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全球诸天时代》纵横诸天的武者 大叔受 全球诸天时代忠犬攻
《全球诸天时代》纵横诸天的武者 大叔受 全球诸天时代忠犬攻

全球诸天时代 化三生 著

赵少,韩崔恩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1-05 17:08:23
火爆作品《全球诸天时代》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化三生,主要人物赵少,韩崔恩,是一本科幻类型的网络创作,精彩章节节选:第十日、早起清晨。在擂台决赛的这一天。时间也刚好进入了十月份,快要到了寒露节气。再随着这几天来的秋雨连绵,早上起来,天气凉飕飕的,行人都要披个小夹克才能出门。而此时,约莫上午十点半左右。江苍穿着野狼皮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第十日、早起清晨。

在擂台决赛的这一天。

时间也刚好进入了十月份,快要到了寒露节气。

再随着这几天来的秋雨连绵,早上起来,天气凉飕飕的,行人都要披个小夹克才能出门。

而此时,约莫上午十点半左右。

江苍穿着野狼皮,外面套着一身练功服,正站在空气清新的院子里面‘砰砰’练起来拳劲。

不过一会,浑身上下就还有点热,没有怎么体会到那种秋意到来的凉爽感觉。

“这天气就适合睡觉..”赵少则是在院里树下躺椅上打着哈欠,身上穿着时髦的皮夹克,牛仔裤,头发摩丝一抿,整的挺帅的。

起码当半个小时过去。

江苍收了拳架子,回身瞧了瞧赵少,觉得他要是开着奔驰车子往大街上一停、一按喇叭,再一下车,总会有人关注两眼。

“江师傅,走吧?”赵少见到江苍收了拳架子,倒是从躺椅上起身,慢悠悠的向着院门口的车子走去道:“我估计啊,我哥也快到村口了,咱们去接他一块吃饭吧?这早上我起来的晚了,正好和中午饭一块吃了。”

“早起不吃饭伤胃。”江苍道了一句,就要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起药膳。

只不过,江苍是自己吃的。

赵少则是半月前尝过一小块,觉得像是吃没味的木柴一样,嘴里犯苦,就再也没有碰过。

而江苍这时刚拿起药膳,倒是又念着等会和赵氏二兄弟吃饭,自己不能在饭桌上吃的少了,让赵氏二兄弟以为自己不给他们面子,就挑挑拣拣,捏了一块二两重的小肉干,先垫垫肚子。

随后二人上车、驶出村落道路。

坐在副驾驶上的江苍,就看到了赵哥刚被他司机放到了村口,而他司机则是开着他的车子回家探亲了。

因为赵老板是个重义气的人,司机又跟了他十五年,从街头掂刀砍人到办公室里拿笔题字签合同,经历的这么多,早就成了自家兄弟,开个车都是小事。

“周哥回家了啊?”赵少把车停到赵哥旁边,又顺手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对司机开车回家,把老板扔到路上的事情不感到什么意外。

“对,他回家说孩子上学的事。”赵哥坐到车里,回了赵少一句,又和江苍相互见了见礼,才接着向江苍和赵少解释道,

“江师傅今日打决赛,我就叫着老周一块回来了。正好,老周回来顺路跑跑关系,让他这次带着弟妹和孩子一块搬公司那上学。咱们家里就这一个小的,一定得让老周孩子找个好学校,不能让孩子吃亏,将来像咱们一样..”

赵哥说到这里一叹,瞅了瞅神情上刚露出深以为然的赵少道:“更不能像你一样。”

“我..”赵少愣了,“我又咋了?怎么哥你一回来就说我!”

赵少话落。

赵哥则是没有理他,又转头笑着向江苍道:“江师傅,去李记那家涮锅店涮羊肉吧?我弟说那家不错,咱们今个尝尝?”

