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沈先生,余生我们不约》沈先生,余生我们不约陌晓鱼 YD 沈先生,余生我们不约帝王攻
《沈先生,余生我们不约》沈先生,余生我们不约陌晓鱼 YD 沈先生,余生我们不约帝王攻

沈先生,余生我们不约 陌晓鱼 著

沈思,季晓浓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7-17 19:00:56
主要人物是沈思,季晓浓的网络创作《沈先生,余生我们不约》此文是陌晓鱼新出的豪门文,文笔淋漓尽致故事令人拍案,绝对是极力点赞的热销新书,主要讲的是 沈思墨将餐包又放回了袋子里,呆呆坐了良久,慢慢站起身,走出大厅,又一步步慢慢走出医院的大门。季晓浓擦去脸上的泪痕,稍停了片刻,也走了出去。低头走出大门,向右拐弯,思绪有些混乱。一声响亮而轻佻的口哨声在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沈思墨将餐包又放回了袋子里,呆呆坐了良久,慢慢站起身,走出大厅,又一步步慢慢走出医院的大门。

季晓浓擦去脸上的泪痕,稍停了片刻,也走了出去。

低头走出大门,向右拐弯,思绪有些混乱。一声响亮而轻佻的口哨声在前方响起,她蓦然抬头,惊讶的发现,沈思墨并没有离开,而是斜倚在路边的一棵树下,一手提着袋子,一手抄兜,正静静的望着她。

季晓浓有些窘迫,转身就要向后走。

“季晓浓!”他大声唤道。

她不理,快步向前方的出租车走去。

“季晓浓,如果不想我在大街上说出让你羞愤的话,就停下脚步!”

红果果的威胁啊!她只犹豫了一下,前方的出租车已经载了人离去了。

她懊恼的跺脚,转过身凶狠的瞪视着他,他却笑了,很舒心很愉悦的笑。

“季晓浓,有胆量来送吃的,没胆量见我,你会让我误会的。”他的胃痛应该是缓解了,一直的在笑。

“误会什么?”她有些纳闷。

“误会你依然爱我。”他脱口而出,一脸也不脸红。

“沈思墨,你真是无耻!”她咬着牙,扭头就走,后悔自己根本就不应该心软来看他。

手臂被拉住了,她恼怒的回头,却看到他已经没有了嬉笑的神色,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季晓浓,我们谈谈。”

晓浓有些恼怒的想要甩开他的手,可是,他却握的那么紧。

“你抓痛我的胳膊了!”

“我怕我抓的不够紧,你就又走了,又是一个五年。”他的声音低沉了下来,有些微微的动容。

“五年?谁害我五年背井离乡?谁害的?我自己吗?”她有些冲动的喊了出来。

“你自己。”沈思墨幽幽的开口,就在季晓浓要爆炸之前,他缓缓又说道:“五年前你不该遇上我,更不该爱上我,最要命的……”

“……是不应该让我也爱上你。”他的话很轻很轻,轻的像是颤抖的音符,风一吹,便乱了调子。

她回头望向他,再多的气恼,再多的伤痛已经无法压制在心底,泪水汹涌而出,像是绝了堤的水,再也无法止住。

“沈思墨,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给我一个机会,重新去爱你!和从前不一样的爱。”

季晓浓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她不顾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异样的、探究的目光,呆呆的直视着沈思墨的眼睛,冷冷的反问:“沈思墨,覆水难收没听说过吗?你以为感情就像是皮肤上的伤口,随便拿张创口贴就可以粘住,然后愈合了吗?”

无论她怎么挣扎,沈思墨就是不肯放手,他的视线一直胶着着她,举起手中的袋子,反问她:“不爱我了是吗?那为什么要给我送饭?”

季晓浓脱口而出:“我可怜你成不成?就是一个流浪的孩子,我也一样会给他一口饭吃,何况是你?”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

曾经夏日深夜的街头,他和她手牵着手一起散步,在看到街边角落里蜷缩着的流浪的孩子的时候,她跑了很远找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买了很多的食物和衣服送给他。

那时,沈思墨一直默默的陪着她,她说什么,他便买什么,她说怎么做,他便怎么做。

“如果有一天,我也饿了肚子,你也会给我送饭吗?”

“当然了,就是一个流浪的孩子,我也一样会给他一口饭吃,何况是你?我给你做一辈子饭,好不好?”

