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天方帝神尊》天方帝神尊完结了没有 大结局 天方帝神尊MB
《天方帝神尊》天方帝神尊完结了没有 大结局 天方帝神尊MB

天方帝神尊 小鸡炖咕咕 著

黄尘晨,白起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7-12 12:02:40
《天方帝神尊》是小鸡炖咕咕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网文,设定环环相扣,文笔文从字顺,值得一阅。《天方帝神尊》精彩情节试读 天空中布满了乌云,呼啸的狂风暴虐的撕扯着地上的大树,震耳欲穿的雷鸣跟在划破天空的闪电之后肆无忌惮的发泄着活力,街上的行人骂骂咧咧的四处奔跑,躲避着即将到来的暴雨。而在市中心的一栋三十三层的高楼之上,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天空中布满了乌云,呼啸的狂风暴虐的撕扯着地上的大树,震耳欲穿的雷鸣跟在划破天空的闪电之后肆无忌惮的发泄着活力,街上的行人骂骂咧咧的四处奔跑,躲避着即将到来的暴雨。

而在市中心的一栋三十三层的高楼之上,却有两人站在天台之上,一人穿着黑色的燕尾服,一人穿着白色的运动装,朝着他们迎面刮过的大风,却诡异的带不起一缕发丝。

“父亲,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费力不讨好的弄一个多方协议,这种东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无用的。”穿着白色运动装的人就是胡杨。

留着八字胡,穿着黑色燕尾服的人自然就是“绝代天妖”胡青云,要是其他与他身份相当的人穿成他这个样子,肯定就是不成体统,疯疯癫癫的代表,但是胡青云不一样,一方面他还有着西方黑暗议会荣誉理事长的职务,更多的原因却是他的实力还轮不到谁来对他说三道四!

胡杨的疑问,胡青云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悠然自得的伸出手,轻轻接住那已经开始淅淅沥沥落下的雨点,随着一道炸雷响起,瓢泼的大雨已经开始冲洗着这个城市。

胡青云的手上却只有一颗泪滴般的纯净雨珠,其他的雨水淋在他身上之时,就像这里没有物事,而是虚无一样,毫无阻碍的落在了地上。

胡杨脸上先是吃惊,然后是狂喜,脱口而出道:“父亲,您已经突破至九转境界了?”

胡青云点了点头,说道:“恩,终于突破了,但是这个时候突破可不见得是好事啊……”胡杨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这不是父亲您一直以来的最大追求么?”

“可是,突破至九转之后,我让黑暗议会十三宗族族长以及七位黑暗法师连手布下的大封印阵恐怕已经无法掩藏住我的功力了。”胡青云淡淡的说道。

“什么?那么是不是说……”胡杨有些焦急的询问道。

“恩,恐怕不久之后我就要度劫了,而且我突破九转之后,那几个老家伙也应该感应到了,其中不安份的那几人应该已经开始活动了。”胡青云说道这里,眼中既然隐然闪现出金色火焰。

胡杨脸色难看的说道:“父亲,您是说这次夺宝大会实际上就是有人想要作出试探?”

“不错,既然他们想要试一试,我也不妨满足他们一下,现在我作出这个‘划分范围,各安天命’的提议,那几个家伙恐怕还在费脑筋的猜测我是真的妥协还是另有打算呢!”胡青云嘴角挂起让人玩味的微笑。

胡杨看见胡青云这经常出现的微笑,就彻底的放下心来,因为胡青云以前出现这独特微笑的时候,总会有人遭殃,而那些倒霉的家伙通常都是对胡青云抱有敌意的人或者妖魔……

胡青云把接着雨珠的手反转,晶莹的雨珠从高楼坠下:“我用粹丹法,从黑暗议会的巫女首领那里换来了她们一族最高的炼金药水‘蔚蓝泪水’,它的效力独特,本来是为了保存服药者灵魂永不消散的,但是它也可以隔绝元神与天地间的莫名,虽然不是很肯定它能支持多久,但拖延的天诛时间已经足够我给那些家伙一个惊喜了!”

随着胡青云的话语,那滴雨珠落在了地上,散碎成无数晶莹……

鹿角、鳄吻、鸟爪、蛇身,闪烁着光芒的黑色鳞片厚密包裹住了盘踞起来的庞大身躯,那真的是一头骊龙!骊龙,能翱翔于九天之上的神兽!他的吐息带着致命的冻气,只要他愿意,当他的长眠醒来他就可以将整个大地全用坚冰封住;他居住在极东的地方,长睡于九渊之下;他每睁开一次眼,人世间就已是数万个枯荣……

闯入地穴之后,白起看到第一眼就知道这里的庞然大物绝对不是龙魂,而是真正的神龙,因为龙威——上位者独有的威慑力!

