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剑气啸西风》烈马啸西风 H 剑气啸西风年下攻
《剑气啸西风》烈马啸西风 H 剑气啸西风年下攻

剑气啸西风 剑气潇潇 著

诸葛,柳树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6-22 08:23:59
此次本编辑推荐给各位读者们剑气潇潇原创网络创作《剑气啸西风》,天选人物是诸葛,柳树,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是非成败,利欲功名,举头万事成空。几番风雨归去,夕阳又红。沧海几度桑田,依旧是,花月春风。再回首,又还是,云来雁去匆匆。————雁已归来。云已飘散,随风飘散。风是清风,是微风,更是春风。三月的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

是非成败,

利欲功名,

举头万事成空。

几番风雨归去,

夕阳又红。

沧海几度桑田,

依旧是,

花月春风。

再回首,

又还是,

云来雁去匆匆。

————

雁已归来。

云已飘散,随风飘散。

风是清风,是微风,更是春风。

三月的春风,岂非正是最温柔的风。

否则又怎会有人把情人的轻抚比作三月的春风。

有风,却无雨。

纵使有雨,也必是轻如鸿毛的细雨。

这样的雨,即使落在身上,怕也未必能打湿飘扬的衣襟。

夕阳正红。

将落的夕阳岂非也是世间最美的一道风景。

金色的余晖照彻了晚霞。

晚霞犹如七色的彩带,飞扬在天边。

鸟已归巢,万籁已寂。

彩霞已散,夕阳已落。

最后的一丝余晖也已隐入山后。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黄昏已临。

可惜没有月,更没有人。

月还未到升起的时候,人却忽然有了一个。

一个女人。

一个身着翠绿色衣衫的女人,缓缓地从屋中走出,走到了树下。

树是石榴,不是柳树,树下也没有一个正在等她的人。

因为那个人已在三天前离开了他。

但她心里没有一丝怨恨,只有挂念,只有满怀的思念和担忧。

那个人当然并没有弃她而去,他也绝非一个无情的人。

他若真的无情,又怎会甘心抛下以生死换来的声名,而只为了给她一个家。

虽然很多时候,他又不得不忍心离开,她也没有丝毫的怨恨。

因为她理解他,理解他作为一个剑客的无奈。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既已做了江湖人,就永远都是江湖人。

更何况这次的离别,并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他生平最好的朋友。

所以她并没有阻拦,也没有因自己已即将临产而强留他在身边。

因为她知道,如果他的朋友因自己而出事,他将永远活在悔恨和愧疚之中。

她是一个合格的妻子,也是一个伟大的妻子。

————

月终于升起,正挂在柳树梢头。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酒未醒,因为他本未饮酒。

他就站在杨柳岸边,站在杨柳树下。

风吹起了衣襟,吹起了他鬓角的一缕长发。

江水朦胧,山朦胧,月也朦胧。

他的双眼也似已朦胧。

或许并不是双眼朦胧,而是心已朦胧。

十里长堤,本就是送别的地方。

十里长亭,更就是离别的地方。

有离别,当然就有思念。

心中若有思念,又怎会不朦胧?

他抬头,望向天上的圆月。

清风明月寄相思。

她是否也和他一样,希望这轮圆月能带去自己的思念。

他望着明月,仿佛望到了她的眼睛。

仿佛也感受到了她内心的思念。

她即将临盆,这个时候,本是最需要他的时候。

可是他不得不忍心离开。

因为他的朋友正在某个地方遭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

那副画上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一个赤裸半身的男人,两侧的肩胛骨上穿着两支精钢打造的钢钩,被悬挂在半空。

血是鲜红的,红的刺眼,红的令人心痛。

画中人虽然低垂着头,但他一眼就能认出来。

因为他们实在太熟悉,感情也实在太好。

画装在一封信内,信也是由他最信任的人送来的。

所以他没有理由怀疑,也没有理由置之不顾。

那封信上还写了一个时间,一个地点。

三日后,十里亭,亥时。

这张画虽不知由何人所画,但他的意思却已显然。

所以他不得不再次握起手中的长剑。

剑柄漆黑,剑鞘漆黑。

漆黑的如同死亡来临前的阴影。

黑暗岂非通常都代表着死亡。

死在这柄剑下的亡魂当然已经不少,很多都曾是江湖中成名的英雄。

现在他的剑已经握紧,未知又将是谁会丧生这柄剑下。

这里是十里亭,他黄昏时就已到了这里,已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

今天已是第三天,已是亥时。

他朦胧的双眼忽然一亮。

他已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从正后方传来。

他的心虽朦胧,但警觉性一如往昔。

听觉也依旧敏锐。

一个人,一个男人,脚步沉稳,呼吸悠长,内功淳厚,绝非庸手。

这仅是他凭听觉得出的结果。

这几点,当然已经足够。

忽然他又听到了一种声音,一种利剑出鞘的声音。

声音只在一刹那发出,忽然就又变成破空声,眨眼间就已到了他的脑后。

若是普通人,这一剑怕已要了他的命。

可惜他不是普通人,所以他的命还在。

剑锋已刺在他刚才停留的地方,可是那里已没有人,因为人已在柳树上。

就在刹那间,他的人飞了出去。

他的剑并没有出鞘,若出鞘,势必见血。

现在他还不想杀人,所以剑仍在鞘中。

他只冷着眼,冷冷的盯着那个人。

那个人一怔,一怔之后忽然大笑了起来。

他收剑,转身,道:“这是我第一次失手。”

“那是因为你对付的人是我。”

“是你又怎么样?”

“我的头并不是拿来给人刺的。”

“谁的头,在我眼里都是一样。”

“可惜我的头偏偏是那种刺不中的头。”

“所以我才会失手。”

“不错。”

“既然我已失手,你的剑为何不出鞘,刚才你若乘机出手,现在被刺穿头的恐怕是我。”

“我不出手,是因为我知道你并不是存心要杀我。”

“你这么肯定?”

“你若存心杀我,你的剑就不会停在我脑后三寸之处。”

那人不禁露出诧异并且敬佩的表情。

他的剑下的确未尽全力,因为他的本意并不是杀他。

他出手,只是想试一试他是否真如江湖中传闻的那样厉害。

他也想看看究竟是他的剑快还是自己的剑快。

虽然他并没有达到目的,但是他的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虽然这个答案让他心中产生一丝挫败的感觉,但他却也坦然接受。

他并不是一个气量狭隘的人,更何况对方的武功也的确在自己之上。

他又不禁庆幸,庆幸他们不是敌人,否则拥有这样一个对手,绝不会是一件愉快的事。

“燕南飞不愧是燕南飞,的确名不虚传。”

燕南飞轻轻一跃,落回地面。

“过奖,不知阁下是……”

“在下诸葛智。”

“江湖人称仁义无双的诸葛智。”

“正是在下。”

“久仰大名。”

“不敢当。”

仁义无双诸葛智的侠名,在江湖中不可谓不响。

他不过才三十左右,就已赢得这样的美誉,他的为人自然无愧于这个称号。

燕南飞不禁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

“约我来此的人就是你?”

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

“不错,的确是我。”

“希望诸葛兄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对在下细说一遍。”

“这个当然,不过这里并非说话的地方,燕兄请随我来。”

远处一辆乌黑的马车停靠在路边,似乎与黑夜已融为一体。

这样的马车,正适合在黑暗中行驶。

诸葛智已当先上了马车,燕南飞亦紧随其后。

呼啸一声,马车已在黑暗中疾驰起来。

说实话,这本小说《剑气啸西风》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武侠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剑气啸西风》,作者(剑气潇潇)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