赵哥安排的很妥当,在自己回来的路上,都把吃饭的地方都想好了,准备这凉凉的天气,吃一吃火锅暖和一下,去去寒气。

并且他自从坐到车上,也没说比赛的事,单纯像是为了吃饭。

这也是他得到的对手资料不全,还没法开口,万一错了,就难看了。

“听赵老板和赵少的。”江苍更是没有什么意见。

再说实话,自己还挺喜欢吃火锅的。

因为跟着赵少去高档饭店吃饭,一盘菜几块肉,以自己的食量,吃上十几盘都不是事,但价格有点高,吃的是格局。

总是想要和吃饭吃饱的自己不对路!

真不如火锅店里一坐,以这年代的价格,猪肉比牛羊肉贵,一两块钱一斤牛羊肉的价格,自己敞开肚子吃,也吃不了十块钱。

当然,这时的工资也不高。

像是赵少、王少这样的公子哥,放在现在,那都是顶尖的,真不在乎一顿高档低档的饭钱。

而随着时间过去。

车子停到城西的一家涮锅店前面。

江苍一下车,就看到赵少从后备箱拿出一瓶茅台,轻车熟路的往这家约莫三百平方的饭店里一进,大马金刀的往板凳上一坐,朝着柜台处的老板道,

“先来两盘牛肉,两盘羊肉卷,青菜来一把,还有,再拿三..”

赵少说着,想起江师傅晚上要打拳,又瞬间改口,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小跑来的老板道:“拿两个酒杯!一个茶杯。再麻烦老板找个人打车去大茶城,买回龙井泡上!剩下的是误工费,你看着给他吧。”

“谢谢赵少!”老板认识赵少,说完,还又对江苍与赵哥笑着点了点头,感觉能和赵少过来吃饭,还让赵少点菜吆喝的人,八成也是贵人!

尤其老板接着赵少的钱,还没有再说什么,就安排人去打车买茶,没有说一句钱太多,或者不要的话。

由此可见,老板和赵少打过交道,知道拒绝赵少,就是落赵少的心意,赵少心里会不对味,那下次他就不来自己这家涮锅店吃饭了。

而随后。

等锅底、菜品上齐。

赵哥则是又点了两个下酒菜,便开始一边数落赵少,一边和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赵少喝酒,教着他大道理。

对面江苍涮肉蘸料的过程中,偶尔抬头望了一眼,看到想和赵哥皮一皮,又害怕挨赵哥吵的赵少,也是突然想起赵氏两人相依为命的兄弟情,觉得‘哥哥’这个身份,就像是横在赵少与他父母之间的桥。

而赵哥如今就站在桥上。

有时像是赵少的朋友,有时像他的另一个父亲。

长兄如父..

江苍想到这里,筷子再一叼盘里牛肉的时候,发现自己一涮、一捞、一吃,一气呵成下来,不过五六分钟,两盘半斤牛肉卷就被自己给凿完了!

于是。

江苍想了想,看到赵少和赵哥还在聊着,喝酒吃着小虾米,就不客气的筷子叨在了对面的那盘羊肉卷那里。

再一涮、沾着酱一吃。

当赵少一边扭头和赵哥皮着脸,一边筷子叨在盘子里,‘叮当’作响,筷子盘了两下没夹着肉。

再一扭头,看到四盘肉卷都只剩肉沫以后,倒是发现全都被江师傅给涮了!

毕竟四盘肉加起来,再在锅里一涮,两斤能留一斤六七就不错了,真的不够江苍一人吃,更莫说还有赵哥和赵少两个成年人。

“江师傅,您这把我杀得片甲不留啊..”赵少笑了出来,又望向了柜台的老板,让他再拿四盘牛肉。

而一顿火锅下来,叫上老板结账,不算自带的酒水和龙井,才不到三十块钱。

这还是江苍逮着牛肉狠吃,不然在这年头,三个人吃点一毛钱就一大把的青菜,一顿火锅连二十块钱都花不到。

当然,在这工资也不高的年代,已经算是高消费了。

“江师傅吃饱没?”