即使是白起也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仿佛陷入了粘稠的泥浆之中,动一动都困难,不敢怠慢,白起马上运功,身上翻涌的血浪很快让龙威对自身的影响消失,武者的领域才是他们真正强大的标志,只有修至大圆满,武者才能领悟到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领域,在领域的影响下,武者才可以说是拥有挑战太古诸神,洪荒大圣的实力。

秦若水手中的骊龙珠绽放出炫目的白色光芒,因为是龙魂的本体,持有它的秦若水并没有受到龙威的影响,仔细看着龙魂的秦若水双目一亮,兴奋的说道:“将军,龙魂的双角是半透明的,他并没有化龙!”

白了点头,说道:“我现在无法发挥全部的实力,要先试探一下,等我出剑之后,你尽力牵制他,我最多可以发出八层功力的一剑,但一剑过后我无法再行动了,黄尘晨的躯体还承受不住太多功力。”

秦若水握紧手中的骊龙珠,说道:“将军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牵制住龙魂。”

白起不再说什么,他身子上方空间突然破开一个大洞,翻涌的血浪汹涌奔出,层层迭迭的朝着龙魂扑去,犹如暴怒的大海,无边无涯,连绵不绝。

血海杀剑至高境界,身化冥海!

在秦朝之时,武学发展几至巅峰,其中有少数超品武学,能在先天境界顶峰就模仿出大圆满境界才有的领域,被称作超限界!

狂涌的血海和龙威形成的压迫空气的巨大气压不断的碰撞,却谁也无法奈何谁。

“嘭!”犹如击中了厚厚的皮革一般,白起的昆吾剑也没能割破龙魂身上黑色的龙鳞,只是划出了一道白痕,但剑上随即涌出的汹涌血焰却穿过了龙魂的鳞甲,直往龙魂最核心处而去,突然的疼痛让龙魂的防御变弱,白起翻身跃起,昆吾剑乘势刺入龙魂头颅。

龙魂因为疼痛奋力挣扎,庞大身躯带来的力量很快就把站在他身上的白起甩了下来。白起在空中稳住身形,跃回秦若水的身边,看见龙魂的创口处没有滴落龙血,而是一颗颗的黑紫色晶体散落然后消逝。

龙魂没有化龙,所以没有神龙的身躯,现在的他不过是图具龙形罢了。

白起血色的长发扬起,低喝一声:“就是现在!”

秦若水心领神会,马上运气全身功力催发骊龙珠,晶莹的白芒从骊龙珠中散发出来,先是一小团光辉,像一刻石子投入水潭,白色的光辉渐渐激起了波动,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以骊龙珠为圆心四散而开。

空间仿佛被一只巨大的手在揉捏一般,波纹扩散的地方显现出扭曲的褶皱,整个地穴被骊龙珠所散发的白色光芒所充斥,一道道带起空间褶皱的波荡每一次穿过龙魂的身体,就让他痛苦的嚎叫,疯狂的扭动庞大的身躯,但越是挣扎,缠绕在他身上的白色条纹就越来越多,渐渐把他包裹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蚕茧。

白起双目微闭,双手握住昆吾剑剑柄,高举于头顶,昆吾剑剑脊之上燃烧起熊熊的血焰,白起的红色长发犹如燃烧一般竖起,殷红的双目充满着血色的光芒,浓郁得似乎要滴出一般,身后的血浪遮盖住了半个洞穴。

长剑的劈落,极快,又极慢。快,是这一剑犹如血色的闪电,剑风的声音响起之时,剑已劈落;慢,是让人能够清晰的看得清楚这一剑的所有。矛盾的感觉,诡异得无以复加。

而龙魂似乎已经感觉到白起这一招的危险,拼命的挣扎,愤怒的龙吼声不绝于耳,秦若水握着骊龙珠的手不住颤动,原本缥缈模糊的面容渐渐清晰起来,一缕血丝滑落嘴角,显然龙魂虽然受制于骊龙珠,但他的挣扎仍然让秦若水有些控制不住。

见到白起已经出剑,秦若水空着的一只手快速的打出各种玄妙的手印,接着一口血喷在了骊龙珠上,骊龙珠所散发的白芒更加光亮,而缠绕在龙魂身上的白色光芒形成的条纹变成了一道道粗大的铁索,本来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的龙魂被紧紧的困住,一动也不能动,只能不甘的望着白起那诡异的一剑朝着自己削落。

血色的剑芒犹如闪电般迅疾,又犹如月光般温柔,来得无声无息,杀气漫天,却不生一丝杀念——超限界和大圆满领域的完美结合,灵杀冥海域!

