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柒夜女侠》女侠 弱受 柒夜女侠作者是闻人歌酱的小说
《柒夜女侠》女侠 弱受 柒夜女侠作者是闻人歌酱的小说

柒夜女侠 闻人歌酱 著

师兄,言五亦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1-14 12:41:56
火爆小说《柒夜女侠》由闻人歌酱笔下的仙侠奇缘类型的新书,设定中的主要人物是师兄,言五亦,内容跌宕起伏,值得一阅。精彩片段预览:“唉——”这是我听言五亦发出的第五十声叹息。我问他为何总是唉声叹气的,他对着我多愁起来,“我一叹美人毁脸,二叹木陀凋花,剩下的四十八叹,全叹你师兄风流,年少痴情付之东流。”言五亦说着说着便红了双眼,“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唉——”

这是我听言五亦发出的第五十声叹息。我问他为何总是唉声叹气的,他对着我多愁起来,“我一叹美人毁脸,二叹木陀凋花,剩下的四十八叹,全叹你师兄风流,年少痴情付之东流。”

言五亦说着说着便红了双眼,“想你师兄如今这般,全是因为那烟薰姑娘?”

我微微颔首。从那件事之后,师兄虽不至于性情大变,但在情事方面像是开窍了般,遇到漂亮姑娘说话也不结巴了。他常常如是跟我说道:“小柒,漂亮姑娘就同这木陀花一样,花期短暂。我遇上了就要及时行乐,这才是对她们的爱惜。”

“唉——”言五亦听完这话后,就苦大仇深的跟那被抛弃的姑娘一般,连连唏嘘,“作孽啊,作孽啊。”

我忍俊不禁,“你就不怕我说的这些话是诓你的吗?”

言五亦倏地哑然,紧盯着我似要辨别出我这话的真假。我见他的眉眼慢慢垂下来,趁他又要叹息,连忙往他手里送上一碗虫二酒,“来来来,叹气不如喝个虫二酒。”

只见言五亦推开我递来的虫二酒,用那自带的小酒盏倒满了酒,闷声喝起来。我托着腮帮子四处张望着,看到窗户底下依然是密密麻麻的青纸黄竹的伞。在那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我还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

“咦?”

言五亦抬起头打量我道:“怎么了?”

“我师兄来了。”

我话刚落下,就听见楼底下的大堂内传来一阵吵闹声,随着急促的脚步声逐渐逼近二楼。我同言五亦一齐往楼梯口看去,见有一男一女前后脚走上来。走在前面的男子依然穿着一身绛红,眼眸明媚,弯眉笑着冲我招手,“小柒,我便猜你来了十里穿巷。”

后头跟着的粉衣少女怒气冲冲的,正如小童所说的杏眼丹唇,面容俏丽,就是看起来凶了一点。

“风流谷,我同你讲话,你为何不理我?”

师兄不理会那少女,坐到言五亦那一排,笑眯眯地同我讲话道:“小柒,你可有想好之后去哪里游历?”

“风流谷,你是耳聋了吗?”还容不上我说话,粉衣少女便握紧了拳头,一把捶在了桌子上。

师兄继续道:“要不先去茂县吧。两年前我去过那里,山明水秀的,是个好地方。”

“风流谷,我要杀了你!”粉衣少女已忍无可忍,“哗啦”一声地拔出长剑,对准师兄。幸好师兄身手敏捷,躲闪过去,不至于被人扼住要害。

前来送酒水的店小二急得满头是汗,用搭在肩上的白方巾按下粉衣少女的剑头,点头弯腰道:“客官客官,说归说,可别坏了店里的规矩。”

粉衣少女冷哼一声,收回长剑,目光狠狠盯着师兄看。

师兄凝住笑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才正视她道:“你这么刁蛮无理,你要我同你说什么?”

“刁蛮无理?”粉衣少女瞪眼竖眉,“你说我刁蛮无理!你当初,你当初——”许是引起了受到了不少人的注目,她的声音忽的弱了下来,“你当初撩拨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这话令人浮想联翩的,但师兄对处理这种事早就得心应手了。他理直气壮地道:“你还说!当初见你弱小无助、温柔可人,没想到是个母老虎。整个江湖都知道我风流风流不羁,最怜惜娇弱女子。你还欺瞒我月嵋弟子的身份,有谁不知月嵋老尼暴戾蛮横,你此刻的样子同她分毫不差。”

“你!你抛弃我在先,现在还辱我师门!”粉衣女子大步上前,又欲拔剑,却被店小二用身体挡了下来。

“姑娘,姑娘,别动武!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让开!”

粉衣少女一拳推在店小二的身上。可这小二下盘也稳得很,竟然纹丝不动,一脸视死如归。师兄得意洋洋地躲在他身后,冲着粉衣女子一副“能耐我何”的样子。

“风流谷,你混蛋!今日我动不了你,那我就,那我就——”粉衣少女怒目四转,定格到我跟言五亦这。她“哗啦”一声地又抽出长剑,一下子架在我的脖子上,“那我就杀了她泄我心头之恨!”

“裘娇娇,你敢!”

我还未对架在脖子上的长剑做出反应,就见师兄大变了脸色,身形瞬移,挡下了那把长剑,护我于身后。

“裘娇娇,你有什么冲我来,若敢动我师妹一根汗毛,我定不饶你!”

