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缥缈风烟录》缥缈风烟录 龙空 cj 缥缈风烟录清水文
《缥缈风烟录》缥缈风烟录 龙空 cj 缥缈风烟录清水文

缥缈风烟录 虬胡山主 著

老爷爷,段思良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1-17 21:00:57
《缥缈风烟录》由网络作家虬胡山主所著,终于迎来了百看不厌的大结局,老爷爷,段思良这两位主线人物会有怎样的伏笔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空前绝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天地一片白皑,宛若连成一体,由北向南的冬日之下,几只大雁振翅飞行,它们破开长风,展翅滑翔,好不快哉。却在此时,被雪盖覆盖的山坳下方,响起了嗖的一声破空声响!一支箭矢由下至上,追着一只大雁穿击而去!那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天地一片白皑,宛若连成一体,由北向南的冬日之下,几只大雁振翅飞行,它们破开长风,展翅滑翔,好不快哉。

却在此时,被雪盖覆盖的山坳下方,响起了嗖的一声破空声响!

一支箭矢由下至上,追着一只大雁穿击而去!

那高空中的大雁顿时拍打翅膀,想要逃脱,但却避之不及,终究被一箭刺穿腹部,那箭尖从脊背穿出,一击毙命。

其他大雁发出悲鸣之音,震动翅膀,彻底远去。

独留那只被箭穿心而过的大雁,在冰风中飘摇的坠落向了地面。

山坳里面,一道提着长弓的身影大步流星,飞快的冲击向了这只大雁。

大雁方才掉在地上,一只手掌却已经抄起大雁的翅膀,将它直接提了起来。

“哈哈哈!这震天弓果真是一把宝弓!”

赵九重看着右手持着的震天弓,顿时大笑道。

山坳那边,这才又有一辆滇马所拉着的残破小车,缓缓行将过来,两个木轮在雪上留下了两道轮印。

小叫花坐在那小车的一角,看着赵九重欢欣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赵九重将震天弓背在身后,抓着大雁跑来,随意吹了声口哨,那毛如紫缎的滇马,便缓缓停了下来。

“咱们今天晚上可以做大雁吃了。”赵九重爽朗一笑,道:“之前在道观里,那位老爷爷教了我许多东西,就用这大雁肉感谢他好了。”

小叫花眉开眼笑道:“赵大哥你可真厉害,这大雁飞的那么高,你一下就把它打下来了。”

赵九重道:“那是自然,我这箭术在军中也是有名的。待到回去之后,说什么也要冠上那三箭定天山的名号,看看还有谁不服我。”

说罢,赵九重将大雁身上有些劣质的手工箭矢拔了下来,然后丢在了车上,翻身上马道:“等去那道观里跟那老爷爷说一声,你便跟我一同去洛阳吧,到了洛阳,我便可以教你功夫了。”

小叫花心中对此事十分期待,但犹豫了下道:“只是我若走了,老爷爷一个人在观中,他年纪大了,生活会很艰难。”

赵九重牵着滇马的缰绳,道:“这只是小事一桩,我家里大着呢,把老爷爷也带回家里供养就是。”

接着,就见赵九重一甩缰绳,滇马踏开,拖着身后的车子再次向前走去。

段思平与段思良离开后,赵九重与小叫花又在龙香院中呆了一夜,便准备回到道观当中了。

之所以这么快离开,一来是害怕慕容龙城杀回来,二来是龙香院里毕竟死了太多的人,在那呆着也不太舒服,而且,赵九重也想要早点回到洛阳,好好研究研究这文种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玩意。

段思平与段思良回去大理,只是一人拿了一张黑铁面具,其他的东西一并都留了下来。

……

破落道观几日未曾有人清理打扫,进入道观的小径与台阶上,覆盖了一层积雪。

观门口那两棵老树,好似都要被雪压得弯腰。

地上,倒是也有着一行深深的足印。

小叫花见了这足印,忍不住挠了挠头,七道人是个鳏寡孤独的老者,几乎不会走出观门,这足印是从山下上来的,显然又有外人到访了。

赵九重将滇马拴在了老树上,而后便提着大雁,领着小叫花一起走进了观门之中。

“老爷爷!我们回来了!”

赵九重声音浑厚,震得房檐上的雪都微微发颤。

小叫花看着院落里覆盖的积雪,忍不住挠了挠头,这几天,他把打扫道观的事情给耽搁了。

赵九重又喊了一声,兴冲冲的准备去七道人的房子开门。

但才跑到门口,门却缓缓的打开了。

却见到一名身材英武雄壮,满脸络腮胡子,豹头环眼的中年樵夫站在那里,看着赵九重的身影。

赵九重吓了一跳,赶紧停下了脚步。

小叫花也愣了下,这中年樵夫令他感到陌生。

赵九重皱眉,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从老爷爷的房子里出来了?”

