,要逼玉琦鸢出来,君寒懿便从相国夫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相国是一个精明人,在大小姐出事后立刻到殿前负荆请罪,表明对皇上的忠心,还交出了一部分权力,而君寒懿最需要相国的支持,所以对相国府不会有大动作,母女情深,最是难以割舍,要逼玉琦鸢出来,君寒懿便从相国夫人身上下手。

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很快,玉琦鸢就知道母亲被带走的消息。

她体内的鸩毒还没有排尽,虽然不至于死亡,可她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很大的损伤,所以连日躺在床上。

瞒着十七爷,她艰难地下了床,换上婢女送来的干净衣裳,去见君寒懿。

大殿前,她的身影被数十个锦衣卫围着,只咬牙坚持着站立,满目凄凉,想大笑一场。

从宫墙外提着气踏过树枝,落到他的殿前,不过是为了,可以见他一面。

她的武功暂时被废了,这几乎用了她剩下的所有力气,哪怕下一刻就是死亡,她一定要说出真相。

清冷的气息夹杂着女人的茉莉香气飘出来,玉琦鸢的目光落在君寒懿和玉卿如身上,华衣叠影,富贵雍容,两手温柔相执,竟是说不出的缱绻情深。

而站在君寒懿身边,母仪天下的女子,本来该是她。

“总算是来了么?看来叱萝将军还有一些良心,不会为了情郎连自己的母亲也不顾。”

君寒懿嘴角勾起,眼眸却冷寒到了极致。

只有她一个人,看来是为了保住情郎,她也是一个有心人呢。

玉琦鸢看着他,双眼灼痛,“我一来是为了换我的母亲,二来是告诉你,那些事不是我做的,而是你身边的这个女人。”

她指着玉卿如,“她才是真正的狼心狗肺之徒,只要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就可以证明。”

玉卿如“哎呀”一声,就往君寒懿怀中倒,手扶住额头,“皇上,臣妾做错了什么,要被姐姐这样诬陷?”

“够了!你以为朕会信你一面之词,你诬陷朕心爱的女人,当今的皇后,罪加一等,明日即行绞刑。”

她吐出的是戳心的事实,可听在君寒懿耳中,却是一个笑话,这样一个恶心至极的女人,他恨不得立刻处死他,可他还要给君景澜一点时间,两个,他都不会放过。

玉琦鸢身体僵住,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像是被撕裂。

再也支持不住,瘫倒在地上,胸口一扯,呕出一口鲜血,红衣逶迤,血似梅落。

“塞边月,漫漫黄沙,尘归尘。”

“今我来矣,旧人曲,笑春秋。”

“与君欢,昏罗帐,不应战鼓,三更梦。”

君寒懿携玉卿如的手离开,听到身后传来如泣如诉的《倥偬歌》,心中前尘旧事翻涌,微微战栗了一下。

这是一年前,敌方来袭,他们在帐内偷欢,任性一次,不去应敌,三更之后,敌军杀到阵前,二人穿衣破帐而出,把敌方杀了一个落花流水,酣畅淋漓。

而后,就有了这一首《倥偬歌》。

玉琦鸢看着君寒懿的身影,双眸含泪,一遍一遍地唱,嗓子被鸩酒毒害,沙哑不似从前美妙,可却唱得撕心裂肺,就连锦衣卫,都潸然得忘记了执行君令。

她希望借此唤起他对她的爱,还有信任。

可是,君寒懿始终没有回头,反而搂住了玉卿如的腰肢,温柔的声音飘入玉琦鸢的耳中,“卿如,不要被这个贱妇人扰了心情,明日她便要去见阎罗王,再也辱没不得你,朕陪你去赏那一簇秋海棠。”

作为一名在穿越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塞外红妆冷》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玉琦鸢,玉卿)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东泽长宫主)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