这一剑居然让龙魂的抵抗念头转为顺从,还未来得及警觉,这一剑已经轻吻在龙魂的龙角之上,没有力量的爆发,没有威赫的声势,半月型的剑芒劈刀龙角之上后,就那样缠绵的环抱着龙角,无声无息之间,龙魂头上的结晶状龙角开始忽隐忽现,慢慢像堆具的沙塔被风吹过,渐渐消散。

“嘶昂~~~~”愤怒不甘的龙吟声响起,随着龙角的渐渐消散,本来庞大的龙躯也渐渐的变得透明,这是凝虚成实失败后返魂的表现。

千年的等待,只为一朝化身成龙,破碎虚空,难道就要在这里毁于一旦么?龙魂愤恨的望着白起和秦若水,龙吻微张:“尔等欲毁吾龙体,吾也不会束手待擒!天地洪荒,宇宙玄黄,八方为殛,狱雷波动!”

无数足球大小的黑色雷球浮现在龙魂的龙躯周围,在龙魂吐出一个庞大的雷球之后,小雷球立刻缠绕在它的周围旋转跳动,隐隐间竟似组成一个庞大的星系。巨大的狱雷波动还没有爆发,仅仅是丝丝能量波动就使得拥有无数禁制保护的天魔宫微微颤动。

这里的典籍龙魂早就通过神念融会贯通,虽然没有化龙,并且不是正统龙族,没有铭刻于精神烙印中的龙族术法和修炼之方,但凭着自身的灵性,和化龙渐成后龙族本能的觉醒,龙魂还是创造了一些威力强大无比的术法,比如眼前的——八殛雷动!

天雷灭身绝神,狱雷毁体化灵,任何一样都是几乎不可能被生物所掌握的大破坏神通,而今,龙魂却将狱雷展现在了白起和秦若水的眼前。

秦若水脸色煞白的再次掐起决印,想要阻止龙魂,但八殛雷动一经发动就自行运作,即使是龙魂自己也无法再控制,无数的狱雷围绕着中间的黑色“太阳”——是的,那颗硕大的雷球电芒闪烁,魔炎熊熊,就犹如一颗黑色的太阳。

八殛雷动以它为中心,形成的阵势包围了整个地穴,这就是它恐怖的地方,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四极八方,都被狱雷笼罩,没有逃跑的可能性,包括施法者,没有人能够完全掌控这种大破坏的威能,即使是洪荒诸圣,太古大神!

“白将军,您能抵挡得住么?”秦若水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死心的问道。“我说过,只有一剑之力,现在我已经无法挥出第二剑了。”白起的声音微澜不惊,身躯挺得笔直,但握着昆吾剑的手却已微微发颤,显然是真的是毫无抵抗之力了。

黑色的狱雷呼啸着扑了下来,欢呼雀跃,迫不及待的想要毁灭一切,秦若水的脸已经清晰可见,失去了那种朦胧缥缈,却依然艳丽娇娆,但印在狱雷的黑色电光下,显得那么苍白憔悴。

“不!我就要得到《天魔密典》了,就要一统魔门,称霸人界,谁也不能阻止我!谁也不能!”秦若水有些癫狂的高喊着,缚在龙魂身上的白色锁链全部化作白芒回归骊龙珠,骊龙珠浮在秦若水胸前,她双手快速的打出各种印决,连喷三口鲜血在骊龙珠之上。

骊龙珠爆出无形的波动,一层层的扩散,即使是狱雷也无法势如破竹的冲击下来,一点点的消耗能量之后,一颗颗足球大小的狱雷被无形的波动渐渐抵消,但支撑着骊龙珠的秦若水也是摇摇欲坠,披头散发,嘴角带血,身上白色的丝袍被能量冲击带来的灰土所沾染,她现在的模样,即使是天魔宗门人估计也认不出来。