出了饭馆。

赵少拍了拍肚子,手里还掂着剩半瓶的茅台,放在了车子后备箱。

“承蒙款待。”江苍笑着回了一句,感觉这顿饭吃的带劲,门口凉风一吹,嘴里现在还辣油麻着,舒坦。

这才是秋天嘛!

随后。

下午再休息一会,吃个晚饭。

晚上九半点左右。

江苍三人就开着车到了拳赛工厂这里。

并且江苍进入工厂以后,见到这次虽然是决赛,但里面装潢装饰还是那样,百十张桌子,坐的都是打牌、押注的老板、帮派头头,附近还来回走动着端茶送水的十几名靓女。

“赵老板来了。”

只是,这次也许是赵老板来了。

坐在台下那桌子的老虎,见到江苍三人找了个位置坐下以后,便特意拿着两个酒杯过来,上前一敬道,

“今天还是我做东,但是酒不能喝了。”

老虎说到这里,笑了,“必须等打完了拳赛,咱们晚上一块去吃一顿,好好坐坐,多长时间没见面了,可不能在这喝多了,一会又要推辞!”

“好。”赵哥拿起酒杯浅尝一下,“虎子做东,那这晚上是必须要去。”

“那好,我可是记住了!”老虎拿出烟,和江苍等人都让了一根,“这说好了,我就先回去了,这场赛我估计江师傅三两手就完事了,我现在都得赶快在酒店那里订桌!”

“抬爱。”江苍抱拳。

“不是抬爱。”老虎抱拳还礼,“江师傅,我可是让我认识的老板们,都把钱压您身上了,您可别让我作难啊..”

老虎说完,又和今天挺安静的赵少点了点头后,就回去了。

但是老虎虽然走了,可是又有不少老板过来和赵哥套着近乎,能见赵哥的关系网太广,估计老周孩子上学的事情很好解决。

而安静的赵少见到自己这桌围了一群人,则是给江苍使了一个悄悄话眼色。

江苍见了好奇,就和赵少来到了附近无人的一桌。

“江师傅。”赵少来到这里,就向着江苍道:“今个我和我哥下午托了托关系,把对手的资料全查清了。您今晚对擂的那人,是叫韩崔恩,练的是一种叫跆拳道功夫。”

赵少说完,想了想,有点不太确定,但想着江师傅多一手信息,总比没有好,再又道,

“而他们这次参加老虎举办的这个擂台,好像是花了一些钱,让一位老板帮忙他们报名..他们再通过这次拳赛冠军名头,宣传跆拳道,想要在本省打出一些名气?广泛收徒?”

“我听过跆拳道。”江苍点头,

“应该就是来打名气的。”

江苍虽然上学没上好,但是好在比较关心各国武术的事情,倒是知道的比赵少多。

知晓在这个时代,跆拳道是刚刚驻扎国内,名声不显。

还是在九五年,在京都举办过第一届全国跆拳道锦标赛以后,才算迅速发展,如后世一样遍地开花。

“江师傅知道跆拳道?”赵少瞧见江苍懂得比自己还多,一时多问了几句,对这个跆拳道挺好奇的。

“腿上的功夫。”江苍解释一句,也算是明白这次怎么不动兵器,感情是对手不会兵器。

自己要是真拿着双刀上台,只要不来百十号人,那不就是砍瓜切菜?

“那练跆拳道的人能不能打?”赵少又问。

“练跆拳道的人能不能打..”江苍笑了,“还是要看人,不是看练得是什么。”

“这句话对!”赵少高赞一句,又煞有其事道:“我原来就见过一个农夫,用的庄稼把式,好像是手里一抓一按,捞着练家子的肩膀,就给他拽了过来,轻易的按倒了!脚都离地一榨长,那劲力可是大的狠!”

“赵少说错了。”江苍听到赵少所言,第一反应就是不对!

