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新纪元学校怎么样 完整版在线阅读 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强强
《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新纪元学校怎么样 完整版在线阅读 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强强

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 Ice Rose 著

南希,查尔斯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7-25 12:06:47
《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是Ice Rose执笔的一本玄幻言情作品,主线余音绕梁,文笔成熟稳重,值得阅读。弹匣:每颗夺人性命的子弹最早起始的最简单的方格空间。*(数年前,陆军总营)“东面防线又被突破了,”诺曼少校走了出来,冲参谋长说,“上面已经下了军令,我们这边的防线必须守住。”“D.L联军刚往这里派了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弹匣:每颗夺人性命的子弹最早起始的最简单的方格空间。

*

(数年前,陆军总营)

“东面防线又被突破了,”诺曼少校走了出来,冲参谋长说,“上面已经下了军令,我们这边的防线必须守住。”

“D.L联军刚往这里派了一支援军呢,”参谋长叹了口气,“情报那边还说,都是那边的精锐部队。我们上面那算什么事啊,没事还把后面那撮人调过来……”

“那批前调的军士和后勤人员已经到了?”

“军士刚到,后勤人员还要几天。”参谋长头也不抬地答道,没想到马上被诺曼少校狠狠地来了个爆栗:“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居然现在才告诉我!”

“你不是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么?”参谋长还没喊完冤,诺曼少校已经大步走了出去。

*

“请问那位从银雪杉城来的查尔斯医生在哪?”一位身上还带着热浪的青年中尉一踏进来就问。门口的医生刚指了指里面,就看见他直直地走了过去。

“我需要占用您一点私人时间,查尔斯医生。”他走到欧文·查尔斯医生面前说。

欧文有点诧异地抬头看了看这个自来熟的年轻人,但还是出于职德,礼貌地问道:“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中尉?”

青年中尉也许是意识到了现在还是后勤人员的工作时间,便改口道:“膝盖轻度刮伤,帮忙止血一下就好。”

“好,先先上来吧。”欧文马上取出消毒棉签。他在军营里待了也有些年头,别的先不说,至少养成了一副好脾气,来者不管伤情或轻或重,或像这样明摆着另有企图,他都能一丝不苟。

果然,没一会儿,青年中尉又忍不住低声问:“我想知道你是否真正来自银雪杉城,查尔斯医生。”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个人档案上的信息根本不可能有虚假,”欧文说,“你不会只想找个老乡叙叙旧才来找我的吧?”

“档案嘛,未必不会出错;我呢,也确实是银雪杉城的人;”青年中尉悠哉游哉地说,“但是,我特地过来找你是因为你姓查尔斯。”

“你想告诉我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

“算是吧,呃,我不姓查尔斯。”青年中尉耸耸肩,“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但我的家族确实曾和查尔斯家族有过一点渊源。”

“噢,”欧文忽然怔了一下,“我有印象……”

“不用想,你们查尔斯家族的人应该对这些没太多了解的。你有个印象就好。毕竟在这种地方,能和别人有这样的关系已经感觉很亲切了。”青年中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外面在集合,我先走了。很高兴认识你,查尔斯医生。”

……

现在临近正午,阳光有点毒辣。

“我希望你解释一下和南希中尉的事情。”诺曼少校像一座山一样站在他面前说,虽然也比他高多少。青年中尉微微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其他军士,南希还悻悻地站在一位虎背熊腰的上尉身后。他认得那个上尉,那名上尉经常和诺曼少校走得很近,叫劳伦斯。

看样子,南希是把能请来的长官都请来向他兴师问罪了。

一想到这个,青年中尉就忍不住想笑。“我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向您解释的,长官,”他笑得很灿烂,“我只是以军人的方式告诉了她‘男女平等’这个知识。”

听到“男女平等”几个字,人群中马上泛起了窃窃的笑声。

自然,南希的脸色更加难看。

“一脚踢在腰胯侧,嗯,确实是军人的方式。”诺曼少校略带戏谑的话锋一转,又道:“但这里是AM守军陆军总营,你直接违反了这里的规定,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在这里违反军纪……”

“处罚或处分,我知道的。”青年中尉轻松得简直不像当事人,“少校,您直接一些吧,哪一个?”

“你刚来,尚不清楚地方军纪,这次先不予处分,但,”诺曼少校也仍然没有要放过的样子,“处罚还是不可能少得了的。看你年纪小,午饭前标准长途越野训练两组就好。”

听上去轻描淡写。但军士都明白,标准长途越野训练本来就累人得要死,又是现在临近午饭饥肠辘辘、烈日炎炎的当儿,两组训练是多么恐怖的事。

诺曼少校果然是诺曼少校,下手够狠啊。

唏嘘之余,被青年中尉揍了一顿的南希中尉自然暗暗叫好。但青年中尉还是一派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正要起步,一直待在医务处的欧文·查尔斯医生却突然走了过来。

“报告少校,”他径直走到诺曼少校跟前,“这位中尉是我刚刚经手的伤患,他的膝盖刮伤才初步愈合,二十分钟内暂时不支持这样的高强度运动。”

二十分钟,刚好到午饭点……

“膝盖刮伤?”