“好!别忘记你的承诺哦!”

不愿意去回想那些往事,想一次,便会痛一次,可是,有些记忆,会成为生命里不能抹杀的部分,像野草一样,随着思念疯长。

“别忘记你的承诺……”沈思墨喃喃的重复着那晚的话。

“沈思墨,你先违背了你的承诺。或者说,一开始,你的承诺便是一场戏,那么,你所听到的承诺,相应的,也是一场戏。”她的心也在痛,可是,她不想回头。有些痛,痛一次就好,再回头,伤口会加深,让人无法承受。

“季晓浓,关于五年前的错误,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沈思墨执着的开口请求道。

“晓浓!”一声呼唤,将两个人从痛苦的僵持里解脱出来。

是林清语!他来了多久?是一直跟着她,还是路过?

林清语走了过来,一把打开沈思墨强行拉住季晓浓的手。

“沈思墨,我警告你:她是我的女朋友,你最好离远点!”一向谦谦君子的林清语,情绪显然有些失控。

“清语,我们走。”晓浓赶紧上前拉住他,想要离开这里。

沈思墨不怕死的又是一下拉住了她:“林清语,你骗不了我,她不是你的女朋友!”

林清语正处在爆发的边缘,一手揪住沈思墨的衣襟,一手就挥拳过去。

突然,一阵急促的镁光灯啪啪的闪过,三个人都愣住了。

沈思墨精准的抓住了林清语的手腕,阻止了他挥向他的拳头,并反抓住了他的衣襟,这样的动作,被不远处的一架相机清晰的连拍了下来。

季晓浓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将惊讶的他们拉开,小声提醒说:“有记者!”

就连她去拉开他们的动作,也再一次被拍了下来。

沈思墨松开了林清语,径直向躲在车后偷拍的记者走了过去。

就在他怒气冲冲将要走到他身边之前,闪光灯又是一阵狂闪,紧接着,那名年轻记者跳进敞开车门、一直不曾熄火的车中,另一名男子迅速驾车离去了。

沈思墨气恼的咒骂了一声:“靠!垃圾!”

不用说,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早上的报纸,肯定就是他和林清语争风吃醋,为了女人大打出手的八卦新闻,在这个不小的城市里,他和林家的公子可都是处在风口浪尖的顶端人物。

转过头去,林清语还怒气冲冲的看着他,他冷哼一声,毫不示弱的大步走了回去。

旁边已经陆陆续续的站满了围观的人群,晓浓又羞又窘,眼泪又要下来了。

沈思墨的心马上就软了下来,一个回眸,用凶狠的目光瞪向身侧的人群:“看什么看?没见过讨债的?你,说了一会儿把钱给你打过去,怎么还追到这儿来了?”

他的手指虚指了一下林清语,好在林清语也是个聪明人,用沉默来配合了他的演戏。

他们背了黑锅,将大家的注意力从晓浓的身上转移开来,她的尴尬便减轻了。

晓浓咬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办好,那泫然欲滴的可怜模样,让两个男人的心都狠狠的抽痛着,可是,谁又都不愿意放手让她跟对方走。

僵持了片刻,还是林清语抓住了季晓浓的手,将她带走了。

这一次,沈思墨没有再追上去。他知道,他若是追上去了,所有的矛头,便又重新指到季晓浓的身上了。

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爱着自己最爱的女人的男人拉着那个女人的手双双离去,这真是一种要命的煎熬。

“切,林清语,去死!”沈思墨恨的咬牙。

“邱凌,去给我查林清语今天的安排,马上!”他掏出手机,咬着牙对着那端的邱凌嘱咐道。

林清语将季晓浓拉到自己远远停放的车前,打开车门将她塞了进去。

季晓浓从未见过如此失控的林清语,忍不住就有些恐慌了起来。

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是那么的温和、那么的优雅有礼,从未见他发过火。今天的他,到底是展露了他深藏的另一面,还是因为太过气恼,而情绪失控?

“原来走的那么急,还是为他?季晓浓,你就那么爱他吗?爱到可以忘记一切伤痛,一切受过的苦吗?你还想再痛一次?还想再死一次吗?”他关上车门,身体微微前倾,眼中散发着怒火,近乎咆哮的逼视着她。

说实话,这本小说《沈先生,余生我们不约》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豪门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沈先生,余生我们不约》,作者(陌晓鱼)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