随后,江苍又在脑海中过了一番赵少说的那个画面,才最后道:“分明那个农夫是高手,用的应该是太极的揽雀尾,不然,能不能打,和会不会打,最后下手敢不敢打,都是不一样。”

“原来如此..”赵少眼神放亮,看似是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但实则对这一行真的不太懂。

只是,赵少不管懂不懂,可此时听自己敬重的江师傅这么一说,那是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轰然而生,不疑有它,只感觉自己当时是看走眼了!

但随后。

赵少想到现在是决赛拳台,不是回忆的地方以后,又再向着江苍道:“江师傅,这次擂台赛的奖金是十万,您一会领钱的时候,可是要数一数,别让老虎拿报纸糊弄了!”

“十万?”江苍一听,第一时间倒没觉得老虎会坑自己,反而是感觉到赵氏二兄弟是对这钱分毫不取,完全是让给自己的!

同时。

江苍脑海中也有个隐约的提示,大约是‘自己夺得冠军、会奖励元物金钱十万、并且能在元能世界内兑换成同等价值的黄金,携带回现实世界!’

一时间。

江苍得知这个提示,仔细想了想,感觉赵少不缺钱,自己也别瞎客套了,那就拿了吧。

“等钱到手了。”江苍拱手,“还需要麻烦赵少兑换成黄金。”

“兑换成黄金?”赵少见到江苍点头,就应道:“小事,到时候给江师傅多包几块!”

“十万换了就成。”江苍笑道:“别克扣就好。”

“按价格,才一千多克。”赵少算了算,手掌比划了一下,“是不是太少了?万一江师傅说我克扣怎么办?”

“我吃喝住行还是赵少和赵老板包的。”

江苍话落,向着赵少抱拳一礼,看到时间差不多了,就向着擂台上走去。

并且。

也许是自己今天来晚了,使得自己来到工厂内的半个小时内,都没有如往常一样见到等会要台上比试的对手,在这空闲内过来给自己打招呼。

自己则是更不会闲的没事,专门过去看看那个名字挺难记,叫恩什么,还是韩什么的对手。

“我压江苍!”

“压江师傅!”

而随着工厂内众人的押注声,还有给江苍打气的声音在四周响起。

江苍站在台子上等了大约三四分钟,在十点还有几十秒就要来临的时候,倒是见到了西北角一处人群分开,一位穿着白色练功服,腰间系着一根黑带的青年,从两侧人群中走出,来到了台前,又利索的一脚登台而起,身子就站在了一米高的台子边缘。

“好!”附近的众人看到青年这帅气的动作,有不少人纷纷叫好,感觉比江苍攀着台子上来的动作要好看的太多。

不过。

这位青年,也就是韩崔恩,他却对这些称赞声熟视无睹。

因为韩崔恩身为黑带顶尖高手,早就在自己国内见过了更为疯狂的场景,徒弟们崇拜的目光,对此不以为意。

反而,他的目光一直在打量七米外的江苍,像是打量对手。

尤其赵少可以收集韩崔恩的资料,那韩崔恩也可以收集江苍的资料。

但是他对于江苍的资料好似不全,只知道江苍共计打过两场拳赛,除此之外,就不知道多少了。

可是单以拳赛来算。

其一,江苍打黑狼的那一场,韩崔恩想了想,感觉要让自己上,自己也能踢断了黑狼的喉咙。

而李正的那一场,是动兵器的,还是两招划拉了一下,就结尾了,谁都没伤着谁。

这让代表自己民族的韩崔恩想来,是真看不懂其中的凶险,只感觉可笑!

但韩崔恩亦是知道,若是这名叫江苍的人若是没了武器,应该不是自己的对手!

这没有什么理由,自己民族就是有一种必胜的信念!

于是。

韩崔恩回忆过这些事情以后,再望向江苍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就说不上来是什么意思,像是等待十点开场的到来,又像是期待自己拿到冠军,然后为自己民族打下名声!