“嗯,一点小伤而已,毕竟南希中尉也不是吃素的嘛。”青年中尉很愉快地接受了这一判定。

人群后面突然出现了一些响动。南希中尉的脸色已经扭曲得可怕。

劳伦斯上尉赶紧站出来打断这尴尬气氛:“既然这样,军纪处罚就免了吧,权当私人纠纷罢;这事我会以私人程序妥善解决的。”

“……”

下面所有军士都表示对两位长官的“暗杀”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劳伦斯上尉乍一看是在给青年中尉台阶下,但谁不知道南希中尉本就性子刁钻,泼辣得活像母老虎。若以她的“私人程序”来解决,还不得把青年中尉扒层皮下来。

自然,诺曼少校亦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军纪处罚是不可能少的,如果现在不能实行,就改到晚饭前。”他面若冰霜地说,“劳伦斯上尉倒是提醒了一下私人方面的事情,这些就交给你了。”

这下好,两边都逃不掉了。众人都用悲哀的目光注视着被两位长官两面夹击的青年中尉。

他大概也是注意到了这些,又淡然一笑:

“该做的我自然都会做的,长官;如果在私人方面南希中尉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晚上请你吃饭啦!”

众人:“……”

为什么所有人都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

青年中尉成功在新的军营中一日成名了。像这样初来乍到就敢对野蛮的女中尉动手,又瞬间粉碎了两位长官的魔鬼追杀,而且疑似撩上了南希中尉,想不成名都难。

惊羡之余,所有人也都深刻地领悟到,像南希中尉那样后台比花岗岩还硬的人,没两把刷子还是少惹为佳。

中午,食堂里难免人声嘈杂。青年中尉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里,余光时不时瞥见神色怪异的南希中尉同样怪异的眼神;当然,视线还是更多集中在那个越来越近的白色身影上。

“查尔斯医生?”他一脸讪笑。

欧文依旧板着脸坐到他跟前。“你早上到底在南希·盖伊那儿捅了什么娄子?要不是我在营房里听到那些声音帮了你一下,你现在早该在太阳底下挥汗如雨了。”

“你应该知道她喜欢横着走路,而且动不动就在我们新来的人那儿耍脾气,”青年中尉淡淡地说,“我只是用了点武力帮她改掉了这个坏习惯。”

“就算你年纪轻轻也总得懂点人情世故吧,”欧文见他一脸不想听教的样子,只好说,“算了,过去就过去了;那你说要请南希中尉吃饭又是怎么回事?”

“反正不是吃食堂。我自己会准备好。”青年中尉有恃无恐地说。

“那带我一个,如果你不介意我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的话。”

这个突如其来的请求一下子让青年中尉怔住了。

貌似某人禁欲系医生的形象已经在他心里一瞬间支离崩塌。

不过他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毕竟在这个地方,能有这样关系的人实在少之又少。

*

不管怎么说,两组标准长途越野训练实打实地跑下来绝对是累得够呛。但青年中尉唯一不一样的是他还在准备着别的事情。

夜渐深。欧文拎着一罐奇怪的东西来到既定地点。气氛有点微微的紧张。除了青年中尉,阴着脸的南希中尉已经坐在那儿,旁边还有一个魁梧的身影。

“劳伦斯上尉,您怎么也在这里?”

“我特地一同邀请的;再说你俩也不会那么尴尬嘛。”青年中尉说完,又冲他做了几个嘴型。欧文马上解读出来,是“人情世故”。

好哇,敢情这小子开始学会贿赂了。

不出欧文所料,所有事物都是青年中尉徒步越野时顺回来的野味;但除了食材准备,其他都是靠着个人魅力在食堂借火匆匆完成的。尽管如此,在这种地方,能吃上这种成品还是足以令人难以忘怀。

“这些你们可以随意。”欧文把那个拎来的罐子拧开,置于中间。丝丝醉人的气息渗在静谧的空气中,很是诱惑。

“查尔斯医生?!”

“别想太多,这些酒都是我最早来的时候伪装成药水藏在药箱里的。”欧文努力装作平静的样子,“藏了挺久的,今天是时候打开它了。”

“谢谢。”青年中尉说。

那一次,欧文发现,其实每个人都又所谓“邪恶的”、坏坏的一面。

只是,青年中尉,他,比较张扬。

……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突然出现的黑暗身影打破了这难得的融洽气氛。

青年中尉马上当机立断地扯下一只烤翅塞进诺曼少校嘴里,然后又“热情”地把他拉到中间:“现在您不就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了吗。来,您请,这里还有……”

其余三人:“……”

这种阴招,连南希中尉都忍不住偷笑。

诺曼少校没有退路,只好耐心地啃完一整只烤翅,然后冷冷地说:“所有违反军纪的人,明天标准长途越野训练两组。我会一起。别以为把我拖下水就不用遭到违纪处罚……”

其余四人:“……”

少校,太腹黑。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血色梦镜 吸血新纪元》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Ice Rose)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