白起却是好整以暇,秦若水或许不是有意帮忙,骊龙珠的保护范围却恰好保住了白起。不慌不忙的盘腿坐下,将昆吾剑横于膝前,白起就这样不管不顾的闭目养神了。

非不愿,实不能矣。白起既然在战狱之中体悟杀道,修炼至武者颠峰的大圆满顶峰,他的精神意志都是无比强大了,怎么可能不战而怯,即使是狱雷也不足以动摇他的心神让他放弃。

但依附在黄尘晨身上的白起无法动用六成以上的修为,而且他的血杀元力与黄尘晨的真龙血脉似乎也有冲突,虽然不是水火不容,但也无法转化消解,所以白起即使愿意自损功力的强制运功,但恐怕还未挥剑,黄尘晨的肉体就会彻底崩溃,所以眼下白起在发出已经略微超出黄尘晨身体承受范围内的一剑之后,眼下确实是只能坐等结果了。

不过白起也不会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天魔宗宗主秦若水的身上,所以他决定搏一把,那就是唤醒黄尘晨,不过这样的强行唤醒,又要不损伤黄尘晨的元神,他又得花费一笔不小的元气,然后马上沉睡。

按照现在的情况,秦若水借助着骊龙珠的力量,加上破釜沉舟的勇气,说不定真的可以支持很长一段时间,要知道女人发起飙来,那可不是非常恐怖,而是相当恐怖啊!

然后黄尘晨以天子剑道第二重决生死加上真龙九变第五变应龙变护体,应该可以在最后的打击下留下小命一条,至于最后是不是缺胳膊少腿,特别是会不会少掉第三条腿就最后再说了,而秦若水…….这个女人的安危用得着考虑么?

在白起很不厚道的仔细权衡之后,黄尘晨莫名其妙的被唤醒了,头上的红色长发又变回了黑色,而血色的昆吾剑也回复了原状,然后他发现自己以很酷的姿势的坐在地上,而天上不停的掉着黑色雷球,一个乞丐似的女人手中捧着个水晶球,似乎在抵挡着这些那些黑色雷球。

是在看电影么?哪里跑出来一个女巫?那些黑色的小球是什么?

刚刚醒过来的黄尘晨什么都不知道,他脑海里最后的记忆是抵抗天诛,难道这些黑色的小球也是天诛的后续部分?想到这里,黄尘晨不禁有些紧张,事实证明天诛里的东西都不是好玩的。不过,许庭瑄到哪儿去了?黄尘晨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身边应该还有个女孩子来着。

仿佛风吹就倒的秦若水终于抵挡不住狱雷的冲击,软倒在地上,而骊龙珠的光芒也渐渐消散,掉落在地上,滚到了黄尘晨的脚下。顺手捡起骊龙珠的黄尘晨有些疑惑的打量着骊龙珠,不知道这颗刚才飘浮在空中,光芒四射的水晶球怎么掉了下来,是跟那个女巫有关系么?

没有继续思索这个问题,黑色的狱雷可不等人,没有了骊龙珠的阻挡,它们飞快的砸了下来,因为修炼的关系,黄尘晨现在的视力很好,望着那足球大小的狱雷,他清楚的看到了其中闪烁的电芒和缠绕球身的魔炎,这也让他确定了这些黑色的小球砸到人肯定不只是疼一下或者哪里会变得青肿这么简单。

来不及想太多,眼看着秦若水就要被砸到了,黄尘晨连忙跑过去,挥起手中的昆吾剑,打棒球一般把临近的狱雷波动通通的砸开,昆吾剑因为白起的原因,有了血焰这种看似爆裂实则阴柔的力量,使得不稳定的狱雷波动被昆吾剑击中后没有马上爆炸,而是落地,或是被砸到地穴的洞壁上才炸开。

看着一个个巨大的坑洞和附在上面燃烧的魔炎,再望了望头上还有不少的狱雷以及那个黑色的“太阳”,黄尘晨张大了嘴巴,骂道:“靠!这到底是哪个混蛋弄的,真是不道德,有拿这么大的炸弹对着人砸的么?绝对是甲级战犯才做得出来!”