而在这时,随着裁判‘咚’的一敲开场钟。

江苍虽然不舒服这人没有一点礼数的打量眼神,但还是先抱拳一礼道:“鹰爪拳,江苍。”

‘嗒嗒’韩崔恩听到钟声,则是活动了一下双腿,帅气又挑衅挑了一下自己下巴,望着抱拳的江苍,还说了一句他们那里的话。

这让江苍听来,虽然听不懂这鸟语,但配上他的表情,也不想去猜,估计就不是什么好话!

“到什么山,唱什么歌。”江苍再一抱拳,眼睛盯着韩崔恩道:“朋友能不能说句人话?”

“嗯?”韩崔恩热身完了,鼻音嗯了一声,再望着抱拳的江苍时,便踩着碎步冲过了六米距离,抬膝朝着自己心口左侧的肋骨踢来!

一时间,让工厂内的众人看来,这分明就是偷袭!

说不定先前韩崔恩这么多花样,就是怕自己拿不下江苍,继而无所不用其极,想要打江苍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玩意!”不少人高声骂起韩崔恩,还担心江苍被这人偷袭成功!

因为自己压得钱,足够倾家荡产!

“加油!”韩崔恩带来的人,则是纷纷为帅气有实力的韩崔恩鼓掌加油!

这让工厂内的众人听见,要不是规矩在这放着,他们估计第一时间就想把这些为韩崔恩加油的人先弄死!

而台上。

江苍望着朝自己冲来,又抬脚侧踢自己左侧心口肋骨的韩崔恩时,也是没有想到这人一点礼数都不懂,说打就打!

但奈何他的体质和黑狼差不多,两人距离又有六米。

江苍在他右脚侧踢临近的时候,忽然避开一侧身,左手便抓着他的小腿骨!

另只手猛然握拳,‘嘭嘭’两声闷响,用指骨砸在了韩崔恩的膝盖处!

顿时,韩崔恩痛苦怒吼一声,在自己右腿被架着的同时,倒是战斗经验丰富,借着江苍托起的力道,左腿抬起离地,一记旋风踢,想要用脚尖踢江苍的太阳穴处!

但是江苍却突然转过身子,用背部把他刚抬起的左腿压回,并且在自己身子背靠他胸前的瞬间,抓着他小腿骨的左手移到他的脚踝,右胳膊却突然抬起,肘击蓄力下砸!

随着‘咔嚓’一声脆响。

韩崔恩猛然睁大了眼睛,在江苍松手的时候,抱着自己从膝盖处反向弯曲的右腿痛嚎,声音回荡整个工厂,压盖了不少人的喊声。

只是韩崔恩虽然躺在地上,紧咬着牙齿,感觉右腿骨折,像是抽筋一般的疼。

但是当他感到眼前一阵灯光阴影落下,当抬头看到江苍走来,握拳蓄力想要打死自己的时候,还是一边左腿胡乱蹬着地面朝台边退去,血水从伤口骨刺溢出,滴在了台子上,一边赶忙求饶,话语疼得断断续续道,

“是..我..输了,不要..杀我..”

江苍一听,倒是手上动作一顿。

然而,在韩崔恩刚露出庆幸喜色的时候,江苍却突然右脚发劲,一脚‘啪嗒’踢在了他闪避不及的脖子左侧,顺势向下,脚跟踏在了他的太阳穴处,‘咔嚓’踩碎了他的左侧颅骨!

‘啪踏’

而江苍右脚落地的同时,又蓄力猛抽,踢在了韩崔恩的腰侧,让他的尸体滑出了一米多远,颅骨在台上留下一道血痕,身体‘噗通’跌在了擂台下面。

“原来会说人话。”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化三生的评价,说《全球诸天时代》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全球诸天时代》的小说来。作为化三生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化三生再也没有写出和《全球诸天时代》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化三生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