中年樵夫看了一眼赵九重,又看了一眼小叫花,这才开口道:“我是七道人的晚辈。”

赵九重回过神来,这才道:“原来是这样,还以为你是个坏人呢。”

小叫花赶紧走了过来,低声问好道:“大叔。”

中年樵夫盯着小叫花道:“这些日子你去什么地方了?”

小叫花微微一呆,挠头道:“我……我……”

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怎样说个所以然来。

中年樵夫顿时目露凶光,怒喝道:“你这小子!枉我救了你一命!你却在这道观中如此懈怠!早知如此,就该让你在那荒郊野外里病死!何必将你带到这道观之中!”

小叫花未曾想到这中年樵夫竟如此凶暴,顿时有些委屈。

赵九重喝道:“你说什么?他做了什么错事,要你这么说他!”

中年樵夫道:“什么错事?七道人作古死去,却无人处理此事,这小子本该在这照顾于他,但又不知七道人暴尸了几日,我来了才知道此事,你说为什么要说他!”

小叫花猛地呆住了,手里抓着的那块黑铁令牌,啪的掉在了地上。

赵九重反应过来,道:“老爷爷死了?”

中年樵夫目中怒色收敛了几分:“你们不知道这件事情?”

赵九重道:“我们哪里知道此事,我们已经离开了有几日了。”

中年樵夫道:“他一个百岁老者,如何能一个人在这道观中生存!”

小叫花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快步跑向了房子门口,想要进入七道人的房间里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还在。

中年樵夫抬手,直接推在小叫花的肩膀上,将他推在了地上,喝道:“你这小子!枉费七道人收留你!”

赵九重连忙将小叫花扶起,道:“你这人怎么能这么说,他又不知道这件事。”

小叫花不断用袖子擦着眼泪,站在雪地里浑身颤抖,七道人平日里待他温和,每日都会跟他说话,他在这里从来不用摇尾乞怜,七道人虽说使唤他,却让他吃饱了肚子。

却不曾想,几日前还活着的七道人,突然间便撒手人寰,再也不见了。

中年樵夫懒得理会赵九重,看着哭泣的小叫花,道:“到了这种时候,哭有什么用?你做了天大的错事!”

赵九重被这中年樵夫的话气的攥着拳头,但却没说什么:“那你总不能不叫他见见老爷爷吧?”

“见什么?”中年樵夫道:“我不一枪挑杀他,便算是慈悲了,若是换做平时,我非得要杀了这个小崽子!他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见七道人?”

赵九重勃然大怒道:“你这人分明就是不讲理!他年岁小,争辩不过你,你便如此说他!”

中年樵夫冷笑了一声。

小叫花跌坐在地上,不住的哭,先前段思平和段思良走了,他本已经好一些了,如今却没想到要碰见这样的事情。

只希望这只是场梦,而不是真的,但地上冰凉的雪,却告诉他一切就是真的。

赵九重心中十分敬服七道人,虽说没什么感情,心里也很是悲痛,只是这中年樵夫在他看来蛮不讲理,生生给小叫花扣帽子,叫他看不惯:“好啊!你将一切的推给他,那你呢!你若是老爷爷的后辈,怎么不在这里照顾他!把事情都推给别人,不过是想让你自己心里舒坦一点罢了。”

中年樵夫怒瞪着赵九重喝道:“此间之事,岂轮到你这个不知哪里来的东西插手!”

“我就要插手,怎么了?”赵九重道:“若是小叫花有问题,你也有问题,凭什么只说他!”

中年樵夫道:“我从未推诿过自己的错,七道人之死,正如你所说,也有我的,我该来到这里奉养他,而不是找来这么个小崽子照顾他。”

小叫花连忙跪下磕头,道:“大叔……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走的……对不起……”

赵九重一把拉起小叫花,道:“向这种人磕头作甚!”

中年樵夫道:“我平生最恨那些不知感恩的人,他的命是老子给的,他磕头老子有资格承受,他能活命,是七道人给他续命,怎的受不起他磕头?”

赵九重被这中年樵夫气的够呛,左右环视,准备跟着中年樵夫干一架,将他打服。

但,还未找见棍子,却听见中年樵夫又开口道:“可怜七道人一生忠义,最终死时却无人在他身旁服侍于他,如此英雄豪杰的人物,却孤独离世!”

话说到这,小叫花更加痛哭流涕。

赵九重也忍不住止住了动作,看了眼小叫花,强压怒火道:“他与老爷爷在这里住着,也有感情,你怎能不让他见见老爷爷?”

中年樵夫松口道:“想见也可以,此刻七道人正停尸在三清殿中,若要去见,那便去吧,向七道人磕头忏悔,再看他愿不愿意原谅,能不能原谅!”

话音落下,小叫花忙转身,踉跄的奔向了三清殿的方向。

赵九重撇着中年樵夫,冷哼了一声,跟了上去。

这本是作者(虬胡山主)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缥缈风烟录》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