可惜黄尘晨不知道他在痛骂的那位始作蛹者更加可怜,先是被秦若水捆了起来,然后被白起敲上了一闷棍,接着拼命发出了自己无法控制的八殛雷动。

没有人照顾,又元气大伤的龙魂只好躺在地上乖乖的挨砸,虽然身体强度大,但体积也大,被狱雷波动砸了个结结实实,自己创出的法术,也自己第一个享受了一番,充分体现了肥水不留外人田的真谛。

宽阔的天魔宫地穴里,本来由阵法的光亮早已经因为狱雷波动的破坏而消失,黑色狱雷的雷光和魔炎交织成的光芒遍布整个地穴,八殛狱雷组成的阵势包裹住了所有,围绕着中心的黑色“太阳”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宇宙。

这样的奇景好看却不好玩,黄尘晨挥舞着昆吾剑抵挡着黑色狱雷已经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那该死的黑色皮球似乎无穷无尽一般,虽然黄尘晨现在的功力相比他修炼的时间简直是高的没天理,但这种瞬间的拔高也让他的精神修为相当浅薄。

靠着昆吾剑抵挡狱雷虽然并不轻松,但也不会说难到无以复加,但现在这种不间断的打击让黄尘晨觉得时间过得很慢,而精神似乎也有一些恍惚,握着昆吾剑的手居然有些打滑,剑柄上全是手心渗出的汗水。

“靠!老子拼了!”黄尘晨很清楚自己的弱势,学的两样武学都可以说是地上无,天上也无的绝学,但因为白起而拥有的力量让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去运用,他现在就像是漏水的水袋,装得满满的,但全身都是口子,能量毫无顾及的浪费,本来只需要一分力就可以打散的狱雷,他却需要十分力,这样下去,就算能量再怎么浑厚也会消耗殆尽。

想到这里黄尘晨心一横,举着昆吾剑朝着天上的黑色太阳,汇聚了全身的功力劈了下去。

黄尘晨没有猜错,在中心的那颗由龙魂吐出的庞大狱雷就是八殛雷动的中心,也是构成整个术法阵势的枢纽,只要成功破坏了它,那么八殛雷动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可是这种融会了法术与阵法,兼具了大破坏神通的全新法阵哪有这样简单就会被破除!

稍微懂得一些阵法和法术的人都会撑着挺过那些小狱雷的打击用来消耗八殛雷动的整体能量,只有到最后才会拼尽全力破坏八殛雷动的阵眼也就是那颗黑色的太阳。

可惜,黄尘晨不知道……无知者无畏,他就那样傻那吧唧,举起昆吾剑,直愣愣的朝着阵眼劈了下去。

黄尘晨聚起全身的功力,元气像潮水一般注入昆吾剑,像昆吾剑这样几乎于神器的武器是不怕因为能量过大而破坏剑体的,更何况现在的昆吾是白起的寄体。

充沛的元气刺激下,昆吾剑散发的剑芒形成了一把撑持天地的金色巨剑,狠狠的劈了下去,而接触到剑芒的庞大狱雷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被劈成了两半。

黄尘晨拿着剑看着天上停止运作的狱雷,又看看了自己手中的昆吾剑,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后脑勺,难道就这样简单的结束了?

“哈哈,我果然是天才!”黄尘晨举着昆吾剑手舞足蹈的高叫着,他本来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哪里知道这么简单就解决了?

“咦?为什么地面好像在摇晃啊?”正在高兴的黄尘晨却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脚下的地面开始不停的震动,慢慢的,这种震动的强度越来越大,地面涌起的一层层土浪犹如海啸一般。

“怎么又发地震了?靠!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还要不要人活了!”黄尘晨手忙脚乱的把昆吾剑插在地上来稳定身形,但是抬头却发现了更加不妙的事情,那裂成两半的巨大黑色狱雷并没有消散而是不停的吸收周围游散的小狱雷,渐渐形成了一只和龙魂一摸一样的黑色巨龙,正虎视耽耽的紧盯着他。

黄尘晨脸唰的一下全白了,脑袋里想到天诛时那条紫色的巨龙就差点就把自己打得半身不遂,眼下又冒出一条似乎更危险的黑龙,那自己的下场岂非……

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

站在汹涌的土浪上跳华尔兹的黄尘晨不得不非常不情愿的迎接那条口喷魔炎,身缠狱雷的黑龙。

无穷的勇气可以给予人力量,那么无尽的恐惧同样也可以,只要超过了临界点,人类那潜在的力量就会爆发出来。

勉强站住的黄尘晨抽出昆吾剑,眼眸满是血丝,“难道老子好欺负不成!还没完没了拉!”黄尘晨冲着黑色巨龙跳将起来,手中长剑一振,天子剑道的独有气息散开,连狱雷波动都无法打断,一个仿佛隔离开的小世界出现在八殛雷动里。但是却没有了天子剑道独有的高傲和威压的气息,反而是充满了不甘和暴虐的混乱气息,

“天不佑我,非战之罪!”——天子剑道第二重走型版“反·决生死”!