我难得见师兄这般,感动得鼻子酸痒,嗓音打颤地叫他:“师兄。”

师兄道:“别怕,小柒,有师兄在。”

“不是,师兄你抓我抓得太紧了……我手疼……”

师兄立马松开我的手,颇有些歉意地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这一切被那个叫裘娇娇的粉衣少女看到了就又变了味。

“好个郎情妾意!”裘娇娇脸色黑沉,“你就是那个风流谷常挂在嘴边的同门师妹?我道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今日瞧见不过如此。风流谷,你为她弃我而去,我裘娇娇不服!”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听得脑瓜生疼,对裘娇娇摆手,“误会误会,我同我师兄清清白白。”

裘娇娇瞪我一眼,怒气只增不减。

师兄肃容,“裘娇娇,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我仅纠你一点,我师妹很好。今日你造谣生事完,踏出这个十里穿巷,我风流谷就与你再无瓜葛,你不要再纠缠。”

裘娇娇听了这话,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我心道:师兄说得如此决绝,看来是真的动怒了。这姑娘没戏,可惜了。

“风流谷——你个负心郎!”裘娇娇的长剑又“哗啦”一声对准师兄的眉心。师兄纹丝未动,我真替他捏把汗。还有比我更紧张的店小二一副握着拳头蓄势待发的样子。

“风流谷,今日在十里穿巷,我杀不了你。你要我不再纠缠,我……”裘娇娇眼里含着晶莹,握着长剑的手微微颤抖,“我……我要你给我个理由。”

“理由?”

“对!”裘娇娇咬着牙道,“你若想我……不再纠缠,就给我个弃我而去的理由。”

师兄沉默半晌,又问了一遍,“你真的要听?”

裘娇娇坚定地点头。

“那好,我告诉你理由。”师兄一顿,“我已经有心尖尖上的人了。”

我和裘娇娇同时睁大眼睛,只是她眼里的泪水不客气地掉下来。她仍不死心,“谁?”

师兄半抬着头环顾四周,一脸高深莫测,最后视野定格在某处,手也指了过去。

“就是——他。”师兄手指的方向正是方才与我同桌喝酒的看了半天热闹的言五亦。

此时的言五亦嘴巴已经张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他木木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尖道:“我?”

“对,就是你!”师兄一个飞身跨过桌子,勾着言五亦的肩膀,眼神里透着柔光,“昨日我初见言兄便一见如故,我夺你的酒盏,并非逗趣,只想激你注意到我。”

“可是你……我……”我见言五亦已经震惊到语无伦次,拿在手里的酒盏里的酒险些要洒出来。师兄抢过他手里的酒盏,按下他发颤的双手。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方才就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你若愿意,我愿为你舍弃一切,我们去浪迹天涯!”说罢,师兄表决心般一口喝下酒盏里的酒,大叹一声,扬起唇角道,“五亦酒盏里的酒就是好喝。”

不知怎的,我看着这言五亦出乎意料地配合师兄,还如个小姑娘般羞红了脸,低下头吞吐道:“真……真的?”

“啊——”

不等师兄回答,裘娇娇忽地大叫一声,丢下剑,手指着眼前这两人,“你……你们……你们……”

师兄斜眼看她,“我们怎么?”

“你们……风流谷,你败类!”裘娇娇终看不下去了,双手捂着耳朵哭着跑了出去。

裘娇娇刚跑出去,师兄便放开言五亦,松了一口气对言五亦抱拳施礼,“多谢言兄配合。”

“配,配合?”言五亦半懵地重复着师兄的话。

店小二精神奕奕地继续给邻桌上酒,吆喝道:“来来来,酒来咯,喝酒喝酒!”

“配合什么?”

“当然是配合我演戏。”师兄又变得老没正经,“言兄不会真的以为我有那方面的癖好吧。”

“没,没有。”言五亦低下头把玩着手里那只空了的酒盏,看起来很是低迷,“我知道你喜欢娇弱女子,就像,就像烟……”他欲言又止,一脸神色复杂。

师兄扯过我的衣袖,小声对我说道:“这言五亦今日好生奇怪,我没来前你们都说了什么?”

我心虚得不行,学那小二吆喝道:“来来来,师兄喝酒,今日言五亦请客。”

“既有人请客,算我一个。”

有人在后头接我的话说,我回过头看见姗姗来迟的梦云生摇着百折扇悠哉悠哉地从楼梯口上来。

“梦云生!”

“梦兄。”

梦云生过来与我们同坐。酒过几巡后,师兄问他,“上回我错过了金陵嫣家的故事,今日梦兄打算说什么?”

梦云生斜着脑袋打量了我们几个一圈,兴致高昂道:“今天讲的还和那嫣家有关。”

言五亦抬起眼来把酒盏立在桌子上,师兄摩拳擦掌地挺直背脊。我看梦云生的脸色猜测这一定是个顶级的八卦。

他喝了口酒润嗓,正准备开口,就听见楼下不知谁人大喊了一句:

“黑山神捕来了!”

闻人歌酱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仙侠奇缘文,但他却是仙侠奇缘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仙侠奇缘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闻人歌酱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师兄,言五亦)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