不是依靠皇者之气,反而是用负面的决绝和愤怒来催动天子剑道,威力同样不小,反而有所增加,铺天盖地的仇怨悲愤气息汇聚成嘶嚎着充满死亡气息的灰色巨龙反扑向空中的黑龙。

两股同样充溢着毁灭气息的巨龙直直的碰撞在一起,没有剧烈的能量气爆,而是无声无息的两者同时一寸寸消散,就像两件互相碰撞的精美瓷器,寸寸碎裂,最终一起化为尘埃。

终于结束了么?以负面情绪催动天子剑道的黄尘晨身上渗出了殷红的血液,反·天子剑道的巨大威力同时带来了巨大的反噬,无数的血管筋脉崩断,周身的毛孔都渗出鲜血,整个人已经被披上一件血衣,要不是真龙九变自发的保护,他现在或许已经魂归地府了。

黑色巨龙的消散,八殛雷动形成的阵势自然也就消散,但这时候才是八殛雷动威力的真正展现,空间溃灭!

本来包裹住整个地穴的阵势迅速的缩小,向着中心不断收缩,黄尘晨苦笑着坐倒在地上,暗叹祸不单行这个词还真是精妙,随着阵势的崩溃,秦若水和龙魂居然都自动的朝着黄尘晨靠拢。

这时候黄尘晨才惊讶的发现原来这里还有这么一个庞然大物,至于秦若水这个乞丐女他就没有那么多想法,只是莫名其妙的突然在脑海里浮现出许庭瑄的样子,不过……或许再也见不到那个魔女了吧。

空间溃灭形成的一道道撕裂空间的裂缝像狰狞的獠牙,黄尘晨又试着呼唤白起,可惜的白起已经因为元气大伤休息去了,并不知道白起控制过自己身体的黄尘晨还以为白起根本没有醒来,只好绝望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黄尘晨的左手还握着骊龙珠,被黄尘晨的鲜血染成红色的骊龙珠上又滴落一滴血,刚好滴落在黄尘晨身边龙魂的额头上,骊龙珠突然绽放出无比耀眼的纯白色光芒,而后脱离黄尘晨的掌握,嵌入了龙魂的额头,本来奄奄一息犹如尸体一般的龙魂突然回复了活力,一声龙吟,接着窜入了黄尘晨的体内。

惊讶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黄尘晨还没有搞清楚那么大的一条龙怎么就消失在自己体内了,还没反应过来,体内已经达到真龙九变第五变的应龙突然不受控制的窜出了体外,借着金芒中夹杂着白色光辉的龙息出现,形成护罩与崩溃的八殛雷动对持,而那条窜出来的应龙除了额头上镶嵌着骊龙珠就没有其他变化了。

不明所以的黄尘晨傻愣愣的看着空间撕裂不停的破坏保护罩,而应龙又不断填补,掐了掐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做梦后,黄尘晨的第一反应是得救了!接着开始迷惑,为什么自己体内真龙元力形成的应龙会突然不听使唤呢?还有那“水晶球”又是怎么回事?那只钻到自己体内的龙魂又哪里去了?

最终八殛雷动的空间溃灭被应龙完全抵挡住了,而失去意识的秦若水也好好的活了下来,金色的应龙又钻入了黄尘晨的体内,接着无数的讯息浮现在黄尘晨的脑海之中,海量的信息让黄尘晨觉得头痛愈裂,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黄尘晨醒的时候,秦若水已经恢复了意识,并且洗了个澡,换了套新衣服,重新恢复了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状态,如果黄尘晨最先看到秦若水是这个样子那他可能因为天魔妙相最高层的潜意识影响而对她留有好感,就像对许庭瑄一样,毕竟他糟糕的精神意志修为和他的高深的武修元力简直是鲜明的对比。

可惜,现在黄尘晨一看到秦若水脑袋里最先回想到的则是那副乞丐女的打扮,看着秦若水,黄尘晨的脸色不自觉就变得怪异起来。

黄尘晨现在知道了自己昏迷时白起控制住自己身体的事情,也知道了其他很多,包括始皇帝嬴政的事情,这些都是龙魂的记忆,而龙魂和骊龙珠已经和自己体内的应龙融为一体。

黄尘晨还知道了更了不得的事情,自己的真龙血脉是让龙魂可以和自己融合的主要原因,而真龙九变功法就是另外一个原因,这套根本就不是人间武修的功法,而是和神龙至高功法龙王不动劲齐名的龙族修炼功法。

虽然因为真龙血脉得以修行,但到最后的第九变真龙变时,等待黄尘晨的不只是武修的天罚,还有化龙劫,最后变成半龙半人的怪物!现在却因为被白起破去龙躯的龙魂,而使得它不得不重新借助本体骊龙珠认自己为主,并且和体内真龙元力化成的应龙合为一体,到时候可以帮忙抵挡化龙劫,成功的话也就可以真正化龙,而黄尘晨也不会有其他副作用,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

不过龙魂虽然认主,但自身的实力因为先前白起和秦若水的打击,现在与应龙合体之后,也就只能维持现状,而且因为龙躯被破,元灵受损,还会限制黄尘晨实力的提高,大部分修炼的元力恐怕都得给龙魂回复元灵,也就是说黄尘晨这位人事部主管现在请了一个干拿工资却不工作的职员。

而龙魂在陷入修养的假死状态之后跟黄尘晨说了一件事情:真龙血脉是绝不可能出现在人身上的,因为那蕴涵的庞大能量会直接摧毁人的元神烙印,但黄尘晨却拥有了,这当中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龙魂沉睡没多久,白起的意识又苏醒了,强行发出摧毁龙魂的一剑,并且唤醒黄尘晨虽然让他伤了元气,但以他的修为要恢复过来也要不了多长时间,当白起知道黄尘晨居然依靠的是反·天子剑道第二重抵御八殛天雷时,这位精神修为犹如磐石般坚韧的人也大吃一惊,这种偏离正轨的天子剑道在武修中只能说明一样事情,那就是走火入魔!

连忙细心检查了一番,发觉黄尘晨也就断了几根筋脉,少了几千CC血就没有其他后遗症之后,白起感叹黄尘晨的运气着实还不错,当然,黄尘晨却不这样认为,照他看来自己简直是在连续不停的接受各种无妄之灾。

“黄尘晨,虽然这次你用反·天子剑道没有出大问题,但是以后你使用天子剑道一定要小心,一旦再次使用出反·天子剑道,走火入魔是肯定的,现在你的剑意已经出现偏差,真正天子剑道的第二重你恐怕要重新领悟了。”白起严肃的对黄尘晨说道。

黄尘晨开始觉得头大,先是龙魂的原因导致了真龙九变无法提升,现在天子剑道又出现了问题,很多小说中不是主角一旦经过磨炼就修为猛涨么?怎么自己不进反退?既然现在是反角,那就更应该越强越好啊!

白起却从反·天子剑道想到了一位把反·天子剑道修到顶峰却没有走火入魔的绝代强者,那位在战狱中,身着黑甲,拿着一把漆黑如墨的大刀,即使静坐着也无法掩盖滔天怨怒的高大男子……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秦若水的声音打断了黄尘晨的自怨自艾,也打断了白起的思绪。秦若水状若疯癫的大声叫喊道。

什么找到了?黄尘晨疑惑的朝秦若水那儿看了一眼,接着就目瞪口呆的张大了嘴。

大家都遗忘了一点,这个地穴即使经过了历代天魔宗宗主加持了无数的禁制,但在白起和龙魂这样恐怖的打击之下,整个地穴不但没有崩溃,反而只是因为强烈的震荡,从岩壁上掉下了一层石灰……

之所以会这样的原因,答案出现了——四周的石壁上浮现了九幅壁画,画中人却正是那域外天魔,他化自在魔主诸般法相,九幅壁画就代表了魔主波洵所留下的至高魔法!

平台的玄幻类小说佳作不多,文笔比较出众的也就是这本《天方帝神尊》。前两本多少都不算很正统的日娱,而唯有这本,主角(黄尘晨,白起)带着一个小金手指,在拼搏中努力发展自己的事业,没有写烂的AKB48和各色知名女优,却刻画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我个人是很喜欢这部小说的,有点可惜的是作者(小鸡炖咕咕)后期过于放飞自我,文笔愈加轻佻,不能不说有些遗憾。。。。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